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3、借粮?/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王的令牌?!

柳寒皱眉,俏脸微沉淡淡道:“我去禀告郡主。”

宫筱蝶轻哼一声,道:“王爷的命令,你敢违抗?”柳寒上下打量了宫筱蝶一眼,“我是郡主的人。星危。”

星危微微点头,示意柳寒先去这里有他看着。

书房里

南宫墨听了柳寒的禀告秀眉微蹙,“宫筱蝶带着燕王的令牌来救人?”

柳寒点头道:“郡主,属下检查令牌是真的。”南宫墨含笑摇头道:“这个我倒是不怀疑,宫筱蝶没有胆子拿假的来糊弄人。但是…燕王为何要留下这些人?”

“这……”柳寒摇头,她并不擅长思考这些问题。

想不明白,南宫墨也不着急,道:“算了,先将人收监吧。”

柳寒有些意外,以郡主的性子如果真的铁了心要杀那些人,宫筱蝶别说是拿着燕王的令牌,只怕是拿着圣旨也没用。南宫墨笑道:“上命不可违,幽州城还是燕王说了算的。舅舅的面子还是要给的。杀了那些人除了一时解气也没什么用处。”

柳寒恍然大悟,“郡主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杀他们?”

“杀几个杀鸡儆猴还是有必要的。”南宫墨淡然道,她可不是什么心地善良的人。如果有必要她也不介意多杀几个人。站起身来,南宫墨道:“先解决粮草的问题,宫筱蝶那里,想必燕王舅舅会给我们一个说法。”

南宫墨带着柳寒回到院子里的时候正巧赶上萧千炽带着几个人回来。看到院子里依然还活的好好的上百个人,不由得有些诧异地望向南宫墨。居然还没动手,不像是表嫂的性格啊?

“表嫂,出什么变故了么?”萧千炽走到南宫墨身边,低声问道。

南宫墨示意他往宫筱蝶那边看,萧千炽看到宫筱蝶握在手中的令牌,眼瞳也不由得缩了一下。

“郡主。”宫筱蝶上前来,含笑对南宫墨道,“王爷有令,这些人不能杀。”

南宫墨似笑非笑地扫了一眼明显松了口气的众人,点头道:“我知道了,宫侧妃请回吧。”

宫筱蝶一楞,怔怔的望着南宫墨。

南宫墨淡笑道:“侧妃还有什么事不成?”

宫筱蝶看向刚刚被萧千炽带回来的几个人,这些人都是燕王府颇有些身份地位的下属,萧千炽对他们也还算客气,并没有让人押着或者绑起来。

南宫墨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微笑道:“侧妃悲天悯人令人感佩,你放心,既然这些人我都没有杀,自然更不能去动他们了。他们好歹还是燕王府有头有脸的人物呢。侧妃还有什么担心的么?”

“没……”

“那就请吧。来人,送侧妃回灵泉寺回禀舅舅,他的意思我们明白了。”南宫墨也不给宫筱蝶说话的机会,沉声道。

“是,郡主。”两个侍卫上前,恭敬地道:“侧妃,请。”

宫筱蝶看看南宫墨平静萧千炽阴沉的神色,以及自己和对方身边地人数,也知道自己讨不了什么便宜。只得道:“本妃带了人,不用送。”

两个侍卫仿佛没听见他的话,恭敬地道:“侧妃请。”

宫筱蝶咬了咬牙,拂袖而去。

“表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父王怎么会…难不成是宫筱蝶假传父王的命令?”萧千炽问道。南宫墨摇摇头道:“不会,宫筱蝶没有那么大的胆子。”

“但是这跟父王的性子不合啊。”萧千炽不解地道。以父王的性格出了这样的事情,这些人绝对是死不足惜,怎么还会派人来阻拦。而且,还是派得宫筱蝶来阻拦?

南宫墨耸耸肩,“我怎么知道?”她又不是神仙。

南宫墨打量了一番被带过了几个人的神情,其中大多数都是熟人。显然也明白出了大事,他们被询问也实属正常,倒是没有跟之前那几个管事一般大吼大叫的表达不满。南宫墨叹了口气,回头看向萧千炽道:“兵分两路,你去解决粮草的问题,还是查事情的真相?”

“解决粮草?!”萧千炽一惊,“表嫂你有办法?”

南宫墨道:“先去跟齐大人借一点,把这两天的应付过去再说。”

萧千炽摸摸鼻子,“我留下。”他自问没有本事从幽州布政使的嘴里掏出粮食来。

南宫墨点点头,伸手拍了拍萧千炽的肩膀带着人转身往院外走去。

身后,萧千炽看向院子里的众人神色也跟着冷肃起来。将麻烦的事情推给了表嫂,他总不能连剩下的事情都办不好吧?

南宫墨坐在幽州布政使衙门大堂里喝了两杯茶,幽州布政使才悠悠然地漫步而来。只看他的步伐也知道幽州布政使此时心情不差。也是,燕王府除了这样的大事,不管跟他有没有关系,他的心情都坏不了。

“星城郡主,郡主玉足踩贱地,老夫这小小的衙门真是蓬荜生辉啊。”幽州布政使快步上前,拱手笑道。前些日子刚在南宫墨手里吃了大亏,今天就能够找补回来,幽州布政使真的心情大畅。他当然知道南宫墨是来干什么的。

南宫墨放下茶杯,淡淡笑道:“齐大人客气了,冒昧打扰还望见谅。”

“不敢,不敢。”幽州布政使在主位上坐了下来,有些言不由衷地客气道。

“不知郡主大驾光临,所为何事?”

南宫墨也不客气,沉声道:“实不相瞒,本郡主想要问大人借调一批粮草。”

幽州布政使脸上的笑容一收,沉吟了片刻方才诚恳地道:“郡主…这事儿实在不是老夫不给郡主面子。而是,郡主也知道如今边关烽烟四起,几天前老夫才刚刚将一大批粮草送往谢将军的军中。这幽州每年的税收,素来是燕王府取大头,老夫手中…也是不宽松啊。”

南宫墨也不着急,平静地看着这老狐狸做戏。

见她如此,幽州布政使也觉得有些没趣了。只得正色道:“实不相瞒,幽州布政使衙门确实是没有郡主需要的粮草。”

南宫墨抬眼道:“半月必还。粮草的事情燕王府从未留难过齐大人,难不成齐大人连这点面子也不愿给。大人是信不过燕王殿下,还是信不过本郡主?”

“不敢。”幽州布政使连忙道,“绝非老夫故意为难郡主,两天前,老夫刚刚往边关送了二十万担粮草。郡主现在想要借调,就是杀了老夫也调不出来。官府在幽州各地也确实是有几处粮仓,但是…要将这些粮草押送过来至少也是七八天以后了。另外…只怕数量上也不多。”

南宫墨皱眉,“两个月前齐大人刚刚往谢将军军中送了七万石粮食,两天前又送了二十万石。本郡主想知道,不到十万兵马的幽州都司衙门,要这么多粮食做什么?”

“这…”幽州布政使一顿,摇头道:“这个老夫就不知道了。但是谢将军的人带着陛下的旨意而来,别说他要二十万石粮食了,就算是要老夫的脑袋,老夫也不敢不给啊。”

南宫墨秀眉紧锁,脑海中心念飞转。

见他不说话,幽州布政使道:“郡主,此事…老夫实在是帮不上忙。还请郡主和燕王殿下见谅。”

南宫墨并不动怒,微笑道:“齐大人言重了,既然齐大人这么说…那就请齐大人给谢将军带个话。近年的北元边关就有劳他多费神了。”

“啊?!”幽州布政使一愣,有些不解地望着眼前的女子。南宫墨悠然道:“想必齐大人也听说过了,燕王府的粮仓里的粮食全部损坏了。没有粮食,自然就大不了仗了。近年边关的事情,自然就只能劳烦谢将军了。”

“但是…但是…”

“这有什么好但是的?”南宫墨不解,“饿着肚子士兵哪儿打得了仗?据算舅舅不下令撤兵,所有的士兵站在边关当人盾也经不住北元骑兵砍几个来回啊。你说是不是?”

幽州布政使这才回过神来,沉声道:“郡主说撤军?此事郡主能做出?幽州可是燕王殿下的封地!”失土之罪就算燕王是亲王也扛不住。

南宫墨莞尔一笑,“难不成,幽州不是大夏的国土?”

幽州布政使自然不敢说不是,只是,若真的就让燕王府这么撤军了那谢笠那边就完了。

“星城郡主,你别忘了…尊夫如今也在谢将军军中。”撤军坑的可不只是谢笠,还是连卫君陌一起坑了。

南宫墨摊手,无奈地道:“那齐大人说怎么办吧?本郡主年轻识浅,实在不知道眼前的局面该如何处置?”

幽州布政使无言以对,没有粮食就算不撤军也打不了仗啊。良久,才有些艰涩地道:“那居住有什么想法?”

南宫墨笑容可掬,“本郡主要的也不多,既然齐大人没有,麻烦谢将军那里先借调五万石粮草如何?还是那句话,半月必还。”

“这,谢将军那里……”幽州布政使有些犹豫。

南宫墨面上带笑,但是眼中却没有丝毫的笑意,“齐大人,谢将军身在军中本郡主也只有过数面之缘。但是,齐大人却是在这幽州城中,大家以后也还是经常见面的。您说是不是?”

这是威胁?!

幽州布政使眼神晦暗地望着眼前浅笑盈盈的女子。但是,他却不得不接受她的威胁。星城郡主说的并没有错,谢笠身在军中周围数万兵马保护,燕王想对他怎么样也有些难度。但是他却是要一直在幽州城里待下去的。只要陛下一天没有明令下旨削藩,燕王就一天要压在他上头。就算燕王一时冲动宰了他,死了也是白死。

沉默了许久,幽州布政使沉声道:“本官派人去跟谢将军商议。”

南宫墨轻笑一声,“商议?齐大人,这可是关系到几十万兵马生死的事情。你若是没商议妥当,那些士兵的命可拿不回来了。”

幽州布政使咬牙,“老夫保证请谢将军通融。若有差池,郡主拿老夫的命来陪便是。”

南宫墨垂眸,轻声道:“岂敢,既然如此就有劳大人了。还请大人将本郡主的话转告谢将军,勾心斗角是一回事,但是牵扯到边关安宁和几十万将士的性命,还请谢将军,三思。”

“老夫自然明白。郡主先请吧。”幽州布政使阴沉着脸道。被人当面赶人南宫墨也不在意,只是耸耸肩起身告辞了。

等到南宫墨的身影消失在门外,幽州布政使才猛地抓起桌上的茶杯狠狠地砸了下去,“一群蠢货!尽会找事!”

“郡主,你对那老头儿那么客气做什么?”幽州布政使衙门外,柳寒回头看着衙门门口的匾额皱眉道,“那批粮草肯定跟姓齐的脱不了关系,你为何还……”南宫墨摇头道:“幽州布政使不是傻子,做这种事情他也逃不了干系。他一家老小还在幽州呢。而且…现在不是追究幕后黑手到底是谁的时候,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决粮草的问题。”

“但是,半个月之后咱们从哪儿拿粮草来还啊?”

南宫墨不由一笑,道:“你真的觉得燕王舅舅会对这件事不闻不问?”

“这个……”柳寒看看走在旁边的曲怜星。曲怜星笑道:“应该不会,这么大的事情燕王殿下若是不闻不问……”那已经不是沉迷女色,而是已经疯了吧。

南宫墨道:“燕王能够那么即使的让宫筱蝶来拦下我们,说明他对此事的了解并不比我们少。甚至有可能…他比我们更显知道。”

“那燕王殿下怎么什么也不做?”曲怜星凝眉。

“你怎么知道他什么都没做?”南宫墨笑问。

曲怜星摇摇头,茫然无语。

“启禀郡主,王爷有请。”几个燕王府的侍卫匆匆过来,恭敬地道。

南宫墨挑眉笑道:“哦?舅舅不是要斋戒闭关么?”

侍卫头领摸摸鼻子,道:“这个…郡主过去王爷自然会解释。”

“那就走一趟吧。”南宫墨笑道。

“郡主请。”

柳寒侧首看了看几个人,确定是燕王府的人这才朝着暗处挥了挥手。几个黑衣男子飞快地出现在街头,然后有志一同地朝着这边走来跟在他们身后的正是一头灰色长发,脸色冷漠的星危。

几个侍卫看看这些突然出现的人也没用多少什么,恭敬地对南宫墨做了个请的手势。卫世子原本是江湖闻名的紫霄殿殿主,手下有一批几位厉害的杀手的事情他们都是知道的。虽然他们都是燕王府侍卫中的精英,却也不想随便跟这些杀人不眨眼的杀手起冲突。

灵泉寺在幽州城西郊的旸台山南麓,原名清水院,因寺中有龙潭,泉水晶莹清澈,改名为灵泉寺。比起更加出名的慧聚寺和嘉福寺,这里更加适合静心和斋戒祈福。

寺庙的后殿一处凉亭之中,燕王正坐在凉亭中对着眼前的棋盘沉思。宫筱蝶坐在一边轻轻地替他揉捏着肩膀。燕王对面,坐着一个一身白色僧衣,容貌清俊而已的年轻僧人。僧人神色平和,眉眼见带着一种淡淡地温雅气质。若不是三千青丝落尽,只怕让人以为是旧时王谢侯门出身的世家公子而不是一个方外之人。

燕王伸手,在棋盘中慢慢落下一子。年轻僧人看了看,抚掌笑道:“王爷的棋,比起几年前更加锐气,这一局只怕是小僧败了。”

燕王也不在意,挑眉道:“念远大师客气了,本王与棋道并不精通。岂敢与天下闻名的念远大师两提并论。”

念远摇头,“小僧之心只在棋盘棋子,研究的自然是多一些。王爷的心…王爷琐事缠身,自然顾不上这些小道。不过,这一句,还是王爷赢了。最多再走三五步,便可见胜负。”

燕王对棋局上的胜负并不怎么执着,听念远这么说也就不再非要跟他分个胜负了。只是道:“几年不见,念远大师大师更加悠闲自在了,不似本王俗事缠身,整日里忙的头晕目眩,难得半刻清闲。”

念远看了看宫筱蝶,笑道:“王爷如今有佳人相伴,岂不是更加逍遥自在?”

宫筱蝶俏脸微红,连忙低下了头。燕王无奈,笑道:“念远,有时候本王觉得你比令师更加超脱世外,有时候却觉得,你这人实在是不应该当个和尚。”

念远念了声佛,淡然道:“生在佛门,可见是缘分。”

燕王啧了一声,随手将棋盘上的棋子收回了棋盒中。问道:“萧千炽和无瑕那里怎么说?”

宫筱蝶一怔,才明白过来燕王是在问她,连忙道:“郡主和世子并没有说什么,将那些人暂时都收监了。只是,郡主似乎有些不太高兴。”

燕王并不意外,道:“不错了,本王以为她要违抗本王的命令,直接将人斩了呢。”

念远摇头道:“城里忙成一团,王爷却在城外看热闹。若是让星城郡主和世子知道了……星城郡主尊令而行,王爷似乎有些不高兴?”

燕王叹气道:“无瑕肯听令,说明她明白本王的意思。但是千炽…本王倒是希望他能够抗命才是。可惜了。”

念远笑道:“世子敬重王爷,哪怕明知不妥也不会违抗王爷的命令吧?”

燕王轻哼一声,“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大师以为如何?”

“愚。”

燕王道:“是愚,却也是勇。炽儿天生少了一份灵慧,本王只怕他多几分勇气罢了。”可惜……

“王爷言重了。”不聪明的人太过有勇气反倒不如甘于平淡好些。

“启禀王爷,郡主来了。”

“哦,快让她过来。”燕王点头道。

------题外话------

不造看盗版的人能不能看到题外,只有一句话:看盗版滚,懂?

我也没天天追着看盗版的骂,但是能别专门跑来找骂吗?神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