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取舍与父子/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厅里,南宫墨还没进门就看到赵将军从椅子里站起身来。之前总是带着几分高傲和轻蔑地脸上此时写满了焦急和忧虑。

“星城郡主。”

南宫墨微笑,“赵将军,一大早登门,不知所为何事?”

赵将军愣了一下,虽然他是个有些粗鲁的武夫,却也知道这个时辰登门拜访实在是有些失礼。但是为了儿子他也顾不得这些了,只得道:“在下有要事求见郡主,还望郡主见谅。”

如此恭谦的态度,只怕就是谢笠也未必有过这个待遇吧。南宫墨脸上的笑容越发的和蔼起来,微笑道:“赵将军是为了贵公子的事情么?”赵将军连忙点头道:“正是为了犬儿。”

南宫墨垂眸,淡淡道:“令公子对本郡主不敬,按理说本郡主断不能这么轻易的绕过他的。否则,就算本郡主不追究,夫君和母亲那里只怕也不会放过。不过…昨儿本郡主已经教训过他一番了,既然赵将军亲自上门为他求情,本郡主就给将军一个面子。来人,去将赵公子带过来了。”

“是,郡主。”

赵将军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这才明白南宫墨口中的贵公子跟他所说的根本就不是一个人。他说的是四儿,而星城郡主说的却是三儿。赵将军连忙道:“郡主,在下……”

南宫墨微笑道:“将军不必言谢,只是令公子带回去之后还是好好管教的好。免得将来…误人自误。将军只怕事务繁忙,夫君如今也不在府中,本郡主就不留将军寒暄了。”说着,就要送客了。赵将军顾不得许多,连忙道:“郡主,在下并非为了此事而来,还请郡主听我一言。”说实话,这一晚上下来,赵将军几乎都忘了自己还有一个儿子落在南宫墨手里了。

他话音未落,就见赵三公子被柳寒带着走了进来。赵三公子脸色惨白神情恍惚,显然刚才赵将军的话他也听见了。

南宫墨不悦,“赵将军不是为了令公子来的?”

“这……”赵将军犹豫,南宫墨却仿佛很不耐烦,挥挥手道:“本郡主还有事,将军若是为了令公子来的,本郡主给将军一个面子你将人带回去。若不是,恕不远送。本郡主一届女流,也不好招待不相熟的客人,您说是吧?”

赵将军即使是个武夫,但是没什么家世背景能爬到如今这个位置就绝不是毫无头脑的莽夫。南宫墨话里话外的意思他岂会不明白?他们没什么交情,甚至因为之前的事情还可以算是交恶的。将三公子放回去已经算是给面子了,别的事情免开尊口。

想起躺在家中群医素手无策的小儿子,赵将军只得按捺住脾气,拱手道:“在下府中犬子昨日伤了腿,听闻郡主医术高明,还求郡主救他一救。”

南宫墨垂眸,大厅里的气氛一时间有些冷凝。半晌方才听到南宫墨淡淡道:“将军只怕是听错了,我所学的不过是一些皮毛罢了。你瞧我刚开的医馆昨儿就险些被人给砸了,可见是学艺不精,哪里还敢给人看病?”

赵将军暗暗叫苦,若不是实在没有办法他也不会来求南宫墨。昨天从幽州请来的大夫看了儿子的腿伤之后也是纷纷摇头。倒是有一个刚从南方来的大夫提起星城郡主医术超群,曾经在南宫怀的军中行医救了不少人,更曾经救过几乎垂死的太子殿下,或许有她出手还能够有几分把握。赵将军苦苦思索了良久,无可奈何只得厚着脸皮上门来求见。

只是…昨天自己的儿子才刚刚找了人家的医馆的茬啊。

看了看站在旁边发呆的三儿子,再想起还在家里躺着的四儿子。赵将军脸上的神色犹豫不定。

“爹……”赵三公子有些忐忑地望着自己的父亲,脸上虽然极力镇定却还是忍不住露出恐惧和哀求的神色。见他如此,赵将军心中更是烦闷,这个儿子从小就文不成武不就,若是四儿的腿真的废了…那他们赵家以后还能有什么希望?留在金陵的嫡子虽然比他好一点儿,但是却跟他这个做父亲的十分冷淡,而且也依然不及四子优秀。想到此处,赵将军下定了决定,拱手道:“昨天的事情是一场误会,还请郡主见谅。至于我这犬子,他对郡主不敬,还请郡主随意责罚便是。”

“爹!”赵三公子大叫,显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父亲竟然这样对自己。他难道没有看见他身上血迹斑斑不知道他在这府里受了多少折磨么?若是将他交给星城郡主,以这个女人的心狠手辣他还能活命?

赵将军皱眉,“孽子!你对郡主不敬还不道歉!”

对于儿子的目光,赵将军很是不自在。他心里有数,星城郡主绝不会杀了儿子的。若是只是受些苦就能换回一个健健康康的儿子,有什么关系?身为男子,受些苦难也不是什么坏事。

赵公子哪里能想到这些,他此时满心满眼都只有父亲为了四弟而舍弃了他这件事情。

“为什么?!为什么…我也是你儿子啊!”赵公子怒吼道,若不是柳寒一只手压着他的肩膀,只怕就要忍不住扑过去抓住赵将军大叫了。

赵将军本就不是细腻的人,此时有急切的想要请南宫墨出手救治自己的儿子,哪里顾得了那么多,怒斥道:“你若是有你四弟半分出息,也不会是现在的模样!还不闭嘴,向星城郡主请罪!”

看着眼前的一对父子,南宫墨轻叹了口气,“哦?赵将军此言当真?”

赵将军一怔,明白过来她问的是什么连忙点头道:“这是自然,请郡主出手救一救犬子吧。”

南宫墨满意地点头,勾唇淡淡一笑道:“可怜天下父母心…赵将军亲自上门,面子总是要给的。柳寒。”

“星危。”星危从门外进来,恭敬地道。

南宫墨道:“你带着张居安和小铁,去我药房取一瓶续骨生肌散,去看看赵四公子吧。”

星危也不多问什么,只是点点头道:“属下遵命。”

“郡主?”赵将军有些茫然,南宫墨淡淡道:“听闻令公子是不慎被马儿踩断了腿?这种伤寻常大夫都能处置,只是苦于没有合用的药物罢了。有了我师兄亲自配置的续骨生肌散,就算令公子不能恢复十成十,至少也能恢复个*成。”见赵将军依然不信的模样,南宫墨笑道:“将军或许不知,我师兄弦歌,素有医仙之称。将军若是不信,可以问问府上请来的大夫。”

听她这么说,赵将军也顾不得许多。只得拱手告辞匆匆走了出去,从头到尾没有再看站在旁边的赵公子一眼。

南宫墨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赵公子,赵公子失魂落魄,脸上的神色变幻不定。一会儿是愤怒,一会儿是伤心绝望,一会儿又是怨恨。整个人看上去也多了几分阴鸷和狰狞。许久,仿佛终于接受了自己被父亲舍弃的事实一般,哈哈地放声狂笑起来。只是那声音,听上去似乎比哭声更令人觉得凄厉。真是…可怜啊。南宫墨默默的想着,可惜…她从来不是什么好人。

“你赢了。”等到赵公子终于不笑了,才狠狠地瞪着南宫墨咬牙道。

南宫墨并没有露出得意的神色,淡定地喝了口茶道:“我知道。”

赵公子道:“你想怎么样?要杀要剐随便你!”

南宫墨挑眉,“咦?该不会是被令尊抛弃了,你就不想活了吧?真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赵公子恶狠狠地冷笑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耍什么诡计?你这样逼迫我爹做选择,不就是想要离间我们父子么?可惜,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我什么也不会帮你做。”

南宫墨有些诧异地扬眉,“你居然能够看得出来?不过你想太多了。”

“什么意思?”赵公子道。

曲怜星掩唇娇笑道:“赵公子,我们郡主的意思是,你有什么价值让郡主设计你?就算你真的跟赵将军关系破裂,就凭你…又能做什么?”

南宫墨没说话,却是默认了曲怜星的意思。只是这般的云淡风轻却是比曲怜星的直言嘲讽更加的让人愤怒。南宫墨托着下巴懒洋洋地打量着他道:“我跟你爹没什么深仇大恨,就算他之前对君陌略有些无礼,那也是官场上的事情。我对是谁指使你来污蔑的医馆的也不感兴趣,只是你让我不顺心,我自然也不能让你过得太愉快,你说是吧?”

赵公子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紫,许久方才冷笑道:“你以为你有多聪明?还不是一样只能找到我当出气筒?星城郡主也不过如此!”

南宫墨轻轻打了个呵欠,挥挥手让人将他带下去。

赵公子脸色微变,竭力挣扎着道:“你真的不想知道幕后指使者是谁?”

南宫墨笑道:“放心,我不会杀了你的。至于幕后指使者…他不是已经受到惩罚了么?说起来…你会听他的话来诬陷我这件事本身就已经很神奇了啊。”

“你…你知道?”赵公子眼底是货真价实的震惊。

南宫墨挑眉,淡淡道:“这军中数万匹马,你说,马儿为什么叫专踩他呢?”

赵公子打了个寒战,看南宫墨的眼神就像是在看怪物。

侍卫将人带了下去,曲怜星有些好奇地道:“郡主打算怎么处置这个人?”

南宫墨道:“到底是赵将军的公子,咱们初来乍到就杀了他,对君陌影响不好,教训教训放回去就是了。”曲怜星笑道:“只怕他现在比死了还要难过呢。”南宫墨不以为然,“能或者,谁想死呢。他对赵将军的父子情也没有深厚到那个份儿上。”只是,赵家父子兄弟之间的裂痕是已经在那里了。赵将军显然也不是一个心思细腻的父亲,这个裂痕以后只会越来越大,直到有一天…各自陌路或者彻底爆发。

“郡主真的要放过那赵家四公子么?”曲怜星问道,就算是找麻烦他们也挑人的。如果不是早就知道赵四公子的身份,至少他们下手的时候会轻一点。赵家四公子确实是赵将军膝下最有能耐的儿子,所以,他早在卫君陌一行人还没有来之前就已经跟萧千夜派来的密使接上头了。赵公子也足够聪明,能够挑动原本跟他关系并不好的赵三公子就足以证明。甚至连赵三,只怕也是刚刚才回过味儿来。

可惜…从他被人查到跟萧千夜的人有过接触之后,一旦出事他被怀疑的危险就超过了寻常人的数倍。哪怕真是真的跟他无关,南宫墨也不会介意随手折掉一个萧千夜的羽翼的。

南宫墨淡然道:“人家又没有做什么,不过就是找人弄死了自家哥哥的小妾,再找人挑拨了几句而已。咱们又没有证据,能够怎么办?”

曲怜星仔细想了想,也就放开了。只要想到赵家以后注定了的兄弟阋墙父子反目的遭遇就觉得暂时放过也没什么了。何况他们既然已经知道了赵四的身份,害怕他反了天不成?但愿经过这一次的磨难,那位三公子能够多撑一段时间,别被弟弟给轻易弄死了才好。

“公子回来了。”曲怜星抬头看向从外面走进来的人,连忙福身见礼。只见卫君陌一身青衫,神色漠然的走了进来。卫公子昨天被谢将军派去巡视军营,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倒是有些奇怪。南宫墨以为他至少要旁晚才能回来呢。

“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卫君陌在她身边坐下,问道:“府里出什么事了?”他刚进门就看到两个侍卫拎着一个血迹斑斑的青年男子出去,也来不及问就直接进来了。看他一身风尘的模样,南宫墨示意曲怜星去让人准备一些饭菜,一边笑道:“能有什么事?不过是教训了一下一个不知道轻重的家伙罢了。”

卫公子挑眉,显然是不信。

“真的。”南宫墨无奈,侧首靠在他肩头上慢慢将昨天的事情讲了一遍,随便把自己对付赵家的事情也交代清楚了。卫君陌微微蹙眉,“无瑕怎么喜欢这些不甘不脆的手段了?”

南宫墨白了他一眼,“那你说该怎么办?”

“杀了。”卫公子道。

南宫墨伸手,狠狠地掐了他一把,道:“咱们才刚来就杀了军中将领的儿子,摆明了让人针对咱们啊。更何况…我无聊啊。我觉得,以后赵家肯定会很热闹,等我有空的时候再替那位赵三公子加把火,嘻嘻…等到家里后院着火的时候,想必赵将军就没空找你的茬儿了。”

卫公子唇边掀起一抹笑意,伸手将她揽入怀中。

南宫墨觉得靠在他怀中时分舒服,便也毫不客气地越过椅子扑进了他怀里,“话说,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没遇到什么事儿吧?”

卫公子挑眉,似乎在问能遇到什么事?

“比如说…有人刁难你啊,给你个下马威啊什么的。”南宫墨道:“这不是常有的事情么?就像当初你刚去朱将军军中那会儿。”

卫君陌拂开她的发丝,淡淡道:“你想太多了。”

南宫墨渣渣眼睛,“好吧,有长风秋阳他们跟着,还有那么一大群侍卫,敢找你麻烦的人…大概也不多。”都是军中出生入死的将士,眼力总还是有几分的。可不是每个高手都能够如卫公子这般气息收敛自如。就他们府里那一群人站出去,那气势再厉害的军中莽汉也要绕着走。

卫君陌轻拍着她的背心,问道:“我不在,可有人找你麻烦?”

南宫墨摇摇头,她好歹还盯着郡主的封号呢,除了赵家那个笨蛋谁还敢光明正大的找她麻烦。卫君陌当然也明白,没有人找南宫墨的麻烦大概也都是敬而远之的态度。幸好,南宫墨显然也没有心情跟那些军中将领的家眷们交流。除了一些低阶的将领带着原配,高一些的将领家里一水儿的都是小妾,南宫墨实在不知道要跟这些人交流什么。还不如没事干的时候玩玩抓老鼠的游戏呢。

“谢笠一直没有动静,你说他到底想干什么?”南宫墨有些慵懒地问道。

卫君陌道:“不是他想干什么,是萧千夜想干什么。”

“萧千夜…萧千夜大概只想杀了你吧。”

“嗯。”卫公子点头。

“所以…谢笠同样是想要杀了你?只是…还没找到机会。”南宫墨睁开眼睛道。卫公子轻抚她的脸颊,道:“无妨,不用担心。”

“……”我才没有担心。南宫墨叹了口气,“昨晚想事情太兴奋没睡好,我睡一会儿……”

“回房睡。”看着靠在自己怀中闭着眼睛一副安然入睡的模样的女子,卫公子无奈地道。

“你抱我回去。”南宫墨眼睛都懒得睁开,直接攀上他的肩头。卫公子只得小心的将人抱起来,起身朝外面走去。

“郡主,公子…”曲怜星端着膳食进来,就看到抱着郡主迎面走来的卫公子。

卫君陌摇摇头,淡扫了一眼她手里的东西道:“不用了,午膳在一起用。”

“是,公子。”

卫君陌越过曲怜星往外走去,被他抱在怀里的南宫墨的声音淡淡响起,“怜星,送到主院来吧。”

望着卫公子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曲怜星低头看看手里的东西,到底听谁的啊?耸耸肩,往门外走去。还是听君主的吧,她可是郡主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