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独生子女光荣!/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的郑重其事需要人帮忙,但其实真的需要她们这些人亲自动手的事情并不多。毕竟燕王府麾下养着的也不是一群饭桶,只需要吩咐下去自然有人会办妥。南宫墨带着朱初喻三人,最多的也不过是亲自写一些帖子给各家的权贵千金们罢了。

南宫墨倒也不白占便宜,虽然燕王妃将事情交给她办,但是帖子上写着的却是四个人的名字。对此,陈氏没什么想法,孙妍儿很是感激,唯独不满意的却只有朱初喻了。但是不满意又能如何?以她如今的处境跟南宫墨硬碰硬那是自己找抽。

接到帖子的金陵权贵们也很给面子,不拘多少都纷纷慷慨解囊。因南宫墨并没有弄什么宴会当场捐钱捐物的事情,虽然有一些攀比却也不算严重都是在各自能够承受的范围罢了。不过三天时间,却也筹集了足足一万多两银子。倒是让在书房里算账的众人有些震惊了。

一万两对朱初喻和南宫墨来说自然不算是什么大事,但是对陈氏和孙妍儿来说几乎可算是她们所有的财产了。说不定,还没有那么多。见两人如此,南宫墨笑道:“幽州虽然不比金陵富庶,但是城中富商还是有不少的。一万多两也不算出格。”这些银两中,贡献最大的不是那些权贵将门,而是金陵城中那些富商。他们不缺钱,但是却缺地位却门路。难得有这样一个可以在燕王府刷好感度的机会,机会不给面子?

反倒是燕王麾下的亲信,如今薛家陈家这些,都只有当家夫人送过来一二百两,倒是薛家的薛小小让丫头将自己的私房钱悄悄送了过来,一共也不过四五十两罢了。

陈氏看了看桌上一箱子的银票还有各种碎银子,问道:“表嫂打算怎么做?”

南宫墨笑道:“后面的事情倒也简单,这些银两统计出来后请府中管事去采购需要的物资,到时候可以请各府的闺秀们一起来帮忙打理分配。至于发放这些东西,燕王府虽然人不少,不过舅母的寿辰事情也多,就请各府的有空的公子们帮忙走一趟吧?”这些权贵之家的公子们自然不会看上那些廉价粗糙的东西,有他们在下面的人也不敢动什么手脚。至于这些纨绔公子们,家里的长辈自然会好好地“鞭策”他们。

朱初喻凝眉道:“表嫂,这是否太过劳师动众了?”

南宫墨不解,“怎么说?”

朱初喻道:“这般又要劳动各家千金,又要各府公子们亲自出马办事,只怕旁人心中会有看法,若是累着姑娘们更是不好,还是咱们自己办吧?燕王府也不缺这个人。”

南宫墨失笑,“怎么会?他们只会欣然踊跃的参加。至于各府闺秀们,哪里又真的需要她们亲自做什么粗活?谁出门身边不跟着几个下人的,更何况,比起金陵闺秀,我看幽州的姑娘倒是有活力的多。”怎么会不愿意?说什么行善之类的话或许是虚的,但是做这些事情对幽州的权贵们的名声绝对是一个极大的提升。更何况,这也是一个在燕王和燕王妃跟前露脸的机会。只要是脑子清楚的人都只会高兴。

朱初喻郁闷,她当然不会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但是这样做下来...她费心筹划的事情跟她到底还有什么关系?除了发了一张帖子以外,谁还知道什么?就算有人提起也是说燕王府的三位儿媳妇,而不是燕王府二少夫人,顺义郡王妃,善嘉郡主朱初喻。

望着眼前言笑晏晏的清丽女子,朱初喻垂眸,将眼底的纠结郁闷深深地压了下去。

果然如南宫墨所说,请了几位在幽州城中身份尊贵的贵女商量,众人都高高兴兴的答应了。同时对燕王府的三位少夫人以及南宫墨也更多了几分好感,就连之前名声被自己作的有些难听的陈氏也让几位闺秀们亲身道谢了。并承诺燕王妃寿辰头两天会带着自家姐妹闺蜜们过来帮忙。

距离燕王府不远的一处空院子里,前后几个院子里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穿着简洁利落的闺秀们有的指挥者下人搬运分装各种东西,有的拿着账本查看勾勾画画,有的干脆就自己上手跟着一起般一些小件不怎么费力的东西了。

南宫墨坐在屋檐下的椅子里,一个婆子捧着厚厚的一叠棉衣路过,却不想走得太快最上面的一件掉了下来。那衣服都快要抵上她的下巴了,自然不能低头去捡。南宫墨俯身想要帮她捡起来,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尖叫,“别动!”

南宫墨一愣,抬头看向手里抓着一包衣服正恶狠狠地瞪着自己的薛云云。薛小小飞快地扔掉东西冲了过来,“星城郡主,你别动别动,我来捡。”

南宫墨忍不住一头黑线,她只是怀孕了又不是残废了。这些人不仅不许她帮忙,连她在院子里走动都不让,只能乖乖的坐在屋檐下发呆。说是怕来来往往的人撞着她。别说是不小心了,就算是有人专门扑向她也未必扑得到好吗?

薛小小捡起衣服,正要还给那婆子,却愣了一下道:“咦?这衣服怎么是旧的?都是旧的?”

那婆子手里厚厚的一堆衣服果然都是旧的。有衣料普通的粗布,粗棉之类的,也有富贵人家的绫罗绸缎,但是毫无意外都是旧的。

南宫墨抚额,“你还是先把东西还给人家吧。”抱着一大堆衣服在那里等着也是很累的。

“哦。”薛小小这才转身将衣服放回去,那婆子连忙谢过走了。

薛小小凑到南宫墨身边道:“郡主,为什么要送旧衣服?送新的不是更好一些吗?是不是钱不够,我们可以......”

南宫墨伸手往她脑门上敲了一下道:“这不是钱够不够的问题,咱们这些人家哪家家里没有许多穿不着的衣服?别说是你这样的大小姐了,每季好几套衣裳,有的上过身也就算了。就说家里的下人,燕王府的丫头每季两套衣裳,还有主子赏赐下来的,料子姑且不论,但是不要的旧衣裳却不少。大家族都是要面子的,绝对不会让下人穿着破烂有补丁的衣服在外面晃。但是这些衣服对权贵之间来说是没面子的事情,对连饭都吃不上的百姓来说却是难得的好东西。而且,南宫墨让人收集这些衣服也不白要,除了那些确定不要的以外都是按折旧的价格给的。

“衣服虽是旧的,却能敝体御寒。用省下来的钱可以买更多的衣物粮食。另外,你若真的去铺装做了新衣服过去,他们也不会穿的。那咱们送过去的东西还有什么意义?”

“为什么?”薛小小茫然地眨眼问道。

南宫墨淡笑道:“那些穷苦人家说不定一辈子也不能置几件新衣,你送新衣过去他们怎么舍得穿?”

“不穿不就放旧了么?”从未吃过苦的薛小小显然不能理解这些事情。

南宫墨道:“如果你特别特别喜欢吃一种点心,但是这个点心你一年只能拿到一块,甚至可能不知道还能不能有下一块,你还舍不舍得一口吃完?”

薛小小茫然,虽然觉得这个比喻不太恰当,但是又好像有些明白了。

“虽然我还是不太懂,不过...郡主说的肯定是对的。”薛小小挥挥小拳头,坚定地道,“前些日子我也跟母亲去探望过姐姐,路上就看到一些人家吃不上饭,还要卖孩子。我也想不到办法只能给了他们一些银子。但是我娘说这样的人家还有很多,北地寒冷,每年饿死的人更多。郡主这么聪明,今年一定可以救很多人!郡主,以后你还要做善事的时候,记得通知我。我把我的首饰都给你。”

南宫墨含笑摸摸她的小脸道:“真是个善良的好孩子,乖。”

方才还激情洋溢的薛小小立刻俏脸通红,双手捧着小脸移到了旁边。

院子里忙的如火如荼,薛小小说了一会儿话也自觉的跑回去忙之前手上的工作了。鸣琴端着一盅热汤过来,笑道:“郡主,忙了一上午用点东西吧。”

南宫墨无奈,“我忙什么?这院子里大概就我最闲了。清点的怎么样了?”

鸣琴笑道:“有三位少夫人还有永成郡主在,一切都好。就连明玉郡主都在帮忙呢。善嘉郡主说,今天下午就可以完成。”永成郡主和明玉郡主虽然是庶女,平时也被各自的母妃拘在后院鲜少出来走动,但是这样的事情南宫墨自然不会落下了他们。南宫墨点头道:“那就好,请大家歇息一会儿,吃点东西再继续吧。”

“郡主放心,知书早就去安排了。”

“郡主,王妃和大长公主来了。”门外,一个丫头匆匆进来低声禀告道。南宫墨还没说话,燕王妃和沧平公主就已经走到门口了,看到院子里忙忙碌碌的众人,燕王妃挑眉对长平公主笑道:“无瑕说得不错,这些姑娘们都是有能耐的。”原本以为这些养在是闺中的闺秀们定然不耐烦做这些繁琐的事情,何况各家闺秀中相互不对盘的也大有人在。却不料这院子里却是各司其职有条不紊。

“见过王妃,见过大长公主。”

见到两人进来,众人连忙行礼。燕王妃挥挥手道:“虚礼都免了吧,各自做各自的事情去,你们也去帮忙。”燕王妃对身边的丫头婆子道。长平公主点点头,对身边的丫头吩咐道:“都去帮忙吧。”

南宫墨起身迎了上来,“母亲,舅母。你们怎么来这儿了?这儿乱的很。”

燕王妃道:“我看倒是不错,咱们幽州城中的贵女们倒是真不错,做起事情来也干净利落,半点不比那些世家贵女差。”世家大族的贵女可不只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就能行的。比起执掌中馈人情往来,那些都是旁枝末节罢了。幽州的贵女们论家世自是比不上金陵城里的,但是若是大气坚韧的话,却是比那些养的娇滴滴的姑娘们好得多。能来这里帮忙的也必定都是各家的嫡女,教养方面虽然没有那些传世世家那般严谨,却也不差。

南宫墨笑道:“可不是么,大家都很能干,反倒是我如今成了个闲人。”

燕王妃道:“你啊,好好地生下孩子比什么都强。有什么事吩咐她们去办就是了。”

听说燕王妃和长平公主来了,朱初喻等人也连忙出来见礼。正好知书来禀告午膳准备好了,南宫墨便请燕王妃和长平公主一起留下来用膳。来帮忙的几位闺秀都被燕王妃和长平公主一番盛赞,众人皆是一片欢喜和睦。只是南宫墨碰巧看到陈氏和朱初喻甚至是孙妍儿面色都有些奇怪,一时倒是有些想不明白。

等到下午忙完了,众人皆在前院饮茶说话,南宫墨趁着空闲才问了曲怜星。曲怜星听了她的疑惑也愣了愣,倒是很快反应过来笑道:“郡主,世子妃三位的反应是正常的,倒是您这反应才是不正常吧?”

南宫墨挑眉,“我哪里不正常了?”

曲怜星无奈,“正常做儿媳妇的,听到婆婆如此称赞别人家的姑娘都要有些担心了吧?”

“担心什么?”

“当然是担心王妃和大长公主看上哪家姑娘啊。虽然三位世子和公子都有了嫡妻,郡主和善嘉郡主更是身份尊贵,但是以燕王府的家世和大长公主的身份,想要为四位公子挑选一两个侧室也没人能说什么。那三位怎么能不担心?”曲怜星道。

南宫墨叹息,“原来成了婚的女子不仅要防着家里的侍妾之流,还要防着别人家未出阁的姑娘?”

曲怜星笑道:“身份尊贵的人家自不会将嫡女给人做妾,但是也不是人人身份都尊贵,也不是人人都有那个骨气的吧?王妃若是透露出有个几位公子挑选侧妃的意思,多的是人想要将姑娘往王府里送。”

燕王妃对几个儿媳妇还算是厚道了,就连燕王世子也只是赐了侍妾通房之流,除了当初先帝一起赐下的安氏以外,一个能压着世子妃的都没有。郡主命更好,成婚一年多,卫公子身边连个通房都没有过也不见长平公主说什么。

南宫墨点点头,“原来是担心这个,我看舅母应该没有这个意思。”

曲怜星点头道:“燕王妃算是个好相处的婆婆,并不会刁难儿媳妇。只怕是那三位想多了。不过,这也是早晚的事情罢。”可不是所有的人都如同卫公子对星城郡主这般一心一意的。

南宫墨也明白这个道理,世道如此她也不能说什么。卫君陌一心一意待她,她不会因此而心生感激,却也要承认自己运气不错。

“表嫂。”门外响起朱初喻的声音,南宫墨挑眉,扬声道:“善嘉郡主请进。”

朱初喻推门进来,笑道:“表嫂这里倒是清净。各位闺秀们准备回去了,都想要跟表嫂道别呢。”

南宫墨起身笑道:“我也要去送送大家,还不是我身边这几个,非要说怕我累着,累不累的我自己还能不知道?”曲怜星掩唇笑道:“郡主只会仗着自己身体好说不累,您不累咱们家小公子还累呢。”

南宫墨扬眉道:“说不准是个女孩儿呢。”

曲怜星道:“那也很好,先生个小小姐,还怕没有小公子来,正好凑成一个好字。”

南宫墨摸摸腹部,叹气,“要是能一胎把所有的都生下来就好了。这不能做那不能做...其实生一个也不错啊。”独生子女光荣。

曲怜星一脸诡异地望着自家郡主,无言的给了她一个你觉得可能么的眼神。

朱初喻看看两人,笑道:“表嫂身边的人可真是聪慧过人,曲姑娘才智卓然,柳姑娘武功高强,鸣琴和知书两位也是各有所长,不像我身边就只有那几个笨拙的丫头。”曲怜星淡淡一笑,宠辱不惊,“善嘉郡主过奖了,怜星可担不起。”

南宫墨道:“善嘉郡主身边的人也是能力非凡,你这么说可不让她们难过么?咱们出去吧。”

朱初喻含笑点头,按下了这个话题不再说什么。

“郡主。”一身黑衣的柳寒匆匆而来,走到南宫墨身边低声耳语了几句。南宫墨脸上露出一丝惊讶的神色,很快脸上又多了几分笑意,快步朝着外面走去。

朱初喻微微蹙眉,跟在她身后快步跟了出去。

南宫墨并没有直接去前院与众位闺秀道别,而是穿过侧门进了宅子中间的一处小花园。这里没人住,如今是冬天花园里也没什么可看的。只是在花园的入口处,一个男子长身玉立,一身青衣在寒风中飘然翻飞。如云的长发被寒风轻轻刮起,仿佛一副世间最宁静安逸的水墨话。

南宫墨脚下顿了一下,突然感到一阵酸楚涌上鼻子。

男子转过身来,沉静的紫眸定定地望着门口的南宫墨,轻声道:“无瑕,我回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