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王爷真会玩儿,出事!/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幽静的书房里,朱初喻正坐在书案后面专心的看着跟前的账册。她身前不远处的椅子陈氏正眼睛转也不转的打量着眼前的弟媳,一丝嫉妒的光芒从眼中一闪而过。

“弟妹。”见朱初喻根本不管自己,陈氏只得轻咳了一声开口道。

朱初喻停手,抬起头来淡笑道:“大嫂,可是有什么事情?”

陈氏有些郁闷,孙妍儿那个一贯胆小低调的就不说了。朱初喻这个据说在金陵城里很是闹出了不少事情的郡主进了燕王府之后除了大婚前后除了一些事,竟也是显得格外的低调。自从她被母妃厌弃了,孙妍儿不声不响地从母妃手里接过了不少府中的事务,反倒是她们两个做嫂子的什么都没有抓到。她原本以为朱初喻肯定受不了这样的差别对待,时间久了必定会跟孙妍儿掐起来。谁知道等了这么久什么都没等到不说,如今又来了一个星城郡主。时间久了,谁还能记得她这个世子妃的存在?

虽然最初的时候陈氏对南宫墨的印象很不错,但是随着之后自己的处境变化,想法自然也会渐渐变了。倒不是说陈氏现在就讨厌南宫墨了,而是她堂堂燕王府的世子妃,却处处需要看一个王爷的外甥媳妇的脸色,就连自家世子爷也对南宫墨言听计从,陈氏心中怎么能够没有想法?

陈氏犹豫了一下,道:“表嫂有了身孕的消息,弟妹可听说过了?”

朱初喻挑眉道:“这是自然,我已经去跟表嫂道过贺了啊。大嫂难道没去么?”

陈氏有些讪讪,“自然也是去了的,只是…没碰到弟妹,所以才能问一声罢了。”朱初喻含笑道:“原来如此,多谢大嫂提醒。我身上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时常在府中走动,只是没有碰到碰到大嫂罢了。表嫂有了身孕可是大事,岂会不知。”

陈氏勉强笑了笑,叹息道:“父王和母妃,对表嫂可真好啊。只怕…咱们这些做儿媳妇的就算有孕了也没有那般好命。”想起自己那个无缘的孩子,陈氏一时有些失神。朱初喻淡然道:“大长公主就卫公子一个儿子,这第一个孩子自然是加倍的重视。父王也只有大长公主这一个亲妹妹罢了。”

“弟妹说的是。”陈氏道。

朱初喻点点头,又低下头继续看手中的账册了。陈氏眼神微沉,隐藏在衣袖中的双手紧紧攥起,终究是忍了下来看了看朱初喻起身道:“弟妹忙着,我便不打扰弟妹先回去了。”

朱初喻也不留客,微笑道:“大嫂慢走。竹儿,送大嫂出去吧。”

“是,郡主。”

送走了陈氏,很快竹儿就回转了进来。朱初喻放下手中的笔抬眼看她,“送走了?”竹儿点点头,有些不解地道:“小姐,世子妃来这一趟到底是想要说什么?”

朱初喻轻笑一声道:“还能是什么?左右不过是想要挑拨我跟星城郡主的关系罢了。金陵名门闺秀,也不过如此。”

竹儿很是吃惊,“世子妃以为所有人都是傻子么?”星城郡主是那么好得罪的话也不会活到现在,连之前的平川郡王和皇帝都奈何不了她,世子妃以为她说几句话她们就要去跟星城郡主对上?

朱初喻道:“她不是以为所有的人都是傻子,她只是觉得她比咱们都聪明一些罢了。”

竹儿点点头,思索了片刻忍不住有些担心地道:“郡主,如今星城郡主在燕王府可说是如日中天,咱们…真的什么都不做么?”

朱初喻神色也多了几分沉重,凝眉道:“现在咱们能做什么?燕王妃一直都在防着我,贸然出手只会让自己处于不利的境地。就算冒险除掉了南宫墨,卫公子,弦歌公子,甚至是燕王,大长公主,这些人哪一个是咱们能够对付的?最后,只会真的便宜了陈氏。”

竹儿点头,“星城郡主再厉害也终究只是燕王殿下的外甥媳妇,小姐真正的敌人还是世子妃和三少夫人么?”

朱初喻垂眸,思索了良久才道:“我们现在还没有敌人,所以什么都不做才是最好的。不过…世子这些日子怎么样了?”

竹儿道:“王爷将所有事务都托付给世子,前几日星城郡主刚刚放手的时候还有几分忙乱,现在似乎已经顺手多了。只是每天晚上都熬到很晚罢了。”

朱初喻眼底闪过一丝轻蔑,叹息道:“有星城郡主相助,世子爷倒是好运气。之前若是没有星城郡主帮忙,这位爷只怕是要手忙脚乱了。可惜…。这对于二公子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竹儿眼中闪过一丝茫然,朱初喻叹了口气挥挥手道:“罢了,所幸现在还不着急。本郡主就不相信,星城郡主能够帮他一辈子。”

听她这么说,竹儿也不在纠结这个问题了。这些事情原本就不是她这个做丫头的能够想明白的,只是有些羡慕地道:“王爷可真信任星城郡主,就连王妃也不得轻易插手幽州的事务呢。”其实不仅是王妃,就是之前的世子还有两位公子谁也没有真正打理过这些事情。一是三位公子年纪还小尚未大婚,二来燕王年富力强身体康泰所有人也就都觉得理所当然。但是星城郡主的年纪岂不是比世子和二公子还要更小?又是女流之辈,王爷信任看重卫公子也就罢了,总不能爱屋及乌连星城郡主也委以重任吧?

朱初喻一怔,所有所思,“是啊,燕王对星城郡主如此信任重用……”到底是为什么呢?

另一边的院子里,南宫墨正坐在院子里跟来探望自己的孙妍儿一起喝茶。秋日的暖阳照在身上,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懒洋洋的。孙妍儿看看靠在垫着软垫的躺椅中的南宫墨不由得笑道:“表嫂看起来跟往常有些不同呢?有了宝宝果然不一样了么?”

南宫墨有些惊讶,挑眉笑道:“哪儿不一样了?”

孙妍儿指了指自己的眉眼笑眯眯道:“感觉,现在的表嫂眉眼间都带着淡淡地温柔呢。”

南宫墨了然,口中却不肯认输,“说的好像我以前就是凶神恶煞似得。”

孙妍儿笑道:“那倒不是,虽然表嫂一直表现的很…温和,但是我总感觉,你像是……”沉吟了片刻,孙妍儿方才道:“像是一柄没有出鞘的兵器一般,看似宁静但是却很危险呢。”

南宫墨扬眉,孙妍儿虽然看似低调谨小慎微,但是感觉倒是意外的敏锐。

慢慢坐起身来,南宫墨笑道:“那你现在有什么感觉?”

孙妍儿仔细打量了南宫墨一番,斟酌着道:“像是一颗明珠,虽然璀璨耀眼,但是光芒却柔和而不伤人。让人觉得更加舒服了。”

南宫墨失笑,低头习惯性的轻抚着平坦的腹部。虽然现在依然感觉不到什么,但是每当想起这里多了一个小生命的时候,心里就便会不由自主的变得柔软无比。

“郡主,世子求见。”门外,曲怜星匆匆而来,身后还跟着一脸焦急地萧千炽。显然是真的有要事,否则以萧千炽的温文守礼,也不会连让曲怜星通报都来不及。

“表嫂!”还没走进,萧千炽就疾声叫道。

孙妍儿连忙起身,“见过世子。”

萧千炽挥手,道:“弟妹不必多礼。”

南宫墨靠着扶手,问道:“千炽,有什么事?”

萧千炽摸了一把额头,已经是十月了却还是忍不住冒了一头的冷汗,“表嫂,出事了!”

南宫墨眼眸一凝,沉声道:“慢慢说。”

南宫墨的镇定似乎也影响了萧千炽,萧千炽定下心来沉声道:“刚刚下面的人来报,马上需要运往边关的粮草,不知怎么的…全部坏了。”

“什么叫坏了?”南宫墨皱眉。萧千炽气急败坏的道:“所有的粮草,全部都发霉了。这样的东西别说是给士兵吃,就算是给马儿吃马儿也要出问题的。但是现在……”

“禀告舅舅了么?”南宫墨问道。

萧千炽脸色灰败,“父王昨天一早就带着宫侧妃去了西郊的灵泉寺礼佛,说是要斋戒半月为边关的将士祈福。”

南宫墨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边关正在打仗燕王带着小妾跑去灵泉寺斋戒,把整个烂摊子都给才刚刚执掌王府不到一个月的世子。燕王舅舅真会玩儿。

“没有派人去通知?”南宫墨问道。

萧千炽摇摇头,眼巴巴地望着南宫墨。南宫墨抚额,叹了口气也有些明白萧千炽的想法了。一方面是燕王斋戒不宜打扰是真,另一方面,自己刚刚执掌王府就出了这样的事情,萧千炽只怕也不想让燕王知道吧?但是,这种事情瞒得住么?

慢慢站起身来,身后的曲怜星连忙过去扶着她起来。南宫墨看向孙妍儿道:“妍儿,你先回去吧。千炽随我去见舅母。另外,立刻派人去通知舅舅。”孙妍儿知道轻重,连忙点头道:“那我先回去了,表嫂注意身体。”

萧千炽还有些犹豫,“表嫂,这……”

“千炽,这次的事情不是你的错。粮仓里的粮草也不是你弄坏了的,无论出了什么事情,出事并不可怕,既然事情发生了早晚都要面对。可怕的是,只会一味的逃避,而且还是你根本无法逃避的事情。你觉得你不说舅舅就会不知道么?等到事后舅舅知道了,不是你的错也会变成你的。若是耽误了边关的事情,你更是脱不了关系。就算你现在去问舅母,她也一样会这么告诉你的。”

萧千炽并不笨,他也不是不知道这个道理。只是他实在是太害怕让父王和母妃失望了。被南宫墨这么一点醒,立刻就明白了。

“多谢表嫂提点,我明白了。”

南宫墨点头,“明白了就好,走吧。放心,事情还没到最糟糕的时候。”

萧千炽点点头,跟在南宫墨身后朝着燕王府的院子而去,只是脸上却依然是抹不去的忧虑。所有的粮草都坏了,就算现在向幽州的商户征集粮草也不够的,若是不能按时运到边关,边关的将士就要饿肚子。到时候……

“什么?!这么会这样?!”听了南宫墨和萧千炽的来意,燕王妃也是无比震惊,坐在一边的长平公主更是秀眉紧锁神色凝重。她们虽然都是女流,却也明白粮草对军队的重要性。

燕王妃定了定神,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慢慢坐了下来。看着儿子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慢慢说。”

萧千炽道:“两天后,将要有一批粮草运送到边关。按照规矩儿子今天便令下面的人来准备。谁知道…方才下面的人来禀告,城里城外三处粮仓的粮食…全部都发霉了。”

“荒谬!”燕王妃大怒。就算真的是保存不当,又怎么会三处粮仓全部发霉?要知道当初为了安全考虑三处粮仓都在不同的地方,而且这二十多年来从未有过问题。怎么会萧千炽刚刚主事就出了这么大的问题,这分明是有人在针对他。

萧千炽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他能有什么办法?

“母妃,现在要紧的是…后天的粮草怎么办?边关的粮草最多只能支撑几天,若是不能按时送到……而且,就算咱们有办法筹集了后天的粮草,再往后,还有好几个月。粮仓里的粮食是…今年边关士兵的所有军粮,秋税要十一月才收……”等到完全收好了,再送到边关至少也已经是明年一月了。

燕王妃脸色也是一白,身子有些摇摇欲坠,总算是竭力撑住了。良久才听到燕王妃叹了口气道:“派人去禀告王爷。”

萧千炽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南宫墨低声道:“已经派人去了。”

燕王妃这才松了口气,道:“你父王回来之前,去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尽快想想补救的法子。”

“是,母妃。”萧千炽道。

燕王妃有些愧疚地看向南宫墨,“无瑕,这次只怕又要麻烦你了。”

南宫墨摇摇头表示不要紧,长平公主也只能在心中叹了口气,除了这种事她无论如何也说不出让无瑕不要管这些好好修养的话来。只能在心中盘算着回去请人去请教弦歌公子看看,怎么替无瑕补补身子才好。她第一个孙儿啊,怎么就这么不得安宁呢?

告别了燕王妃,南宫墨和萧千炽出了燕王府就直奔距离最近的城中一处粮仓而来来了。幽州铁卫算是燕王的私兵,粮饷自然都是燕王自己出,所以燕王府的粮仓跟官府的粮仓也不在一处。进了大门,看守粮仓的人都跪了一地,负责的官员早已经被萧千炽给看守起来了。

还没走进粮仓,一股刺鼻的霉味就扑面而来让南宫墨忍不住皱了皱眉。柳寒挡在她面前,沉声道:“郡主,还是让咱们进去看看吧。”南宫墨犹豫了一下也点了点头,道:“罢了,你和怜星进去看看吧。我在外面等着。”

曲怜星和柳寒应是,跟着萧千炽走进粮仓,巨大的仓库里果然堆满了一袋袋的粮食。粮仓的地面和墙壁都是做过严格的防潮措施的,按理说是不可能会受潮。柳寒拔出一把匕首,朝着一个袋子刺了下去,散发着霉味已经有些发黑的粟米从口袋里流了出来,洒了一地。

柳寒皱眉,飞身跃上堆了有一人多高的粮食堆,对着好几个袋子连连刺下,果然发现所有的粮食都差不多。脸色也跟着阴沉起来了。

“我们出去吧。”

南宫墨坐在宽大的院子里凝眉不语,跟前跪了一地的人。身后,星危神色漠然的站立着,眼神冰冷地盯着眼前的众人。

看到曲怜星等人出来,南宫墨问道:“如何?”

柳寒道:“确实如世子所言。”

“原因?”

柳寒道:“地面非常干燥,所以应该不是环境问题。粮食从上到下全部受潮,不过受潮的程度和腐坏的模样有些许不同。而且,粮食看起来…非常混杂,有一些并不太像是今年的。”

南宫墨抬头看向院子的另一边,三个管事模样的男子被侍卫拎着过来扔到了地上。南宫墨淡淡地望着他们,“你们有什么话要说么?”

三人战战兢兢地跪在地上齐声喊冤,“世子,郡主,属下冤枉啊。属下们…属下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这……求世子恕罪!”

南宫墨冷笑一声,漠然道:“你们应当知道,就凭这一仓库的粮食,本郡主不需要理由就能要了你们的命!”

三人抖得更厉害,慌乱地看向萧千炽,“世子,属下冤枉,求世子明鉴。”有一个甚至忍不住膝行到萧千炽的面前,抱着他的腿求饶。萧千炽犹豫了片刻,终究是咬了咬牙一脚踢开了他。他确实是有些心软没错,但是现在的情况却不是心软的时候。

“千炽,你说此事该如何处置?”南宫墨轻声问道。

萧千炽沉声道:“一切听凭表嫂处置。”

南宫墨摇摇头,叹气道:“千炽,你是燕王府的世子。我有些累了,这几个人还是你来处置吧。”说完,南宫墨便闭上眼睛靠着扶手闭目养神,不再理会鬼哭狼嚎的

众人。南宫墨都这样说了,萧千炽自然也不能推诿,只得点了点头,望着众人厉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还不如实招来!当真等到父王来过问,你们想说只怕也来不及了。”

一个管事失声痛哭,“世子,属下等人兢兢业业不敢有半点差错,实在是不知道这批粮草是怎么回事啊。属下该死,求世子恕罪!”

“那么多粮草,全部腐坏了,你们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萧千炽冷笑,“来人,给本世子拖出去,重重的打!”

“是,世子。”几个侍卫过来,将三个管事拖到一边去狠狠地打,跪了一地的人谁也不敢说话,院子里只能听到啪啪的板子声和三人的哀嚎声。

萧千炽怒气未歇,看向跪着的众人道:“不想跟他们一个下场就如实招来,本世子可在父王面前替你们求情。”

依然是一片静默,无人应声。所有人都低着头不敢说话,萧千炽咬牙,“板子不打到身上,你们是不知道疼么?”

“世子,属下冤枉!”

“冤枉啊,小的实在是不知……”

院子里一片哭喊之身,不远处正在挨板子的一个管事也厉声叫道,“世子,属下们当真是不知到底为什么会…求世子明察啊,属下们死也瞑目了。只求世子…只求世子看在咱们为王爷效劳多年的份上,死后还咱们一个清白。”

“求世子明察!”

萧千炽呼吸一窒,一时间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了。能被派来看守粮仓,自然都是燕王府信得过的人。如果这些人招了还好说,若是就这么打死了…底下的人会怎么看燕王府?会不会觉得燕王府冷酷无情,对追随多年的老人也不留情面说杀就杀?

“世子…属下对王爷忠心耿耿,既然世子不相信属下,属下愿意一死以证清白!”一个管事突然挣扎着起身,退开了站在跟前的侍卫朝着身后的围墙狠狠地撞了过去。碰的一声,一道血花溅上墙壁,管事应声而倒当场气绝。

打板子的侍卫自然也打不下去了,纷纷住手望向萧千炽。萧千炽哪里料到会有如此变故,一时间也有些回不过神来。好一会儿方才闭了闭眼沉声道:“先将他们压下去。”

“属下们冤枉,求世子明鉴还我等清白。”萧千炽想要算了,别人却没打算就这么算了。另外两个管事长跪不起,面色沉痛朗声道。

萧千炽看了一眼闭目养神的南宫墨,咬牙道:“带下去!”

“求世子明鉴!”

“求世子明鉴!”

“你们……”

“既然不想走,那就都留下吧。”坐在一边的南宫墨头也不抬,淡淡道,“星危,去将另外两处仓库的人也全部带过来。本郡主也想听听,你们到底有多冤枉。”

闻言,两个管事心中都是一颤,却不敢再多说什么。

“是,郡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