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中秋礼物/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城中央的谢笠府中,谢笠脸色阴沉的望着坐在自己下首的部下良久不语。

陈将军看着谢笠阴沉的神色,心中不由得也有些忐忑。犹豫了一下方才问道:“将军…召末将前来,可是有什么事?”谢笠轻哼一声,道:“听说令郎去找星城郡主的麻烦了?”

陈将军连忙道:“这…将军明鉴,这是一场误会。犬子…犬子如今正在星城郡主府中。任由郡主处置!”想起被自己扔在卫府的儿子,陈将军也有几分担忧,但是将军之前也明确交代过谁都不许轻易去找卫君陌一行人麻烦。所以他只当将军叫自己过来是为了自己不尊军令而动怒,连忙解释道。

“蠢材!”谢笠没好气地骂道,“你们以为老夫不让你们找卫将军的麻烦,是因为偏袒他们?”

“这…自然不是。”陈将军连忙赔笑道,但是事实上,确实是有不少将领心中有这个想法。

谢笠冷冷道:“连对手的底细都没搞清楚就敢乱来,你们倒是真不怕死!”陈将军有些委屈,不过却也听明白了谢笠话中的含义,连忙道:“请将军指点。”谢笠道:“不是老夫看不起你们,你们这些常年在军中打滚的武夫,就算再多长两个脑袋也不是星城郡主的对手。想要找她麻烦,是给人家送菜还差不多。昨天的事你们也算是交过手了,结果如何?”

陈将军想解释昨天的事情并不是自己的意思,却在听了谢笠的话之后忍不住道:“将军,那星城郡主不过一个十七八岁的丫头罢了。就算有些武功胆识,也没将军你说的那么……”

谢笠冷笑一声,“没有那么玄乎?去年想要造反的张定方,摄政王位连坐热都来不及的萧纯,去年年底的灵州之乱,还有刚刚不久前,北元兵马大元帅呼敦手下一口气死了六七个将领。若不是呼敦早有准备安置了替身,只怕现在北元就已经乱成一团了。这些事情,桩桩件件都跟那位星城郡主有扯不开的关系。你说她厉害不厉害?”

幽州距离金陵太远,消息本就不算通畅。许多消息身为幽州都司的谢笠能知道,但是底下的将领却未必能够知道。听了谢笠的话,陈将军也忍不住吸了口凉气,只是眉宇间还有些不信的神色。谢笠叹了口气道:“别的不说,就说昨天的事儿。最后是什么结果你看到了?你觉得,怎么就那么巧你那四公子就正巧被马踩断了腿?”

陈将军猛地站起身来,道:“将军,你是说四儿的伤……”

谢笠抬手按下他的冲动,沉声道:“不管他的伤是怎么回事,这件事暂且按下不提。”

“但是…。”陈将军不服,忍不住道,谢笠轻哼一声道:“有空想这些,你不如想想你那三子。”

“将军这是什么意思?”陈将军不解。谢笠道:“你真的觉得星城郡主非要让你留下你那三儿子,是为了打他几顿出气?若真是这样,她就算把人扣下来难道你还敢去强闯郡主府?为什么要放你进去?又为什么非要你亲口说出将儿子交给她随意处置?”

陈将军一脸茫然,显然谢笠说的这些他从来没有想过。

谢将军为属下的头脑感到有些头疼,叹气道:“你就没想过,你挡着他的面抛弃了他,星城郡主又不可能真的杀了他。他在星城郡主手里收到的磋磨越多,出来之后只会越怨恨你这个父亲和导致他被抛弃的异母弟弟。你府上以后的日子还能好过?”

陈将军这才恍然大悟,道:“这…这星城郡主用心如此歹毒…”

“谁让你们不长眼要去招惹人家的?”谢笠没好气地道,“昨天的事情,星城郡主出手如此狠辣不只是为了教训你那两个儿子,也是给这军中上下的人看看。杀鸡儆猴,不过如此。”

不想不知道,被谢笠一言一语的分析过后陈将军却是越想越心惊。连忙问道:“将军,这事…该如何是好?”

谢笠道:“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等到星城郡主将你那三公子放出来之后,好好安抚一番。若是不行,就送回金陵吧。”

陈将军虽然心有不甘,但是想起南宫墨的手段还是忍不住心中一寒。现在就算再怎么样也不能去找南宫墨麻烦了。如今在外人看来是陈家先找了南宫墨的麻烦,人家不计前嫌的送药就自己的儿子。陈家若是再做什么,就是忘恩负义,恩将仇报了。

“是,将军。”陈将军只得低头道。

遣退了部下,谢笠望着空荡荡的大厅叹了口气。一个穿着不起眼的男子从后堂走了出来,叹气道:“星城郡主出手,果真是名不虚传。”

谢笠神色微冷,沉声道:“现在你们满意了?”

男子也不在意,只是淡然一笑道:“大家都是为了陛下办事,将军何必动怒?”

谢笠轻哼一声,不再说话。

因为陈家的事情,星城郡主在军中立时威仪倍增。当然,这些内情寻常的百姓和士兵是不会知道的,但是上层的将领们却都已经明白了星城郡主是不能轻易招惹的。没看见陈家的四公子如今还躺在床上动弹不得,陈家的三公子前两天才刚刚被人抬回陈府,整个人看上去神色灰白,精神萎靡。也不知道遭受了什么样的折磨。原本还打算上门攀攀关系的各家爱妾什么的也都纷纷偃旗息鼓,这位郡主,还是敬而远之得好。

卫府的人们却不管这些,纷纷心情越快地迎来了一年一度的中秋佳节。

既然谢笠看起来一时半刻不像是想要找麻烦的模样。卫君陌在新的职位上也做得十分顺手,众人都颇有兴致的准备好好过的节。

中秋当然,整个府邸一片热闹欢腾。虽然除了南宫墨柳寒和曲怜星清一色的都是男子,不过男人也喜欢热闹。整个府邸里张灯结彩,酒香扑鼻,一边欢腾热闹。府中后院的凉亭里,南宫墨和卫君陌坐在亭中说话。坐在他们对面的是风流不羁的长风公子,院子外面,时不时传来众人的喧腾声。

蔺长风靠着凉亭的柱子,把玩着手中的酒杯笑道:“说起来…本公子也有许久没有跟人一起过过中秋了啊。”中秋是团圆佳节,但是像他这样的人哪里有什么团圆?回蔺家去看那一家子幸福美满的团圆么?紫霄殿就不用说了,全都是杀手谁还有心情玩这些温情脉脉。

南宫墨靠着卫君陌,笑道:“长风公子这是想家了还是寂寞了?”

长风公子啧了一声,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道:“中秋佳节,还不许本公子感慨一番啊?”

南宫墨笑道:“好心没好报,我是想说长风公子早些成婚了,不就每年都有人陪你过中秋了么?要不要我请母亲或者是舅母给你相看一个姑娘?”

蔺长风看看两人,突然促狭地一笑道:“本公子明白了,原来是嫌弃本公子碍事?不用这样吧,你们整天腻在一起还不够啊?君陌…见色忘义可不是君子所为。”

南宫墨没好气地拈起桌上盘子里的一块月票就朝他砸了过去,“吃你的月饼吧。”

长风公子也不客气,动也不动直接仰起头张嘴朝着飞来的月饼一咬。

“嗖!”一道指风掠过,飞到跟前的月饼立刻四分五裂,长风公子什么都没咬到反倒是被落了一身的碎渣

“卫君陌!”长风公子大怒起身。

卫公子淡淡挑眉,神色淡定,“如何?”

“你欠揍!”或许是酒喝得有点多,长风公子浑然忘了自己跟卫公子之间的差距直接扑了过去。

卫公子抬眼,一只手在跟前桌上一按整个人便朝后向凉亭外退去。南宫墨抬眼就看到长风公子从自己身边扑过去,也跟着追了过去。不大的花园中华灯高照,两个人在花园中交起手来。

卫君陌平素很少跟人切磋,难得见今天有兴致南宫墨便也转身趴在凉亭边上的美人靠上观摩起来。

曲怜星端着东西进来,也不由得一愣,“怎么打起来了?”

南宫墨拈起一块月饼小口品尝着,一边道:“闲的呗。怜星你别忙了,坐下来歇着吧。”

曲怜星笑道:“哪里就忙了,只吃月饼点心喝酒对身体不好,我做了一些粥,郡主用一些吧。”

南宫墨点点头道:“辛苦你了,先放着。”

曲怜星也跟着走到凉亭边看着在花园中交手的两个人,皓月当空,淡淡地烛火下两个人影飘忽不定,看得她一阵头晕眼花。虽然这大半年她也跟柳寒学了一些,但是到底年纪不小了,跟那些从小学武的人没法比。何况,就武学方面来说她确实不是什么天才。

“卫公子的武功高还是长风公子的武功高?”曲怜星忍不住抚额问道。南宫墨笑眯眯地道:“这个么…长风和君陌之间,大概相差了二十个星危那么多。”

曲怜星对武功高低没什么概念,但是星危的武功很厉害她是知道的。据柳寒说,星危原本是紫霄殿二十八宿中最厉害的杀手。二十个星危…。长风公子的武功……

“墨姑娘,你也太高估这家伙了吧?”虽然在打斗,但是蔺长风还是没有忽略他们这边的对话,忍不住哇哇叫道。南宫墨笑道:“那,长风公子怎么看?”长风公子刚刚躲过了卫君陌削向自己头顶的一件,心有余悸,“这个…最多也就十*个吧?”

“……”

蔺长风和卫君陌的差距,刚开始看不出来,但是三五百招之后就渐渐地明显起来。长风公子也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打不过卫君陌,过把瘾就跑。再打下去就真的要挨揍了。于是,趁着退到了院墙边缘的时机,长风公子直接转身跑了。而且是往院外最喧闹的地方派去,那里,有一大群的侍卫正聚集在一起开怀畅饮。就算卫君陌还要追过去,至少也还有人给他挡个刀什么的。

卫公子却显然没有这个兴致,立在院墙上扫了一眼狂奔而去的长风公子,轻哼一声转身掠回了凉亭。曲怜星看看两人,也十分识趣的掩唇一笑转身告退了。

看着卫公子依然冷峻的神色,南宫墨朝他伸出手笑道:“长风开个玩笑,你跟他较真做什么?”伸手握住她的手,卫公子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南宫墨伸了个懒腰,俯身将头枕在他的腿上,望着当空的明月不由有些感叹,“今年可比去年舒服多了。”去年中秋,他们是在宫中参加宫宴。比起喧闹繁华又无趣的宫廷宴会,她还是更喜欢现在这样的清静舒适。不过…“师父和师叔现在肯定在骂人。”

距离幽州这么近,却没有回去陪着师父师叔过节,不骂人才怪。不过…现在倒霉的是师兄。只是下次见面,师兄肯定要拿这个说事儿了。

卫君陌把玩着她的发丝,淡淡道:“有弦歌陪他们。”

南宫墨笑道:“也是,回去了到底去陪师父还是去燕王府也是个问题。还是就交给师兄烦恼吧。”以她对燕王殿下的了解,燕王殿下肯定不会允许他们陪着母亲一家三口过节就是了。但是师父和师叔显然又不想跟燕王府打交道。回去也是左右为难还不如不回,“不过…下次师兄找我麻烦,你可要帮我挡着。”

卫公子挑眉,“他不敢。”

想起自家师兄,南宫墨忍不住低头闷笑。好吧,卫公子觉得他不敢就不敢吧,反正…师兄八成也不会找她麻烦。

远处依然传来喧闹的声音,但是花园里却是一片宁静。两人一坐一躺在凉亭安静地赏月,仿佛凡尘的喧嚣都离他们而去了一般。

南宫墨蓦地想起来一件事,坐起身来道:“对了,我想起来还没送你中秋礼物。”

中秋礼物?卫公子挑眉,南宫墨笑道:“在这里等我。”

卫公子犹豫了一下,微微点头。紫色的眼眸中流露出一丝淡淡地亮光,显然卫公子虽然表面上不动声色,但是私心里还是对这所谓的礼物十分期待的。

南宫墨不由莞尔一笑,低头在他眉心落下一吻。然后在他再一次伸手抓住自己之前飘然远退。

卫公子独自一人坐在凉亭着饮酒,远处的喧嚣声越发衬得整个花园幽静安宁。侧耳听到不远处传来的脚步声,卫公子挑了挑眉。嗖嗖几道暗器闪过,花园中的彩灯齐齐灭掉。原本明亮的花园顿时暗了下来。只留下淡淡地银光洒在花园中的,花草,假山,凉亭,还有凉亭中俊美无俦的青衣男子。

只见一个身影在月光下飘然而至,轻轻地落在了凉亭外不远处的假山了。卫公子抬头望去,只见假山顶上,南宫墨长发微挽,一身红衣翩然婷婷而立。银色的月光洒在她身上,整个人仿佛都笼罩上了一层淡淡地银光,仿佛随时都将要飞身而去一般。卫君陌忍不住站起身来,院中的一角,一声琵琶声蓦然响起。随着乐音,南宫墨翩然起舞。

南宫墨的轻功本就是一流中的一流,即使是站在假山顶上也依然如履平地。琵琶声带着一丝异域的风情,显得激烈张扬而又不失欢快热情。南宫墨的舞姿同样也是如此。卫君陌不由得响起了不久前在北元的时候南宫墨的舞蹈。但是这一次却和北元牧民们粗犷大气的舞姿不同,带着一种热情而又妩媚的情致。南宫墨红衣翩然,衣袂飘飘,每一个举手抬足的动作都带着一种令人忍不住想要上前抓住她的诱惑,一种令人心思浮动的张力。但是,这样的舞蹈又绝不带半点的轻浮和苏媚,她脸上的笑容张扬和明媚,随着琵琶的节奏旋转翻飞,美艳不可方物。

如果说,在北元的时候的南宫墨向牡丹一样的雍容大气。此时在月光下舞蹈的女子,却宛如最明媚的火焰,在这清冷的血色下,轻易就能够点亮整个天地。一时间,仿佛整个世间都不存在了一般。卫公子的眼中,只有假山上,那个笑容明艳,妖娆动人的红衣身影。

紫色的眼眸掠过一丝火热的暗芒:无瑕…无瑕…

仿佛听到了他心中的呼唤,南宫墨回眸看向下方,卫公子已经走出了凉亭定定地望着他。不由得给了他一个明艳的笑容。

琵琶声渐渐地高扬,南宫墨的舞蹈也越发的激烈起来。

卫公子够了勾唇角,唇边露出一丝淡淡地笑容。

“无瑕……”

随着南宫墨的舞动,高扬的曲声终于渐渐的低了下来,直到最后慢慢的消失。

“君陌。”南宫墨最后收住舞姿,朝着底下的男子嫣然一笑,然后一跃而去。整个人掠上了半空就在人以为她将要凌空而去的时候又翩然落下。卫君陌跟着跃起,稳稳地将她接在了手这才双双落地。

“无瑕……”

南宫墨笑道:“怎么样?喜欢么?”

卫公子望着怀中女子清理绝尘的容颜,微微点头,“很好,非常好。”南宫墨有些不满,“我第一次跳舞,就只有五个字啊?”

卫公子不语,直接一把抱起她,足下一点朝着主院的方向而去。身后的假山上,空空荡荡的,仿佛方才那绝妙的红衣身影不曾存在过一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