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妖花红昙/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一早,刚刚起身陪长平公主用早膳。燕王府里就传来了燕王突然病重了的消息。听到这个消息,长平公主哪里还能够坐得住,连早膳也不用了急匆匆地带着南宫墨赶去燕王府。

燕王是在蝶园病的,病得重了自然也不方便移动,于是两人也只能去蝶园里面探病。上一次只是在花园入口的地方看了几眼,真的进去了才知道,这园子确实是布置的十分用心,只怕燕王自己住的地方也还没有那么多价值连城的珍玩。

燕王府的姬妾们也顾不得许多,都守在门口等着消息。不管得不得宠,燕王都是她们这些人的依靠,若是燕王真的出了什么事,她们的日子只会比现在更难过。想到此处,众妃妾不由得怨恨起宫筱蝶来了,燕王殿下素来身体康健,怎么这个女人来了没多久就病倒了,肯定是这个女人不祥才带累了王爷!

见到长平公主和南宫墨过来,众人连忙上前行礼,“见过公主,见过郡主。”

“三哥怎么样了?”长平公主担忧地问道。

永成郡主在一边轻声道:“姑母,父王还没行呢。母妃和大哥在里面。”

长平公主点点头,道:“我进去瞧瞧,好孩子,你别急,好好照顾妹妹。”永成郡主红着眼睛点点头,父王突然昏迷不醒,她心里也很是担忧。

房间里,燕王躺在床上人事不省,宫筱蝶站在床边捏着帕子默默垂泪。燕王妃坐在床边听着大夫的话,脸色也越加阴沉了起来。几个幽州城里出了名的大夫来把脉,却都弹不出来燕王到底是得了什么病。只是含糊其辞的说燕王身体有些虚弱,许是劳累过度。燕王妃哪里会看不出来他们不确定的犹疑模样。

看到走进来的两人,燕王妃连忙起身道:“无瑕,你快来瞧瞧王爷,到底是怎么了?”

南宫墨任由燕王妃将自己拉倒床边,低头看了一眼床上的人,蹙眉道:“舅母,这是怎么回事?昨儿看到舅舅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么?”燕王妃狠狠地瞪了宫筱蝶一眼,沉声道:“侧妃,你说,王爷到底是怎么回事?”

宫筱蝶脸色微白,低声道:“我不知道…今早一早起来,王爷就……”

燕王妃气得脸色铁青,“真是废物!连王爷的身体都照顾不好,还要你干什么?滚出去!”

“王妃…”宫筱蝶看看床上的人,却是难得的坚定,轻咬着唇角道:“我要照顾王爷。”

见燕王妃动怒,南宫墨拉住她轻声道:“舅母,算了吧。舅舅醒来不好交代。”

王妃这才轻哼一声,略过了宫筱蝶不再说话。南宫墨上前仔细的把脉,宫筱蝶忍不住问道:“星城郡主,王爷到底怎么样了?”

良久,南宫墨方才摇了摇头,道:“舅舅的脉象看上去并没有什么问题,只是昏睡不醒…这,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王妃脸色也有些发白,“难道,王爷真的是得了什么怪病?怎么会这样?”若是说中毒了还是怎么样了总算是有个说法,但是现在这样算怎么回事?

“这…这可如何是好?难道要去金陵请御医?”燕王妃摇了摇头道:“不行!”

蓦地想起南宫墨的身份,燕王妃有些姬妾地拉住南宫墨的手道:“墨儿,听说你师父和师兄都是有名的神医,能不能…能不能请他们来瞧瞧?”燕王妃是知道弦歌三人就在幽州的,只是这些日子对方也没有跟他们燕王府打过交道,显然是不打算跟燕王府扯上太多的关系。只是现在却顾不得这么多了。

宫筱蝶皱眉道:“王妃…这只怕是不妥吧?王爷身份贵重,怎么能……”

站在旁边的萧千炽皱眉道:“侧妃,表嫂的师兄在江湖中素有医仙之称,能请他来给父王看病是天大的好事,难道你还怕有人害了父王不成?”燕王妃也淡然道:“炽儿说的不错,无瑕的师兄怎么会害王爷。”燕王妃的意思很明白,若说是外人的话,来历不明,才进府不到一个月的宫筱蝶才是外人。

宫筱蝶轻咬着嘴唇面带委屈,只是,此时却没有人有功夫理会她这份委屈了。

对上众人殷切的眼神,南宫墨有点淡淡地心虚。这回还真是她害了燕王,没办法,谁叫她才疏学浅,只是普通的查看根本不敢确定燕王到底有没有问题呢?就当是…请师兄给燕王做身体检查好了。有病治病,没病防身么。

点点头,南宫墨道:“既然如此,我让星危去请师兄进城来一趟就是了。”

燕王妃感激的连连点头。

星危很快就领命出城去了,南宫墨扶着长平公主道:“母亲,舅母,咱们到外面坐坐吧。不用一个时辰师兄就能赶过来,不用担心。”

一道早就出了这样的事情,众人连早膳都没来得及用。燕王妃也有些疲惫的点了点头道:“听无瑕的。”

南宫墨坐在长平公主身边,漫不经心地打量着坐在下手显得有些神思不属的宫筱蝶。淡淡微笑道:“宫侧妃是在为舅舅担心么?”宫筱蝶抿唇,轻声道:“王爷待我情深意重,我…自然是为王爷担心的。”

南宫墨抽了抽嘴角,没去看燕王妃的脸色。这个宫筱蝶,也不知道是真的没眼色还是故意的。

“侧妃不用担心,这世上我师兄治不了的病还不多见。何况,就算我师兄治不了,还有我师父和师叔呢。舅舅定然不会有事的。只是,好好地,舅舅怎么就突然昏睡不醒了?这些日子,侧妃随侍在舅舅身边,可有发现他身体有不舒服的地方?”南宫墨悠悠问道。宫筱蝶摇了摇头,道:“没…没有,王爷身体素来康健。”

南宫墨挑眉,“但是,我看舅舅的脉象,那几位大夫说的也不算有错。舅舅确实有些疲劳虚弱之象啊。”只是,还远远不足以影响身体到如此地步罢了。燕王早年受过重伤,虽然南宫墨给了药方调理的差不多了,但是也绝对不至于完全康复犹如这个年纪的英武男子一般。

“这……”宫筱蝶垂眸道:“或许是王爷为了政事操劳,没休息好吧。”

南宫墨淡然道:“原来如此,舅舅年轻时受过重伤,身体还是要小心保养才是。”

“多谢郡主提醒。”宫筱蝶连忙道。

弦歌公子来的果然很快,在座的人都是第一次见到见到弦歌公子,倒是为这飘然出尘宛若世外仙人的俊逸男子愣了一下。弦歌公子白衣翩然,轩眉微挑,“墨儿?星危说你有急事?”

师兄妹俩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南宫墨起身道:“师兄,是舅舅突然病了,请你来给他瞧瞧。”

弦歌公子不以为然,“病了,你自己看看不就完了?”

南宫墨无奈,“就是因为我看不了,才让人去请师兄的啊。”

萧千炽也跟着起身拱手道:“还请公子救一救我父王。”说着就要往下一揖,弦歌公子随手扣住他的手肘,他这一揖就弯不下去了。只听弦歌公子懒懒道:“既然墨儿都叫我来了,看一看也没什么。”

萧千炽大喜,“多谢公子。”

弦歌公子看病素来不喜人围观,因此只能由南宫墨和萧千炽陪着他进去。燕王妃等人再怎么心焦也只能在外面等着。由过了大约一刻钟功夫,才看到三人从里间走了出来。燕王妃连忙起身道:“弦歌公子,王爷怎么样了?”

弦歌淡淡道:“没什么,只是最近有些劳累,早年得奖旧伤突然发作了罢了。”

“这…。”燕王妃有些迟疑,“旧伤不是已经好了么?而且,王爷从未昏迷不醒过啊。”

弦歌公子轻哼一声道:“二十多年的旧伤,就算是灵丹妙药也需要个时间。何况,燕王殿下可不算是个听话的病人。只怕是伤处没有复发之后就不怎么用药了吧?”

“这…。”燕王妃凝眉,王爷在府中的时候她自然是时常督促他用药的,但是王爷去军中的时候,只怕也没有人敢勉强他喝药。所以,这药到底喝没喝,她确实是不知道。

弦歌公子道:“王妃不用担心,我已经施过针了,最晚今天晚上,王爷就会醒来。以后,还请王爷好好保重身体才是。”

“是,是。”燕王妃大喜,连忙点头道:“多谢公子指点,我们记住了。”

弦歌公子也不不再说什么,拱拱手告辞了。南宫墨连忙道:“我送师兄出去。”

萧千炽也道:“我也送弦歌公子。”

弦歌摆摆手道:“免了,世子只怕也不得闲,让墨儿送我出去就是了。”

见他如此,萧千炽只得作罢。两人除了燕王府,南宫墨方才问道:“怎么样师兄,燕王没事吧。”

弦歌公子挑眉,“没事?呵呵…燕王有大事了。”

“怎么说?”南宫墨皱眉道,她诊脉的时候是真的没有探出燕王的身体有什么问题。弦歌公子瞥了她一眼,慢悠悠的往城外走去。南宫墨无奈,只得追上去,“师兄…师兄,燕王到底怎么了嘛。”

弦歌公子转身看着她,道:“燕王中毒了。”

“不可能!”南宫墨断然道。如果燕王中毒了,她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弦歌公子翻了个白眼,“不可能你还问我干什么?”南宫墨这才回过神来,连忙道歉,“师兄,我错了。我错了…我不是太震惊了么?”怀疑什么都可以,绝对不能怀疑师兄的医术啊。

看着她眼巴巴地望着自己的模样,弦歌公子轻哼一声,这才道:“你不知道也不奇怪,若不是你给他下了黄粱一梦,我说不定也看不出来。”

“怎么说?”南宫墨皱眉。

弦歌公子道:“我曾经在苦寒之地见过一种外形酷似昙花,但是颜色却是血红色的花草。当地人称之为妖花。因为,花开时节这种花会腾起一种淡红色的雾气,只要不小心吸入了这种烟雾的人就再也不会活着回去了。”

“这种花有剧毒?但是燕王现在的情况……”跟师兄说的一点儿也不符合啊。

弦歌公子鄙视地瞥了师妹一眼,“我曾经救过一个吸入了这种毒烟的人,他醒来之后告诉我他做了个梦。梦见了一个神仙一样的地方,他变成了那里的王。所有人都听他的,那里有用不完的金银珠宝,吃不完的山珍海味,数不清的绝色美女。原本我以为没事了,但是过了一段时间我回来的时候经过那里,别人告诉我他已经死了。因为他在我离开的第三天,又自己跑回了那个地方,最后饿死在了那珠妖花的旁边。”

我去…这样也行啊。

南宫墨眨眨眼睛,真诚地望着自家师兄,“师兄,我笨。你直接告诉我燕王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弦歌忍不住伸手在脑门上拍了一掌,没好气地道:“原本我也没想到这个,毕竟那是极北苦寒之地才有的东西,中原绝对没有也生长不了。不过,我方才替燕王解你下的黄粱一梦的时候闻到一股若隐若现的香气,我没记错的话,那就是妖花的味道。我配置的黄粱一梦跟妖花有一定程度的相似作用,不过其中安眠的成分更大一些罢了。时间过了人自然就醒了,对人本身并不会造成什么影响。估计是两种药性相冲,所以才让妖花的香味出现了。否则,那房间里还燃着香料,就算是你我也未必能够闻到那个味道。”

南宫墨有些头痛的抚额,“就算我闻到了也没用啊,我大概只会以为是宫筱蝶用的特殊香料。燕王的脉搏并无异样。”

弦歌公子道:“谁说没有异样?虚弱疲惫难道不算异样?你真的以为燕王的旧伤还美好?本公子亲自开得药方能那么不济么?”

南宫墨顿时有些蔫了,弦歌公子傲然道:“回去好好学学,医术这种东西也是不进则退的。”

南宫墨翻了个白眼,本姑娘专攻外伤…好吧,这回居然没发现燕王中毒了,是她输了。

说话间,两人已经除了幽州城门了。南宫墨凝眉道:“既然师兄说燕王中了妖花的毒,为什么他没有整日沉迷梦中,反倒是与平常无异呢?”

弦歌公子摇头,“这个东西我当年也研究过一些日子,不过除了拿来害人实在是没用什么用处。而且我赶着回中原,那东西又无法在中原栽培,我就扔在一边了。不过,如果将之采下后晒干提炼,香味并不会对人造成伤害。很可能有人拿它来研制出了什么药物。这种妖花的味道很特别,我不会记错的。”

“现在怎么办?”南宫墨叹气。

弦歌公子道,“你去问问,燕王有什么症状。目前来看,除了让他脉象有些虚弱以外,确实是没有任何问题。若是按照这个速度,想要弄死燕王至少也需要七八年时间。谁那么闲啊,本公子手里能快速见效的药多了去了。”

南宫墨耸耸肩,道:“好吧,我会再去见一见舅舅。师兄,那个妖花…。”

弦歌公子挥挥手道:“我再想想看。”想了想,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瓷瓶扔过去,道:“拿去给燕王。”

“这是什么?”南宫墨不解,瓶身上也没有写名字。

弦歌公子道:“这不是药,放在随身的荷包或者袖袋里,只要他还会继续用妖花,花香味就会变得浓郁。到时候你就可以看看了。”

“好,多谢师兄。”南宫墨收了起来。

弦歌公子注视着眼前的师妹,轻叹了口气道:“我总觉得…燕王府有大麻烦了。墨儿,你真的还要掺和这些事情?”妖花远在极北苦寒之地,而且生长的极少。能有人不远万里的弄来给燕王下毒,显然不是为了立刻毒死燕王。燕王身份贵重,这其中还不知道牵扯到多少的阴谋诡计勾心斗角。同样的,也表明了,幕后黑手的身份势力只怕也不同凡响。

南宫墨笑道:“师兄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何况,若真是又是我不会跟师兄客气哒。”

“滚!”弦歌公子没好气地道。

南宫墨笑容可掬地握着手中的药瓶挥了挥手道:“那我就不送师兄了,师兄慢走。”

弦歌公子剑眉微扬,还没来得及说话南宫墨已经飞身朝城里的方向掠去,远远地传来淡淡地笑声,“师兄,你最近总是在生气。小心气老了吓到你那些红粉知己。”

看着某人的身影消失在远处,弦歌公子暗暗磨牙:我总是生气是因为谁?!真是没良心的死丫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