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君陌归来/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朱初喻沉默的望着不远处相拥而立的两个人,神色平静如常。但是跟在她身边的曲怜星却能够感觉到这位善嘉郡主现在的心情并不太好。想起之前金陵城里的一些传言,曲怜星绝艳的娇颜上带上了一抹妩媚的笑容。

“卫公子和星城郡主果真是一对璧人。顺义王妃,您说是不是?”

朱初喻侧首,看了一眼曲怜星没有说话。虽然她嫁给萧千炜已经有几个月了,萧千炜也确实被萧千夜册封为郡王。但是燕王府的人们还是更喜欢称呼她为善嘉郡主,就如同人们习惯称呼孙妍儿为三少夫人一般。无论是燕王还是燕王妃,显然都不希望这两个郡王的封号给燕王府带来太大的影响。至于曲怜星……

“曲姑娘说得是。”朱初喻勾唇微笑道:“听闻当年郭先生对曲姑娘也是一往情深,只可惜……”

曲怜星脸色微沉,笑容更添了几分冷意,“没想到善嘉郡主连怜星这样一个不起眼的丫头的事情也查的这么清楚,真是领教了。不过…亡夫的仇,曲怜星自然会永远铭记于心的。”

一个回合的交锋,谁都没有占到便宜。朱初喻回头看了一眼远处的两人,眼中多了几分羡慕和失落,“看来星城郡主暂时没空了,咱们还是先回前院吧。”

南宫墨静静地靠在卫君陌怀中,一路风尘仆仆的回来的人身上还带着几分淡淡的寒意。

“无瑕,我回来太晚了。”卫君陌低头望着怀中的女子,低声道。

南宫墨莞尔一笑,抬起头来看他,“战场上的事情,哪里是个人所能轻易决定的?已经比我预计的要快很多了。”

卫君陌看了看她隐藏在披风下面的腹部,脸上难得的有一丝犹豫。

南宫墨伸手拉住他的手按上自己的腹部,现在是冬天南宫墨身形消瘦苗条倒也看不太出来什么,但是伸手摸上去却能够明显感觉到了。感觉到眼前的人有些僵硬的手,在看看那长冷峻的容颜南宫墨分明从中看到了一丝无措。

“已经能感觉到宝宝动了。”

紫眸中闪过一丝惊喜和慎重,可惜宝宝有些不太给面子。好一会儿也没感觉到动弹,卫公子只得遗憾地收回了手。伸手将披风小心的为她拉好,卫君陌轻声道:“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嗯?”

卫公子摸摸鼻子忍不住撇开了脸去,道:“我听说女子怀孕的时候反应很大,会很难受。你一个人在家…无瑕,抱歉。”

南宫墨忍不住低头笑了起来,卫公子原本自然不会知道这些事情的,他既不是大夫也没有跟孕妇相处过,能知道女人生孩子很痛苦就不错了。这些十之*是知道她怀孕了之后才去查的或者是找人问的。人在军中,自然是问别人的可能性居多。只要一想到冷傲不凡的卫公子面瘫着脸忍着尴尬去问别人女人怀孕的事情,她就忍不住想笑。

“没事,我好得很。宝宝很乖。而且,我哪里是一个人?这些日子府里这些人还有母亲都恨不得围着我转呢。”

卫公子微微皱眉,望着她没说话。脸上分明写着:无瑕不需要我,不开心。

“噗嗤!”南宫墨再也忍不住,扑倒在他怀里放声笑了起来。

卫公子无语地望着笑倒在自己怀里的人,无奈地叹息道:“无瑕……”

“无瑕,我想你了。”将她小心的搂入怀中,卫君陌垂首低语道。

南宫墨伸手搂住他的腰,跟前的男子身上还带着刚刚从战场上下来的肃杀之气,却让她突然感到无比的轻松,“我也想你了。”

送走了众位闺秀,南宫墨和卫君陌回到燕王府就直接去见燕王去了。南宫墨这才知道卫君陌回来之后根本没有去见燕王只回清墨园向长平公主请过安,听说她在哪儿就直接过来了。

被下人领着走到蝶园门口,卫君陌站住微微皱了下眉。南宫墨止步轻声问道:“怎么了?”

卫君陌摇摇头,握住她的手道:“走吧,去见舅舅。”

南宫墨也明白他是为了什么,轻声解释道:“自从上次舅舅生病了之后就一直留在蝶园由宫侧妃照顾。舅母平日里也忙得很,自然不能随时随地在舅舅跟前照看着。”

“宫侧妃?”卫君陌道,低头去看南宫墨。南宫墨微微点了下头,卫君陌紫眸一沉,走在身边的领路的仆役只觉得天气突然冷了许多。

“见过星城郡主。”刚走进院子,正巧碰到迎面而来的宫筱蝶。宫筱蝶披着一件浅粉色的披风,看上却倒是格外的清秀脱俗,全然不像一个已经做了别人妾室的女子倒像是待字闺中的少女了。

南宫墨点头,淡淡道:“宫侧妃,舅舅今天可还好?”

宫筱蝶笑道:“有劳郡主关心了,王爷别的还好,就是有些没精神,下午的时候说要休息一会儿这会儿还没有起身呢。这位公子…。便是大长公主的公子,卫公子么?”南宫墨点头,“正是。”

宫筱蝶掩唇笑道:“卫公子果然仪表非凡,两位却是一对神仙眷侣呢。”

南宫墨淡笑不语。

卫君陌低头扫了宫筱蝶一眼,拉着南宫墨越过她直接往里走去。宫筱蝶脸上的笑容顿时有些僵硬了,显然是没有想到卫君陌居然会如此目中无人。就算看不起她侧妃的身份,好待这蝶园是她住的地方吧?美眸中闪过一丝恨意,宫筱蝶转身看着两人沉声道:“郡主,卫公子,还请留步。”

南宫墨挑眉,回头看向宫筱蝶。

宫筱蝶垂眸道:“这蝶园是王爷赐予妾身居住之所,郡主便也罢了,卫公子进来难道都不问问主人的意思么?未免也太过无礼了吧?”

卫君陌头也不回,仿佛没听见她的话一般拉着南宫墨往里走去。

宫筱蝶顿时气得脸色铁青,跺了跺脚正要开口却听到一缕冰冷的声音传入她耳中,“我不管宫驭宸让你干什么,不想死,就安分一些。”宫筱蝶看看身边一脸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的丫头,顿时脸色惨白。

南宫墨搂着卫君陌的一只胳膊一边往前走一边低声笑道:“舅舅说留着她还有用,你吓唬她干什么?”虽然以她的修为暂时还做不到传音入密的程度,但是方才她分明看到卫君陌唇动了动却没有丝毫的声音发出。却又感觉到一道气流从身侧朝着宫筱蝶的方向而去,这便是传说中的传音入密的功夫么。

卫君陌淡淡道:“碍眼。”

燕王这段时间身体是真的不太好,让弦歌公子一时都束手无策的妖花红昙在一点点的侵蚀着燕王的生命。虽然一时间不至于会有生命危险,却也着实让人担忧。不过,外面传言的燕王生病的消息显然是比实际情况要严重得多。幽州城里传出来的消息,就差没说燕王已经病入膏肓了。只是不知道这消息传到金陵,萧千夜会作何想法?是趁你病,要你命。还是认为这是燕王假装示弱呢?南宫墨认为,应该是后者。萧千夜这人,遇到大事情做决定从来就没有爽快过。

“舅舅。”

燕王穿着一身浅蓝色的常服坐在书房里看书,旁边已经升起了火炉,但是燕王依然还披着厚厚的披风,脸色也有些发白。

“君儿回来了?都坐下说话吧。”看到卫君陌,燕王脸上也多了几分愉悦。两人点头坐下,卫君陌看着燕王皱眉道:“舅舅身体如何?”

燕王笑道:“不妨事,不过是偶感风寒罢了。谢笠对你动手了?”说到这个,燕王脸上的笑容也立刻消退了,整个人变得严肃起来。

卫君陌淡然道:“我能解决。”

燕王没好气地笑骂道:“本王知道你能解决,还不能问问了?你是用什么法子说动孟特穆出兵的?”

卫君陌道:“我答应他向朝廷请旨册封他。”

燕王一愣,有些不信地看向卫君陌,“这样他就同意了?”孟特穆傻么?就算不知道大夏关内的情况,至少也要考虑卫君陌到底能不能达成所谓的约定吧?燕王殿下顿时觉得自己还是小瞧了这个外甥,看着冷傲不合群,空手套白狼的手段用的着实不错。他们现在哪儿能替孟特穆请封?萧千夜只怕连看都不会看一眼请封的折子就直接扔一边儿去了。

察觉到燕王惊讶的视线,卫公子遁了一下道:“这一次我们也灭不了北元。”

燕王无语,所以你所为的请封,是打算等到灭了北元以后么?孟特穆肯定是脑子进水了才会相信你。

卫君陌道:“我以舅舅的名义写了字据给他。”

“……”记起当初去谢笠军中的时候给了他一个自己的印鉴的燕王殿下抚额。原来是慷他人之慨,横竖将来孟特穆来讨账,丢脸的也不是他是吧?

揉了揉眉心,燕王挥挥手道:“算了,这种事情倒也不急于一时。还是说说往后的事情吧。”等孟特穆查清楚了关内的情况了,大概就知道这笔帐暂时是收不回来的。等人找上门了再说吧。

“金陵那边的事情你怎么看?”燕王问道。

卫君陌道:“北元人遭受重创已经有退兵的痕迹,只要陈朱而且将军再打两个胜仗,北元人就会撤兵。今年他们的损失比之前几年加起来还多,明年应该会安分一些。现下可将薛将军一部调往渔阳一代驻守。”

燕王蹙眉道:“薛真大军调动,会不会引起谢笠的反弹?”

卫君陌平静地道:“渔阳也是燕王封地,幽州卫在幽州境内调防与谢笠何干。何况,谢将军如今还在边关,若是再晚一些,只怕更加难办。”

燕王问道:“你觉得…萧千夜会对本王动武?”

卫君陌望着燕王,“动不动都要调,防范于未然。”

燕王点头,沉思了良久方才叹了口气道:“炽儿三兄弟若是有你一半的谋略胆识,本王也就不用担心什么了。”

卫君陌道:“两位表弟在战场上也颇有战功。”

“匹夫之勇!”燕王没好气地道:“炜儿还有些样子,至于老三,除了往前冲他还知道什么?”

南宫墨浅笑道:“舅舅,表弟还小。”

燕王道:“就是还小才好收拾,若是再过几年还是那般冲动好胜胡作非为,本王直接抽死他!”

也不知道萧千炯在战场上干了什么事情让燕王如此动怒,南宫墨也不问。燕王妃的寿辰萧千炜和萧千炯自然是要回来的,到时候再问就是了。

燕王撑着额头问道:“谢笠那里,你有何打算?”

卫君陌道:“谢将军给了一个月的假期。”

燕王皱眉,虽然想说让卫君陌不要再回去了。但是当初安排卫君陌去谢笠军中本就是有意图的,自然不能半途而废。只得道:“无瑕过几个月就要生了。”

卫君陌侧首看了看南宫墨,眼神温和,“军中离幽州近,而且…以后谢将军不会再吝啬假期了。”

那倒是,现在谢笠防备着他们防得紧。还不知道萧千夜那边打算怎么安排,谢笠只怕希望卫君陌越少在军中管事越好。说不准卫君陌就算现在去要求请半年假陪妻子生孩子谢笠也会爽快的答应了。

“罢了,谢笠的人品还过得去。过了这次的事情,应该不至于对你暗地里下黑手了。”

卫君陌点点头,表示自己也认同燕王的看法。

说完了要说的,燕王挥手道:“你一路赶回来也累了,先回去休息。剩下的事情回头再说吧。”

卫君陌望着燕王并不动弹,燕王挑眉,“怎么?你还有事要说?”

“宫侧妃。”卫君陌道。

燕王脸上一木,似乎有些抹不开面子,没好气地道:“她本王留着还有用,你先不必理会。”

卫君陌皱眉道:“舅舅这是在拿自己的命冒险么?”

燕王轻哼一声道:“你当本王是小孩子么?宫筱蝶空长了一张脸,毫无心机。既然对方觉得放这么一个人在这里才觉得安心,那就放着便是。本王还能怕他不成?”卫君陌冷声道:“君子不立桅樯。”

燕王眼皮一翻,“本王不是君子。”

卫君陌皱眉,蓦地起身往外走去。燕王一愣,回过神来连忙问道:“你干什么去?!”

“去杀了她。”卫君陌道。顺便把她的尸体拿去喂宫驭宸。不用问南宫墨他也知道那个宫筱蝶是宫驭宸的人,除了宫驭宸没有谁敢这么嚣张的把人往他面前扔,连个掩饰都懒得做。

“你给本王站住!”燕王气急败坏地道。

卫君陌回头,燕王切齿道:“她是本王的侧妃,要怎么处置本王自有分寸,你别坏了本王的事情。”

卫君陌剑眉微挑,打量了燕王片刻似乎在确定燕王说的是不是真的。怀疑的眼神看得燕王殿下一时控制不住抄起坐上的镇尺就砸了过去,“混账小子,你当本王是色迷心窍不成?”

卫公子侧首,淡定地抬手将镇尺接在手中,“难说。”

“……”孩子果然是不能宠的,本王就是当初没在金陵这个混账才被五妹宠的无法无天。要是本王在金陵,从小就一天照三顿的抽他!

看着舅甥俩你来我往,南宫墨低下头暗暗闷笑。

燕王轻哼一声道:“滚回去!你舅母生辰之前别让本王看到你!”

南宫墨无语,舅母的生辰不就是明天么。

站起身来,含笑道:“舅舅,我们先回去了。”拉了拉卫公子的衣袖,表示别再气你舅舅了。

“去吧。”看看南宫墨,燕王口气缓和了许多。每次被这个混账外甥气,他就分外庆幸父皇总算还是给他挑了一个好外甥媳妇。不然他早晚被这个混账气到吐血。

卫君陌牵着南宫墨的手往外走去,走到书房门口又停下了脚步。燕王眼皮一跳,“你还想说什么?”

卫君陌从袖中取出一个三寸长短的盒子随手抛到了燕王跟前的桌上,道:“去瓦剌的时候顺手拔的,无瑕用不着。”说完,果断的拉着南宫墨出门去了。

燕王咬牙切齿,无瑕用不着才给本王?!本王什么宝贝没见过稀罕你这点东西?

打开盒子,盒子里躺着一只保存完好的血玉参,这是生长在深山雪岭深处的一种名贵药材,对陈年旧伤效果绝佳,也是延年益寿的珍贵药材。只是数量稀少,更兼生长地方隐秘难寻,就是最好的采参人也不一定能找到。每年进宫宫中的贡品中也不一定年年都能有这玩意儿。

这自然不是卫君陌随手拔的,盒子里的血玉参品相极好,年份看起来也不短。却是卫公子做了一次梁上君子在瓦剌某个部落的首领帐子里拿的。

望着自己跟前的东西,燕王叹了口气不由失笑地摇了摇头,“混小子!”

守在门外的侍卫听到书房里传来王爷一声怒火,吓了一跳。还没决定好要不要进去问问就又听到王爷低沉的笑声,连忙都低下了头。他们什么也没听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