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天降救兵/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又如何?!

男子梗着脖子想要把眼睛往上翻瞪一瞪眼前突然出现的男人,最终却只能无奈地放弃。人家连死都不怕了,他还能如何?中原人有句话说的好,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无奈地叹了口气,男子朝着底下的众人挥了挥手。下面虎视眈眈地望着卫君陌的人虽然有些不放心,但是到底是首领的命令也不可违抗,只得不甘的退了出去,灵州还不忘狠狠地瞪了卫君陌一眼,警告他不要轻举妄动。

很快,大帐里只剩下两个人了。男子慢慢将手从刀柄上移开抬起来道:“现在可以好好谈了吧?”

卫君陌沉默地移开了掐在男子脖子上的手,男子轻咳了两声用手捏了捏自己的脖子。身为一个部落的首领,被人掐着脖子威胁可不是什么好的体验。瞪了一眼已经自发自觉的移到了下面的卫君陌,道:“行了,现在我承认你有资格与我谈条件。说吧,你想要干什么?”

卫君陌淡然道:“联络瓦刺各部,截断北元大军的后路。”

大帐里一阵沉默,许久才像是终于回过神来了一般。瞪着一双虎眸仿佛看怪物一般看着眼前的男子,“你在开玩笑么?你让我...帮你截断北元大军的后路?凭什么?”

卫君陌淡然道:“除非你想一辈子被北元王庭压得抬不起头来。这几次北元对幽州动武,你的部落都没有参加。你觉得...北元王庭会不会秋后算账?”

男子的中原话并不太好,虽然不是十分理解秋后算账是个什么意思却不妨碍他理解卫君陌话里的意思。卫君陌显然也不是一个优秀的说客,所以说完这些话之后大帐里便再一次陷入了沉默。

许久,才听到男子问道:“帮了你,我能有什么好处?”

卫君陌道:“如果能够一举击溃北元大军,燕王殿下可以为你向朝廷请封。届时,你便可以名正言顺的脱离北元王庭。”

男子能成为一个部落的首领,显然也不是傻子,嗤笑道:“你当我蠢么?接受大夏的册封,届时我先就会被关外所有的部落攻击才是吧?”

“难道你觉得...你们还有机会重新返回关内?”卫君陌漠然道。

男子气结,虽然眼前这人说话的语气平平淡淡的没有丝毫高傲或者轻蔑的意思,但是听在耳里就是有一股不以为然的感觉,显然是根本就不将他们看在眼里,也不认为他们真的能够构成什么威胁。男子怒极反笑,“既然如此,阁下又何必来找我谈交易?”

“方便。”卫君陌道,“你不同意,我也可以去找别人。总有人愿意接受大夏的扶持的。”

“扶持?”确实,如果有了大夏的扶持很可能会迅速崛起甚至取代北元王庭重新统一草原。之前没人接受是因为北元人和中原人之间的血海深仇,但是如今北元退出中原已经二十多年,总会有人心动的。而且总是有一些从未踏足中原跟中原人没有仇恨的部落。眼前这人为什么回来找他的原因他也明白一些,不就是因为他们的部落几乎没有踏足过中原么?

卫君陌看着他,“你可以考虑,不过...我的时间不多。”

说完,卫君陌转身朝着大帐外面走去。男子连忙问道:“你去哪儿?”

卫君陌回头,看着他并不说话。男子恍然大悟,你要去找......”他们部落附近确实是有两个同样跟北元王庭不太对盘的部落。眼前的男子说的没错,他确实是不一定要选择他。

“你让我在想想。”

卫君陌微微点头,掀起门帘走了出去。

边关,幽州卫大营。

这个季节燕王麾下的几个大将难得聚到一起。陈昱的大帐里,薛真和朱弘都在座,脸上的神色也显得有些凝重。三个巨头不开口,底下的将领自然也不敢说话,就连大帐中央的火盆也不能化解大帐中仿佛冰冻一般的气氛。

许久,才听到薛真叹了口气道:“现在怎么办?此事要不要禀告王爷?”

陈昱苦笑,“不禀告行么?若是卫公子有个万一......”

脾气最爆的朱弘没好气地道:“姓谢的真不是个东西,卫公子都出关这么多天了才来人传信!以前没听说这家伙这么阴险啊。”

陈昱翻了个白眼,道:“他还肯传个信给你,你就该偷笑了。就算等到卫公子一路兵马都全军覆灭了再开告诉你你也拿他没办法。”毕竟双方不互相统属,也没有要联合的意思。卫君陌是谢笠的部下,不告诉他们是天经地义。到时候只怕还要给卫公子扣上一个领兵失利的罪名。

朱弘道:“不是想要我们援手,他会传信过来?若是没有咱们,就凭他那区区几万跟软脚虾差不多的兵马,早就被北元骑兵给吞了。”

薛真抬手揉了揉眉心道:“现在咱们该讨论的是要怎么办好么?”不仅是卫公子,他们几家的后人可都在军中啊。

“当然是出兵!”陈昱和朱弘齐声道。

薛真点头,起身道:“行,我哪儿应该距离卫公子一行人最近,我亲自带兵过去。”

朱弘有些担忧,“卫公子都出关快十天了,还来得及么?”如今这个季节,关外的地方可没有那么好待。就算是不打仗说不准都要迷个路什么的,更何况如今草原上有数十万北元骑兵到处晃荡。只要一个交锋,就能杀的区区两万人落花流水。

“来不来得及,都要去。”陈昱道,“薛将军,麻烦你了。我们立刻将消息禀告燕王殿下。”

“好,我先走了。”薛真起身,急匆匆地告辞离去了。

长风公子觉得,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要在第一次见到卫君陌这个混蛋的时候就离他要多远有多远!

一脚踢开一个想要偷袭的北元士兵,蔺长风用剑撑着地面直喘粗气,一边道:“卫君陌再不会来,咱们就要完了。房,没想到本公子这辈子居然是跟你死在一块儿。”累得半死,长风公子也懒得去想简秋阳到底该叫什么了。

简秋阳靠在一匹刚刚死去的马儿坐在地上闭目养神,也顾不得地上的冰冷。听到蔺长风的话,简秋阳苦笑道:“长风公子尽管放心,就算我们都死了你也不会死的。”

“唉,为什么?”

“郡主说,祸害遗千年。”简秋阳淡定地道。

“噗嗤。”不远处正几个人靠在一起休息的薛斌忍不住笑出声来。这几日可算是他们这辈子过得最艰难的日子了,刚开始还好些,几天前他们被一队有将近万人的北元起兵发现,双方交战一场最后虽然他们顺利甩脱了北元人,却也损失不小。从那天开始,几乎每天的事情就是躲避北元骑兵,带着北元骑兵满草原的到处跑。而且这几天天气也不少,昨晚刚刚下了一场中雪,今天一早就又是一场混战。出关的时候他们带着两万人马,现在却已经只剩下了一万两三千人了。折损了将近四成。

笑声牵动了伤口,薛斌不由得呲牙。一个药瓶扔过来正好落在他的怀里,不远处蔺长风头也不回地道:“就剩下这点了,给你吧。小心着点,如今这天气伤口虽然不容易腐烂被冻上了也是一样糟糕。别到时候变成个残废回去,薛将军有的哭了。”

薛斌握紧了手中的药瓶,道:“多谢长风公子。”

蔺长风轻哼一声,挥挥手表示不必。

“薛百户,你说...谢将军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将咱们派出关来?”一个士兵忍不住问道。这也是许多将士的疑问,关外一马平川他们地形又不熟悉,说是来设伏什么的纯属笑话,别把自己送进敌人的嘴里就不错了。更何况,两万人在草原上能伏击得了北元两千骑兵么?

薛斌看看陈脩,陈脩淡笑道:“这个...谢将军自由安排,岂是咱们这些下属能够明白的?”

“谢将军会派人来支援咱们么?”

陈脩叹气,“谢将军手中也现在也不足七万人。”

也就是说不会了。

“所以,兄弟们要想活命咱们就要自己拼了。”陈脩道,“至少,在卫将军回来之前。”

“卫将军会回来?”一开始就没见到卫君陌的身影,不是没有人有想法的。

*轻哼一声道:“一起上战场这么久,卫将军什么时候畏战过?”

众人想起那个在战场上宛如修罗的身影,心中顿时都生气了几分豪迈和勇气。连卫将军那个罗刹鬼都不怕,老子还能怕那些北元蛮子?!

侧耳听着这边的话,蔺长风朝着简秋阳使了个眼色:这小子是个人才啊。

简秋阳淡淡一笑,靠着身后的马匹继续养神。

远处传来一阵号角声,蔺长风眼神一凛,飞快的从地上一跃而起,“敌袭!起身备战!”

动嘴最利落的自然是蔺长风简秋阳以及原本应该是卫君陌的侍卫那一批人。然后就是薛斌等一直被卫公子折磨的死去活来的人,而这两拨人在战场上的死伤也是最低的。连续几天几夜的极强度的战斗,原紫霄殿的人现在有受伤的却没有一个战死的。

众人纷纷起身上马,*咬牙道:“蔺千户,咱们杀?”

“杀个屁!跑!”蔺长风一提缰绳,沉声道:“紫霄殿,断后!”

“是!”

这一次,北元大军显然是铁了心要将这一群敢跑到关外来捣乱的跳蚤给全部捏死。一改之前之后排除小队兵马的情况直接派出了四万兵马来剿灭蔺长风一行人。就算是平时兵马人数相当的情况下,大夏兵马也未必拼得过北元骑兵,更不用说现在三倍以上的北元骑兵,捏死这不过一万多人的兵马是早晚的事情。

还隔着好几里地就能察觉到双方的差距,陈脩策马奔到蔺长风面前,问道:“蔺统领,现在怎么办?”

蔺长风咬牙,身下马儿飞快的往前狂奔。他伸手扯下了挂在身边的一个锦囊单手打开,精囊里只有一张直跳,写着简单的两个字。蔺长风一愣,沉声道:“往东!”

简秋阳走在蔺长风的做手边,沉声道:“往东是瓦剌的地方。”

蔺长风轻哼,“不管,卫君陌留下的锦囊这么写的。混蛋,他以为自己是诸葛武侯啊。”

“......”长风公子,就算卫公子不是诸葛武侯,您也不是赵子龙啊。

如果有人能够飞上天空的话就会看见这样有趣的一幕。一队骑兵飞快地在前面飞奔着,身后几里外,又有另一队骑兵在后面狂追着。在辽阔苍凉的大草原上,就像是两只紧追不舍的野兽一般。一旦一个追上了另一个,等待着的就是你死我活的命运。

“长风公子,咱们跑不过他们。”他们兵困马乏,想要比长途奔袭现在还真的没有跟北元人比的条件。

蔺长风冷笑一声,“你当本公子这半天到处乱跑是陪着他们玩儿呢?”抬手一剑削落自己一缕发丝,发丝在寒风中朝着身后的方向跑去。蔺长风眯眼,满意的道:“很好,就是这里了。放火!”

“长风公子?”放火可不是小事,一不小心风向逆转,倒霉的就是他们自己。

蔺长风道:“反正都是死,这里又不是咱们家。咱们不用救火,你说他们救不救?”

当然要救!谁家被烧了房子不先救火还有空跟人打架。

“来人,把剩下的酒全部倒了,放火!”

“是!”

茫茫草原上,阴暗的天空下浓浓的烟雾带着火光朝着远处蔓延而去,蔺长风轻哼一声,翻身上马,“走!”

等到追在屁股后面的北元骑兵看到眼前冲天的火光的时候已经惊呆了。今天风不算小,风助火势越烧越旺。北元骑兵忍不住纷纷怒骂中原人卑鄙,要招天谴之类。这些长风公子自然听不到了,就算听到了他也不会在意。本公子都要被你们逼死了,还会在乎会不会招天谴?

“快回去禀告将军!灭火!剩下的人绕路跟上中原人!”

“是!”

天色将暗的时候,蔺长风一行人终于可以停下了歇口气了。这个天气一口气狂奔上百里,别说是人就是马儿也受不了了。只是,休息了不到一个时辰,就又被人追上了。北元人对这一只小小的兵马恨得咬牙切齿,这几天到处捣乱也就算了,还敢放火烧了草原!不捏死这些小虫子,他们还好意思跟大夏人动手?附近的将领一怒之下,又派出了两万兵马从两面围攻蔺长风等人。

“长风公子,恭喜你。”简秋阳叹气道,“咱们这区区一万人,让北元人派出六万人来围剿,也算是一战成名了吧?”

长风公子摸摸鼻子嘿嘿干笑。

“两位,现在怎么办?”薛斌坐在马背上,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问道。现在是聊天的时候么?还是紫霄殿的人的神经都是用牛皮筋做得?

蔺长风抬头看看天色,叹气道:“没招了,跑吧。能跑掉几个算几个。活着的兄弟回去记得替我啃掉卫君陌的肉!”

就算活着回去,我们也不敢。所以,蔺公子你还是自己去吧。

陈脩指了指前面,“好像跑不掉了。不是两面夹击,是三面包抄。”至于另一面?另一面五十里外就是北元大营,真是个好地方。

果然,前方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马蹄声,蔺长风怒骂,“我去,被卫君陌害死了,比后面人还多!”

“现在怎么办?”

简秋阳耸耸肩,“大家自己选个喜欢的方向,杀过去吧?”

现在好像也只能这样了。

看着远处越来越近的北元骑兵,所有人都紧紧地握住了手中的兵器。

除了蔺长风等人的苦中作乐,后面追来的北元将领也很是疑惑,“前面是哪一部的兵马?”

身边的副将摇摇头,他们也不知道前面是哪一部的兵马啊。难道是将军不放心他们,又另外派了人来?用得着这样么?若不是大夏人卑鄙无耻,他们早就将所有的人都杀死了。

领头的将领犹豫了一下,还是道:“拍斥候去看看,到底是谁领兵?”

“是。”

这边在商量,对面的兵马却没有客气。毫不停歇一往无前的向着蔺长风一行人冲了过来。蔺长风眼底闪过一丝杀意,手中的剑刚要出窍,却被走在骑兵最前面的一个青色身影吓得险些从马背上掉下去。

“那...那、那......”谁来告诉他那看上去杀气腾腾的骑兵不是北元的起兵,谁来告诉他,他为什么会在北元骑兵中看到卫君陌的身影?又有谁能告诉他,卫君陌为什么看上去像是那些人的领头人?!

卫公子叛国通敌了?

卫公子大发神威,靠一个人就收复了数万北元兵马?

以上,都是长风公子的臆想。

直冲这边而来的马背上,卫公子沉声道:“全部闪开!”

夹带着内力的声音荡开,清晰的传进了所有人的耳朵里。然后,就看到在对面的北元追兵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刻,一支气势汹汹的北元骑兵宛如利剑一般射进了...自己人的胸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