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燕王府惊变/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清晨,南宫墨醒来的时候就看到卫君陌提着剑从外面进来。不由得有些惊讶,“你今天没出去?”自从来到这里,卫君陌新官上任每天总是早早的出门,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南宫墨也能想到,一个还不到二十五岁就被空降到这里成为从二品将军的年轻人,即便是那些将领不敢公然找他麻烦,暗地里的磕磕绊绊肯定也是少不了了的。更不用说,卫君陌还是铁板钉钉的燕王府的人。

卫公子显然是刚刚在外面练剑回来,南宫墨有些羞愧她最近好像太过怠惰了。

卫君陌摇摇头道:“我昨天刚回来了,谢将军说这两天不用去军中。”虽然谢笠没找他麻烦,但是能让他少插手一点军中的事情就少一点。所以给他放假这种事情谢笠一向是很大方,虽然这也很容易招来别的将领的记恨,但是谢笠自然不会考虑这个。

南宫墨坐起身来,卫君陌已经走到床边了,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道:“身体可有不适?”

“嗯?”南宫墨不解。卫君陌道:“你最近总是没什么精神的样子。”

南宫墨摇摇头,“没有,大概是无聊了吧。”

卫君陌微微蹙眉,他也知道无瑕素来不是能够长时间闲下来的人。偏偏这小城里确实是没有什么事情可做,沉吟了片刻,卫公子才道:“若是觉得无聊…就回幽州去住几天。”

南宫墨挑眉,笑道:“之前不是还说不许找师兄玩儿么?”

卫公子脸色顿时有些阴郁起来,好一会儿方才开口道:“很快我就要准备出征了。”反正每年秋冬边境上总是要打上几场的,他们刚刚在北元闹了一场,不管怎么样北元人总是要来找些场子的,所以,近年只怕会更加热闹。

南宫墨一愣,这才想起来有些失望,“我不能一起去。”

卫君陌伸手将他揽入怀中,安慰的揉了揉她后脑的发丝,道:“你可以去舅舅的军中,但是…我不放心。”

“谢笠真讨厌!”南宫大小姐不高兴地道,眼睛一转出了个馊主意,“要不我去给他下点药,他爬不起来了军中就是你说了算了。”

卫公子无言的轻抚她的发丝,就算谢笠现在立马死了,萧千夜宁愿不出兵让燕王的兵马单独跟北元对抗,也不会允许他们出兵的。南宫墨当然也知道这个到底,方才的话不过是开玩笑罢了。

“算了,我也不是真的有多喜欢上战场。”南宫墨耸耸肩道,“到时候我就会幽州陪母亲和师父师叔,你打完仗快点回……”

“公子,郡主,出事了!”南宫墨话没说完,门外就传来了曲怜星有些焦急的声音。曲怜星到了门口看到歪腻在一起的两个人,连忙停住了脚步想要推出去,但是…她要禀告的事情也确实是十万火急啊。

南宫墨坐起身,问道:“出什么事了?”

曲怜星沉声道:“燕王殿下出事了。”

“什么?!”不只是南宫墨,就连卫君陌也同样震惊,两人齐声道。

“怎么回事?!”

曲怜星定了定神,沉声道:“刚刚燕王妃命人传来消息,燕王殿下不知怎么的突然闹着要纳一个女子为侧妃。”

两人对视了一眼,心中这才送了口气。他们还真以为燕王出了什么大事呢。

南宫墨握住卫君陌的手,对曲怜星道:“仔细说清楚。”

曲怜星点点头道:“传信的人说,半个月前燕王殿下从边关回幽州的路上救下了一个姑娘,带回府中之后就宣布要纳那位姑娘为侧妃。而且,对那姑娘百般宠爱,好几次连王妃的脸面都不顾了,闹得王妃脸上很不好看。就连大长公主劝说,王爷也听不进去。就像是…被迷去了心魂一般。就连那位善嘉郡主,都因为新侧妃被燕王给打了一顿,现在还躺在床上起不来呢。”

一时间,南宫墨不知道脸上要摆出什么样的表情才何时。说燕王被一个女人给迷去了心神,比告诉她燕王真的病入膏肓了还让人难以置信。南宫墨实在是很怀疑,燕王那样的人真的会为了什么人而失去理智吗?

“舅母让人通知我们是为什么?”南宫墨问道。如果事情是真的,他们也说不上话啊。如果燕王连相敬如宾十几年的妻子和儿子妹妹的话都听不进去,难道他们两个外甥外甥媳妇的劝告还能够有什么用处?

曲怜星道:“王妃怀疑王爷是着了别人道被什么迷了心智了,所以想请公子和郡主回去看看。”

南宫墨叹了口气,与卫君陌对视一眼点点头道:“去准备吧,我们回去看看。”

可惜,曲怜星还没来得及转身去准备,门外,柳寒就匆匆而来沉声道:“公子,郡主,谢将军命人来传令,边关有变请公子立刻准备随军出征!”

房间里一片宁静,许久,卫君陌才道:“无瑕,蔺长风跟我走,其余人你带走。幽州那边,辛苦你了。”

南宫墨蹙眉,“不行,你只带着蔺长风怎么够?”别忘了,谢笠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对卫君陌动手呢。卫君陌沉声道:“对我来说,人少更方便一些。听话。”看着他进出的眉头,南宫墨只得轻叹了一声,伸手摸摸他冷峻的容颜,轻声道:“千万小心。我在幽州等你。”

卫君陌沉默地点点头。

小城外,两人携手出了城门口。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谢笠便带着人匆匆赶来,“卫将军!”

两人回头,卫君陌淡然道:“谢将军。”

谢笠脸色有些不好看,扫了一眼城门口几十名整装待发的骑士,沉声道:“卫将军,本将军说过了立刻准备启程千万边关,你没听见么?”

南宫墨站在卫君陌身边,淡淡笑道:“谢将军误会了,要离开的是我。君陌只是来送我一程而已。”

“星城郡主?”谢笠皱眉,“这些人是怎么回事?”

南宫墨挑眉,“这些人并不是军中的将士,而是君陌的随身亲卫,他们去哪儿,跟将军没什么关系吧?”谢笠神色凝重,问道:“郡主这是要去哪儿?”南宫墨唇边扬起一丝嘲讽的笑意,“本郡主去哪儿,谢将军能不知道么?”说完,不再理会脸色有些难堪的谢笠,翻身上了马低头对卫君陌道:“我先走了,战场上一切小心。”

卫君陌点头,“你也小心。”

南宫墨呵呵一笑,目光淡淡地扫过底下地众人道:“别担心,你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做娘子的一定灭了所有的人替你报仇。”虽然她是带着笑说的,但是深知南宫墨底细的谢笠心中却是一寒。

卫公子神色淡定,点头道:“多谢娘子。”

南宫墨莞尔一笑,调转马头一提缰绳朝着官道的方向奔去。

“无瑕若是有什么事,你们也不必来见我了。”卫君陌抬头,看着一众人,沉声道。

“是,公子!”众人齐声应道,然后纷纷调转马头朝着南宫墨的方向追了过去。看着一群人绝尘而去,卫君陌方才回头对谢笠道:“谢将军,现在可以走了。”谢笠什么话也没说,转身走了。只是背对着卫君陌谢笠唇边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他并不想与卫君陌和星城郡主为敌,更不想和燕王对上。可惜…各为其主他也没有选择。

当天下午,南宫墨一行人就赶回了幽州。南宫墨并没有将人全部带回城中,而是吩咐大部分人去了翠微山。翠微山幅员辽阔,地势也不错,随随便便藏个几千精兵都不成问题,更何况只是几十个高手。南宫墨则带着曲怜星柳寒星危以及几个侍卫回城去了。

回到清墨园,下人禀告公主去了燕王府还没回来。于是南宫墨来不及休息又转身出门去了燕王府。

燕王府依然如往日一般的宁静肃穆,只是这其中又多了几分凝重和压抑。下人们也是来去匆匆小心翼翼,仿佛连喘口气也不敢太大声了一般。被人引到燕王妃的院子,刚进了大厅就看到燕王妃起身迎了上来。离上次离别才没过多久,燕王妃的神色却是十分的憔悴,让南宫墨有些怀疑燕王妃是不是大病还没有好全。长平公主也坐在大厅中,脸上也有些疲惫。孙妍儿小心的扶着燕王妃。南宫墨连忙伸手扶住燕王妃,道:“舅母,母亲,我回来了。”

“无瑕…。”看到她,燕王妃眼眶不由得红了。燕王妃性子素来刚强,能让她露出这般神色可见这些日子是真的不好过。

“无瑕,君儿怎么没回来?”长平公主看了看她身后问道。

南宫墨道:“边关有变,君陌随军出征了。”

长平公主叹了口气,也没说什么。现在卫君陌可不像是之前在燕王军中随时可以说走就走只要燕王一句话就可以了。现在若是卫君陌不管不顾地要走,上司真的可以以违抗君命的罪名直接斩了他。

南宫墨和孙妍儿扶着燕王妃坐了回去,燕王妃强笑道:“看我这…让无瑕见笑了。”

南宫墨摇摇头,问道:“舅母,母亲,舅舅到底出了什么事了?”

长平公主看看燕王妃,道:“还是我来说吧,你想必也听说了三哥带回来的那个女子的事情。三哥后院的人本就不多,如果只是要纳个侧妃,只要来历清白三嫂断不会说什么。只是那女子来历不明不说,自从三哥将她带回来,就样样比照嫡妃的待遇,言听计从不说。还想要大宴宾客昭告幽州所有人,这真是……”

南宫墨明白,这可是实实在在的打燕王妃的脸。虽然燕王妃素来贤惠,却也绝对容不下这样的事情。

长平公主继续道:“还不知这些,三哥还将那个女子不知打哪儿来的两个兄弟都安排在了极为重要的位置。那些位置原本就是有人的,如今这样做,不是让那些这些年忠心耿耿的人不满么?前儿个那个女人又给三嫂没脸,善嘉郡主劝了两句,三哥当场大怒,让人将善嘉郡主打了一顿。”

虽然长平公主也不待见善嘉郡主,但是平心而论这件事善嘉郡主说的并没有错。另外,善嘉郡主即便是真的有错也是燕王妃来教训,哪里有做公公的直接让人打儿媳妇板子的道理。更何况,善嘉郡主还是从金陵来的。看在萧千夜的份上,也要给她几分面子。

南宫墨蹙眉,就算燕王真的突然喜欢上一个女人,也没有到底突然间就性情大变了啊。

“燕王舅舅,最近还有什么变化么?”南宫墨问道。

燕王妃凝眉道:“自从那个女人来了之后,王爷对政事方面就不是十分上心了。以前王爷总是诸事必躬,但是最近…却总是将手里的事情丢给下面的人做。特别是…那个女人的两个兄弟。下面的人多有不满都到告到我这边来了。可是…我又能如何?”

她是燕王妃,这府中燕王之下第一人没错。但是这份体面是要燕王愿意给才有,王爷不愿意给她面子,她在别人眼里也就算不得什么。

长平公主有些忧心地道:“无瑕,你说…三哥会不会是被人下了什么药了?”

南宫墨皱眉,“什么样的药能够改变人的性格?”燕王妃和长平公主也是相顾无言,南宫墨都不知道,她们就更加不知道了。

南宫墨想了想,道:“我能先见见燕王殿下么?”

燕王妃点点头,叹了口气道:“我让人去禀告王爷一声。”

燕王妃吩咐人去了,南宫墨这才想起来问道:“对了,那位…新侧妃什么来历,叫什么名字?”

燕王妃摇头道:“没人知道她什么来历,只知道是王爷回来的路上救得。姓宫,名筱蝶。”

宫?南宫墨秀眉微扬,心中却是一沉。

很快,去请示的人就回来禀告了,燕王有事没空见南宫墨。

燕王妃猛地站起身来,咬牙道:“本妃亲自去!”看着燕王妃怒气匆匆地走出去,长平公主幽幽叹了口气。南宫墨轻声道:“母亲,您还有什么话要说么?”方才她就察觉到长平公主还有什么话没有说完。

长平公主叹了口气,低声道:“那位新侧妃…与三嫂长得非常相似。”

见南宫墨愣住,长平公主连忙道:“是已经过世的先嫂子,她的名字里也有一个蝶字。”

南宫墨秀眉紧锁,这事情再明显不过了。这个宫筱蝶显然就是有心人送到燕王面前的,而且这个人还对燕王元妃的事情知道的一清二楚,或者说是对燕王的事情。但是…燕王又怎么会跌入这样一个明显就是险境的算计中呢?

“燕王…元妃,跟燕王殿下感情很好?”南宫墨问道。

长平公主点头道:“这是自然,三嫂和三哥少年夫妻,成婚的时候都才十多岁。刚成婚就跟着三哥到幽州来,那时候的日子可没有现在好过。燕王府在幽州能有如今的影响力,也离不了那几年三哥和三嫂的努力。后来……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在从金陵回幽州的途中遇上劫匪受了惊吓,还没出生就夭折了。三嫂因此一直郁郁寡欢,碰巧幽州卫中除了叛徒,三嫂替三哥挡了一刀,没多久就过世了。”这些事情,自然不会人尽皆知,世人都只知道燕王元妃是病逝的。

长平公主望着门外叹了口气,道:“三哥一直惦记着三嫂我是知道的,但是…我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会找一个替身…这简直是……”在长平公主看来,这样的行为不仅是对如今的燕王妃的不尊重,也是对燕王元妃的侮辱。不知道三嫂在天有灵看到三哥如今这副模样,能不能瞑目。

南宫墨轻声安慰道:“母亲也别想太多了,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咱们还不知道呢。”

长平公主揉了揉眉心,苦笑道:“你若是这些日子在府中,就知道我们为什么这么头痛了。三哥他…简直就是疯了!”

南宫墨也只能跟着叹气,“千炽去哪儿了?怎么没见到他?”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作为唯一一个在幽州的儿子,萧千炽没有在这里陪着燕王妃也有些奇怪。

长平公主道:“在闭门读书呢,前些日子顶了三哥几句,被禁足了。”

“公主,不好了!”门外,燕王妃的丫头急匆匆地跑来,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哭腔。长平公主脸色微沉,“出什么事了?!”

丫头道:“公主,求你救救世子吧。”

两人心中都是一凛,南宫墨起身厉声道:“好好说,怎么回事?!”

丫头被她一吓,反倒是冷静下来了,道:“王妃和王爷吵起来了,世子赶来的时候正好看到王妃被推倒在地上,当时就怒了顶撞了王爷几句。王爷说要打死世子啊。”

长平公主脸色一沉,咬牙道:“我看他真的是疯了!本宫这就去看看,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南宫墨连忙扶住长平公主,“母亲,我们一起去。”

长平公主点点头,道:“走吧。”

那丫头连忙从地上爬起来,跟在两人身后朝着后院那位新侧妃住的院子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