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9、郁闷的北元骑兵/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北元的将士们觉得很郁闷,虽然当年被大夏人赶着灰溜溜的跑回草原了,但是北元勇士们对于跟幽州卫每年必约的干架之旅自认为从来没有熊过。但是…他们北元勇士再怎么样的勇武,也扛不住中原人的心肠险恶啊。

谁会想到,从草原上冲出来的一只一看就是自己的兵马,居然会倒戈相向忙着中原人揍自己人?

于是,完全没有想到的北元勇士们就被这突然冲出来的几万兵马杀了个措手不及。一场打下来,六万兵马折损了大半。这还不是最郁闷的事情,最郁闷的是,就在他们向大营报信等待大将军派人支援的时候,收到的消息却是驻守在幽州边境的幽州卫突然发起疯来了。率领进十万兵马直接出关朝着大营方向扑了过来。于是…大将军自然没空理会他们了,原本气势汹汹地追杀蔺长风一行的几万兵马立刻角色倒转,成了被追的那个。

比战力,大家都是土生土长的塞外勇士,谁也不怕谁。比战马,被养的膘肥体壮体力满满的战马对被蔺长风在草原上遛了好几天的战马?比智商,北元军中二流将领天生不善思考,对卫公子,长风公子,紫霄殿前杀手,幽州卫将门虎子。这结果…呵呵。

就在薛真带着大军在关外跟北元主力打得血雨腥风,卫君陌带着借来的瓦剌兵马在草原上追着北元一部分残兵四处搞破坏的时候,身为幽州都司指挥使谢笠的军中却是格外的安静。

“谢将军,薛真带兵出关了,你难道不能想想办法么!”声音尖锐的中年男子焦躁地在营帐里来回踱步,看着淡然自若的靠在椅子里的谢笠不满地道。

谢笠睁开眼睛平静地看着他,“想什么办法?本将军能管得了谢笠?还是让我派兵出关帮北元人剿灭卫君陌?”

中年男子一哽,顿时说不出话来。就算他真蠢也知道,想要动卫君陌只能暗地里来,若真让谢笠出兵关外剿灭自己人,就算真杀了卫君陌回头第一个死的就是他们。不用燕王动手,陛下自己就要先杀了他们以平民愤。

中年男子吸了口气,看着谢笠道:“但是谢将军别忘了,若是让卫君陌或者回来,咱们谁也讨不了好。”

谢笠有些疲惫地揉了揉眉心道:“老夫能做的都已经做完了,若是卫君陌依然或者回来了,那只能说是他命不该绝,老夫也没有办法。请陛下另想他法吧,老夫无能为力。”

“谢……”

“请如实回禀陛下。”那人还想再劝,却被谢笠干脆地打断了。

那中年男子轻哼一声也不可奈何,这军中到底还是谢笠说了算的。另一方面,他也怀疑陛下想要暗地里弄死卫君陌的想法到底能不能行,当初卫君陌在金陵陛下都弄不死他,现在到了幽州难道反而能行了?如果连几十万北元铁骑都杀不死卫君陌,他们派几个杀手去就行吗?要知道,卫公子本身就是天下最厉害的杀手之一。

想到此处,中年男子只得拱手道:“既然如此,咱家这就告辞了。将军好自为之。”

谢笠默然不语,中年男子轻哼一声甩袖出了大帐。再不走,真的等卫君陌那个杀星回来了,只怕就走不了了。

“将军,末将求见。”门外响起一个年轻的声音。谢笠睁开眼睛,“进来吧。”

看着走进来看着自己欲言又止的年轻将领,谢笠垂眸沉声道:“说吧,有什么事?”

年轻将领道:“将军,军中现在许多人都在传…说是,将军故意将卫将军派出关外,是想要……”

“想要什么?”

年轻人咬了咬牙,道:“是想要排除异己,趁机害死卫将军。”

谢笠默然不语,年轻人有些焦急地道:“将军,如今军中传的很不像样子,若是在怎么下去,只怕…只怕会军心不稳。”

“那你说,该如何做?”谢笠问答。

年轻人拱手道:“末将愿意率军前去增援卫将军。只要将军派人支援,救回卫将军和剩下的兄弟,军中的谣言自然不攻自破。”

谢笠看着他,“你知道他们现在在哪儿?你可知道一旦出关就很难活着回来?”

“可是……。”

谢笠抬手打断他的话,“如果,老夫说…这不是谣言呢?”

“……”

十一月初,幽州下了一场小雪。一夜之间,整座城池都覆盖上了一层薄薄的白雪。南宫墨披着厚厚的大红色绣着白梅的斗篷漫步走在燕王府中。鲜艳的红色和斗篷边上柔软的白狐毛衬得清丽的容颜更加的白皙如玉。虽然身边地人竭力的为她进补,但是这些日子过去南宫墨却依然不见长肉。虽然南宫墨说是体质如此,但是长平公主却坚持认为是因为担忧卫君陌在战场上的缘故,对儿媳妇更加心疼。

“郡主来了。”门外,两个丫头看到南宫墨过来,连忙上前见礼。

南宫墨点点头问道:“舅舅醒了么?”

“回郡主,王爷醒着呢。王爷传了话,郡主来了直接进去就是了。”丫头含笑道。

南宫墨点点头,说了声有劳缓步走了进去。

此处并不是燕王府的书房,而是蝶园的房间。前几天燕王突然病倒,就一直没有好起来。对外只说是陈年旧伤发作的缘故,因此一直住在蝶园由宫筱蝶照顾。

房间里并不是只有燕王和宫筱蝶两人,还多了萧千炽和朱初喻。宫筱蝶坐在床边扶着燕王,萧千炽和朱初喻站在窗前不远处回话。

听到脚步声,众人回头看到南宫墨进来。

“舅舅。”

燕王精神尚好,点点头道:“无瑕来了,坐吧。”

南宫墨谢过,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萧千炽和朱初喻问道:“舅舅唤无瑕过来,可有什么事情?”

燕王轻咳了两声,接过宫筱蝶递过来的一封折子,道:“拿去看看吧。君儿过些日子也该回来了。”

南宫墨疑惑地接过折子,是陈昱写的边关的消息。折子上,将谢笠派卫君陌出兵关外,卫君陌借调瓦剌兵马与北元人周旋,趁夜奔袭摧毁了北元人的粮草补给等等写的清清楚楚。其中还附带了陈昱对目前以及未来战事的预判和建议等等。陈昱号称幽州卫第一儒将,果真是名不虚传的。

见南宫墨抬起头来,燕王问道:“看完了,有什么想说的?”

南宫墨轻抚着手中的折子道:“金陵那边准备对君陌动手了?”谢笠她虽然不熟悉,却也有过一些了解的。以他的性格是做不出来为了私利用这种法子设计卫君陌的事情的。只能是萧千夜的命令,谢笠身为臣子不得不尊罢了。

萧千夜这样几乎可以算是明目张胆的对卫君陌下手,只能说他也已经准备对燕王府下手了。自然也就不怕跟燕王府撕破脸了。

燕王闷哼一声,皱了皱眉道:“六弟被萧千夜封到了南宁。”

南宫墨皱眉,这个世界跟她的前世无论历史还是地形都只是类似却无法对照。所以她也不知道这个南宁到底是在哪儿,不过萧千夜总不可能给齐王封个富庶的封地就是了。

站在旁边的朱初喻看到南宫墨的神色,轻声道:“表嫂,南宁在益州以南,与原华宁郡王的封地倒是相邻。”

南宫墨这才了然,好吧,果然是很偏僻的地方。萧千夜其实很想把齐王塞进十万大山当野人吧?

燕王有些奇怪地看着她,“你堂堂楚国公千金,连个地名都搞不清楚?”

南宫墨摸摸鼻子,“我又不做官又不能领兵打仗。”

燕王没好气地瞥了她一眼,“不知上进。”

南宫墨耸耸肩,道:“舅舅担心齐王舅舅的安危么?”

燕王摇头道:“六弟自己有分寸,萧千夜既然重新封了他暂时就不会动他。本王若是派人去跟他联络,他的处境反而更危险。”南宫墨点点头,盘算着回头让人带点药去给齐王。那种穷山恶水的地方,自古就是流放之地,齐王若是水土不服什么的,别萧千夜没杀他反倒是被气候病痛给弄挂了。

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南宫墨伸手将折子放回身边的桌子上,问道:“舅舅还有什么事情吩咐?”

燕王指了指站在旁边的朱初喻,道:“善嘉郡主说入冬了,想要在城里施粥,你怎么看?”

南宫墨思索着,如今眼看着燕王府和朝廷的关系越发的紧张起来,这个时候民心确实是非常重要的。想了想,南宫墨问道:“善嘉郡主有什么建议?”

朱初喻垂眸微笑道:“我哪儿有什么建议?只是想着为幽州的百姓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罢了。听闻往年母妃也会命府中的人在城中施粥,咱们做晚辈的自然要效仿母妃的贤德。”

南宫墨微微点头,沉吟不语。

萧千炽道:“表嫂,你有什么看法不妨说说看吧。”

南宫墨摇摇头,道:“郡主打算设立几处施粥点?准备施粥几日?预算的成本是多少,这些钱粮又打算从哪里出?”

朱初喻若是连这些也没做好,也不敢往燕王跟前凑了。从容笑道:“我打算在城中东西南北个设立一处地方施粥,再过几日便是母妃的生辰便从当天开始连续七日吧?至于钱粮,自然是从我的嫁妆里出。如果大嫂和三弟妹有意的话,也不妨一起。也算是对母妃的一片孝心。”

听完朱初喻的话,宫筱蝶笑道:“善嘉郡主一片孝心可嘉,到时候我也出一百两便是。”

“多谢侧妃。”朱初喻淡淡道,不卑不亢。

南宫墨微微蹙眉,朱初喻要做善事自然是好事,不管她用心是什么至少确实是有普通百姓因此而受惠了。都说沽名钓誉如何如何不好,总比连沽名钓誉都没有人做好吧?只是,朱初喻拉上世子妃和孙妍儿一起的话就有些麻烦了。朱初喻可以随心所欲的说做施粥就施粥,她家底丰厚自然不在意。但是陈氏和孙妍儿却不一定经得起她这么做。但是如果不同意岂不是显得这两个人不孝顺王妃?

朱初喻见她迟迟不答,问道:“表嫂觉得有什么不妥当么?”

南宫墨摇头笑道:“郡主善心可嘉,哪有什么不妥?不过…我想幽州城中心地纯善的人定然不少,何不邀大家一起来共襄盛举?另外…施粥虽说可令所有金陵百姓共沐舅母的慈泽,到底…如今天气不好设置粥棚也是琐碎。不如择城里城外家境困苦的人家,送些过冬的柴米和御寒之物。郡主觉得如何?”

“表嫂高见!”朱初喻还没来得及说话,萧千炽便忍不住赞道。萧千炽也是亲自参加过燕王府施粥的事情的,大冬天的一群百姓排着长长的队伍在寒风中等待一碗不用片刻就能被冻得冰凉的稀粥,那感觉着实不怎么舒服。城中出了真的吃不起饭的人家和乞丐,其实真没多少人回来。而城外那些吃不起饭的人家,为了一碗粥赶过来?吃完了回去肚子都又饿了,还不如不吃。

朱初喻脸上的笑容有些勉强,“表嫂高见。”你说你没意见,结果把我的计划改得一点不剩?!真好意思么?她就不信以南宫墨的聪慧会不明白她施粥的用意何在,现在拉上整个幽州的权贵,那还有什么意义?她虽然有郡主之尊,又是郡王妃。但是在幽州城里,有世子妃,星城郡主,还有各家的将门千金,谁还认识她这个善嘉郡主?

听着他们说话,燕王剑眉微挑,直接拍板道:“行了,既然你们都没有意见,就按无瑕的话做吧。回头去账房支五百两,就说是本王的意思。”

“是,父王。”

“是,舅舅。”

燕王看看南宫墨,犹豫了一下道:“无瑕的身体撑得住吧?”

南宫墨浅笑道:“多谢舅舅关心,我没事。”她是真没事,怀孕初期都没有什么症状,如今四个多月接近五个月了还能有什么问题。从前听说怀孕的症状多么可怕,南宫墨也曾见过一些孕妇,但是不得不说,这个宝宝实在是很乖巧。

从蝶园出来,一行三人就直接去了燕王妃的院子。正好陈氏和孙妍儿也都在陪着燕王妃说话,就顺便将事情一起说了。听了他们的话,燕王妃拍拍南宫墨的手笑道:“还是无瑕想的周到,我这些年也就是施些粥,做不了别的,也想不明白这些。既然王爷都这么说了,本妃这里也出两百两吧。”

燕王妃既然都说了,陈氏和孙妍儿也跟着一人出了一百五十两。陈氏面色有些不渝,倒也不明显。孙妍儿却是心甘情愿的,一百五十两在她能承受的范围,能够做些善事也是好的,就算是为了在战场上的夫君积福也是好的。

只是,原本想要大干一场的朱初喻就有些郁闷了。如果只是燕王府自己办,孙妍儿和陈氏自然不能跟她比,到时候自然是她独占鳌头。但是如今南宫墨拉了一堆人一起,燕王妃只出了二百两,她也不能比燕王妃多了。只得也跟着一起出了一百五十两。

萧千炽笑道:“还是母妃和父王大方,如此算下来,只咱们燕王府就能有一千多两了。若是按照表嫂的法子,确实能置办不少东西。”

燕王妃没好气的伸手戳戳儿子的额头道:“别什么事都要你表嫂来替你想主意,累着了无瑕小心你表哥回来收拾你。”

萧千炽摸摸鼻子,讪讪无语。

燕王妃看看三个儿媳妇,对南宫墨道:“既然这主意是无瑕想到的,以本妃只见…召集这些人的事儿还要劳烦无瑕你了。”

南宫墨一怔,这事儿确实不好由燕王妃亲自出面。毕竟这些事还是自愿的好,燕王妃出面的话大概也没有人敢不愿了。但是她以为这也应该交给世子妃或者朱初喻孙妍儿总得一个来办才是。

很快南宫墨就明白燕王妃的意思了,朱初喻燕王妃肯定是不会选的。对于这个儿媳妇,燕王妃不会刻意去当个恶婆婆折磨她,却也不会去扶持她。朱初喻在燕王跟前提起的施粥的事情为的是什么又怎么瞒得过燕王妃?而陈氏,燕王妃如今却是不敢相信这个儿媳妇的心性和能力了。拿一百多两银子出来都一副纠结不舍的模样,若是这其中弄出什么事情来那燕王府的脸才是丢干净了。

那就只剩下一个孙妍儿了,三个妯娌中孙妍儿最小,那这件事交给她能与是把她架在火上烤。燕王妃如今只希望三个儿子兄弟和睦,自然也不许三个儿媳妇之间闹腾起来。于是,事情就只能托付给南宫墨了。

想明白了南宫墨也不推辞,点头笑道:“既然舅母信任我,我自然是在所不辞。不过还要请妍儿和两位弟妹一起帮忙才是。”既然谁都不能主导这件事,那就一起来吧。

燕王妃含笑点头,对南宫墨也更加满意了,“就按你说的办,谁敢不听话你告诉我,我听你抽她们。”这样聪慧灵敏的一个女子,只可惜她的儿子却没有这个福分啊。

“那就多谢舅母了。”南宫墨笑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