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娶妻娶贤,纳妾纳色/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燕王府,还没进蝶园大厅的们就听到里面传来了王妃怒斥的声音以及嘤嘤的哭泣声。南宫墨挑了挑秀眉,走了进去。燕王妃坐在主位上,面色冰冷地看着跪在跟前的宫筱蝶,显然是怒气未歇。见南宫墨进来,神色这才缓和了一些道:“无瑕,弦歌公子出城了?”

南宫墨点头道:“师兄不喜热闹,在城里住不惯。”不是师兄不喜热闹,而是现在有师叔盯着不敢喜欢热闹。可怜自从师叔回来了,弦歌公子连青楼都不敢去逛了。

“师兄说舅舅没事,很快就会醒来的。舅母不用担心。”南宫墨含笑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宫筱蝶,对燕王妃道。不管是宫筱蝶惹怒了燕王妃还是燕王妃借故发作宫筱蝶,这都不是她该管的事情。别说宫筱蝶的身份可疑,哪怕她真的只是一个被燕王带回来的普通民女,能跟着燕王回来做侧妃想必就该做好了面对正妻的准备。

宫筱蝶有些幽怨地望着南宫墨,南宫墨却淡定地低头喝了一口茶水。送师兄出城走了一个来回,还真是有点累了。

燕王妃欢喜地点头道:“那就好,王爷没事就好。”

长平公主也含笑道:“既然三哥没事,咱们就不打扰三嫂了。墨儿,咱们先回去吧。”

燕王妃连忙拉着长平公主道:“你急什么?无瑕才刚刚回来好歹也休息一会儿。何况,这些日子府里乱得很,你留下陪陪我还不成么?也让无瑕指点指点妍儿。”如今陈氏帮不上忙,朱初喻卧病在床,反倒是最不起眼的三儿媳妇贴心一些。虽然大事做不了主,但是燕王妃吩咐的事情却都能处理的妥妥帖帖。燕王妃也对这个小儿媳妇高看了几眼,萧千炯不是世子,孙妍儿也不是世子妃,只要安安分分就是好事。

长平公主无奈,只得点了点头没有坚持要走。

“王妃……”被撇在一边无人理会的宫筱蝶忍不住开口道。

燕王妃淡淡的扫了她一眼道:“王爷身体不适也不宜移动,你先搬到旁边的院子里暂住两天,好让王爷安心养病。这也不成了?”

宫筱蝶道:“妾身可以照顾王爷。”

燕王妃冷笑一声道:“照顾?王爷就是被你照顾成现在这个样子?”

宫筱蝶垂眸,低声道:“王爷病了,妾身也很担心。但是…这又不是妾身的错,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砰地一声响,燕王妃一掌拍在桌上将宫筱蝶吓了一跳,只听燕王妃冷声道:“不是你的错?这些日子王爷一直住在蝶园,你不知道劝王爷好好歇歇,保重身体,身为妾室就是大错!”

看着宫筱蝶面带不甘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南宫墨突然勾了一下唇角笑道:“舅母,这话你确实是冤枉宫侧妃了。”

燕王妃对南宫墨很是看重,见她反驳自己的话倒是也不动怒。宫筱蝶听到她为自己说话也不由得愣了愣,面带期盼地看向她。南宫墨悠悠道:“都说,娶妻娶贤,纳妾纳色。王妃要求宫侧妃贤惠淑德,确实是有些强人所难。”

宫筱蝶脸上的欣喜还来不及展现就僵住了,燕王妃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叹了口气道:“罢了,是本妃想太多了。”

宫筱蝶哪里受过这样的羞辱,眼泪立时在眼眶里打转。看向南宫墨的目光仿佛她对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地坏事一般。

长平公主忍不住掩唇笑了笑,道:“行了,这些有什么好说的。宫侧妃,你先下去吧。有什么事等三哥醒了再说。”要装可怜,也要有那个肯可怜你的人才行。在她们这些人面前装模作样,等于是抛媚眼给瞎子看。而且,一看到宫筱蝶用这样一张脸做出这种可怜楚楚的表情,长平公主就忍不住想要抽她。

听了长平公主的话,宫筱蝶却记起了燕王对自己的宠爱。现在让她们得意没关系,等王爷醒了……想到此处,宫筱蝶默默的起身连礼都没有行便转身离去了。

看着宫筱蝶离开,燕王妃才轻抚着额头摆摆手道:“炽儿,妍儿,你们去吧。我跟你们姑母说说话就是了。”

萧千炽和孙妍儿立刻起身应是,如今府中事情多他们也确实是很忙。南宫墨也跟着起身,笑道:“我跟妍儿出去走走。”

出了门,门外一群人立刻涌了上来。

“表嫂,父王怎么样了?”

“世子,郡主,王爷……”

萧千炽微微皱眉道:“不是说了父王没事了么?你们怎么还在这里?”明玉郡主拉拉萧千炽的衣袖道:“大哥,父王真的没事么?明玉能不能进去看看父王?”萧千炽伸手摸摸妹妹的小脑袋,摇头道:“父王还没醒来,你放心,等父王醒来了一定让你去看。”

明月眨了眨眼睛,迟疑地点了点头。

永成郡主道:“那我和明玉先回去了。大哥,三嫂,表嫂,永成告退。”

燕王的妾室们见两位郡主都走了,也知道现在不是献殷勤的时候,也只得纷纷告退了。

“星城郡主。”宫筱蝶扶着丫头的手,摇摇摆摆地走到南宫墨跟前,望着南宫墨也不说话。南宫墨扬眉,孙妍儿不悦,“侧妃,有什么就说,你挡着我们的路了。”宫筱蝶道:“我与郡主并无旧怨,郡主为何要如此羞辱与我?”

南宫墨不解,“我什么时候羞辱过侧妃了?”

宫筱蝶咬了咬唇角,若不是有丫头扶着,只怕已经摇摇欲坠了,“刚刚郡主在王妃跟前……”

南宫墨诧异地道:“宫侧妃是说,娶妻娶贤,纳妾纳色的话?那又不是我说的,那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老话啊。既然是老祖宗传下来的,总是有几分道理的。何况,我也算是为侧妃开拓了吧?不然王妃追究下来…侧妃为何还恩将仇报冤枉与我?”你委屈,我比你更委屈。

“……”萧千炽和孙妍儿看天看地看空气,嗯,今天天气好晴朗。

宫筱蝶脸色发白,显然没想到南宫墨脸皮竟然如此厚。咬牙道:“在郡主眼中,我便是以色侍人的卑贱女子么?”

南宫墨更加惊讶,“难道你不是么?难不成宫侧妃觉得你是舅舅明媒正娶迎娶回来的?还要我和燕王府众人大礼参拜你不成?侧妃是没将舅母看在眼里,还是不记得你封号里还有一个侧字?”

萧千炽抽了抽嘴角,道:“表嫂,侧妃自觉受宠,自然不将母妃看在眼里了。”萧千炽素来性格温和,从不恶语对人,但是对于宫筱蝶这个弄得燕王府鸡飞狗跳还一脸无辜的女子却十分的反感,自然也不会客气。

南宫墨叹气,“侧妃,凡事想太多了不好。”

孙妍儿看着宫筱蝶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跟着捂嘴笑道:“表嫂,还是别说了。万一父王醒来侧妃说咱们欺负她,大家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怎么会?”南宫墨道:“宫侧妃这么美丽善良,温柔纯洁的美人怎么会做狐媚惑主的这样没品的事情?怎么会在背后说人坏话吹枕头风?侧妃,你说是不是?我刚刚还帮了你呢,你要记得跟舅舅说啊。说不定舅舅一高兴会奖励我呢。”

“你…你……”宫筱蝶气得浑身发抖,咬牙切齿地道:“这、是、自、然!”难道她还能说她要到燕王跟前告状不成?

“这就对了。”南宫墨笑眯眯地道:“以色侍人虽然确实是不怎么好听,但是做一个坚持内心善良的妾总还是好的。”

“……”宫筱蝶眼睛一翻,终于混过去了。

扶着宫筱蝶的丫头也忍不住嘴角抽搐。郡主,就算宫侧妃真是个心地善良的妾,被你这么气过了也要黑化了啊。

南宫墨低头看了看地上的宫筱蝶,“宫侧妃身体太差了,真是红颜薄命啊。快扶她下去休息吧。”

“表嫂。”萧千炽忍不住抚额,“红颜薄命好像不是这么用的啊。”宫筱蝶看起来不像是要死了的样子。

“不要太在意细节。”南宫墨道。

“是,谨遵表嫂教诲。”表嫂果然彪悍,这次回来几天,父王带回来的那兄妹三个就全倒了,要是能永远都爬不起来了就好了。

傍晚,燕王果然醒来了。房间里,看到燕王慢慢睁开眼睛王妃也忍不住欣喜的抹眼泪。燕王脸上露出一丝极淡的笑意道:“哭什么?本王怎么了?”燕王妃含泪道:“王爷都睡了看一点了。这满王府的人都吓坏了。”

燕王坐起身来,感受了一下觉得身体并无大碍,才伸手拍了拍王妃的手背道:“本王没事,不用担心。”

王妃点点头道:“王爷昏睡不醒,众位大夫都素手无策,幸好无瑕请了她师兄过来,才让咱们安心了。”

“弦歌公子?”燕王挑眉,看向站在长平公主身边的南宫墨。南宫墨取出药瓶递过去道:“这是师兄给舅舅的药,清心安神的。只要随身放在香囊或者袖袋里就可以了。”想了想,南宫墨补了一句,“没有味道,舅舅可以放心用。”

燕王伸手接过,“替本王谢过弦歌公子。”

南宫墨上前道:“我再替舅舅把把脉。”

燕王点头,伸出手任由南宫墨把脉。有了弦歌公子的提醒,南宫墨把脉的时候就更加仔细了。果然发现燕王的脉象虚弱并不似旧伤引起的,反倒像是最近才有的。不过并不严重,如果好好调养的话基本上对身体没有什么影响。

还有师兄所说的那股香味,有了师兄给的药,香味果然更浓郁了一些。一种似兰非兰,极其淡雅的香味。混合着房间里的淡淡地熏香,如果不仔细分辨几乎闻不出来。

“筱蝶去哪儿了?”一边任由南宫墨把脉,燕王似乎才发现房间里少了个人。

“王爷……”宫筱蝶跌跌撞撞地从外面冲了进来,扑倒在燕王床边呜咽地哭泣起来了。

燕王神色温和,伸手轻抚她的发丝柔声道:“哭什么?本王没事。”

宫筱蝶连忙摸了眼泪,笑道:“王爷没事真是太好了。妾身好生害怕……”

“别怕…没事。”燕王道。南宫墨放开燕王的手腕,朝着宫筱蝶笑了笑。宫筱蝶不知道是不是被南宫墨吓到了,忍不住朝着床头的方向缩了缩。南宫墨笑容更加明朗起来,“舅舅身体没什么大碍,就是有些虚弱。最近最好还是…嗯,咳咳…闺房之事最好还是忌一忌。”

燕王脸色有些发黑,在场的众人也有些尴尬。

好在燕王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轻哼一声道:“本王最近身体确实有些不适,府里的事情千炽先看着办吧。无瑕,你在旁边看着千炽一些,你的能力本王放心。”南宫墨和萧千炽齐声应是。

燕王妃道:“既然王爷醒了,不如就回前院去养病?”

闻言,宫筱蝶紧紧地抓住燕王的衣袖。燕王安慰的拍拍她道:“不必了,本王就住在蝶园吧。前院人太多了本王也不好养病。”

王妃脸色微沉,也只得点了点头道:“那就按王爷说的办吧。”

这一场妻妾之间的交锋,最后显然还是宫筱蝶赢了。看着宫筱蝶趴在燕王床边,一脸柔顺的模样,南宫墨唇边掀起一抹笑意。赢了么?谁输谁赢还不好说呢。

深夜,燕王府外不远的一处府邸。一个黑影飞快地掠入院中,熟门熟路的敲开了院子里的一个房间的门。房间里,一个青年男子正趴在床上闭目养神,旁边,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正坐在床头替他按摩肩膀。突然一声轻响,少女无声地倒在了床边。青年男子猛地睁开眼睛朝门口望去,“什么人?”

这青年男子正是昨天刚被打了一顿的宫筱蝶的大哥宫大。

黑衣男子轻哼一声道:“你倒是会享受,是不是忘了主上要你来干什么的?”

宫大轻哼一声,翻着白眼道:“什么享受?我昨天才被人打了一顿。你们那个什么宫侧妃到底行不行啊?燕王眼睁睁看着我们挨板子批都没放,还平白加了二十大板。”

黑衣男子道:“那是你蠢,才刚进王府就敢找星城郡主麻烦,能捡回一条命就算你运气了。”

宫大顿时恼怒起来,“嫌我蠢你找别人啊。”

一把匕首架到了他的脖子上,黑衣男子眯眼道:“要不是看你还有几分用处,你以为你能活到现在?得罪了主上,你不会生不如死,只会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来到这世上。”宫大打了个寒战,连忙缩了缩脖子道:“行了,行了。我知道错了还不行么?你来找我不会就是想要威胁我吧?”

黑衣男子冷然道:“主上对你们的所做所为十分不满意。”

宫大无奈,“我也没办法啊,那些狗屁事情我根本就不懂。燕王府里那些人也根本就不将我们看在眼里啊。”他只是个职业骗子而已,但是从来没想过要骗一个堂堂的亲王啊。更何况,他要是真有做王府管事的本事,还当个屁的骗子啊?

“既然不懂,就乖乖听话。主上自然会派人教导你们该怎么做。若是再除了什么纰漏,小心你的小命。”

宫大一脸不解,“既然这样,你那个主上直接叫有本事的人来装我不就行了?做什么还…多此一举。”

黑衣男子冷笑道:“你以为燕王府真的那么好进?除了你这种一看就没本事,实际上也确实是没本事的人,寻常人岂会那么容易就混进去。”

“……”劳资根本就不懂你们这些疯子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黑衣男子收起手中的匕首,淡淡道:“总之,下次再敢轻举妄动,就不是警告那么简单了。”

宫大翻了个白眼,看着黑衣男子不说话。黑衣男子这才问道,“燕王病重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我昨天回来就没出过门啊。”宫大道。他被打得都爬不去来了好么?

“去查!”黑衣男子道,“不久前燕王府刚刚被清洗过,在外面还好说,在燕王府里我们的人根本接触不到燕王。现在,你们是唯一还能在燕王府里自由进出的人。”

宫大连忙点头道:“知道了,我明天…不后天就去。”他伤得真的很重,想要爬起来都不可能。黑衣男子点点头,沉声道:“尽快。另外,转告宫小姐,别忘了她的任务。”

“知道了知道了”

吩咐完了,黑衣男子这才转身出门,飞快地消失在了院外。

院外不远处的一座小楼上,两个男子专注地盯着对面的小院,看到黑衣人消失的方向对视了一眼道:“去禀告郡主,我跟上去。”

另一个男子点点头,“千万小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