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开局/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过王爷,侧妃。”众人连忙转身见礼。

“见过父王。”孙妍儿拉了拉南宫墨,微微福身道。

南宫墨也跟着上前,笑道:“舅舅。”

燕王扫了一眼跟前,剑眉微皱道:“这是在干什么?”

旁边的总管上前一步,恭敬地禀告道:“启禀王爷,此二人对郡主和少夫人十分不敬。老奴命人稍加责罚。”那两个人怎么肯甘休,刚刚被人压在地上痛打他们才知道自己在燕王府的根基薄弱。若是真的有人想整死他们的话,只怕就算有个宠妃妹妹也是求救不及了。此时更是将总管也一起恨上了,忙不迭地叫道:“王爷,这老头信口雌黄,我们怎敢对星城郡主和三少夫人不敬。”

总管淡然道:“哦?两位可敢当着王爷的面将方才对星城郡主和三少夫人说的话再说一变?”

那青年男子刚要张嘴,就见南宫墨上前一步,垂首道:“舅舅,无瑕自知不是燕王府的人,不该随意进出燕王府,方才是我一时轻狂非要总管责打侧妃的两位兄长的。无瑕以后不敢了,以后会在府中陪着母亲安分守己,再也不到处乱走了。”

没来得及说话的男子一愣,看向南宫墨的目光一时间有些呆滞。孙妍儿倒是反应地快,立刻上前一步拉住南宫墨道:“表嫂,你别这么说。长平姑母和父王是亲兄妹,咱们自然是一家人。父王和母妃都没有说什么,哪里轮得到两个做下人的教训您?你说这话,岂不是让父王伤心么?”

听了孙妍儿的话,燕王眼神一凝,瞪向地上的两个男子的目光犹如利箭,“你们还敢教训星城郡主?当真是放肆,你们是什么东西?本王看在筱蝶的面子上宽待你们几分,还敢真把自己当成一根葱了?星城郡主要做什么是你们能管的么?”

两个青年男子顿时傻了,想想自己之前对南宫墨说的话,又似乎没有辩驳的地方。

真是…太卑鄙了!

“王爷…我们,我们……”

“闭嘴!”燕王不耐烦地道:“本王不想听你们废话,再打二十大板长长记性。以后再敢对公主和星城郡主无礼,本王剥了你们的皮!”

侍卫们心中欢呼,立刻举起棍子噼里啪啦的打了下来。看来…还是星城郡主技高一筹啊。

“王…王爷…”跟在燕王身边的宫筱蝶有些窃窃地拉了拉燕王的衣袖。燕王低头,望向她的眼神十分的温和,轻声道:“筱蝶,你不必管他们。若不给他们一个教训,以后他们还会给你惹麻烦。何况,你是本王的侧妃,是主子。不要将太多的心思放在不相干的人身上。”

宫筱蝶有些迟疑,“可是,这……”

“放心,死不了。”燕王道,“这次挨了打,下次就能记住了。好了,你身体不好,本王陪你回去吧。”

看着燕王脸上毫不掩饰的关心和温和,宫筱蝶只得无奈地点了点头道:“我知道王爷是为我好,兄长不懂事冒犯了郡主,还望郡主海涵。”

南宫墨笑眯眯道:“侧妃言重了,舅舅说的没错,侧妃身份尊贵,就不要为了两个管事操心了。好好养身体才是要紧的。”

燕王看向南宫墨的眼神也很是温和,点头赞道:“还是无瑕懂事,昨儿本王心情不好,你母亲没有生本王的气吧?”南宫墨笑道:“母亲和舅舅是亲兄妹骨肉,哪里能真的生气。”

“那就好……”燕王还想说什么,却见宫筱蝶身子晃了晃脸色有些发白,“王爷,我…我身体有些不适。”

燕王也不生气,对南宫墨点点头道:“你自己玩儿吧,本王先走了。”

“舅舅慢走。”

“父王慢走。”

看着燕王带着宫筱蝶渐行渐远,南宫墨回头笑容可掬地望着地上快要奄奄一息地两个青年男子。一口气挨了七十棍,虽然都留了些力气毕竟王爷说不能打死了,但是身上的肉肯定是打烂了不少,不躺个十天半个月的,别想起身。

“多谢郡主。”总管对着南宫墨拱手谢道。方才星城郡主先一步开口将责任都揽到了自己身上,燕王这才没有追究侧妃也无话可说。否则,以王爷对侧妃的宠爱,说不定会迁怒于他们呢。南宫墨摆摆手笑道:“总管客气了,本就是我的事儿么。”

低头看看地上的两人,笑道:“怎么样?两位,还玩儿么?”

“卑鄙!”

南宫墨不由嗤笑出声,“好像你们多高尚似得,成王败寇,死在本郡主手里的人,你们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你…你想干什么?”

南宫墨微笑道:“现在,我什么都不想干,但是以后就说不定了。所以,两位最好…听话一点儿。不然,你可以去试试看让令妹在舅舅面前告我黑状看看。话说回来,令妹的角色设定实在是不怎么样啊。身为一朵白莲花,怎么可以告人黑状呢是不是?若是本郡主选,绝对不演什么白莲花,要演就演倾国妖精啊,多爽快。”

两人脸色微变,僵硬着一张脸没有说话。

“……”众侍卫和总管。

我们好像知道了什么,但是我们不能说。

除了燕王府大门,南宫墨带着柳寒和星危慢悠悠地在幽州城里闲晃。幽州城看似和往常并没有什么区别,但是仔细看的话还是略有些变化的。进了一座茶楼,上了二楼临窗的位置坐下,就听见有人在讨论燕王府那位新侧妃的事情。显然作为一个镇守幽州二十多年的亲王,燕王殿下的桃色新闻实在是少得可怜。因此突然传出来一个将燕王迷得神魂颠倒的女人,众人自然是好奇不已。甚至有不少人猜测,这位宫侧妃是不是个天下无双的绝世仙姝。至于什么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倾国倾城各种溢美之词不要钱一样的往外吐,仿佛真的亲眼见过这位绝世美人一般。

另外也要有人关注起燕王妃的处境了。

“燕王殿下看起来还年轻的很。你们说若是这宫侧妃再生下小公子,王妃和世子还有两位公子的地位可就……”

“不至于吧?王妃膝下三子,大公子已经封了世子,两位小公子也已经是郡王了。就算真有了小公子,要长大成人也还要十好几年呢。”有人不信道。

“所以才说,燕王殿下还年轻啊。”开头的那人道,“再过十来年燕王殿下也才五十多岁,也不算什么吧?要知道,先皇可活了七十多岁啊。”

“……”你怎么不说,太子殿下还不到五十就没了啊。

“呵呵,燕王府怎么样哪里是咱们这些小民百姓你能随意猜测的,喝茶喝茶。”有人笑道。众人纷纷附和,仿佛忘了刚刚的话题,开始讨论起边关的战事来了。

等到那桌人离开,南宫墨朝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星危使了个眼色,星危微微点头起身下楼去了。

柳寒看看南宫墨,低声道:“郡主是怀疑这些人……”南宫墨喝着茶,淡然道:“知道不该说,还说的那么大声,显然是说给别人听的。让人查查看,这是哪里人。”

柳寒笑道:“郡主心里有数了?”南宫墨微微点头,淡笑不语。

“郡主。”曲怜星走上楼来,就看到南宫墨和柳寒坐在窗口喝茶。美颜的容颜上露出一丝淡淡地笑意,嗔笑道:“我一大早就忙里忙外,郡主却跟着柳寒在这里喝茶。”

南宫墨笑道:“能者多劳。怎么样?”

曲怜星取出一张纸笺送到南宫墨面前,道:“果然不出郡主所料。这些日子,有不少外来者在幽州城里活动呢。已经让人查出来一些,剩下的还在查。我让人暗中主意着这些人了,不过…咱们人手只怕不够。”南宫墨道:“人不够就去燕王府调,直接跟总管说就是了。”

“这…”曲怜星犹豫道:“郡主不是说那个宫筱蝶有些问题么?如今燕王对宫侧妃宠爱有加,连王妃都被打了脸。咱们在燕王府调人,岂不是……”

南宫墨笑道:“不用担心,你只要跟总管说一声就行了。他会安排妥当的。若是果真出了问题…咱们也好应变。”

明明是可以避免的问题,哪里需要应变了?

南宫墨无奈,“傻姑娘,这里是幽州。没有燕王府的帮忙,咱们做不成什么事。若真是连燕王府的亲卫都不行了,咱们还不如早点卷行礼走人。”

曲怜星恍然大雾,连忙点头道:“我明白郡主的意思了。回头我就去办。”

南宫墨仔细的将手中的纸笺看了一遍,微微叹息道:“看来,金陵那边已经安定下来了。”

“可不是么。”曲怜星道:“若不是金陵那边腾出手来了,皇城里那位怎么有空来折腾幽州。”

南宫墨把玩着手中的茶杯,“那可真是…巧了。”萧千夜刚要对幽州伸手,燕王殿下就遇到了一见钟情的红颜祸水。这到底是萧千夜设得套还是别人的套呢?

“郡主,咱们现在怎么办?要不要给公子送个信?”曲怜星神色有些凝重的问道。她也感觉到如今的形势不太一般。燕王就像是整个幽州的定海针,只要他在所有人都觉得安稳。但是如今燕王如此时常,也难怪外面人心惶惶了。

南宫墨摇摇头道:“还不到那个地步。回头请母亲去跟舅母说说,让千炽稳住了。既然舅舅那里出了问题,他身为世子就要挑起自己应负的担子。他不乱,下面的人就不会乱。宫家那两兄弟,最近没空出来折腾了。”

“是,郡主。”说起宫家那两兄弟,曲怜星也忍不住掩唇笑道:“听说郡主刚刚将那两个人打了一顿,燕王府不少人都觉得大快人心呢。”

南宫墨挑眉,“消息倒是传得快。那两个人看起来没什么能耐,我不管他们是真的平庸还是装的平庸,这两个月我不想看到他们在病床以外的地方走动。跟他们接触的人也好好盯着。”

曲怜星点头,“明白了。”等到他们伤好了就再让人揍一顿,养好了之后再揍一顿……“宫侧妃那里呢?”

“既然她喜欢当白莲花,就好好的当她的白莲花吧。就当舅舅养了一只娇贵的小猫儿吧。”

“……”燕王殿下抱着一只小白猫…这画面能看么?特别是,这只小白猫头顶上还盯着一朵白莲花?曲怜星觉得自己快要被自己的想象力打败了,绝艳的俏脸也跟着扭曲狰狞起来。

星危回来的很快,一走进就南宫墨就问道一股淡淡地血腥味。柳寒也跟着抬头看向他,南宫墨蹙眉道:“死了?”

星危摇头。

那就是半死不活了,只闻这血腥味儿就知道场面有多血腥了。

“哪里人马?”南宫墨问道,星危淡淡道:“幽州布政使。”

南宫墨并不惊讶,也没有怎么动怒。只是轻声叹息,“幽州布政使…大家都不容易啊。”在别人的地盘做官还要偷偷摸摸的说主人的坏话,幽州布政使也是蛮拼的。

南宫墨站起身来,朝三人招招手道:“今天没什么事儿了。回吧。”

幽州布政使府

书房里,幽州布政使挥挥手让跟前的男子退下,脸色难看地抬头看向阴影处的男子。只听那人懒洋洋地道:“怎么?人死了?”

“没死!”幽州布政使咬牙切齿地道。

男子了然地点头道:“明白,废了。运气不好也是命中注定的,遇上星城郡主只能算他们倒霉。”幽州布政使咬牙道:“星城郡主也不能随便派人打死打伤寻常百姓吧?”说着就要起身,男子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寻常百姓?你若是想去找星城郡主的麻烦,我劝你最好还是算了。你真的以为她只是听到那几个人议论,一时冲动就找人去把人给打得半死不活?”

幽州布政使沉默不语。男子摇摇头叹息道:“那是蠢材,不是星城郡主。她若是没有七分的把握,岂会让人在幽州城里动手?你那几个人当真干净么?别到时找麻烦不成反倒是惹火烧身。谢笠军中那位陈…陈将军是吧,消息传过来你看了?”

幽州布政使轻哼一声,有些烦躁地道:“我能怎么办?君命难为,做臣子的难道还能违抗圣命?”在幽州城里跟燕王玩心眼,分明是在玩自己的脑袋好么?

男子笑道:“你怕什么,现在该急的是燕王殿下,不是咱们。就算燕王殿下不急,也该皇帝陛下着急才是。”

你是说我皇帝不急太监急么?

幽州布政使话锋一转,问道:“燕王府那位新侧妃,先生怎么看?”

男子不屑地嗤笑,“你真的相信燕王会为了一个女人痴迷不已,什么都不顾了?”

“这……”以他对燕王的了解,确实是不会。但是古往今来也不缺英明神武的一代豪杰为了一个女子倾国倾城倾天下的。

男子淡淡道:“好吧,就算燕王真的如此,你觉得金陵那位相信么?”

幽州布政使摇摇头,叹气道:“说实话,我倒是有些希望这件事是真的。在燕王眼皮子底下动手脚,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先生你说,陛下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男子轻哼一声道:“想要干什么?你会猜不出来么?”

布政使眼皮子一跳,道:“削藩?”

男子嗤笑道:“可不是削藩么?”哪个皇帝喜欢养着养着一大群手握兵权听调不听宣的皇叔?只不过,萧千夜的性子未免太急了些。

幽州布政使嘶地一声,扯到了下巴上的胡须痛的龇牙咧嘴,也顾不得许多急声道,“陛下想要拿燕王开刀?”他特么的以为陛下只是想要趁机破坏点燕王的声誉啊什么的啊。

男子耸耸肩,淡笑不语。

幽州布政使险些从椅子上跳起来,“开什么玩笑?燕王在藩王中兵力最强,距离金陵又路途遥远,在幽州皇帝的影响力还真不如燕王大。若是一时半刻摆不平燕王,以后哪个藩王会听陛下的?”跟北元人联手对付燕王?那更不可能了,一旦传了出去,皇帝陛下可以直接退位了。

“这到底是谁出的主意?”

男子懒懒道:“还能是谁?燕王府不久前刚刚得罪了谁?”

“周襄?”幽州布政使脸色难看,“这些老头子,狗屁不通瞎出什么主意?”

男子笑道:“也不算狗屁不通吧?至少拍萧千夜马屁拍的不错。你以为这只是周襄那群老头子的主意?金陵那位只怕也恨不得立刻灭了幽州呢。”

幽州布政使觉得自己分外的苦逼,“罢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先生觉得,咱们往后该怎么办?”

男子道:“既然已经做了,就没有收手的到底,否则只会两面不讨好。放心,短时间内,燕王殿下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大人好好想想,在下先行告辞了。”说着,男子起身往外走去,正低头沉思的布政使也没有理会他。这人来历莫测,只是身上带着陛下的信物让他不得不以礼相待罢了。许多事情,还是要靠他自己把握。

男子走出书房大门,抬头望了一眼院外的天空,面具下的薄唇勾起一丝极淡的笑意。

郡主,游戏这才真正开始,你准备好了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