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7、赌注/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位赵将军妻妾众多,同样的子女也是众多。不过留在能够留在边关的却都是最得宠的小妾的两个庶子一个庶女。而这其中,最得他看重的就是第四子了,不仅是他最宠爱的妾室所生,也是他所有的儿子中最出类拔萃的一个。此时一听到说他被马儿踩断了腿,赵将军顿时就急了。转身就想要往回走。

只是,想来容易想走却没那么容易了。还没转身就被南宫墨身边的侍卫和柳寒双双拦住了去路。赵将军心中着急,对着南宫墨更是没有好脸色,冷声道:“星城郡主,你这是什么意思?”南宫墨优雅地抬眸,淡淡道:“这里的事情还没完,将军就打算这么走了么?敢抬着尸体到我门口找我晦气,将军若是不给我一个交代,你让我南宫墨的脸面往哪儿搁?”

赵公子来找南宫墨麻烦的事情原本就没跟赵将军商量过,赵将军看卫君陌不顺眼,自然是帮着自己的儿子。但是现在有要事在身,哪里还有心情理会这些,只是一挥手道:“郡主尽管秉公处置就是了,若当真是犬子的错,赵家自然不会不认。现在,请郡主让开,本将军有急事。”

南宫墨勾唇一笑,似笑非笑地到了一眼赵公子道:“将军公正严明,本郡主佩服。那就不耽误将军了,将军请。”

赵将军轻哼了一声,只留下两个人便带着侍卫急匆匆而去了。

赵将军并没有觉得自己的决定有什么问题,毕竟就算儿子真的冤枉了南宫墨医馆里的大夫,也可以说是一场误会。而且,就算儿子被送到衙门,一时半刻衙门的官员也不敢对他怎么样。但是自己的爱子现在却是被马儿踩断了腿,情况怎么样还不得而知。自然是那边更要紧一点,等到他看过了儿子的伤势之后再回来处理这边也来得及。只是却不知道,如果真的招惹了星城郡主,还落到了她手里会是个什么下场。

南宫墨笑吟吟地目送赵将军离去,才回头含笑望了赵公子一眼。只是轻飘飘地一眼,不知为什么赵公子突然觉得心头一颤。

被自己的父亲毫不犹豫地抛下,说不失望是假的。不过赵公子也明白在父亲心中自己和弟弟的分量孰轻孰重,何况他也并不觉得南宫墨敢将自己怎么样,倒是在心中暗暗对那个异母弟弟的倒霉幸灾乐祸起来。

南宫墨挥挥手对站在一边几乎被人忽略的衙役道:“将尸体带回去交给仵作检查吧。”

衙役连忙应声,夹在一位将军和一位郡主中间,他们的日子也不好过。在这个小城里,原本衙门就没什么存在感,哪一方他们都得罪不起。看了看站在旁边的赵公子,衙役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道:“郡主,不知…赵公子……”按理说,赵公子也应该让他们先带回去收押。只是不知道这位郡主娘娘是忘了还是怎么的,提都没提。

南宫墨身边,曲怜星含笑道:“赵公子对郡主不敬,自然是需要先领了发才能送去衙门。”

曲怜星本就长得美艳动人,此时她笑吟吟地对衙役说话,两个衙役看得险些晃了神。回过神来才连忙道:“郡主,这……”

南宫墨淡然道:“有什么事本郡主担着。放心,本郡主保证他能够活着到衙门受审。”

“那…小的们告退了。”衙役暗暗松了口气,连忙告辞。

将军府的人自然不肯让南宫墨将人带走了,谁知道带回去星城郡主会不会动私刑?可惜对着星城郡主身边气势惊人的侍卫,他们什么也不敢说什么也不敢做。南宫墨也不客气,笑吟吟地道:“回去告诉赵将军,贵公子对本郡主不敬本郡主略加教训就会送回去。当然…他若是觉得不服,可以再来卫府跟本郡主聊聊。”

“带走吧。”摆摆手,示意身边地侍卫将人带走。

侍卫一言不发,上前一步扣住赵公子转了个身就往卫府的方向走去。赵公子自然不肯,可惜以他的能力,侍卫即便是单手叩着他他也是挣扎不开的。

回到卫府,赵公子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气焰。看着从外面进来的南宫墨,警惕地道:“你想干什么?”

南宫墨莞尔一笑,“先带下去,交交他怎么说话再说。”

“是,郡主。”柳寒领命,以女子之身单手拎起赵公子就往门外走去,不过片刻门外就传来了赵公子凄惨的嚎叫声。

曲怜星亲手为南宫墨奉上一杯茶,看着她悠然的神色不禁笑道:“郡主一点儿也不担心么?”

“担心什么?”南宫墨接过茶水,不解地问道。

曲怜星道:“到底是赵将军的公子,那位赵将军看起来,脾气好像不太好。”脾气暴躁的人,有时候做事情未必会思虑周全。也就是说,他可能根本不会考虑他肯本惹不起星城郡主或者星城郡主身后还有什么人。怒火上头的时候直接就冲过来了。

南宫墨道:“我正盼着他来呢,这日子过得有些无趣。”

很快,赵公子被人重新拎了回来扔在了地上。只是一张原本就不是如何出众的脸已经被打得又红又肿,赵公子怒瞪着南宫墨,却怎么也不敢将口中的话骂出来。南宫墨不由得一乐,“看来这回事懂规矩了?”

“你想怎么样?”

南宫墨轻叩着扶手,淡淡道:“说说看吧,谁让你来陷害本郡主的?”

赵公子脸色微变,道:“没有谁,我没有陷害你。”

“你想说,这是误会么?”南宫墨笑眯眯地问道。赵公子确实是想这么说,但是看着南宫墨似笑非笑地容颜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了,他很清楚,南宫墨根本不会相信他的话。于是他只能沉默。

南宫墨撑着下巴,“你是不是以为…看在你爹的面子上,本郡主不会对你如何?就凭你污蔑本郡主,对本郡主不敬这一点,我就是打死了你,你爹也没出处说理去。”

“你敢!”

南宫墨笑容温文尔雅,“我敢。不过,我觉得这不好玩儿,我们不如来玩个游戏。”

赵公子神色怪异地看着眼前的清丽女子,只听南宫墨道:“现在你爹已经知道你被我抓走了,你猜,他什么时候会来救你?”

赵公子傲然道:“等我爹回去看了四弟的伤势之后,立刻就会来找我。”

南宫墨摇头,“不,我赌…你爹不会来救你。不仅不会来,他还会把你送给我随我处置。”

“这不可能!”赵公子冷笑道,根本不相信南宫墨的话。父亲虽然对他没有四弟那么看重,却也还是十分疼爱的,怎么可能因为这点小事就将他送给星城郡主随意处理?南宫墨挑眉道:“不信么?那么我们来赌一把吧?如何?”

“你想怎么赌?”赵公子道。

南宫墨道:“我赌你爹不会救你。你可以赌你爹几个时辰才能来救你。当然,我建议你最好还是多给你爹一点时间。”

赵公子冷哼一声,犹豫了一下咬牙道:“一个时辰!两个时辰内我爹一定会来。若是你输了怎么办?”现在已经过了大半个时辰了,将近两个时辰无论四弟怎么样了都足够父亲抽出时间来救他了。

南宫墨道:“我输了,今天的事情一笔勾销,我将医馆关了。若是你输了……”

“不可能!”赵公子坚定地道。

南宫墨不受影响,淡定地道:“若是你输了,你父亲每晚来一刻钟,我会让人抽你十鞭子,直到你父亲来为止。若是他一直不肯来…你就自求多福吧。”

赵公子一脸惊愕地望着南宫墨,仿佛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清丽秀眉的女子竟然会如此恶毒。不过,他并不觉得自己会输,志得意满地点头道:“好!一言为定。”

南宫墨淡笑不语。

此时的赵将军府却是忙成一片,整个小城里的大夫几乎都被请到了赵府。四公子的院子里,赵将军正焦急地站在门外等着大夫的诊治结果。他身边一个容貌娟丽的中年女子早已经哭成了泪人一般了。

房间里突然传来一声惨烈的叫声,赵将军终于忍不住冲上前去一脚踢开了房门。

房间里,几个大夫正围着床边处理伤势。床上,刚刚二十出头的赵家四公子一只腿血迹斑斑的躺在床上。几乎整条腿都被献血染红了一般,小腿断裂伤口几可见骨。赵四公子显然是很痛苦,被两个大夫按着依然剧烈的挣扎不休。让想要替他处理伤口的大夫更加难以下手。

“见过…见过将军。”

“废什么话?!”赵将军冲到床边,没好气地道:“还不赶快处置,小四到底怎么样了?”

一个老大夫为难地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有话直说,沉声道:“启禀将军,四公子的伤势…只怕是不太妙啊。”

赵将军心中一沉,厉声道:“什么叫不妙?不就是被马踩了一下吗?本将军当年被箭射穿了现在不也活蹦乱跳的?”老大夫叹了口气,若是被箭射穿了倒是好了,只要没有伤到经脉处理起来也要容易的多。只是……“那马蹄正巧踩在了四公子的腿骨上,虽然腿骨没有完全碎裂,却也伤得非常严重。想要完全医好只怕是…另外,这种伤非常不容易愈合,因此若是不慎感染了……”

赵将军咬牙,沉声道:“无论你们要什么药材,本将军都能够找到。一定要治好小四!”赵将军也是驰骋沙场的人,岂会不知道伤口若是感染了的后果多么严重?战后至少有一半的士兵都会因为各种伤口感染的问题而死去。

“爹!爹!好痛……”床上的赵四公子不知什么时候再次吐出了塞在嘴里的毛巾,惨叫起来。

“四儿…四儿没事,别怕。不会有事的……”赵将军连忙安慰道。

“将军……”大夫皱眉,看了看焦急地赵将军,建议道:“四公子的伤,咱们只怕是…将军若是认识医术高明的名医,还请将军早想办法,越是治的早,四公子回复的可能性就越高。”

赵将军道:“几位大夫也是城中首屈一指的名医……”

大夫摇头叹息道:“我等无能…小老儿说的是,一等一的神医。寻常的大夫,寻常的伤药,对四公子的伤只怕是没有什么效果。”

“神医……”赵将军皱眉,他上哪儿去找传说中的神医。门外的女子显然也听到了里面大夫的话,立刻也冲了进来,“老爷…老爷怎么办?四儿,四儿的伤难道真的……”

“你先别着急了。”赵将军皱眉安抚着爱妾,沉吟了片刻道:“我立刻派人去幽州,将幽州的名医全部请来。”

“太好了。”女子也连连点头,道:“四儿不能有事,他是我的命啊……”

看着赵将军飞快地出门,老大夫在心中暗暗摇头。就算是真有什么名医,这位四公子的伤…只怕也是悬了。

赵将军刚出门,就遇到急匆匆而来的侍卫,险些撞了个满怀。心情正糟糕的谢将军一脚就将人踢了出去,“将…将军…”侍卫挣扎着起身,惨白着脸道:“属下有要是禀告。三公子被星城郡主带去卫府,现在还没……”

赵将军不耐烦地挥手道:“回头再说!”

“可是,将军……”

“滚下去!”赵将军怒吼一声,急匆匆地往外走去。

南宫墨第二天早上用过了早膳,才想起还被关在府里的赵公子。带着曲怜星和柳寒,慢悠悠地走过去,就看到清晨的微曦中,赵公子被绑在花园里的一颗树下,身上的衣服已经是血迹斑斑了。从昨天下午到现在,已经过去七个时辰了,下面的侍卫谨遵南宫墨的吩咐,抽了赵公子七十鞭。不过他们下手也是有分寸的,至少绝对保证能够给赵公子留下一条命。而且,没有郡主的吩咐他们也不会抽要害的位置,所以赵公子身上的全都是皮外伤。但是即使是如此也足够痛苦了。

看到南宫墨过来,赵公子眼底闪过一丝怒火,其中却夹杂着点点的恐惧。

南宫墨笑容可掬地道:“赵公子,昨晚过得好么?”

昨晚过得好么?当然不好!不说每隔一个时辰就要被人狠狠抽上十鞭子。就是被人绑在这花园里一个晚上也不好过。如今虽然刚入秋,但是北方夜里却已经有几分寒意了一晚上都站着,即便是被迫的赵公子也有些受不住了。

南宫墨笑道:“你可别埋怨我?你对令尊信心满满,可惜…现在已经过去七八个时辰了。贵府上下可是连问都没有一个人来问过你呢。”

赵公子咬牙沉默不语,南宫墨叹气道:“所以,你也别怪我。昨天本郡主险些被你害得名声扫地,这口气若是不出出来,以后我南宫墨怎么还好意思在外面走动?要怪,你就怪你太相信令尊了。你若是说十个时辰,你现在不是什么事儿都没有么?”

“我不信!”赵公子道,“我不信,一定是你…你让人拦着不让我爹进来,是不是?”

南宫墨同情地望着他,也不反驳。倒是曲怜星笑吟吟地道:“赵公子,你可是冤枉我们郡主乐了。这花园隔着大门就只有一个影壁而已,有没有人来过难道你会不知道么?听说赵四公子伤得很重呢,昨儿赵将军命人快马往幽州请大夫去了,只怕是没空理会这边的事情吧。你再等等,这会儿大夫已经已经到了,说不定再过一两个时辰,赵将军就来了呢。”

看着眼前两个笑容明艳的绝色女子,赵公子却没有半点欣赏的心思了。不仅是因为南宫墨的狠辣和曲怜星的嘲讽,更是因为他心中莫名的心慌和恐惧。爹派人去请大夫救四弟了,即便是这样,大夫又不用爹亲自去请,赵府距离卫府更是不过一条街的距离,走一趟…这么难么?想起自己昨天还在心中幸灾乐祸,现在却只剩下了无边的惶恐。不会的,就算爹更疼爱四弟一些,也绝不会抛弃他的。不会…这两个女人只是想要挑拨离间而已。

看着他变幻不定的神色,南宫墨也不多说什么。只是悠悠道:“好好想想,你到底为什么要来找我的麻烦。顺便,祈祷你爹早些来吧,否则,你可真的要倒霉了。”

赵公子还是不说话,一个拎着鞭子的侍卫走了过来。曲怜星笑道:“咦?时间又到了么?”

侍卫沉默地向南宫墨行过礼,道:“启禀郡主,时间到了。”

南宫墨笑道:“行,你忙吧。我不打扰你们。”说完,转身就要走,门外,一个侍卫匆匆进来禀告道:“启禀郡主,卫将军求见!”

赵公子顿时大喜,竟然忘了身上的疼痛得意地望着南宫墨道:“我爹来了!我爹来了!”

南宫墨看着他,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道:“罢了,给赵将军一个面子。这时鞭子就先记着吧。去请赵将军进来。”

“是,郡主。”

侍卫转身离去,南宫墨打量着赵公子看着他的脸上带着一丝淡淡地怜悯,“你真的觉得…你爹是来救你的么?”

“你想说什么?”赵公子警惕地盯着她。南宫墨道:“你猜,在你爹心中四公子与你孰轻孰重?”不等赵公子回答,南宫墨挥挥手让人将他带了下去。

------题外话------

推文来一发:推荐好友佳若飞雪的新文《极品女仙》对玄幻文有兴趣的亲们可以去看看哦。(づ ̄3 ̄)づ

咳咳~其实我也满想开新文的,灵异…咩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