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燕王的变化/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王确实是对那位新侧妃十分的不错。不仅住得院子距离前院近,而且面积也不小。原本燕王府几个几个最好的院落已经都住了人了,但是燕王却命人将几个挨在一起小院子打通合在了一起。因为时间仓促,园子里尚且来不及重新修整,但是各种珍玩摆设却是应有尽有,据说,燕王正命人在燕王府后院修建一种新园子,一应规格都是比照王妃的主院修建的,最多三五个月就能够完工。

一行人刚来到院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嘈杂的喧闹声。王妃的声音在其中显得格外的高亢尖锐,“王爷,要出气打死妾身就是了,何必拿炽儿撒气!”

“给本王打!”燕王的声音低沉中夹带着怒气。

“谁敢!”燕王妃怒道。

“放肆!本王的话你们听不进去了?给我打!”燕王沉声道。院子里的下人也是左右为难,王妃为人宽厚大度,对下人也十分仁善。原本王爷对王妃也是十分尊重,燕王府的下人们都觉得日子过得极为舒服。谁知道这次王爷回来怎么就突然性情大变,连带着他们这些下人也经常左右为难不知该如何是好。

燕王府的总管也是险些愁白了头,连忙道:“王爷息怒…世子只是一时冲动,求王爷息怒。世子…快,快向王爷认错啊。”

萧千炽被人压着跪倒在地上,原本在外人眼里性情略有些软弱的他这次却难得的强硬了起来,咬牙道:“我没错。”

“世子!”总管跌足叹息,现在哪儿是管错没错的啊,先让王爷息怒才是重要的事情。否则这一顿打下来,二公子三公子不在,二少夫人卧病在场,世子妃和三少夫人又是做不得住的。世子爷若是再倒了,王妃只怕也要跟着倒了。到时候整个燕王府可怎么办啊。这样的事情传出去,对王爷的名声也是极其不好的。

闻言,燕王冷笑一声,“给本王狠狠地打!”

燕王上前一步,挡在儿子面前,瞪着燕王咬牙道:“王爷是不想要我们母子活下去了,恨不得立刻给那个女人让位是么?行,妾身成全你就是了。”

众人皆是一愣,突然有人惊呼道:“不好!”

只见王妃随手抽出袖间的一把匕首,朝着自己脖子上摸了过去。

“王妃?!”

“母妃?!”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燕王妃滑向自己脖子的匕首却在距离脖子只有毫厘之间的时候停住了。所有人都忍不住长出了一口气,这才看到燕王妃的手腕上仿佛缠着什么极细的丝线。那丝线虽然细,却稳稳地拉住了燕王妃让她整只手臂都动弹不得。丝线的另一头,却牵在不远处站在长平公主身边的星城郡主的手中。

南宫墨指尖轻轻一弹,燕王妃只觉得手臂一麻,握住匕首的手顿时松口,匕首怦然落地。

“你疯了?!”燕王同样神色阴沉,瞪着燕王妃厉声道。

燕王妃垂眸不语,她方才确实是一时冲动了。竟然……

南宫墨走过来扶住燕王妃,长平公主也匆匆过来焦急地道:“三嫂,你这是干什么?你若是出了什么事你要炽儿他们怎么办?”

燕王妃抬头望着长平公主,唇边露出一丝苦笑,“五妹……”

“母妃!”跪在地上的萧千炽也挣脱了钳制自己的侍卫,扑了过来。抱住燕王妃的双腿哭泣道:“母妃,你怎么能做这种傻事。没了母妃,孩儿怎么办啊,等二弟和三弟回来,儿子如何向他们交代?”

燕王妃伸手拍拍儿子的头,回头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一只手还搂着别的女子的丈夫,眼泪簌簌地往下流。

“王爷,妾身……”被燕王搂在怀中的女子穿着一身素雅的白衣,容貌清绝,楚楚可人。见此情形,便开口道。

“啪!”才说了四个字,就被人狠狠地一个耳光甩在了脸上。

“长平,你干什么?!”燕王不悦地瞪着眼前的妹妹。

长平公主咬牙道:“我让她闭嘴,三哥,你也要打我不成?”

燕王望着眼前气得脸色煞白的妹妹,谈了口气。皱眉道:“长平,这些事跟你无关。你自己好好待着便是,若是有空也可以来陪筱蝶说说话,她也是一个人,你们一定能聊得来。”

长平公主冷笑,“她何德何能,要本宫来陪她说话?”

“长平!”燕王皱眉,“她是……”

“她是什么?”长平公主淡淡道。

燕王叹了口气,道:“她是本王的侧妃,你就算不喜欢她也不该对她动手。”

“王爷…”宫筱蝶扯了扯燕王的衣袖,低声道:“没关系,我本就出身低微,大长公主看不上我也是自然的事…王爷不要为了我,伤了兄妹的情分。”长平公主冷笑一声,偏过头去显然是懒得再看她一眼。

“舅舅。”南宫墨开口道。

燕王这才看向南宫墨,皱了下眉道:“无瑕,你怎么回来了?君陌呢?”

南宫墨不动声色地打量着眼前的人,一边道:“谢将军令君陌立刻随军出征,我不方便跟着,所以就回来了。”

“这样?”燕王凝眉,不怎么在意地道:“谢笠素来是顽固不换的脾气,必然不会允许你随军出征。既然回来了,就好好陪你母亲和舅母吧。”

南宫墨点头应是,“舅舅,千炽可是做错了什么事,惹得您如此动怒?”

燕王冷哼一声道:“身为世子,顶撞父王,难道还不该罚?”

南宫墨笑道:“该罚,不过这地点却是有些不妥。传了出去,旁人还以为世子被罚是因为侧妃的缘故呢。对世子和侧妃的名声都不好听,舅舅,你说是不是?”

燕王打量着南宫墨,似乎心情好了一些,挑眉道:“你倒是会说话。”

南宫墨道:“世子不懂事,舅母定然会好好教导的。俗话说,打在儿身痛在娘亲,看着世子挨打连怪舅母着急了。今儿这顿打若是落实了,明儿世子哪里还能在幽州城里走动。舅舅慈爱,就饶过他这一次吧?”

王妃都闹得要寻死觅活了,燕王当然不可能还非要打萧千炽一顿不可。南宫墨递了这个下墙梯,燕王自然也就顺势下了。挥挥手沉声道:“今天的事情就算了。再有下次…莫怪本王不念父子之情。”

这话说的实在是有些绝情,萧千炽脸色更加难看起来了。动了动唇角想要说话,却被燕王妃死死的按住了肩膀。终究还是低头应了声是。

燕王道:“行了,都回去吧。吵吵闹闹像什么样子?长平,既然无瑕回来了,也有人陪你说话了,好好在家歇着。”

长平公主垂眸,神色冷淡。燕王到底还是为方才那一耳光对她有些怒气。

南宫墨仿佛没听见燕王的话,拉起萧千炽,扶着长平公主道:“舅母,母亲,咱们先回去吧。”

说完,又顿了一下放开了长平公主走到宫筱蝶的跟前。宫筱蝶似乎有些惊讶朝着燕王的身边缩了缩,轻声道:“星…星城郡主…”

南宫墨淡淡一笑,仿佛没有察觉她的回避一般。从袖袋中取出一瓶药递给她,轻声道:“母亲一时动怒,侧妃没药见怪。”说着,伸手轻轻抚了抚她脸上被长平公主打过的地方,柔声笑道:“多好的一张脸,若是打烂了可怎么是好。侧妃千万要好好保护才是。”

宫筱蝶望着被塞进自己手中的药瓶,伸手摸了摸脸颊,回过神来的时候南宫墨已经转身走出几步远了。

回到燕王妃院中,长平公主一边吩咐人去煮完安神茶来给燕王妃,一边轻声安慰着她,“三嫂,你刚刚真是……”想到方才看到的一幕,长平公主险些吓得魂飞魄散。这个嫂子跟她比起已经故去的三嫂虽然感情算不得深厚,毕竟这十几年他们见过的也不过几面而已。但是在幽州这大半年却也颇有些感情了。更何况,三嫂为三个操劳了十几年,生了三个嫡子,无论从哪一点来说也没有对不起皇家和三哥的。若今天真是出了什么事…。

燕王妃苦笑,拍拍长平公主的手道:“让五妹担心了。我也是这些年懈怠了,一时被气冲昏了头。以后不会了。”

长平公主点头,“三嫂想开了就好,别忘了你还有千炽他们呢。”

南宫墨坐在一边,摩挲着左手的指尖若有所思。见她不说话,长平公主问道:“无瑕,在想什么呢?你方才还给那女人送药做什么?本宫恨不能打烂她那张脸!”想起那个女人仗着一张有几分像已故的嫂子的脸闹腾的整个王府鸡犬不宁长平公主就生气。三哥真是瞎了眼了,那个女人一副柔柔弱弱没长骨头的模样,哪儿像三嫂了?

南宫墨抿唇一笑,淡淡道:“没有,我只是想…那位宫侧妃就一张脸能看了,打坏了多可惜。”

“你这丫头……”长平公主没好气地瞥了她一眼道。

燕王妃望着南宫墨,有些殷切地道:“无瑕,你看王爷……”

南宫墨轻轻叹了口气,道:“舅母,王爷…看上去神智清楚,并不像是被什么手段或者药物迷住了的样子。”就算是传说中的催眠摄魂之类的手段,也绝对达不到那个程度。其实之前她倒是更怀疑燕王被人给掉包了,不过想想堂堂燕王重重侍卫保护之下若是能够被人掉包那也是奇闻了。方才趁着接近宫筱蝶她仔细看了一下,燕王绝对是本人,而且意识清楚。显然燕王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都是出于他本人的意志。倒是那位宫筱蝶的脸…相当高深的易容术,南宫墨自问做不出来。这天下,果然是高手如云。

“若是如此,难不成王爷真的被那个女人迷住了?”燕王妃的表情有些匪夷所思。不是她不肯面对现实,而是以她十几年来对丈夫的了解,他根本就不是一个会被女色所迷的人。无论是她这个正妃还是府中的妾室,王爷从来都没有表现出过过多的感情。他们夫妻十几年,说是男女之情不如说是相处久了积淀而来的亲情罢了。相敬如宾这个词,从来都不是给那些痴男怨女们用的。

南宫墨摇摇头道:“找时间再看吧,不管是为什么总会知道真相的。舅母也不必太将她放在心上了,这位看起来,手段未必能有多高深。”燕王妃苦笑,“她不必有什么手段,王爷生怕她被风给刮跑了。罢了,我知道该怎么做,无瑕,辛苦你了。先回去歇着吧,你一路赶回来就……”

南宫墨摇摇头表示无碍,她相信燕王妃不用她教如何处置后院的问题。之前只是被突然性格大变的燕王弄得有些失措了罢了。

清晨,翠微山下如往日一般的宁静安详。悠悠地琴声在山谷中回荡。南宫墨漫步朝着山上走去,却在一处转角处停了下来,抬头看向山坡上方凸出的一块大石上笑道:“师兄,你倒是逍遥自在。”

大石上,弦歌公子席地而坐,一方素琴横在膝上笑吟吟地看着下面小道上的人。南宫墨足下一点,飞身掠了上去,在弦歌身后翩然落下没有发出半点声响。弦歌公子撑着下巴,笑吟吟道:“我就知道,你该回来了。”

南宫墨苦笑,道:“看来师兄也知道燕王府发生的事情了?”

弦歌公子轻哼一声,“燕王迷上了一个年方十八的俏佳人,这消息整个幽州城内外还有谁不知道?”

南宫墨叹了口气,也在他不远处坐了下来,道:“师兄,这世上有什么法子会让人突然之间性情大变么?”

“有啊。”弦歌公子懒洋洋地将琴放到一边,道:“受刺激了么。”

“还有呢。”南宫墨渣渣眼睛,追问道。

弦歌公子笑眯眯道:“遇上真爱了啊。燕王殿下一世英雄,但是你也要允许他遇到真爱啊。帝辛之与妲己,周幽之与褒姒,哪个不是没遇到的时候没心没肺,遇到之后就是天崩地裂?”

“呵呵。”南宫大小姐表示无话可说。

弦歌公子才不在意小师妹的想法,懒洋洋地向后撑着地面道:“怎么?你跟着卫君陌平乱,上战场不够,还要来管燕王府的后院不成?墨儿啊,不是师兄小瞧你,之前那些事情你怎么做都无所谓。但是这事儿可不好管,不管怎么说,你一个做外甥媳妇的朝舅舅后院伸手于情于理就是不对。”

南宫墨翻了个白眼,“我不傻。”

弦歌公子点点头,道:“你是不傻,你就是被美色所迷,跟燕王也差不了太多嘛,你们就互相理解理解呗。卫君陌那家伙长得是不错,但是你师兄也不差吧?”

南宫墨伸手,威胁地望着某人。表示他要是再胡言乱语,就别怪她直接把他从这里踢下去了。

武力值不如人,弦歌公子只得耸耸肩表示玩笑到此结束。

看着南宫墨秀眉微蹙地模样,弦歌公子叹了口气,正色道:“燕王的情况我听人说起过,你若是怀疑燕王被人用手段控制了心智的话可以歇歇了。至少…以燕王如今的情况,无论是我还是师伯,都没有办法做到。”南宫墨点头,师兄和师父几乎可以说代表了当今医术和毒术的最高水平了,就算不是独一无二的也绝不会差太多。师兄说绝对做不到那十之*也就没人能做到了。

“短暂控制人的法子不是没用,但是那些人或多或少都会露出一些异常。而且不能持久,毕竟人不是什么物件,没那么好控制。”弦歌道。

南宫墨托着下巴问道:“那么…江湖上有没有什么厉害的摄魂的邪术之类的?”

弦歌公子翻了个白眼,“你话本看多了。”

南宫大小姐摸摸鼻子,她不是话本看多了,是前世接受的信息太过乱七八糟了。不过有了弦歌公子的肯定,也是一件好事。至少需要查证的范围就缩小了很多,想了想,南宫墨巴巴地望着弦歌公子道:“师兄,帮个忙呗。”

弦歌公子挑眉。

南宫墨道:“替我帮燕王诊个脉。”还是那句话,她精于外伤,别的什么的…其实挺一般的。

“你觉得他会让我诊脉?”弦歌公子挑眉,燕王是什么人,岂会让不熟悉的人近身接触?如果燕王真的有问题或者被人控制的话,就更加不会轻易让人诊脉了。南宫墨抿唇微微一笑,道:“他会生病的。”

看着自家小师妹笑吟吟的清丽容颜,弦歌公子突然觉得有点冷。遇上小师妹,燕王殿下也是挺倒霉的。这是有病要看病,没有病创造病也要看啊。在翠微山修身养性一段日子,弦歌公子也颇觉的无聊。干脆地点头道:“没问题,什么时候燕王病了,什么时候你同知本公子。免费!”

“多谢师兄。”南宫墨含笑道,燕王当然不会立刻就病了,她这么打算也只是以防万一罢了。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先要弄清楚,那个宫筱蝶到底是个什么来头。她敢拿师兄的人品担保,这个宫筱蝶若是跟宫驭宸没关系,她就当场把师兄的爱琴给吃了!

宫驭宸…你果然是无孔不入啊。

------题外话------

(づ ̄3 ̄)づ现在进入剧情模式~心情愉快哒~有人要包子包子包子么?卖包子了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