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不服憋着/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表嫂。”

燕王府王妃的院子里,孙妍儿站在门口看到漫步进来的南宫墨连忙迎了上来。她秀眉的容颜上也带着几许淡淡地忧虑和疲惫,看到南宫墨神色倒是放松了许多。南宫墨含笑点头道:“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好,有什么地方不舒服么?”

孙妍儿摇摇头,脸上的笑容有些苦涩道:“现在这府里…除了蝶园那一位,只怕谁也舒服不了。”陈氏跟婆婆关系不睦,如今燕王妃和燕王关系不好,陈氏心里怎么想的没人知道,但是却躲在自己的院子里足不出户。朱初喻被燕王打了一顿如今还卧病在床,如今能够跟在燕王妃身边帮忙的也只剩下一个孙妍儿了。但是这婆婆和公公还有公公的小妾之间的矛盾,她一个刚过门的儿媳妇能说什么?也只能跟在燕王妃身边照顾她,安慰几句罢了。

南宫墨也知道她的难处,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问道:“舅母怎么样了?”

孙妍儿低声道:“母妃早上起来头有些昏,刚刚睡下了,你有事儿么我进去禀告一声?”

南宫墨摇摇头道:“既然舅母睡下了就算了,没有什么大事。去看看善嘉郡主吧。”虽然她跟朱初喻的关系实在是不怎么样,但是人家挨了揍,她既然回来了作为表嫂肯定是要去表示一下的。南宫墨绝不承认自己觉得朱初喻被揍了想去看热闹。

孙妍儿点点头道:“也好,我陪表嫂去。”

两人出了燕王妃的院子,就直奔萧千炜的院子而去了。如今萧千炜和萧千炯都不在家,朱初喻和孙妍儿又是比邻而居,两人都从金陵来又是同时嫁进燕王府,按理说应该亲近一些。不过这两人显然也不是能处到一块儿的人。这些日子过了,依然是不温不火的。

朱初喻的人品怎么样先不说,能力在女子中却是一等一的。萧千炜这小小的院子也被她打点的井井有条。南宫墨回来两天自然也不是什么都没干,这些日子朱初喻的所作所为早就放到她的案头上了。这才短短一个多月,朱初喻就已经将自己的嫁妆全部打理妥当,并且在幽州城里置办了不少产业。如今燕王妃这三个儿媳妇,哪怕不算朱初喻比另外两个多得多的嫁妆,也是朱初喻手里最宽裕了。相比之下,陈氏和孙妍儿就要稍微差一些了。

“郡主,三少夫人,里面请。”丫头恭敬地将两人带到了朱初喻的卧房门口道。

南宫墨点点头,举步踏进了房门。朱初喻卧在床上,看到两人进来连忙挣扎着要起来。南宫墨抬手道:“郡主身上还没好,还是躺着吧。”朱初喻也不勉强,又慢慢靠了回去,笑道:“有劳表嫂和弟妹来看我。”

南宫墨看了看朱初喻的神色,倒是没什么变化,“伤得重么?”

朱初喻摇摇头道:“下面的人哪里敢真的下重手,过几天就好。表嫂,弟妹,快请坐吧。”说话间,外面的丫头已经将凳子送到了两人跟前,并送上了茶水,朱初喻笑道:“我这幅模样招待客人,实在是失礼了。”

南宫墨摇头道:“哪里,是我们打扰了。”

朱初喻也不纠结于这些寒暄,直言问道:“听说表嫂跟表哥一起去了谢将军军中,怎么回来了?”

南宫墨垂眸望着手中的茶水,淡淡道:“君陌随谢将军出征去了,我一个人留在军中也是无聊,就回来陪伴母亲了。”

朱初喻苦笑道:“真是羡慕表嫂,哪里向我们这样,手无缚鸡之力,连幽州城也轻易不得出入。”南宫墨含笑不语又说了在边关见到萧千炯和萧千炜的事情。比起朱初喻的淡定温和,孙妍儿倒是对萧千炯更多了几分关心。南宫墨打量着朱初喻,一时间也看不出来朱初喻和萧千炜的感情到底如何。

朱初喻看看南宫墨,问道:“表嫂消息灵通,不知道对这位宫侧妃怎么看?”

南宫墨挑眉,“我只见过那位侧妃一面,倒是个绝色美人儿。可惜,舅舅护得紧,连句话都没说上。郡主想必跟她接触过,可有什么看法?”朱初喻凝眉,打量着南宫墨似乎在思量她的想法,南宫墨任由她打量着,淡定自若。

朱初喻唇边掀起一抹淡淡地笑意,有些无奈地道:“我确实跟这位宫侧妃接触过几次,以我之见…这位侧妃,只怕是不太好对付。”

“嗯?”南宫墨挑眉。

朱初喻道:“倒不是说她的手段有多么高深,只是她平常极少出蝶园,有什么事情也只找父王。父王对她千依百顺,她什么都不用做,只要捏住了父王的心思她就足以立于不败之地了。”宫筱蝶从来不说任何人的坏话,也不会在府中到处跑在人前耀武扬威,甚至就连吃穿住行都是燕王送到她面前而不是她自己要这要那。燕王对她的保护也十分到位,至少蝶园绝对不是刚刚嫁入燕王府的朱初喻能够突破得了的。

南宫墨所有所思,“郡主有什么看法。”

朱初喻叹气,道:“这样人,若不是真的心机深重而且忍耐力极强的话,那边是本身能力不足有人在幕后指点了。这些日子我仔细思索了一番,我觉得,应该是后者。”燕王的嫡长子次子已经成年,三子也已经十多岁已经成婚封王。宫筱蝶哪怕心机再深厚,耐性再好想要在燕王府一直赢下去也要先生下个儿子,还要养大成人,打败燕王妃,打败世子和两个郡王她才可以算是真的赢了。以朱初喻的看法,成功的可能性并不太大。燕王妃不傻,长平公主更不会袖手旁观。还有让燕王非常重视的卫君陌和南宫墨,就这两个人就足够让宫筱蝶头痛了。

因此,宫筱蝶如今的做派,说是低调不如说是知道自己的短处所以可以避开。只要不出来,不跟人接触,紧紧抓住燕王,短时间内谁也奈何不了她。只怕,宫筱蝶也没打算真的成为燕王府的女主人。这么想,朱初喻能够认为,这个宫筱蝶的手段只怕并不如燕王妃,可惜…她开了挂。让朱初喻万分不解的是,宫筱蝶到底有什么值得燕王如此痴迷。轮容貌,美则美矣也不过如此。说才情,世间多少才貌双全的女子不是任由燕王挑选?

朱初喻望着南宫墨,轻声道:“我虽不能出门,却也知道如今外面必定是流言蜚语不断。还请表嫂…想想办法,莫让那位侧妃毁了父王的声誉啊。”

南宫墨并不着急,淡笑道:“郡主放心便是,舅舅在幽州经营二十多年,一时半刻…还毁不了。”

见她不急不躁的模样,朱初喻不由得蹙眉,“表嫂这么说是……”

南宫墨摇头道:“郡主,她是舅舅的侧妃。于情于理,咱们做晚辈的都不该去跟她计较什么。”

朱初喻皱眉不语,南宫墨起身道:“就不打扰郡主休息了,我们先回去了。”

朱初喻也不留她们,只是点点头让人送两人出去。

看着南宫墨和孙妍儿出去,朱初喻秀眉微蹙沉吟良久。不一会儿竹儿走了进来,有些不解地道:“郡主,你说这星城郡主到底是个什么心思?”

朱初喻淡淡道:“星城郡主的心思哪儿那么好猜的?”

竹儿道:“难道她就一点儿都不着急?如今卫公子不在,按说许多事情都是由她做主的吧?她这般不闻不问,若是出了什么事卫公子和长平公主也不会高兴罢?”朱初喻坐起身来,轻哼一声道:“能出什么事儿?就算燕王殿下真的迷恋宫筱蝶,卫公子依然还是燕王最看重的外甥,大长公主还是燕王唯一的亲妹妹。只要燕王还活着,燕王府无论谁上位,都一样不敢对长平公主不敬,对卫公子要小心拉拢。除非,宫筱蝶有本事挑拨燕王和卫公子彻底反目,她有那个本事么?她又有那个胆子么?”

竹儿沉思了半晌,方才点头道:“卫公子和星城郡主都是高手中的高手,手下还有一大群顶尖杀手。万一惹怒了卫公子,说不准卫公子就让人将她给杀了呢。那位宫侧妃看起来可不像是有什么本事自保的人。”

朱初喻挑眉一笑,道:“我倒是真有点好奇,这个宫筱蝶到底想要干什么。”

“她会与我们为敌么?”竹儿道。

朱初喻道:“暂时没有必要理会她,毕竟本郡主已经因为这件事被父王打伤了呢,这段日子自然是要静心修养。但是…她如果太碍事了,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竹儿眼中闪过一丝茫然,她其实也不太明白小姐到底是怎么想的。不过,小姐的想法总是对的,他们只要照着小姐的吩咐去做就是了。

出了院子,孙妍儿看看南宫墨忍不住叹了口气。南宫墨有些好笑地回头道:“叹什么气?”

孙妍儿无奈,“每次听你们说话,就觉得自己很笨。”明明她也不算很笨的人啊。

南宫墨含笑抬手捏捏她的脸蛋笑道:“你这不是笨,是心思单纯。”萧千炯也是心思单纯的人,跟孙妍儿倒是比较般配。若是换个位置,孙妍儿指婚给萧千炜,朱初喻指婚给萧千炯,只怕那才是一场灾难。

孙妍儿叹气道:“一点儿都没有感觉被安慰道,表嫂…你真的不管宫侧妃的事儿么?”

南宫墨耸耸肩道:“宫侧妃的事情哪儿是咱们主动能管的?这个时候,咱们越是主动舅舅只会越偏向她。”

“真是奇怪,父王怎么会那么喜欢宫侧妃呢?”孙妍儿皱眉,一脸的匪夷所思,“总感觉…怪怪的。”

谁说不是怪怪的?燕王那样一个雍容刚毅有王者气度的人,突然变成了一个为了美人什么都不顾的情痴,谁看了不觉得奇怪?安慰的拍拍孙妍儿的肩膀道:“不用担心,事情总是会…怎么了?”

话说到一半,南宫墨见孙妍儿神色有异不由问道。

孙妍儿看向园子的入口处,两个青年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南宫墨挑眉,孙妍儿低声道:“那两个就是宫侧妃的两个哥哥。”

南宫墨望过去,是两个二十六七岁模样的青年男子。宫筱蝶长相美貌,那两个男子长得自然也不差。只是眉宇间带着带着几分流里流气的猥琐之色,让人觉得面目可憎。孙妍儿道:“父王让他们管着外院的事务,总管的才是都被他们抢去了不少。前两天还想要插手军中的事情,被父王麾下的几位将领给挡了回去。只怕是听说表嫂你来了,才赶过来的。”

南宫墨点点头,说话间那两个男子已经走到了跟前。

“这位…就是星城郡主?”其中一个男子开口道,一边说话一边打量着南宫墨,脸上的笑容总是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

南宫墨秀眉微挑,“正是本郡主。”

另一个男子搓着手,笑道:“郡主今儿怎么有空来燕王府?”

南宫墨眯眼,淡淡道:“本郡主怎么有空,需要跟你禀告?”

男子眼神一凝,倒是没有动怒只是嬉皮笑脸地笑道:“哪里?郡主自然不需要跟咱们禀告,不过…郡主早点派人通知一声,咱们好出门迎接郡主啊。免得叫人说咱们燕王府没有规矩。”

“你跟本郡主将规矩?”南宫墨笑吟吟地道。

男子笑道:“燕王府毕竟是王府,规矩总还是要的。”

“很好。”南宫墨笑道,抬脚朝着男子的膝盖上一踢,男子只觉得膝盖上一麻,双腿顿时往地上一跪。另一个男子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也跟着跪了。

“郡主,你!”

南宫墨低头看向两人,淡淡地道:“现在明白什么是规矩了么?本郡主站着,你们就该跪着,这才是规矩。”

年长一些的男人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咬牙道:“我们是燕王殿下的……”

一根银针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的喉咙上,南宫墨含笑看着他轻声道:“你是燕王殿下的什么?说啊。”

“我……”

银针入肉的刺痛让男人的眼角不由得跳动了一下,不敢再说话了。南宫墨脸上的笑容却越发的和蔼可亲起来,微笑道:“怎么不说了?说啊,你们是燕王殿下的什么?”被人用银针顶着喉咙他哪里还敢说?只看了一眼眼前的女子的笑吟吟的眼神他心中就有一种感觉,如果自己敢说她手里的银针真的敢刺进自己的喉咙。

“看来你是不想说了?”南宫墨侧首看向另一名男子,“你呢?”

那男子脸色铁青,冷哼一声颇为硬气地道:“我不信星城郡主敢杀了我们!”

“有胆色。”南宫墨笑道,“那么你来告诉本郡主,你们是燕王的什么?”

男子眼角抽动了几下,咬牙道:“我们是…燕王府的管事。”

南宫墨这才满意地收起了银针道:“既然是管事,对本郡主无礼该当如何处置?”

“郡主,我们是燕王府的管事,只怕轮不到你来处置!”男子道。

“表嫂…。”孙妍儿有些担忧地道。前些日子朱初喻只是在父王跟前说了几句话就被打了一顿,昨儿世子也差点挨打,墨儿这样做……南宫墨摆摆手表示无妨,一边吩咐道:“去请总管过来。”

跟在孙妍儿身边的丫头看了看孙妍儿,恭声应是匆匆地走了。

地上爬不起来的两个青年男子却显然对此并不在意,反倒是露出了嘲弄地笑意。显然是不觉得总管来了敢将他们怎么样,这些日子燕王对宫筱蝶言听计从,对他们也十分的看重。总管?一个老头子算什么?

这两位却不知道,总管之所以能够成为燕王府的总管,肯定不会只是一个老头子这么简单。总管带着人匆匆赶到,只看了一眼就知道眼前发生了什么事情,冷哼一声道:“将这两个人压下去,重责五十打板!”

“你敢?!”两人又惊又怒,齐声叫道。

总管轻哼一声道:“两个小小的管事也敢对郡主不敬,吃了狗胆子了你们?给我打!”

“谁敢!”青年男子怒道:“敢动我们,侧妃和王爷不会放过你们的!”

总管不屑地嗤笑一声,道:“侧妃和王爷那里,用不着你们操心。打!”总管在王府里的威信显然并不是两个刚来没几天还是靠裙带关系爬上来的人能够比得上的,很快就有人将两人押到在地上啪啪啪的打了起来。打得两人嗷嗷大叫起来,年长一些的男子怒瞪着南宫墨,恨不得将她盯出一个窟窿来。

南宫墨上前一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挑眉道:“怎么了?不服气?”

男子不说话,只是死死地瞪着南宫墨。

南宫墨微笑道:“不服,憋着。”

“妹妹!妹妹快救命啊!”年轻一些的男子突然眼睛一亮,高声大叫起来。原来,远处一行人正浩浩荡荡地走了过来。

“继续打,快点刚好够打完。”

行刑的侍卫加快了速度啪啪啪几板子狠狠地拍下去。

“啊!妹妹,救命啊。”

“住手,这是在干什么?”燕王的声音响起。侍卫立刻停手,心中暗暗松了口气,终于打完了。这个宫侧妃是不太好得罪,但是…王妃和星城郡主更不好得罪好么?

------题外话------

么么哒~亲爱哒们昨天出门了抱歉~么么。我把请假条写在评论去了,好像大家木看见~捂脸,以后还是写在公告卷吧~(づ ̄3 ̄)づ昨天小年,小年快乐亲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