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4、风云动/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公子,惜儿,许久不见别来无恙?”

大厅里,南宫墨看着被请进来的两个人,面上并无惊讶之色。手中把玩着刚刚侍卫送进来的玉佩含笑朝两人笑道。

“墨儿?!”秦惜惊讶地望着眼前的南宫墨,“你…你怀孕了?!”南宫墨已经有了九个月的身孕了,因为是双胎肚子越发的比寻常怀孕的女子要大一些,天冷的时候尚且不觉得,刚刚换上了春衫,每每总是看得长平公主胆战心惊,生怕她一不小心摔了或者是撞到了哪儿。

秦梓煦倒是比每每淡定得多,毕竟卫公子和星城郡主成婚一年半有余了,有了身孕也不奇怪。

南宫墨笑道:“两位坐下说话。今日君陌不在城中,无法接待秦大公子,还望见谅。”

秦梓煦连忙摇头表示无妨,只是道:“在下离开金陵的时候有人托我送一封信函给燕王殿下,还请郡主帮忙转交。”

秦梓煦直接取出信笺送到南宫墨面前。南宫墨有些惊讶,信封上只有燕王启的字样,并没有落款。不过南宫墨却认得上面的字迹是谁的,眼眸微闪点了点头。当即招来星危让他将信送到燕王府去。

星危拿着信函出去了,南宫墨方才看着兄妹二人笑道:“金陵到幽州路途遥远,惜儿的身体可还好?”

秦惜笑道:“我很好,多亏了你之前让人送来的方子。”秦家上下对南宫墨是当真十分感激的。这份感激虽然不至于让秦家在大事情上偏离,但是不管怎么说交情总是比跟萧千夜要多得多的。如果双方局势持平,秦家自然是偏向南宫墨这边的。何况秦家这一代嫡系兄妹俩都跟南宫墨较好,秦家的立场自然也不可能不随之调整。

南宫墨仔细看看她道:“那就好。我看也比以前精神了不少,回头师傅会过来,说不定可以请他帮你看看。”

自从南宫墨身子月份越来越大,师傅师叔来往幽州城里的次数也就越多了起来。燕王也清楚他们不想跟燕王府的人打交道也不在意,只当他们不存在一般也不去可以拉拢。反倒让两人对燕王更高看了两分。如果燕王眼巴巴地凑上来想要拉拢或者收服他们为己用,或者三天两头派人去紫薇山献殷勤,说不准两人就不顾南宫墨坏了孩子,直接把人打包一起带走了。

“谢谢你,墨儿。”秦惜望着南宫墨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吐出单薄的感谢。原本以为自己活不过十八岁,但是因为南宫墨的出现让她感觉到自己还有活下去的希望,至少不会马上就死了。不管最后她能活多久,她都无比的感谢她,她救了她的命啊。即使是自诩看淡了生死的自己,又何尝就真的想死呢?不过是无可奈何罢了。

南宫墨含笑拍拍她的手表示不用在意。秦梓煦朝着南宫墨拱手一揖,沉声道:“郡主对秦家的大恩,秦梓煦没齿难忘。”

南宫墨扬眉一笑,“许久不见,秦大公子倒是客套了许多。”

秦梓煦摇头道:“不是客套,之前在下问郡主与卫公子的事情,不知现在可还作数?”

南宫墨凝眉,“秦大公子这话当真?”秦梓煦当初确实是暗示愿意为卫君陌效力,但是说的直白一些,卫君陌只是一个公主的儿子,就算是燕王的外甥,凭什么让秦家大公子归附?秦梓煦跟蔺长风还不一样,蔺长风和卫君陌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既是上下属又是朋友,而且蔺长风基本上已经算是被赶出了蔺家。而秦梓煦却不一样,秦梓煦是秦家的嫡长子,秦家铁板钉钉的未来继承人。

“自然。”

南宫墨道:“秦公子此举,就不怕对秦家造成什么影响么?”

秦梓煦笑道:“自从在下离开金陵,秦梓煦就不再是秦家大公子了。”

南宫墨耸耸肩也不再多说什么,秦梓煦敢自己跑出来做出这些事情想必心中就已经有了盘算了。有什么后果自然是归他自己承担,至于敢不敢用他才是她们的事情。微微点头,南宫墨道:“既是如此,不如两位暂且在清墨园小住几日,等君陌回来再做打算?”

秦梓煦点头,“多谢郡主。”

燕王府书房里,燕王拎着手里的信笺皱眉,抬头将信笺递给了坐在下手的念远道:“谢渊这是什么意思?”

念远看完了信放下,含笑道:“谢侯心怀天下,不远生灵涂炭罢了。”

燕王轻哼一声,道:“难道就要本王任人宰割?还是跟十弟一样举火*?而且,谢渊这信看起来也不像是劝说本王的啊。”念远笑道:“谢侯自然不会做这种白费功夫的事情。不过是跟王爷提个醒儿罢了。不过…这也说明一个问题。”

“大师请说。”

念远垂眸道:“在谢侯看来,显然天下必乱了。无论是陛下先动手还是藩王先动手…否则,他不会写这样一封信,一个不小心平白惹皇帝怀疑。”

燕王脸色微沉,定定地望着念远。念远叹气,“王爷还是下不了决心么?王爷…金陵那边削藩之意甚决,王爷你手握重兵,跟齐王殿下不可同日而语。就算您愿意退一步,让着几位王爷在,皇帝陛下只怕也睡不着觉。更何况,卫公子与金陵那位,更是……”

燕王沉声道:“本王从来不信所为的天命。”

念远摇头,“可惜,先帝信,陛下也信。更可惜的是,当年的钦天监早已经死了。就算是胡说八道…又有谁能够证明?”

碰地一声,燕王一掌拍在跟前的桌案上。念远垂眸,神色淡定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一般。

念远轻叹了一声道:“小僧也不信天命,更不信天命不可改。但是…小僧却觉得,这天下还可以变得更好。为此,即便是堕入阿鼻地狱,小僧也问心无愧。”

燕王沉默良久,沉声道:“大师先回去休息吧。此事本王自有计较。”

念远起身,双手合十,“还望王爷三思,若是让金陵那边先发制人,局势对王爷不利。”

“本王知道了。”燕王道。

念远点点头,这才转身走了出去。

书房里,燕王长叹了一口气望着挂在不远处墙壁上的地舆图出神。良久方才道:“父皇,儿臣不孝……”

三月二十八,清墨园里一片混乱。南宫墨的院子里,丫头们紧张不已的守在门口,门外的院子里,一群人或坐或站个个都焦躁不安。弦歌公子坐在院子里的树下仰头望天,他傍边不远处萧千炯在原地打转,萧千炽虽然表面上没什么,但是那一贯温文尔雅的神色都绷不住的带了几分僵硬就能看出他也很紧张。跟两个兄弟比起来,萧千炜倒是要淡定多了。扶着燕王妃轻声安慰着。南宫绪靠着柱子站在,神色淡然只是时不时往紧闭的门里瞟去。

孙妍儿也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现在还看不太出来什么。虽然里面并没有什么动静,她却依然吓得脸色苍白。被萧千炯悄悄握住一只手才好了一些。

穿着一身布衣的老头儿蹲在院子里一角使劲儿摧残跟前的花草,师叔没好气的抬脚踢了踢他,“那是御黄袍,你能不能别扯了?”好好地花儿还没开全呢,就被摧残的快要凋零呢。

“啧。”老头儿嫌弃的将手里的花瓣一抛,在他看来不能入药的花草分文不值。哪怕是一株需要上百两的御黄袍。

“母妃,里面怎么还没有动静啊?”世子妃忍不住问道。虽然没生过孩子,但是她也见过人生孩子的。女人生孩子叫起来惊天动地,让人听了都有些怀疑生孩子到底是不是个好主意了。但是南宫墨进去都一个多时辰了怎么连一点动静都没有。

燕王妃道:“刚开始没有动静才是对的,一开始就大声哭叫,回头真的要生了哪儿还有力气?”

在场的人,除了燕王妃没人生过孩子。听她这么说倒是安心了许多,燕王妃凝眉道:“不过这丫头也太能忍了,当真是一点儿动静也没有。我进去悄悄,你们…让人准备一些吃食待会儿送进去。吃点东西才有力气生。”双胞胎啊,想起自己膝下如今还只有一个小小的孙女,燕王妃对长平公主还是很是羡慕的。不过…看看站在一边的孙妍儿,很快她又要有孙儿孙女了。不管是男是女都好。

“是,母妃,我们这就去准备。”朱初喻轻声道。

曲怜星上前一步微笑道:“不麻烦二少夫人了,奴婢去就可以了。”倒不是她们以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这种关键时候还是小心一些的好。

朱初喻当然知道清墨园的人不会让自己碰南宫墨的吃食的,虽然她自觉自己还不至于蠢到想要对南宫墨吃的东西下手的地步。不过是在燕王妃面前表个态罢了,听曲怜星这么说,便也干脆地点头道:“哪里,曲姑娘去吧。”

“卫君陌什么时候回来?”弦歌公子睁开眼睛问道。

萧千炽连忙道:“早就派人快马加鞭去通知表哥了,今晚就能回来。”

弦歌公子皱眉,萧千炽以为他是在不满意卫君陌回来的太晚,连忙解释道:“幽州都司大营离幽州城最快也要两三个时辰,一来一回……”

弦歌公子挑眉看着眼前的燕王世子,淡定地道:“世子多虑了。”他只是觉得卫君陌晚点回来的话,说不定师妹家的小宝宝他能够分到一只。毕竟…小师妹还能再生,应该不介意分他一个吧?

弦歌公子二十七八高龄,无妻无妾,膝下空虚突然感到有点寂寞了。

燕王世子摸摸鼻子不说话了: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他多虑了的样子。

房间里,南宫墨躺在床上神情淡定。长平公主和几个稳婆站在一边一脸无语。稳婆们接生过这么多次,就没有见过这么淡定的产妇。

“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安静?”燕王府进来,有些不解地道。南宫墨侧首笑道:“舅母,你怎么来了?”

燕王妃指了指门外,道:“外面还有一群人在等着呢。”

南宫墨无语,“还早着呢。只是不久前才刚开始阵痛而已。第一胎哪里可能那么快就生出来了。”

旁边的稳婆也跟着点点头道:“王妃,公主,郡主说的是,只怕还要一些时候。”

南宫墨笑道:“舅母,母亲,你们先出去歇着吧。等我真要生了再来,别回头我还没生你们先撑不住了。”

长平公主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道:“现在你自己好好地就是了,你真不疼?”她也是生过孩子的,不疼是不可能的。虽然大喊大叫太夸张了,但是南宫墨这样一脸从容平淡也太奇怪了。

南宫墨低头摸摸腹部,道:“还好,忍得住。”

长平公主叹气,“好吧,你想吃什么让人去做给你。”

南宫墨笑眯眯地挥手道:“随便。”只要一想到今天就能摆脱这个大包袱,心情就格外的愉悦。吃什么都香。

长平公主和燕王妃对视一眼,无奈地出门去了。

上百里外的军营中,听到匆匆赶来报信的侍卫的话,卫公子猛然起身险些踢翻了跟前的桌案。长风公子原本悠然地摇晃的折扇也啪嗒一声掉落在了地上。摸摸鼻子,长风公子捡起扇子笑眯眯道:“卫公子,恭喜啊。”一生就是两个,真是羡慕嫉妒恨啊。

卫君陌瞥了蔺长风一眼,“我回去,你留下。”

长风公子无所谓的耸耸肩,要当爹的男人最大。他要是不同意,卫君陌现在能立刻弄死他吧?

要离开军营,自然不能够不禀告谢笠一声。经过去年冬天的一场战事,谢笠似乎老了十岁。听到卫君陌的话,谢笠沉吟了片刻道:“星城郡主要生产了是喜事,可惜老夫不能亲自道贺,就先恭喜卫将军了。”

卫君陌拱手,道:“多谢将军。”

谢笠叹了口气,挥挥手道:“罢了,卫将军去就是了。横竖如今军中也没有什么大事。”

卫君陌道:“多谢将军,末将告退。”

谢笠点点头,不再说话。看着卫君陌走出去的背影良久才长长的叹了口气。

“将军,为何要放卫君陌离开?”一个灰衣男子从后面走出来,沉声问道。

谢笠抬眼,看了他一眼问道:“不放,又能如何?星城郡主要生了,本将军不放人如何跟燕王殿下交代?”

“交代什么?”灰衣男子气急败坏地道:“直接将卫君陌……”对上谢笠嘲弄地眼神,灰衣人恨恨地住了口。谢笠道:“你想说,直接杀了卫君陌?你杀还是我杀?老夫自认没这个本事,要不,你去?”

“谢将军!你……”灰衣男子气得脸色通红,就算以前对卫公子的身手没有太多的概念,只知道他是紫霄殿的幕后主人。但是这大半年在边关来去多时也应该明白了。想要杀卫君陌,没有万全之策纯粹就是送死。更不用说,卫君陌手下还有蔺长风等一干武艺高强忠心耿耿的人在。

平息了一下怒气,灰衣男子问道:“那好吧,谢将军有什么办法?别忘了,陛下的旨意…。”

谢笠垂眸,淡然道:“两军交战,岂会因为一个人而决定成败?只要卫君陌无法对幽州卫造成影响,对我们来说就已经算是成功了。这个时候,卫君陌离开并不是什么坏事。”

“但是,卫君陌不死谢将军觉得你的项上人头安全么?”灰衣男子冷然笑道。

谢笠沉默了良久,方才道:“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老夫杀了不了卫君陌,他若是能杀了老夫,便是老夫技不如人。也算是为陛下尽忠了。”灰衣男子气急败坏,“谢将军!陛下并非想要你杀身成仁,陛下需要你统领幽州卫!”

谢笠叹息,“时局艰难,谢笠不才无能力挽狂澜。唯有尽力而已。”

灰衣男子沉默了良久,道:“将军不比太过担心。陛下不日便会派兵支援将军,绝对不会让将军独自一人面对几十万幽州铁卫的。”

谢笠不在意地点点头,道:“老夫知道了,阁下先去休息吧。后面的事情老夫心里有数。”见他闭目眼神,一副不想再说的模样,灰衣男子虽然心有不甘却也只得拱手告退了。谢笠有些苍老的容颜上露出一丝疲惫。驻守边境几十年,最后…好事要同室操戈么?

“启禀将军,卫将军已经离开了。”

“知道了,按计划行事吧。”

“是,将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