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4、跨界的佛门高徒/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念远,南宫墨有一瞬间的惊讶,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了。朝着对自己合十行礼的念远微微点头,“舅舅。”

“来了,坐下说话。”燕王点点头,指了指不远处的凳子,回头吩咐道:“给郡主拿个垫子过来。”

凉亭中并没有侍候的丫头,宫筱蝶只得应了声走出去不过片刻就回来了。亲自将一个软垫子铺在凳子上道:“郡主请坐。”

“多谢侧妃。”南宫墨淡淡地道谢。

燕王对宫筱蝶道:“这一来一回,你也辛苦了。先下去休息吧。”宫筱蝶看了南宫墨一眼,咬了咬唇角终究还是微微一福转身告退了。

南宫墨坐下来,燕王笑道:“这位是念远大师,无瑕认识吧?”

南宫墨点头,念远笑道:“小僧与郡主有过数面之缘,当初也算是…一起经历过一番磨难了。”

燕王点头,当初南宫墨在大光明寺和念远一起失踪的事情他当然也是知道的。南宫墨含笑道:“之前在金陵大师说要往北方来,倒是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大师。”念远笑道:“小僧一路游荡,这灵泉寺的方丈与家师是旧识,只得栖身于此。倒是听说郡主和卫公子这些日子颇有些惊人的经历啊。”

南宫墨笑道:“大师见笑了。”

燕王道:“本王当年在金陵的时候时常去大光明寺听经,与念远大师也有些交情。念远大师才艺无双,学究天人,可不是你们这些小辈能比得上的。”念远笑道:“王爷抬举了,卫公子和星城郡主都是当世俊杰,小僧岂敢。”

燕王叹气道:“无瑕倒是不错,君陌那小子除了一身武艺还过得去,哪儿还有拿得出手的地方?还要请大师多多教导才是。”虽然是这么说,但是燕王的语气中却没有半分失望的意思。显然对卫君陌这个外甥还是十分满意的。

念远和南宫墨自然也明白他的想法,相视一笑却也不拆穿他。别人再优秀,总还是抵不过自己的亲外甥在心中的分量。就算念远和南宫墨真的比卫君陌有戏百倍,到底跟燕王没什么关系。他骂骂倒是无所谓,别人却不能跟着他一起觉得卫公子不好。

南宫墨掩唇无声地一笑,问道:“舅舅召无瑕来此,可是为了粮草的事情?”

燕王问道:“说说看,你打算怎么解决?”

南宫墨道:“我已经跟幽州布政使商量过了先从谢将军哪里调拨五万石粮草应急。然后快马加鞭前往齐王殿下和庆王殿下那里借调粮草。最后,如果燕王府有宽裕的银钱的话,想必宁王殿下不会介意买一些粮草给咱们的。”

闻言,燕王和念远都是一笑。念远笑道:“王爷,小僧说过,这点小事难不倒星城郡主。这回你可信了?”

燕王朗声笑道:“不错,若是本王来处理也不会比你更高明多少了。不过,谢笠那里倒是不用着急,本王几天前已经派人给六弟和十四弟了,最多两三天粮草也该到了。至于你说问宁王买粮?本王没钱。”

南宫墨道:“齐王殿下和庆王殿下那里的粮草只怕不够吧?”

燕王点头,“确实不太够,最多能撑上两个月。”

“所以?”南宫墨挑眉。

燕王道:“所以,本王把今年的秋税截了买粮去了。”

南宫墨一怔,脱口问道:“舅舅截了朝廷的税收?”

燕王轻哼一声,没有说话但是意思却很明白了。

南宫墨摸摸鼻子,不知道是该叹还是该笑。自来亲王封地的税收是由藩王和朝廷分的,毕竟各地的布政使衙门和驻军也不可能让朝廷养着,封地都给了藩王,朝廷从哪儿来的银饷去养数量庞大的官员体系。虽然是藩王占大头,但是数目也绝对不在少数。如今被燕王一下子将一季的进项全截走了,要是能要回去还好说,要不回去过些日子哭得就该是幽州布政使了。

看看眼前把玩着棋子漫不经心的燕王殿下,南宫墨觉得有点悬。

见她如此,燕王随手将手中的棋子扔回棋盒中,轻哼一声道:“你这丫头,想得太多了。姓齐的还敢来问本王要不成?这次的事情,就算不是他干的,他也知道是谁干的。他现在只会怕本王去找他,绝对不会主动来找本王的。”

好吧,明白了。南宫墨点头,燕王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截布政使衙门的税银,就是笃定了萧千夜现在不敢跟他翻脸么?或许,还有想要试探金陵朝廷的意思。

看着坐在跟前的清丽婉约的女子,燕王心中暗暗叹了口气。说是千炽有南宫墨七分的机敏和胆略,他也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了。挥挥手,燕王道:“今天辛苦你了,你有孕在身还是不要太过劳累的好。剩下的事情,就让炽儿去办吧。”

南宫墨点头,明白燕王这是铁了心的要磨炼萧千炽这个儿子了。只是不知道,年纪轻轻的萧千炽跟幽州城里那些老家伙过招下来会不会被拔下一层皮。心理上她觉得应该对萧千炽有点信心,但是想起今天萧千炽在粮仓大院的表现,南宫墨也只得在心中叹了口气。

说了一会儿话,燕王便起身去了前院的佛堂。既然说了是来斋戒祈福的,不管燕王真的信不信佛,面子上至少是要做到的。只是临走时吩咐南宫墨留在灵泉寺住些日子,过几日再回幽州。灵泉寺后山的龙潭中的泉水据说十分养人,南宫墨才三个多月的身孕,今天忙了一天,再来回奔波终究是不妥。南宫墨想想幽州城里那一大堆烂摊子,也点头应了下来。

送走了燕王,南宫墨才回头看向念远。念远含笑道:“许久不见,郡主越发的精神了。小僧还没有恭喜郡主和卫公子。”

南宫墨笑道:“大师谬赞,多谢大师。”

念远侧首望向凉亭外,淡淡的夕阳下整个寺院也仿佛撒上了一层淡淡地金光。前方大雄宝殿内也开始响起了僧人做晚课的声音,念远轻声念了一句佛号。

南宫墨有些好奇地看着念远,“大师不用去做晚课么?”

念远淡笑道:“心中有佛,何时不能参禅?”

南宫墨笑道:“大师的意思是若是心中无佛,每日诵经礼佛也是无用?”

“然。”

“寺院的方丈只怕不能同意大师的观点。”若是这样说,所有的寺院僧人都不必日日诵经讲经了,心中有佛即可么。

念远淡笑不语。

良久,方才回过头来道:“如今燕王府的局势,不知郡主有何看法?”

南宫墨一怔,倒是没想到念远会问这种问题。虽然她一向觉得念远不像是一个不问俗世的方外之人,但是如此直截了当的问起燕王府的局势,却还是让人有些无法适应。沉吟了一下,南宫墨反问道:“大师有何高见?”

念远微笑,修长的手指在棋盘上轻轻滑过,轻声道:“天下将变,燕王府…又岂能幸免?”

南宫墨神色微变,垂眸道:“大师言重了。”

念远摇头不再言语。

念远会在这个时候跟燕王一起出现在灵泉寺,或者说燕王这个时候会来到正巧有念远挂单的灵泉自然不会是个巧合。这两位的关系,显然也并不像是燕王所说的只是旧识而已。此时念远开口直言天下局势,南宫墨心中更肯定了几分。但是,既然燕王没有跟她明说,她也只能当成是不知道罢了。至于念远,这位显然六根不净的佛门高徒,也不是她需要操心的事情。

南宫墨在灵泉寺一住就是好些天,期间弦歌公子来了一趟为南宫墨送来了一些适合暗叹的药。这些却都是避开了燕王的,弦歌公子显然是对燕王或者说是对跟皇家的人扯上关系很是排斥。

住在灵泉寺中倒是难得的清净,每日除了听听寺中的大师讲经,就是看念远和燕王对弈或是听两人闲谈。念远大师果真不愧全才之称,无论是谈经论道还是天下局势,民情风俗都是信手拈来,自有其独到之处。南宫墨虽然屡屡被人赞为奇女子,但是她也颇有几分自知之明,要让她如念远这般博学多闻,触类旁通,只怕再给她十年功夫也未必够。看到念远大师,从来都不算学渣的南宫大小姐心中也不由得升起了几分学渣对学霸的羡慕嫉妒恨。

旁听两人的谈论,南宫墨心中也明白了这位念远大师显然对做佛门高人这件事情并不感兴趣,而是打算跨界做一个顶级谋士。而且,显然并不打算屈就与一个普通的藩王谋士,而是……现在,这两位大概就是处在互相试探和了解的过程中。

自古佛门出奇才。这真的…没、什、么!

南宫墨等人在灵泉寺过得轻松写意,却苦了被留在幽州城里的萧千炽。自从自家表嫂去了灵泉寺一去不回,燕王世子的日子就一日比一日的苦逼起来。所幸的是表嫂走之前总算是解决了粮草的问题,但是先被强借了几万石粮草,后被燕王强抢了税银,幽州幽州布政使对萧千炽这个燕王世子自然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惹不起燕王和星城郡主,老夫还怕你一个冒头小子不成?这也就罢了,毕竟幽州布政使衙门跟燕王府不对盘由来已久,彼此也大不了多少交道。但是之前萧千炽抓了燕王府的几个亲信审问的事情却将燕王府麾下的一干大大小小的官员给惹毛了。若是审出点什么也就罢了,只抓到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就扣着人不妨,世子你是想消遣咱们?

燕王找不到,燕王妃却在府中。于是不少官员的家属都纷纷上门哭诉,手底下的人也隔三差五的各种劝谏,弄得萧千炽灰头土脸心中暗暗叫苦。最后还是燕王府出面,强硬的压下了底下人的意见,才给萧千炽腾出了时间去对付敌人。最后虽然总算是抓出了两个帮凶,但是主犯却已经跑了。燕王麾下的一班老臣更是对此怨声载道。

“王爷,世子来了。”客院书房里,南宫墨和念远坐在燕王下首说话,门外侍卫进来禀告道。

燕王扬眉道:“来了?让他进来。”

“是。”

燕王轻哼一声,随手丢下手中的密函,道:“三个细作,跑了一个最重要的。这小子真是……”

念远笑道:“王爷还是息怒的好,世子并非资质愚钝,只是…有些心慈手软罢了。王爷将此事全权交托世子处理,却是有些为难他乐了。”

不是心慈手软,而是天性有些犹豫不定,不善决断罢了。但是这却实在是萧千炽最大的短处。上位者不需要聪明绝顶,才华盖世,但是却需要在下面的人给你出主意的时候知道如何选择和决断。当断不断,比资质平庸还更加糟糕。燕王也是想要借着这次的事情磨磨萧千炽的性子,还特意将南宫墨给调出城来。只可惜,结果依然有些不尽如人意。

南宫墨沉默,跑掉的那个并不需要担心。燕王既然早有准备又怎么会真的让罪魁祸跑掉了。只是这人从萧千炽手中跑掉,只怕比真的从燕王手里跑掉更让燕王不悦。这不是愤怒,而是失望。

“孩儿见过父王。”门外,萧千炽恭声道。

“滚进来!”燕王沉声道。

萧千炽走进来,看到念远愣了一下,“父王。”

燕王轻哼一声道:“事情查的如何了?”

萧千炽低头,羞愧地道:“孩儿无能,让罪魁祸首先一步逃掉了。这是被抓住的两个从犯的供词。”

双手奉上一份厚厚的卷宗,燕王一目十行的看完脸上的神色越加的冷酷阴沉起来,“好一个萧千夜,好一个宫驭宸,本事当真是不错。能安插这么多人在我燕王府,本王都佩服得很。”燕王脸色难看,其实并非是因为萧千夜。萧千夜登基不到一年,还没有那个本事在燕王府安插这么高级的细作。这些人,八成是先皇安插的。不过如今先皇驾崩新帝登基,这些人自然是效忠萧千夜了。想到自己的父皇对自己如此疑心,不怪燕王脸色难看了。

随手将手中的卷宗递给下首的南宫墨,燕王沉声道:“问出来没有?本王的粮草去哪儿了?”几十万石的粮草,燕王不相信真的全部被弄坏了。

萧千炽为难的摇摇头,道:“那两个人也不知。他们只负责控制粮仓的人和将粮草调换。”

燕王摸索着下巴思索了片刻道:“这么说…还是要问跑掉的那一个了?无瑕。”

南宫墨抬起头来,“舅舅,已经派人去抓了,这两天就会有消息。”

“很好,本王要活口!本王倒要看看,他长了几个胆子敢背叛本王!”燕王沉声道。这个先帝安排在燕王府的细作正是燕王府左长史,是当初随着燕王就藩的时候就一起来幽州的。二十多年来忠心耿耿从未有过任何差错。没想到一出手就不同凡响。要知道,王府里出了打理内府的总管以外,文官中最得燕王信任的就是左右长史了。这不仅仅是背叛,还是活生生的在燕王的脸上狠狠地甩了几个耳光。

萧千炽道:“父王,不知这些人要作何处置?”萧千炽问道。

燕王唇边勾起一丝冷冽地笑意,沉声道:“满门抄斩,几个主犯暴尸三日,以儆效尤!粮仓守卫重责一百刺配流放。”

重责一百,刺配流放。虽然幽州距离边关并不远,但是这个时候打过板子再流放,绝对是十死无声。燕王这话一出,幽州城又是一次血流成河了。

南宫墨皱了皱眉,刚想要开口说什么。却听见对面的念远捂嘴轻咳了一声。对上念远的眼,念远朝着南宫墨微微摇了摇头。南宫墨一愣,秀眉微蹙没有说话。

萧千炽也是一愣,飞快地看了南宫墨一眼。没想到那些人之前在表嫂手中保住了一条命,如今却还是死在了父王的手中。而且,父王可不是表嫂,既然说出来了,就绝没有回旋的余地的。见燕王目光冷然地盯着自己,萧千炽打了个激灵,连忙拱手道:“孩儿领命。”

燕王这才点头道:“那就去办吧。本王这两天也就回去,王府的事情还是让你母妃多费心。”

萧千炽恭声应是,燕王挥手道:“去吧。”

“孩儿告退。”萧千炽恭敬地退了出去,站在门外回想起父王方才的眼神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苦笑。他明白这次的事情父王对自己的处理并不满意,他也想要成为父王那样杀伐决绝的一代枭雄,但是…这种事情想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没有那么容易啊。一句话,数百条人命就这样消失了。他知道这些人罪有应得,更知道如果这件事没处理好最后会害死边关上万将士甚至毁了燕王府。但是他却也没办法不去想,那些即将人头落地的人中有多少无辜的人。更无法不去在意,外人的评价和眼光。

一将功成万骨枯,更无论是一个王者。而他…难道只能永远让父王失望么?

------题外话------

满门抄斩确实是个非常无理取闹的刑法,但是很遗憾在古代这样的事情却很多。不仅是满门抄斩,诛族都是常事啊。

pa:昨天跟个看盗版的掐起来了,谢谢亲爱哒们的支持啊。不过掐架没意义,这世上就是有那种“我就偷你东西还骂你,有本事你打我啊,可惜你打不到”这种嘚瑟病的人,越理她越嘚瑟。不造那位能看到不,其实你完全不必要18号骂完我19号又去订阅200多点啊,我写文确实是有一部分为了钱,但也真的不缺你那200点的钱。不是打算过段日子再拿着这个指责我骂正版读者吧?有这个打算自己截图啊,我不保证到时候会理你。另外,我从来不攻击别人的父母,理解能力有问题我不负责解释。

pss:亲们别浪费时间掐了,以后盗版嘚瑟的,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