265、诏书背后/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谢笠动怒,那将领这才轻哼一声坐了回去。只是看向这边的脸色却还是带着一些愤愤不平。

“卫将军。”谢笠皱眉,看向卫君陌。

南宫墨淡淡一笑,轻声道:“危,收起来吧。”

星危沉默的收回了长剑,重新站回了原本的位置,依然是抱剑而立沉默无语,仿佛杀气凛然的人不是他一般。谢笠看了看两边的人马,心中暗暗叹了口气。沉声道:“卫将军虽然初来乍到,却是陛下御封的从二品同知,二等不可无礼。卫将军,贵属也还望好好管教。若是在军中发生了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情,莫怪老夫不客气。”

卫君陌淡然点头,对面的众将领也纷纷表示,“谨遵将军训示。”见双方平静下来,谢笠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卫将军初来,想必对幽州都司并不甚了解。本将麾下共统兵十万,本将以下,有从二品同知二人,正三品佥事四人。不过两个月前,韩老将军高老还乡了,因此燕王殿下才推荐了卫将军前来任职。以后,卫将军就接替韩老将军的职务便是。卫将军可有疑义?”

卫君陌道:“听凭将军安排。”

南宫墨察觉到,当谢笠说起韩老将军的时候,在座的将领看向卫君陌这边的神色都有几分不善。想必…这位韩老将军也不是如谢笠说的告老还乡那么简单吧?

谢笠又交代了一些军中的事务,才让卫君陌带着众人下去安顿。

幽州都司大营说是一座军营,但是更具体的不如说是一座小城。城中住的都是军中的将士和家属,若不是规模太小,看起来还真的有几分与幽州分庭抗礼的意思。这座小城年深日久,燕王也不闻不问,显然是先帝的意思。

卫君陌是从二品将军,身份之高只在谢笠一人之下。于是在城中也有一处单独的府邸,虽然说不上有多好,总算还是个两进的院子里,住人还是没问题的。只是谢笠大概也没想到卫君陌真的会带齐了一百个人,于是再加上原本府中的下人,就显得有些拥挤了。

南宫墨有些懒洋洋地坐在大厅里,头偏过去靠在卫君陌的肩膀上。下首,蔺长风简秋阳等人也都在座。

蔺长风啧啧叹息道:“好几个月没看到正儿半径的院子了,就是这个小院子本公子也觉得倍感亲切啊。”这倒是这话,南宫墨和卫君陌还偶尔逃出去一趟,长风公子进了军中却是真的实打实在军中待了小半年。听说卫君陌两人不仅回幽州逍遥了大半个月,还跑到关外去玩了一趟,长风公子嫉妒的眼睛都要红了。

南宫墨低声笑道:“长风公子,有功夫想这些,还不如赶快想想这府中的人怎么安置。”只要一想到满府上下都是眼线,南宫墨觉得连吃饭的胃口都没有了。

蔺长风满不在乎,“还要怎么安置,这破院子这么小咱们自己人都不够住,多余的人,当然要赶出去。”

南宫墨眨了眨眼睛,愉快地打了个响指,“好主意,怜星,去吧。”

坐在最末位的曲怜星立刻起身,朝着南宫墨福了福身道:“属下这就去办。”

看着曲怜星干净利落地转身离去,蔺长风顿时呆了,“喂!你玩真的?我开玩笑的啊。咱们一来就把所有人都赶走了,也太不给谢笠面子了吧?”

南宫墨无辜地道:“不是长风公子说的么?咱们自己人都不够住啊。这么小的府邸,要住百十人本来就够勉强了。”蔺长风这些人,就算是身份不凡,但是跟着卫君陌过来也只能是以侍卫和侍从的身份。就算是幕僚,朝廷也是不包俸禄,不包官职的,还是白身一个。

长风公子不由觉得十分悲哀,好不容易混上个试千户,眼看着过了今年就能转正了,一回头又变成白身了。再看看坐在主位上的卫公子,这位爷大起大落从来不花时间,先帝给个从二品的官职被萧千夜给撸了,一回头萧千夜还不是自己自己又重新给了一个从二品的实缺。真不知道燕王殿下是怎么做到的,萧千夜该不会是一边吐血一边写诏书吧?那诏书上红色的诛杀笔迹,看起来就像是萧千夜的心头血。

想到此处,长风公子顿时无精打采了。无力地挥挥手道:“随便你吧。反正谢笠又找不着我的麻烦,我劝两位爷小心点儿,官大一级压死人哟。”

南宫墨盯着他轻笑出身道:“长风公子,我觉得…应该是你自己小心一点才对啊。就算谢笠品级比君陌高,他要找麻烦也要考虑母亲和舅舅,至于本郡主…谢笠是正二品,本郡主是超品。另外…谢笠只比君陌高半级而已。倒是你…身为君陌身边最信任的人…呵呵。”这世上,有一个词叫做迁怒啊。

长风公子只觉得心里有一万只神兽狂奔而过。

见长风公子被打击的都要蔫了,卫公子这才良心发现的伸手拍了拍南宫墨的手背,表示:别再吓他了,还要他干活呢。

南宫墨挑了挑秀眉,表示明白。

“谢笠会这么轻易的交权,真是有些出乎意料。”坐在蔺长风对面的简秋阳开口道。

南宫墨看过去,道:“哦?怎么说?”

简秋阳笑了笑,道:“这个…属下原本还以为,谢笠应该会打算要架空公子才对。”都卫司的兵权让藩王触碰素来是朝廷的禁忌,这次燕王能把人塞进来就已经很不容易了。想要在插手都谢笠的行事只怕是不太可能的。谢笠对他们一行人却接受的太快了一些。仿佛,卫君陌不是被燕王空降来的,只是一个正常调度到这里来的将领一般。只怕就是真的正常调度也没有这么顺利。

蔺长风懒洋洋地道:“那自然是因为…他们也想要咱们来呗。不然你觉得萧千夜会肯平白无故的给一个从二品的实缺?”

简秋阳皱眉道:“所以,就是王爷想要将公子送进来,而正好皇帝也想要公子进来,于是就顺水推舟了?”

南宫墨道:“说不上顺水推舟,但是…萧千夜肯定是权衡过利弊的。”侧首看向卫君陌,显然萧千夜想要对付卫君陌的心依然不死。但是卫君陌身在幽州卫里,萧千夜就算是手眼通天也动不了他们一根汗毛。但是如今到了谢笠手下,可操作的空间就大多了。或许,燕王也正是看明白了萧千夜的这种心思,才将推荐的折子递上去的。燕王推荐的若是别人,别说萧千夜不会准只怕连看都不会看。

一方有心,一方有意,如今他们入局,以后的事情就要看双方的手段了。

似乎明白南宫墨在想什么,卫君陌握住她的手唇边勾起一丝极淡的笑意,轻轻摇了摇头。

看得旁边的长风公子牙疼不已,啧了一声偏过头去当没看见这两只的互动。

卫君陌扫了长风公子一眼,沉声道:“长风,秋阳你们跟着我,柳寒,星危,你们跟着无瑕。”

被点到名的四人先是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起身应是。倒是南宫墨愣了一下道:“不必如此吧?柳寒跟着我就行了,更何况还有那么多的侍卫能出什么事?”卫公子扬眉看着她不说话,南宫墨眨眨眼睛,无奈,“好吧,听你的。”

“公子,郡主。”曲怜星走进来,恭敬地道:“人已经全部遣出去了。”

“顺利么?”南宫墨问道,如果那些人真的是别人放在这里的探子,肯定不会那么顺利让他们赶走的。曲怜星嫣然笑道:“是有人闹腾,都是些许消失,属下已经让人将他们送出去了。”

南宫墨满意地点头,这大半年,曲怜星的变化和进步都让人十分满意。

卫君陌道:“就这样吧,各自去安顿。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说。”

见他赶人,众人立刻起身识趣的转身告辞。

大厅里只剩下两人,南宫墨望着卫君陌浅笑道:“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卫君陌抬手,指尖轻轻拂过她俏丽的面颊,轻声道:“以后出门多带点人。”

南宫墨挑眉,“你是觉得谢笠会对我动手?”

卫君陌摇头,道:“未必是谢笠,军中必然还有别的人。”

“萧千夜还有宫驭宸。”南宫墨了然。

卫君陌点点头,道:“谢笠不会同意你插手军中的事情,不过…闲着没事可以回去看看母亲。”这里距离幽州城不过一百多里。以南宫墨的宝马的脚力,用不了两个时辰就能回去。

南宫墨笑道:“好,你自己也千万小心。”

卫君陌盯着她,“不许去见弦歌。”

南宫墨扬眉,似笑非笑地望着他。卫公子偏过头去,南宫墨咯咯一笑,搂住他的脖子好奇地问道:“问什么不可以去见师兄?”

卫公子不语,只是沉默地盯着她。南宫墨伸手捏捏他的脸颊,“为什么啊?不说我明天就回去了啊。正好…有点想念师父和师叔了啊。”

卫君陌伸手将他搂入怀中,“我讨厌他。”

“……师兄上次被你打击的好一阵子缓不过气来,你还讨厌他?”难道不是该师兄讨厌你么?当然,你们来大概就是互相讨厌吧?

“无瑕……”

“有什么好处?”南宫墨笑眯眯问道。

“好处?”卫公子扬眉。南宫墨道:“以后都听我的?”

“不是一直都听你的么?”卫公子淡定地点头。

“……”从来没感觉到过。

另一边的指挥使府中,谢笠望着大厅中站着的几个人剑眉紧缩。

“你说…卫公子和星城郡主将所有人都赶出来了?”

一个穿着服役衣衫的中年男子恭敬地道:“正是,一个不留全部赶出来了。就连…厨房里烧火的丫头都没有留下。”

谢笠皱眉,“卫公子是怎么说的?”

男子道:“小的并没有见到卫公子和星城郡主。是一个穿着红衣的女子出来的。”

谢笠想起那个站在星城郡主身边,穿着桃红色衣衫的绝艳女子。原本见那女子容貌精致绝艳几乎不输星城郡主,只是眉眼间带着几许媚色,只当是卫公子身边的人。如今看来,倒是他们猜错了?都说卫公子对星城郡主一心一意,虽然大多数人并不当真,但是以星城郡主的脾气能容得下丈夫身边跟着这样一个绝色女子?

“那人说了什么?”

男子道:“只是给每个人发了五两银子的遣散费,说是将军府中人口众多住不下,就不需要下人侍候了。”

谢笠轻哼一声,“人口众多住不下?”这种简单粗暴的借口也说得出来,难不成那些人不用吃饭,不用人做粗活了?

“将军,咱们现在怎么办?”

谢笠有些烦闷地挥挥手道:“卫公子又不是白痴,在他手下能那么容易安插人手的话陛下还需要将他调进军中来?”

中年男子脸上现出一丝羞愧之色,只是还不肯放弃,“但是…如今这样,陛下那里只怕咱们都无法交差啊。”

谢笠冷笑一声道:“那你说要怎么办?本将军亲自下令让他非接受你们这些一看就是眼线的人不可?就算本将军肯丢这个脸,也要看星城郡主买不买帐啊!”内宅的事情是星城郡主管大的,他一个从二品将军手再长也不能伸到人家内宅去吧?有些厌烦地看了那中年男子一眼,道:“老夫早就说过,你们这些小把戏根本行不通!”

中年男子眼底闪过一丝怒意,却还是赔笑道:“将军见谅,咱们…都是为陛下效劳不是么?”

说起这个,谢笠脸色更不好看了。陛下将这些人派过来,还一个个不停命令,到底是信不过他还是觉得他无能?

良久,谢笠才叹了口气道:“行了,你去吧。时间还长,再慢慢想办法就是了。卫公子如今在军中,暂时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

中年男子只得无奈地点了点头道:“也只好如此了。只是陛下催的急,还望将军多费心。”

谢笠点了点头没说话。

“启禀将军,门外有一位姑娘求见。”门外,侍卫恭声禀告道。谢笠皱眉,“什么姑娘?”

侍卫道:“那位姑娘,带着星城郡主的信物,说是有事求见将军。”

谢笠心中一动,点头道:“请她进来。”

朝着那中年男子挥挥手,中年男子点头转身进了后堂。不一会儿,一身红衣的曲怜星跟着侍卫走了进来,“见过谢将军。”

谢笠微微眯眼,“这位姑娘是星城郡主身边的人?怎么称呼?”

曲怜星嫣然浅笑,“郡主身边小小管事,贱名不足挂齿。小女姓曲。”

谢笠点头,“原来是曲管事,郡主身边竟然还有如此绝代佳人,老夫当真是佩服郡主的心胸。”

曲怜星笑道:“谢将军过奖了,卑下萤烛之光,哪敢自诩绝代。”

见着曲怜星笑容浅浅,神色自若的模样,谢笠也知道问不出什么有用的,只得直言道:“不知曲管事过来,所为何事?”曲怜星微微一福,笑道:“公子和郡主随从众多,未免浪费只得将府中原本的侍从遣散。若有什么得罪之处,还请谢将军见谅。郡主说,枉费将军好意,实在有些过意不去,特命小女过来向将军致歉。”

谢笠眼眸微沉,淡淡道:“郡主言重了,不过是韩将军原本用惯了的人手罢了。郡主和卫将军用他们不顺手,赶出去便是了。”

曲怜星露出一个放心的笑容,道:“如此便好,郡主和公子也可安心了。”

谢笠点点头问道:“郡主和卫将军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他们都是年轻人初来乍到难免不习惯。有什么事尽管派人来告知老夫便是。”

曲怜星又是一福,道:“多谢将军,郡主和公子也都曾在军中许久,并无不适。日常,小女先行告退。”

谢笠点头,“姑娘慢走。”招来侍卫将曲怜星送了出去。看着曲怜星的背影消失,谢笠方才叹了口气道:“星城郡主身边,连个丫头都是这般人物,果然了不起。”一个丫头,面对统帅三军的将领还能如此从容自若,有条不紊,绝不是普通人物。

那中年男子从后堂出来,沉声道:“那个姓曲的女子,是去年星城郡主从灵州战场上救回来的。原本是灵州有名的才女,只是沦落青楼,没想到……”

谢笠道:“寻常的青楼女子,能有这般的见识定力?不止是这女子本身才能不凡,星城郡主倒是会调教人。”跟在星城郡主和卫君陌身边的那几个人都不简单,就连金陵蔺家的大公子都甘愿跟着卫公子鞍前马后,难怪陛下…。

“他们这是什么意思?”中年男子问道。

谢笠轻哼一声,笑道:“还能有什么意思?告诉咱们他们知道那些人里都是眼线,叫咱们别费心了。你现在明白了吧?想要往里面送人根本不可能,你若是真不怕死,不妨再去试试。”

中年男子低下了头,连道不敢。

谢笠道:“不敢就好,这段时间规矩一些,别再生出什么事端。若真出了什么事,谁也不能把卫公子怎么样,你别忘了,幽州是谁的地盘。”

“是,将军。”中年男子神色一肃,沉声道。

------题外话------

看完这章不造大家对燕王舅舅有啥感觉,我要说…燕王舅舅不是除了疼外甥啥也不干的吉祥物。他先是一个藩王,他身后有整个燕王府,几十万幽州卫。所以明知道谢笠军中可能会有危险,但是他还是会送君陌去的。一方面是相信君陌的能力,另一方面也做足了准备和权衡。但是大家都知道,总是有出乎意料之外的事情。谁也不敢保证卫君陌是不是会一不小心真的被谢笠给弄死了,燕王殿下也不能。但是他还是送卫君陌去了,因为卫君陌是唯一一个萧千夜可能会同意进入幽州都司的人。因为萧千夜也想找机会弄死卫君陌。这是一个王者的决断和冷酷,或者叫无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