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7、出关,交易/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边城军中主帅大帐里,卫君陌神色平静的坐在谢笠下手垂眸不语。

谢笠眼睛微微眯起,打量着眼前的青年男子。虽然卫君陌在他手下已经两月有余,但是谢笠却依然不敢说自己就了解这个部下了。原本以为这位让陛下万分忌惮的人物,来到军中必定是不好相与的。但是这位大长公主之子虽然性情冷漠,在战场上更是心狠手辣的许多惯于征战的老将也忍不住想要做噩梦,却着实没有做过什么让他为难的事情。甚至就连与燕王通传消息,对军中事务指手画脚等等原本他预料之中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安分的…就像他真的只是一个被陛下调来军中历练的宗室子弟一般。

如果没有燕王这层关系,谢笠觉得自己是欣赏这样的男子的。假以时日,这位卫公子必定会成为完全不逊色于追随先帝开国的时候的名将们的绝世名将。可惜……

另外,谢笠也不能肯定如今看到的卫君陌到底是真实的,还是只是他想要给自己看得?

“卫将军,老夫的安排,你觉得如何?”谢笠开口问道。

卫君陌抬眼,平静地道:“末将领命。”

谢笠眼瞳微缩,沉声道:“此去危险重重,却也关系着幽州边关的安危,还望将军慎重。”

卫君陌起身,拱手道:“是。”

“如此,老夫祝将军早日凯旋而归。”谢笠深深地望了卫君陌一眼,沉声道。

卫君陌没在说话,点点头转身出了大帐。

大帐外,看到他出来蔺长风和简秋阳立刻迎了上去。蔺长风连忙问道:“怎么样?谢笠给你分的什么任务?”卫君陌脚下不停步,朝着自己的帐子方向走去,一边淡然道:“调集兵马,准备出关。”

蔺长风一愣,连忙一把拉住卫君陌道:“你说什么?出关?”

卫公子目光淡淡地从蔺长风抓着自己衣袖的手上划过,蔺公子却仿佛被刀割了一般连忙缩回了手。嘿嘿干笑两声道:“你还没说呢,这个时候出关干什么?”在关外打仗他们本来就不占优势,这个季节出去,就更不行来了。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来即使大夏兵强马壮对付北元却依然以防守为主的原因。没办法,轮骑兵他们真拼不过北元人啊。

卫君陌道:“谢将军令我率军出关,绕到北元人后方前后夹击。”

“咳咳。”长风公子险些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前后夹击?谢笠脑子没病吧?”

“咳!”简秋阳忍不住用手肘撞了一下长风公子。这里距离谢将军的大帐不足五十步,就算谢将军脑子真的有病你也不能说的这么大声啊。

“去准备。”卫君陌道。

看他要走,蔺长风连忙拉住他,“你疯了?谢笠这分明是想要你去送死好不好?”谢笠手下不到十万兵马,能分给卫君陌三万就不算不错了。三万兵马去草原上偷袭北元人后方?真跟去死有什么差别?

卫君陌皱眉,“军令不可为。”见蔺长风还想要说什么,卫公子犹豫了一下还是低声道:“出事了,这场仗必须尽快打完。”

闻言,蔺长风神色也是一变,三人都不再说话有志一同的朝着卫君陌的军帐走去。

进了大帐,蔺长风才问道:“出什么事了?”他们并没有收到消息,虽然谢笠控制的严,平时燕王府也不会主动传信给他们。但是如果真的是出了大事,他们自然还是有独特的渠道可以收到信的。

卫君陌靠坐在椅子里,凝眉道:“谢笠并非妄为之人,突然想要将我派出去,只能是金陵那边的命令。”

“你是说……”

卫君陌道:“萧千夜对藩王动手了。”

闻言,跟前的两人脸色都难看起来了。简秋阳道:“谢笠想要趁机害死公子?”

蔺长风轻哼一声道:“就算害不死,这一趟出去想要的兵马能活下来的只怕也不多了。到时候…谢笠直接以领兵失利也能处置了咱们。”

“如果公子不去……”

“那就以违抗军令处置。”反正怎么样都是个死,难怪卫君陌答应的这么爽快。

看着眼前的两人,卫公子冷漠的脸上也忍不住透露出一丝无语,“蔺长风,自从进了军营你就只会用四肢,把脑子当军粮吃了么?”

长风公子气结,他是为了谁?!

卫公子修长的手指漫不经心的摩挲着手中的茶杯,他的手指十分漂亮,不是女子那样的纤细柔美,而是修长干净,似乎并不十分的有力,就像他的容貌一般全然不似一个练武之人。没有与他对上的人也永远都不会知道这双手拥有怎样恐怖的力量。

“你只在想如果失败了会如何,那么…如果我们赢了呢?”

蔺长风咋舌,“赢?赢了?你在说笑么?你凭什么?就凭谢笠给你的两三万不知道能不能指挥得动的兵马?还是用你手里的剑把北元人都给戳死?”就算北元人是一群小白兔,几十万只小白兔也能咬死卫君陌吧?更何况,那是一群狼好吗?

卫公子俨然已经对长风公子的脑子不抱希望了,抬眼看向简秋阳。简秋阳原本的想法也跟蔺长风差不多,不过被卫公子冷冽的目光一扫,头皮不由得一麻,居然急中生智脑海里灵光一闪,“公子,我们没有人,但是别人有啊。”

“啊?”长风公子茫然。

卫公子满意的点头,他终于不用担心自己的属下都是一群除了打打杀杀什么都不会想的笨蛋了。总算还有一个能看的。

一直在被鄙视智商的长风公子额头上青筋直跳。终有一天,他要从背后一剑戳死这个混账!

“长风公子……”简秋阳一脸黑线的望着蔺长风。

“怎么?”长风公子斜眼。

简秋阳瞄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卫公子,“你说出来了。”

长风公子背心一凉,飞快地转身朝着外面冲去,“我去召集兵马!”

简秋阳看看摇晃的帘子,再看看跟前的卫公子,摸摸鼻子道:“公子,长风公子……”卫君陌抬手阻止了他的话,淡淡道:“这次出关,由你和蔺长风领军。你知道该怎么做?”

“是!”简秋阳应道,回过神来才问道:“那公子你……”

“我有事,我没回来之前不得与北元人交锋。”

“是。”

“启禀公子,属下有事禀告。”帐外,一个侍卫沉声道。

“进来。”

黑衣侍卫掀起帘子走了进来,看了简秋阳一眼恭敬地道:“方才收到燕王府传讯,皇帝下令削藩,齐王殿下一家被押解入京。燕王殿下请公子一切小心。”

“知道了。”卫君陌点头。

“还有…星城郡主也说请公子一切小心,尽早回去。”

卫公子冷峻的脸上多了几分温度,淡淡点头道:“下去吧。”

“是。”

当晚,一支二万人的兵马从隐秘的道路悄然出关,直奔关外茫茫草原而去。另一方面,一个男子独自一骑策马扬鞭,冒着草原上凛然寒风朝着关外而去。

“卫君陌走了?”

谢笠帐中,谢笠坐在主位上沉声问道。大帐中间站在年轻将领,将领看看谢笠,在看了一眼坐在谢笠下手的人。一个穿着普通军士衣衫的人,但是年轻的将领却看到了那从粗布的衣衫下露出上好的锦缎和暗金色的绣线。那是……

“回将军,卫将军已经率军出发了。”

“蔺长风和简秋阳呢?”谢笠问道。不得不说,卫君陌身边确实是高手云集。而大夏的军中是一个绝对按人头论军功的地方,有卫君陌在自然也没有人敢抢他手下人的军功。于是这一个多月,卫君陌手下一干大大小小的侍卫将领,就在愉快的撸人头中一路直升而上。其中耀眼的就要属蔺长风和简秋阳了。这两位,虽然跟着卫君陌过来原本在幽州卫的军功一切归零,但是这才多久就已经直升到千户了。如果不是被谢笠和一干将领压着,直接把谢笠手下的一些将领踢掉自己干都可以了。

将领点头道:“都走了,卫将军麾下…只留了几个侍卫看守大帐。”

坐着的那中年男子开口道:“谢将军,那些人是不是立刻……”年轻将领发现这人声音有些尖锐刺儿,在看看他光洁无须的面门心中一动,对来人的身份也多了几分了然。抬头看向坐上的谢笠,眼神中却多了几分复杂。

谢笠侧首避开了属下的目光,沉声打断了那人的话,“不必,几个人翻不起什么大浪!”

“谢将军!”中年男子尖声道:“卫君陌心情狡诈,绝不可掉意轻心!”

碰!谢笠右手在桌案上重重一拍,那人还没说完的话立刻被梗在了喉咙里,只听谢笠冷声道:“这军中,还是老夫做主!卫将军已经领命领军出征了,杀几个侍卫,算什么事?我谢笠还没窝囊到连几个侍卫都怕。”

中年男子脸色一阵扭曲,谢笠不怕,那是说他怕了?咬牙道:“将军明鉴,那些人可不是什么侍卫。据咱家所知,这些人都是前紫霄殿的杀手。难道将军真的以为燕王殿下会放心将自己的亲外甥送到将军账下?只怕不知道什么时候,将军的命就毁在这些侍卫的手里了。”

谢笠不耐烦地靠回椅子里,淡然道:“若是如此,也是老夫命该如此。就当是赔那些出关的将士的了!”皇帝要杀卫君陌他没有意见,就算是多么卑劣的手段他都不在意。作为臣子不就是为君解忧么?但是,作为一军主帅,为了一个人将两万自己亲自带出来的将士送上必死之路…谢笠有些茫然的望着放在桌案上的双手。他真的还配做一军主帅么?

见谢笠说不通,中年男子只得恨恨地住了口,有些阴阳怪气地道:“希望谢将军不要后悔今天的决定才是。”

“这是老夫的事情。陛下只让你传旨,没有让你对着老夫指手画脚。”谢笠冷然道。

中年男子猛然起身,阴恻恻地道:“既然如此,将军好自为之。”说罢,拂袖而去。

谢笠有些疲惫的挥挥手道:“你也退下吧,今晚的事…不可对外人说起。”

年轻的将领欲言又止,终究只是轻轻叹了口气拱手道:“末将告退。”

大帐中,只剩下谢笠一人独对孤灯,良久才长长的叹了口气。

塞外十月寒风呼啸,夜空中飘落下点点的雪雨,打在身上寒冷刺骨。草原中的一处坡凹下面的一处临时军营中一片宁静。没有半点火光的军营在寒风中仿佛死一般的沉寂。蔺长风站在大帐外面,抬头仰望漆黑的天空,“天气越来越冷了,这塞外的天气真不是人能忍受的。若不是跟着卫君陌,本公子现在应该在幽州城里饮酒作乐,左拥右抱才是。卫君陌这个混蛋…咱们留在这里他自己却溜了。”

身后传来一声低笑,简秋阳从里面出来,笑道:“长风公子又在抱怨么?公子独自一人西行,只怕比咱们的处境更加危险吧。”

他们出关已经七日有余,遵照公子的吩咐不得与北元大军主力发生冲突。所以他们只得小心翼翼的避开北元大军,往西深入。偶尔袭击一下遇到的留守在草原上的北元骑兵。幸好如今北元大军几乎全部都在边关跟幽州卫死磕,留在草原上的人并不多,只要他们不过分威胁到北元人,北元大军倒是没有想要掉头对付他们的想法。否则全军覆没就是他们唯一的下场。

听了他的话,蔺长风也只得叹了口气道:“你说,卫君陌现在到哪儿去了?”

简秋阳道:“公子行事,属下哪里能够猜测透?”

长风公子嗤之以鼻,回头上下打量了简秋阳几眼道:“不知道?认识这么多年,本公子都不知道你居然深藏不露。”

“长风公子谬赞。”简秋阳道。

“不,是你谦虚了。”

两人静默了片刻,不由相视一笑。

蔺长风望着远处看不见尽头的黑幕,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卫君陌,你可别把自己的小命给玩掉了。要是连儿子都没见过就挂了,本公子都要为你掬一把泪了。

被长风公子念叨着的卫公子此时正被一群人围着,卫公子神色平淡的扫了一眼手握兵器虎视眈眈的望着自己的人,扭头看向坐在上方主位上的彪悍男子。那男子同样也在打量着卫君陌,见他陷入重围依然淡定的仿佛眼前的人都是木头桩子一般,眼中不由得泛起一丝有趣的笑意。挥挥手示意底下的人驻守。

“阁下何人?闯我斡朵里部?”

卫君陌道:“幽州都指挥同知卫君陌。”

“哦?”男子挑眉,显然是对卫君陌的身份有些惊讶,“原来是卫将军,不知…将军远道而来,所为何事?”大夏的军队男子还是略有些了解的,眼前的男子年纪轻轻就能够做到都指挥使之下的位置,确实是令人惊讶。

卫君陌道:“想与阁下做笔交易。”

男子嗤笑,“我不与大夏人做交易。你们大夏人都是心机深沉,不讲信用。”

卫君陌不以为然,能成为一族首领,眼前这人也不见得没有心机,更不会比他更讲信用。

男子挥手道:“我虽然不想跟你谈生意,却也不想得罪你们大夏皇帝。所以,你走吧。”

卫君陌抬头,平静地道:“你在等北元王庭与大夏两败俱伤么?”

男子一顿,脸色飞快地掠过一丝杀意。但是很快又大笑起来,“哈哈,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阁下不是忘了,我斡朵里部也是北元人。”

卫君陌仿佛没听见他的话,只是继续道:“我怕你等不到那个时候了,北元王庭如今的动静,你想必比我清楚。北元王,应该派人来招安过了吧?最近大夏没空跟北元动武了,你说…北元王会先攻打大夏边关,还是回过头来收拾你?”

自古以来关外民族想要入关,都是要先收拾掉自己地盘上不安分的部落的。

男子沉默了良久,方才问道:“你想谈什么?”

卫君陌扫了一眼自己周围的人,男子有些犹豫。这个年轻男子能够单枪匹马突然出现在自己部落中甚至是自己的大帐外面,武功显然是不可小觑的。仿佛明白了他的顾虑,卫君陌唇边勾起一丝冷笑。手中思归剑划出一道令人惊艳的青芒,在有人惊愕的目光中飞快地穿过重重侍卫出现在了男子的身边。男子大惊,连忙想要拔刀。手刚刚碰到刀柄却被软剑轻轻一抽手背,整只手立刻动弹不得。一只冰冷的大手无声地扣住了他的脖子。

底下的侍卫震惊不已,望着眼前的青衣男子目光中也充满了惊惧。眼前这个是人么?是深山里出来的妖吧?

卫君陌居高临下,淡淡地望着坐上的男子,“现在,你觉得这些人有用么?”

“杀了我,你也逃不了。”男子镇定地望着卫君陌沉声道。对方既然是专门来找他谈交易的,自然不会轻易动手杀了他。所以对自己的性命倒是并不怎么担忧。

“那又如何?”卫君陌淡然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