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憋屈的布政使/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郡主,王爷有请。”南宫墨正在书房里看卷宗,门外知书进来禀告道。南宫墨放下手中的卷宗,挑眉道:“王爷?所谓何事?”燕王是说话算数的人,他说让萧千炽暂管燕王府的事务,就真的放开了所有的事情安心在蝶园里养起病来。让外面不少人都忍不住猜测阎王是不是真的病入膏肓了。

知书摇头道:“来传信的管事并没有说是什么事,只说王爷请郡主过去一趟。”南宫墨点点头,站起身来道:“我大概知道是为了什么了。准备一下去燕王府吧。”

“是,郡主。”

南宫墨换了一身衣服就带着曲怜星和柳寒往燕王府去了。一进王府就直接被人请去了前院燕王的书房。书房里,不止是燕王坐在首位上,燕王下首还坐着脸色阴沉的幽州布政使以及有些沮丧的萧千炽,看到南宫墨进来,萧千炽连忙对她使了个眼色。

南宫墨淡淡一笑,上前朝着燕王屈膝行礼,“见过舅舅,不知舅舅召见所为何事?”

燕王挑眉,道:“本王倒是没什么事,是齐大人有事。”

南宫墨展颜一笑,朝着坐在对面的幽州布政使点了点头道:“不知齐大人有何指教?”幽州布政使轻哼一声,倒也还是起身朝南宫墨见礼了,方才道:“郡主,您让世子派人在城外大肆搜查巡逻,请问到底是所为何事?郡主难道不知,如此作为不仅是劳民伤财,而且也是扰民么?”

南宫墨秀眉微挑,萧千炽上前一步沉声道:“齐大人,本世子已经说过了。是为了缉拿悍匪,悍匪混迹民间,更是危险重重,自然应该尽早缉拿归案,何来劳民伤财?”幽州布政使有本事做让这个位置,自然不会将萧千炽这样的黄口小儿放在眼里,冷笑一声道:“悍匪?除了郡主和世子空口说话,还有谁见过悍匪?幽州有燕王殿下亲自坐镇,岂会还有悍匪?”

南宫墨蹙眉,淡淡道:“齐大人的意思是说,本郡主胡闹了?”

幽州布政使道了声不敢,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明显就是在说“我就是这个意思”。

南宫墨轻笑一声道:“本郡主府中的一个侍卫被人在幽州城外不足五里的地方杀死了,难道还不足以证明?连大长公主府的人都敢杀,这人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难道还不算是悍匪?还是说,布政使大人想要看看尸体?”幽州布政使对尸体自然是没有兴趣的,只是盯着南宫墨道:“下官想请教郡主,贵府的侍卫为何会深夜出城被杀?”

南宫墨从容不迫,“本郡主也想请教布政使大人,我府中的侍卫无意中看到有黑衣人从城中某处院子里出来朝着城外而去了。因觉得此人形迹可疑,遂一人禀告本郡主,一人追了上去。但是等到本郡主派人赶过去的时候,人已经死了。齐大人身为幽州布政使,主政一方,是不是要给本郡主一个交代?”

齐大人不由得一哽,不管他怎么说在幽州城出了这样的事情就是他的失职。哪怕他这个布政使其实并没有多少实际的权力。

幽州布政使定了定神,望着南宫墨的目光更多了几分谨慎,显然眼前这位清丽绝艳,浅笑盈盈的星城郡主并不像是燕王世子那么好对付。

好半晌,幽州布政使方才道:“此事下官定会给郡主一个交代。但是…郡主府上的侍卫大晚上出门闲逛……”

南宫墨冷小,“齐大人,本郡主什么时候说过他们是在外面看到的?”

“……”这不是很明显么?如果是在清墨园,直接叫一声自然有一大群人追杀,何必自己一个人追出去?但是…星城郡主非要说是有黑衣人跑到清墨园他又能说什么?甚至,就算原本没有这个黑衣人,谁说星城郡主就不会编出这么一个人来?

南宫墨淡淡道:“形迹可疑的人在幽州城中来去自如,城门上的守卫如同虚置。齐大人就算是文官,也不该对此不闻不问吧?”

幽州布政使咬牙,垂首道:“郡主教训的是。”

燕王悠闲地坐在主位上,看看争锋相对的两人笑道:“行了,你们两个。老齐,你一大把年纪就别跟个小姑娘计较了。不就是派点人四处看看么?就算没有什么悍匪派人巡视一下维持治安也没什么。无瑕和炽儿年纪小,炽儿刚刚掌事难免有些谨慎过头了。你是长辈,就别跟他们小辈计较这边事儿了。”

闻言,幽州布政使只想暗暗吐血,小姑娘?这个小姑娘比一百个大男人都不好对付。长辈?贵府上的三位公子有一个算一个,谁将他当成长辈过了?

心中还是有些不甘,幽州布政使皱眉道:“王爷,这…谢将军那里…”

燕王一挥手,道:“谢笠那里有问题让他来问本王。”

幽州布政使暗叹了口气,心知今天算是功亏一篑了。只得朝着燕王拱了拱手道:“既然王爷这么说,下官遵命便是。”燕王岂会不知道他心中憋屈,却并不在意,神色愉悦地道:“那就好,千炽,既然齐大人这么说,事情你去办吧。”

萧千炽大喜,连忙拱手朗声道:“是,父王!儿臣告退。”

在燕王面前挤兑的燕王世子无话可说,却被一个女子堵得哑口无言,幽州布政使心中万分的膈应,望着南宫墨皮笑肉不笑地道:“星城郡主真是伶牙俐齿,下官佩服。”南宫墨浅笑道:“齐大人谬赞了。”

幽州布政使扯了扯嘴角,向燕王告辞了。

书房里只剩下南宫墨和燕王两人,一时间有些沉默。燕王看着南宫墨道:“你没有什么要跟本王说的?”

南宫墨展颜笑道:“舅舅想要听什么?”

燕王轻哼一声道:“你觉得什么该说就说什么。”

南宫墨耸耸肩,道:“我没有什么要说的。”

燕王无奈,叹了口气道:“君儿如今不在,炽儿性格软弱,也只得辛苦你了。”南宫墨蹙眉道:“这些日子舅母还有许多人都为舅舅担着心呢。”燕王打量着她,“本王没看出来你有什么担心的模样。”

南宫墨笑道:“这自然是因为我相信舅舅的缘故。”

即使燕王不是爱听阿谀奉承的人,但是南宫墨这个不算是马屁的马屁还是让他觉得十分愉快。

“你可是不明白,本王为什么要这样做?”燕王问道。

南宫墨道:“虽然我确实是不明白,不过我知道舅舅并不是真的…嗯,就足够了。不过,还请舅舅顾忌一些下面的人和舅母的心情才是。”燕王叹气道:“本王也没有法子,如今幽州的局势看着是一切都好,暗地里却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暗中窥探。对了…本王的身体怎么样了?”

南宫墨挑眉,不解地看向燕王。燕王嗤笑一声,道:“别跟本王来那些虚的,若真如你说的没事,你前两天给本王的东西是拿来做什么的?”

南宫墨叹息,“舅舅实在是不应该轻易让人不熟悉的人近身。”

“情况很不好?”燕王皱眉道,面上却并没有什么恐惧之意。

南宫墨道:“目前还没有找到解法,不过…目前舅舅除了身体虚弱,也没有发现这种毒有什么后果。”

燕王问道:“如果不解毒,会怎么样?”燕王绝不是天真的人,弦歌公子的名声他也是听过的,南宫墨的医术他也是见识过的。如果连弦歌公子都不知道这毒要怎么解的话,那么想要解毒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南宫墨想了想道:“如果以后没有什么变化,那么七八年内舅舅的身体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燕王冷笑一声道:“本王近年已经四十了,还有七八年的时间也不算是短命了。够了。”

南宫墨摇头道:“时间还长,舅舅倒是不必太过担心这个,有这些时间,师兄一定会想到办法的。”燕王点点头,只是嘱咐道:“此事不必告诉王妃和五妹,还有君儿那里也先瞒着吧。”

南宫墨凝眉,瞒着长平公主和燕王妃倒是没什么。但是南宫墨并不觉得有必要隐瞒卫君陌,卫君陌就算担心也只会想办法替燕王解毒而不是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或者是伤神哀叹。当然现在卫君陌在战场上,是没有必要告诉他。但是如果卫君陌回来的时候师兄还没有找到解药的话……。

燕王道:“既然你说了弦歌公子会找到解药,这就不是什么大事,不必让他们烦心了。”

南宫墨无奈,只得应了。至于卫君陌那里说不说就是她的事情了。不过现在比较重要的是另外一件事情,“舅舅,宫筱蝶你打算怎么处置?”

燕王道:“她还要留着,现在不能动。”

南宫墨蹙眉,有些怪异地看向燕王,难不成燕王真的看上宫筱蝶了?

燕王没好气地瞥了她一眼道:“胡思乱想写什么?本王只是想要看看…她背后的人,到底想要干什么?”南宫墨将当初她和卫君陌对宫驭宸的看法说了一遍,燕王沉思了半晌摇头道:“这个宫驭宸的身份…绝对不止你们知道的水阁阁主和投靠了北元王那么简单。如果真是只是如此的话,派一个宫筱蝶来,能有什么用?难不成他还真的指望宫筱蝶能够给他带回什么有用的情报?”

看了南宫墨一眼,燕王问道:“你怀疑本王中的毒是宫筱蝶下的?”

南宫墨点头。

“这不可能。”燕王道。

南宫墨挑眉,显然是对燕王如此的肯定不以为然。

燕王道:“宫筱蝶确实是很接近本王不错,但是进府的时候她身边什么都没有带。蝶园里的人,全部都是本王亲自安排的。无论她想要做什么,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的。你也应该看明白了,宫筱蝶…确实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所为的普通女子,除了美貌她没有朱初喻一样的心计,没有南宫墨卓绝的能力,甚至她还没有王妃的心性。这样的女子,如果不是燕王护着,进了燕王府她绝活不过几天。燕王府后院平静没错,但是那不代表燕王府的女人都没有心机和手段。

南宫墨皱眉,虽然她没有完全接受燕王的说法,但是如果不是宫筱蝶的话,那只能代表事情更加复杂和麻烦了。因为还有一个他们不知道的敌人,随时可以接触到燕王而不被人怀疑。如果宫筱蝶真的只是宫驭宸推出来的挡箭牌,那么只能说明…这个人的身份对宫驭宸来说,非常非常的重要。

看着她神色肃然的模样,燕王道:“不必担心,对方既然对本王用这种毒,就说明一时半刻他还不想让本王死。那么…这场赌注最后谁胜谁负,还未可知。”看着燕王沉稳雍容的模样,南宫墨心中也不由得涌现出几分钦佩之意。古往今来,手握重兵的一方霸主不在少数,但是坐明知道自己身中剧毒性命握在别人手中的时候还能够如此淡定沉稳的人却绝对不多。越是坐在高位上的人,往往越是恐惧死亡。因为他们拥有的太多了。反倒是那些一无所有的人,因为没有自然也没有太多的不舍了。

“这段日子,城里的事情还要辛苦你了。”燕王和蔼地道:“千炽的性格…本王实在是有些不放心。有你在旁边看着,就算他的性子不能有些改变,至少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南宫墨不解,“舅舅是打算……”

燕王笑道:“你不是也说了么?本王中毒了,病了……”

南宫墨无语,只得点头道:“是,舅舅。”

“去吧。”

出了书房,就看到宫筱蝶迎面而来,“星城郡主。”

“宫侧妃。”南宫墨淡淡点头道。

宫筱蝶微笑道:“妾身要给王爷送羹汤,就不陪郡主了。”南宫墨点头道:“侧妃对舅舅如此关心,舅母知道了也会感到欣慰的,就不打扰侧妃了。”

宫筱蝶看看南宫墨,犹豫了一下才问道,“郡主,弦歌公子…王爷的身体,弦歌公子可有说什么?”

南宫墨眼眸微闪,微笑道:“师兄说舅舅身体一切都好。说起来…看到侧妃,本郡主突然想起来早些时候在辰州认识的一个朋友呢。”

宫筱蝶垂眸,“是么?那真是有缘。郡主有空不妨来蝶园坐坐。”

“好的,我一定会来打扰侧妃的,告辞。”

“不送。”

出了燕王的院子,就看到等在那里的萧千炽和幽州布政使,显然是专程在这里等着南宫墨的。两人看向对方的神色都有些不太好,显然是相处的不是那么愉快。看到南宫墨出来,萧千炽的神色立刻放松下来,笑道:“表嫂。”

南宫墨挑眉,“两位在这里做什么呢?”

幽州布政使皮笑肉不笑地道:“这不是还有些事情想要等着星城郡主一起商议么?”他真是傻了才会觉得燕王会讲理,就算燕王世子再不成器,燕王还不是要偏向自己的儿子的?

南宫墨似笑非笑地看着幽州布政使,这话说得客气,但是话里的深意却没那么客气了。萧千炽若是个气量小一些的人,心里都不会舒服。萧千炽却似乎并没有听到幽州布政使的话,面带笑容地道:“齐大人说有些细节还要跟表嫂一起讨论一下。”

南宫墨淡笑道:“齐大人客气了,大人为天子牧守一方,主政幽州。这点小事在齐大人眼中算得上什么事儿?哪儿有咱们小辈插手的地方?”

幽州布政使抽了抽嘴角道:“话不是这么说,悍匪是郡主发现的,死的是郡主的人。命令是郡主下的,怎么能不跟郡主商量呢?”

南宫墨也不生气,气定神闲地微笑道:“既然齐大人这么说,那么…请吧。”

幽州布政使轻哼了一声,拂袖走在前面朝着府外而去。

身后两人对视一眼,耸了耸肩,萧千炽低声道:“表嫂,这老头儿难缠的很。”

南宫墨淡笑道:“不用担心。”

萧千炽嘿嘿一笑,“有表嫂在,我不担心。”

幽州布政使深刻的反思了一番此次在燕王府的失败,究其原因,还是燕王的立场。他认为燕王世子成不了大气即便是燕王也不好意思光明正大的偏心自己的儿子。却忘了燕王世子不行,但是燕王却随时可以找到一大群能力比燕王世子更强的人。南宫墨虽然是女流,但是抛却性别,却是所有人当中最合适的。她是长平公主的儿媳妇,而长平公主又是燕王嫡亲的妹妹。更不用说还有一个燕王疼爱看重的比亲生儿子还要亲的卫世子。南宫墨的身份既足以让燕王信任又不会让人胡思乱想觉得世子的地位动摇。燕王这一招,看似混乱实际上却是高明。

这一次,幽州布政使将地盘转移到了自己的幽州布政使衙门。在自己的地盘上,如果还让南宫墨牵着鼻子走,他这个幽州布政使不当也罢!

幽州布政使衙门大堂里,南宫墨和萧千炽一左一右坐在堂中,看着坐在主位上的幽州布政使等着他先开口。

幽州布政使也不含糊,直接了当地开口道:“既然燕王殿下有命,下官自然也不敢违抗。下官今天就派出五十名衙役在城外巡逻,两位觉得如何?”

闻言,萧千炽脸色顿时一沉,“齐大人,五十人?你耍我们玩么?”

幽州布政使一派淡定,仿佛十分为难地道:“世子言重了,老夫也是无可奈何啊。世子你也知道,老夫虽然是幽州布政使,但是这布政使毕竟不是军务,衙门里的衙役上上下下也不过百十人。一下子抽调出五十人,老夫已经尽力了。”

萧千炽冷笑一声道:“这么说,咱们还要先去跟谢将军支会一声才行了?”

幽州布政使摊手道:“按道理说自然是这样,那就有劳世子了。”

我听你个老东西胡扯!萧千炽在心中暗骂。他虽然性格有些犹豫寡断,但不代表他笨。哪里会不知道幽州布政使这是在糊弄自己。冷然道:“谢将军如今领兵出征在外,些许鸡毛蒜皮的小事何须劳烦将军?如果事事都要劳顿谢将军,还要底下的人做什么?当饭桶么?”

幽州布政使劳神在在,扫了一眼坐在另一边的南宫墨笑道:“世子虽然不拘小节,但是老夫却不敢得罪谢将军啊。越过谢将军调动城中守卫兵马,这事…实在不是为人臣子应做之事。”他心里清楚,萧千炽并不是什么阻碍,真正的麻烦还是坐在旁边浅笑盈盈的美丽女子。

抬头对上幽州布政使试探的目光,南宫墨慢条斯理地开口道:“齐大人的为难之处,咱们明白,也不敢让大人为难。”

幽州布政使大喜,拱手笑道:“那就多谢郡主了。”但是心中却丝毫没有放松警惕,果然,只听南宫墨继续道:“既然城中驻守的兵马不宜调动,布政使衙门的衙役若是抽走了也影响衙门正常半空,若是耽误了什么事总是不美。”

幽州布政使不语,只是沉默地盯着南宫墨。

“既然如此,不如这些人就有燕王府来安排,齐大人若是对舅舅不放心,也可以随时监督,你看如何?”南宫墨含笑问道。

如何?!面前的人若不是有郡主的身份,幽州布政使就直接破口大骂了。他们这些朝廷的官员跟藩王之间小心翼翼的维持着一个微妙的平衡容易么?若是让燕王府的亲兵干预了幽州附近的防务,以后他们的地位只会更加的不妙。但是,他敢说不放心燕王么?就算是皇帝陛下也不敢当众说他不放心哪位皇叔吧?

“这个…只怕会影响燕王府的运作。还是……”幽州布政使连忙道。

南宫墨笑道:“怎么会?燕王府亲兵上千,怎么样也比齐大人这上百衙役要方便得多。你说是不是?”

燕王的亲兵何止上千,幽州铁卫数十万,都可以算是燕王的亲兵好么?!南宫墨想要多少人就能调多少人,自然比他这个没有兵权的布政使要方便的多。幽州布政使看着南宫墨的眼神越发的深沉起来,心中暗暗思索着这位星城郡主是不是想要架空谢将军的权力。如果是这是燕王的意思还是星城郡主自己的意思?如果是燕王的意思燕王到底想要干什么?如果是星城郡主,那么…对这个女子的看法他之前显然还是低估了。好可怕的女人!

转眼间,幽州布政使脑海中已经转了七八个念头。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南宫墨笑道:“既然齐大人没有意见,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谁没有意见?!决定个鬼啊!

------题外话------

亲爱哒们,新年好!回到老家才发现,家里居然会木有网络,连蹭网都蹭不到~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果然就是,我手里有爪机和电脑,但是却缺少一个WiFi信号。(づ ̄3 ̄)づ、让大家久等了。过年期间更新不稳定,我是找到能蹭网的地方就更新。不过很快会回去哒。

祝所有的亲们:新年快乐,猴年大吉,阖家欢乐!感谢大家一直以来陪伴着我走过~(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