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狠绝,满门抄斩/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出了这样的大事谁也不敢磨蹭,不过两刻钟的功夫燕王府的侍卫就拎着几个人进来了。随手跟剩下那两位被打了几十板子的管事扔在了一起。不远处,那位自杀的尸体的依然放在远处,额头上的血迹已经有些干涸。

南宫墨靠着椅子微闭着双眼,一双秀眉微微的皱起。虽然怀孕已经三个多将近十个月了,但是闻到血腥味还有这仓库里隐隐散发出来的霉味,她依然还是感到有些不舒服。心思细腻的曲怜星见状,悄无声息的将一个散发着淡淡地清香的香囊系到她的腰间,她才感觉好了一些。

“表嫂?”萧千炽有些惭愧,身为一个男子这些本该自己处理的事情却要推给一个有孕在身的女子。但是一个人的性格并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够改变的,即便是知道自己的缺点也并不意味着他就能够立刻变得杀伐决断起来。

南宫墨睁开眼睛,目光平静地扫过地上的人。被迫跪倒在地上的几个管事都忍不住打了个寒战。虽然现在燕王府是交给燕王世子在打理,但是他们这些人却都明白,真正可怕的并不是这位年轻的世子殿下,而是这位清婉动人的星城郡主。

南宫墨淡然道:“你们有什么想要跟本郡主说的么?”

众人沉默不语,南宫墨也不着急,点头道:“没有就好,因为本郡主也并不太想跟你们说话。勾结外人,渎职失察,贻误军机,满门抄斩。待下去吧。”在场的人,无论是跪着的还是站着的都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一开口就是*个人满门抄斩,这牵连下来至少也不下上百口人。

几个管事显然也没想到这位郡主的行事风格跟世子完全不同。根本没打算跟他们废话,直接就要满门抄斩。

“郡主,我等……”

“你是想说,你们冤枉?”南宫墨冷漠地看着说话的人道,“便是你们真的冤枉,失职之罪也足以让尔等满门抄斩。我说过,出了这样的理由,本郡主要杀人不需要任何理由。”

“王爷不会允许你这样做得!”一个管事大声叫道,“我们对王爷忠心耿耿,王爷绝不会让你枉杀忠良!”

南宫墨嗤笑一声,懒懒道:“忠良,几天之后军中就要断粮了。想想那几十万还在边关苦战,即将饿肚子的将士,你再告诉本郡主一遍,你是忠良?”

那管事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启禀郡主,去请王爷的人回来了。”院门外,一个侍卫进来禀告道。南宫墨挑眉,不用问也知道,显然是燕王并没有请回来。微微点头道:“让他进来。”

“郡主,世子。”

南宫墨问道,“舅舅没回来?”

侍卫摇摇头,有些茫然地道:“属下…并没有见到燕王殿下。燕王殿下已经闭关斋戒,只有王爷身边的人传了话来,请世子和郡主处理便是,一切都要等王爷斋戒结束之后再说。”

“父王怎么会…”萧千炽大急,忍不住脱口而出。话到嘴边说了一半却被南宫墨的眼神制止住了。他也知道此处不是说这些的地方,只得叹了口气有些郁闷的站在一边。南宫墨挥挥手示意侍卫退下,回头继续看向那些跪在地上的人。

“看来舅舅是不想见你们了。你们若是没有什么话要说了,就下去吧。”

下去?下去就是死路一条,不仅自己死,而且还要连累家人一起死。

南宫墨似乎想起了什么,道:“对了,你们放心本郡主一定会让你们的家人陪着你们一起上路的。一个不少!”

有人变色顿变,神色惊恐地望向慵懒的倚坐在椅子里的南宫墨。

一群人被人从外面押了进来,男女老少上至七八十岁的老人,下到几岁的孩子的孩子。人群里不停地传来呜呜咽咽地哭泣声。

原本宽敞的院子突然挤进了上百人之后立刻变得有些拥挤嘈杂起来。

“娘?!”

“夫人?!”

“棋儿…玉儿?!”

原本还能镇定的人终于有些撑不住了。无论是谁在看到自己原本以为已经送走了的一家老小被带到自己面前,即将被杀死也会撑不住的。惊恐地目光看向眼前的南宫墨,就像是在看一个恐怖的恶魔一般。

南宫墨淡淡道:“本郡主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考虑。一炷香之后…这些人将会全部人头落地。”身后,已经有人端来了一个香炉,一支清香缓缓的燃烧着腾起青烟袅袅。

“你这个恶魔?!星城郡主,你就不怕造报应么?!”一个三十来岁的管事忍不住想要冲过来,但是还没起身就被身边的侍卫压住了。南宫墨定定地打量着他,嫣然一笑,“不怕,你们都不怕,本郡主怕什么?千炽,走吧,却看看账房里的帐。至于这些人,时间到了还没有人招就全部杀了,不必再来禀告。”

“是,郡主。”星危和柳寒齐声道。

曲怜星上前扶着南宫墨起身,萧千炽看了看一院子哭泣的众人,心有不忍,“表嫂,这是不是……”

“走。”南宫墨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沉声道。

萧千炽窒了窒,轻轻叹了口气看着往外面走去的南宫墨跟了上去。也许…他一辈子都无法成为向表哥表嫂和父王那样的人吧。

书房里,萧千炽埋首在一堆一堆的账册中努力的查看着可疑的账目。南宫墨靠在一边端着一杯茶水默默思索着。良久方才开口道:“燕王舅舅也算是御下有方,怎么会发生这种三个粮仓的所有管事同时背叛的事情?”

萧千炽手中一顿,忍不住抬起头来道:“表嫂,会不会是他们确实是冤枉的?”

曲怜星轻笑一声,也跟着放下了手中的账册道:“世子,粮仓是什么样的地方?若不是有人放水谁有本事将那么多腐烂的粮食装进去?所有的粮食全部腐烂发霉,这绝对不是保存不当照成的,分明是有人故意所为。那可不是燕王府里只供几百个人吃用的粮食,而是足足供应几十万兵马几个月的粮食。哪怕就是想要将这些粮食全部弄坏了,需要的人力也不在少数。”

萧千炽皱眉道:“表嫂已经要杀他们全家了,为何他们还是不肯招?”

曲怜星耸耸肩,“或许他们是在赌,郡主只是在吓唬他们罢了。”

萧千炽犹豫地看向南宫墨,“表嫂,你是…是在吓唬他们么?”

南宫墨微笑,“自然不是。我一贯不喜欢吓唬人。”

“可是…那么多人,若是传了出去,只怕对表嫂的名声不太好。而且父王那里…”萧千炽忍不住劝道。南宫墨叹息,“若是这些人落到燕王舅舅手里,他们只会死的更惨。千炽,心太软了不是好事。”

萧千炽有些恹恹地住了口,苦笑道:“或许我真的不是这块料吧。这次若不是有表嫂在,我实在是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郡主,世子。”曲怜星突然开口道,“找到了。”

“什么?”

曲怜星指着手中的账本道:“两个月前,幽州都司曾经向燕王殿下借过一批粮食。这些粮食最后是有幽州布政使衙门在半个月之后还的。当时是因为今年衙门的粮食还没有收上来,而谢将军军中急需粮草,所以只得跟燕王府先行借调。是燕王殿下亲自同意的。”

萧千炽一把抓过她手中的账册,果然看到了燕王的印鉴。皱眉道:“只借了七万石粮食,数量远远不够而且,也只是这一个粮仓的。三个粮仓一向是各自为政,不可以相互调拨粮草的。”

曲怜星笑道:“说是七万石但是谁敢保证就真的是这个数?难道调配粮食的时候燕王殿下还会亲自在这里守着?”

南宫墨蹙眉道:“幽州布政使还粮的时候粮仓的管事不可能不检查,七万石粮食送进来的时候也不可能没有人看到。如果有问题,这些人为何不报?要知道,这可是绝对会暴露,而且牵连起来都是要杀头的大罪。”

曲怜星和萧千炽也是哑然,他们也想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要有志一同的守口如瓶。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就算有好处能比得上活命的好处?认识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南宫墨揉了揉眉心,道:“去将这些人的关系再给我查一遍。”

“是,郡主。”

“郡主。”门外,柳寒飞快地进来,沉声道:“郡主,有人招了。”

南宫墨惊讶地挑眉,“哦?说什么了?”

柳寒神色凝重,低声道:“那几个管事中,有两个是被人替换了的。其中一个就是方才自杀的那个人,剩下的几个,都有把柄握在别人手中。”

“哦?”南宫墨好奇,“什么样的把柄,比得上全家人的性命重要?”

柳寒道:“原本按照计划,下一次调配粮草应该是在五天以后。所以他们计划三天后就全部撤离,只是没有想到,一处边城被北元兵马突袭,粮草被烧毁了,这才提前了几天了。所以……”

“所以才打乱了他们的计划?”南宫墨道。

柳寒点了点头。南宫墨垂眸思索了一会儿,良久才道:“去把招供的那个人杀了。”

“啊?!”三人都是一怔,齐刷刷地看向南宫墨。南宫墨道:“他没说实话,或者说…半真半假。就算真的被人捏住了天大的把柄,面对这种可以抄家灭族的事情也不是每个人都能那么清楚的选择的。更何况,我也很好奇,他们是怎么同时抓住足以让人全部背叛燕王府的把柄的,又是怎么让人相信他们可以保住这里所有人的姓名的。这儿,可是幽州。”而幽州是燕王的地盘,只要一天没有离开幽州谁也不敢说就能逃出生天。甚至,就算离开了幽州,往北是北元贫瘠之地,往南…是齐王和庆王的地盘,这两位一个是燕王的同母弟弟,一个是燕王的忠实追随者。往西是宁王的地盘,宁王跟燕王的关系也不错,手下泰宁三卫也不是吃素的。只怕这些人就是走出了幽州的地盘也难逃一死。

“属下这就去。”被人给骗了,柳寒俏脸冷肃转身就走。

萧千炽望着南宫墨,一脸的纠结。南宫墨轻叩着身边的扶手笑看着他道:“你不用这么模样,我差不多…能猜出来到底是谁在捣鬼了。”

“真的?是谁?”

南宫墨淡然道:“燕王府里,除了燕王舅舅,有本事辖制这些人的并不多。”

萧千炽沉默,确实是不多,即便是他们几个身为燕王的儿子也未必能够做到。在没有真正接触到燕王府的权力之前,父王的那些属下对他们恭敬有加,但是真正面对公事却未必会听他们的。

好一会儿,萧千炽方才抬起头来,咬牙道:“我带人去将人带过来交给表嫂审问!”仔细盘算一下,有那些人也就基本知道了。至于具体是哪一个,还要查证才行。只是…“对方会不会提前跑了?”

南宫墨垂眸,曲怜星笑道:“世子放心,出事的第一时间郡主就命人封锁了幽州城内外的所有出路,保证一只蚊子也飞不出去。”

萧千炽抹了一把冷汗,“还是表嫂想得周到。表嫂,我先去了。”

“辛苦你了。”南宫墨点头道。

看着萧千炽快步离去,曲怜星有些惊讶道:“世子这是真的动怒了么?”

南宫墨淡淡道:“能压制这些人的至少都是燕王殿下的亲信心腹,连这些人里面都有敌人安插的人,没有人能不怒。现在,先想想两天后的那批粮草要怎么办吧。”

“郡主有什么法子?”

南宫墨扶着额头摇摇头,问道:“我能让人去抢幽州布政使衙门的粮仓么?”

曲怜星一呆,“大概…不能吧?”抢官粮?那是真的要造反的节奏啊。

南宫墨想了想道:“去请幽州布政使来一趟,我跟他谈谈他换回来的粮食变质的问题。”曲怜星有些怀疑,“齐大人不会承认吧,毕竟并不是只有他换回来的粮食而是所有的粮草都坏了。另外,收粮入库的时候肯定是要检查的,当时没有问题现在说出了问题咱们也不站理啊。”

南宫墨不在意的摆摆手道:“那就跟他谈谈借粮的事情。他总不能让幽州卫的将士空着肚子打仗吧?若是咱们撤军,谢笠那十来万人能挡什么事儿?”

曲怜星虽然觉得可能性不高,还是点了点头应声去了。

南宫墨叹了口气,靠回椅子里继续闭眼休息。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抚着平坦的腹部。一缕夕阳透过窗棂洒在她的脸上,原本幽静的有些阴暗的房间让人觉得多了几分静谧和温馨。

院子里,柳寒脸色冷肃地盯着眼前跪了一地的众人。不远处又多了一具尸体,所有人都被喜爱的簌簌发抖,不懂事的孩子更是放声哇哇大哭起来。柳寒扫了一眼跟前的香炉,香炉中的香已经熄灭了。

“时间早就到了,方才是这个死人救了你们。不过很可惜…他的答案并不太能让郡主满意。所以,之前的事情咱们继续。准备动手吧。”

伫立在院中的侍卫上前,将挤在一起的人全部拉开,然后纷纷抽出了兵器。

“哇,爹,救命啊!我不想死……”

“呜呜…相公,救命啊…”

“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呜呜……”

柳寒低头看着其中一个管事,他是被招供出来的那位据说是细作的那个。柳寒道:“你不用怕,你暂时不用死。也不用急,那些人,应该跟你没什么关系吧?”

那人喉结动了动,狠狠地瞪着柳寒不说话。柳寒冷笑一声,“动手!”

“等等!”门外,传来一个有些焦急地声音。

柳寒扬眉,回头看向门口却见原本应该在城外陪燕王礼佛的宫筱蝶站在门口。柳寒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惊讶,“宫侧妃?”

“你们在干什么?”宫筱蝶快步走进来,高声道。

柳寒道:“奉郡主之令,将这些人满门抄斩。”

宫筱蝶吸了一口冷气,“你们疯了么?!这是一两百条人命啊。”

柳寒冷笑,“宫侧妃,边关上那是几十万条人命。”

宫筱蝶一窒,咬牙道:“那些人不是还没事么?咱们想想办法总能够解决的,为什么一定要杀这么多人?”

柳寒无语,这位宫侧妃这是打算在她面前扮演救世菩萨么?脑子有问题吧?

那些管事见机连忙纷纷朝着宫筱蝶求救,口称冤枉。

宫筱蝶道:“既然事情还没有查清楚,怎么可以随便杀人?”

柳寒淡淡道:“侧妃,请问你为何会在此?又是以什么身份干涉郡主的决定?”

宫筱蝶咬了咬唇角,仰起头道:“本妃是燕王殿下的侧妃,还不够么?”

“哈。”柳寒毫无笑意的笑了一声,“燕王妃都没有干涉郡主和世子的决定。”一个侧妃算得了什么?说得好听也不过是燕王的一个妾室而已。

宫筱蝶咬牙,从袖中抽出一块令牌,面向柳寒问道:“这个,够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