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洗三礼/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距离卧房不远的花厅里一片喜气洋洋,长平公主满心欢喜地抱着怀中的宝宝在看看抱在弦歌公子手里的,问道:“这...这是姑娘还是小子啊?”曲怜星掩唇笑道:“公主,抱着麒麟图样的是小公子,绣着仙鹤图样的是小小姐。”

长平公主一看,自己手里抱着的自然是小姑娘了。虽然闭着眼睛睡的正香,小脸还红彤彤的,却还是让人爱不释手。再看看弦歌公子手里的孙儿,长平公主只觉的格外的满足。

弦歌公子心情愉快的抱着手里的小宝宝,挑眉道:“原来是个小子?”扭头去看长平公主怀里的宝宝,小子长大了肯定跟卫君陌一个德行,还是他的亲亲小师妹最可爱啊。

其实...两个宝宝无论长得像谁,都必定是十分漂亮的。

老头儿早就瞅准了时机,趁着弦歌公子分手直接从他手里将小娃娃抢了过啦。弦歌公子倒不是抢不过师伯,但是到底是教导自己医术的师伯,而且旁边还有师父正在虎视眈眈的着。

萧千炯看看那边,在看看这边,最后果断的凑到了长平公主身边,“姑母,这就是小外甥女啊。真...可爱...”

长平公主哪能不知道他想什么,笑道:“刚生下来的孩子都这样,过几天就漂漂亮亮的了。”

有了萧千炯做表率,众人也都跟着围了过来。沉睡中的小宝宝大约被围观的有些不舒服了,憋憋小嘴哼唧了两声,长平公主连忙将人赶开,怜爱的拍拍小孙女的襁褓轻哼哄着她。

“咳咳。长平,让三哥看看孩子。”坐在主位上的燕王终于有些忍不住,轻咳了一声道。倒不是他更疼女孩儿不喜欢男孩儿,而是他知道就算他开口那边那三哥也未必会放手给他的。反正男女都有了,先抱抱能抱到的再说吧。

长平公主点头,小心翼翼地将宝宝放进燕王手中。让人惊讶的是燕王对抱小孩居然并不陌生,让萧家三兄弟脑海里闪过一个诡异的年头。难道当年父王经常抱咱们?这画面太美他们不敢多想。

燕王也察觉到众人诡异的目光,解释道:“本王以前抱过十四弟和七妹。”

好吧,那时候大夏还没见过,燕王殿下也还不是皇子王爷,大概可能是照顾过哪个弟弟妹妹也说不准。

燕王也不管众人怎么想的,低头看着怀中的小姑娘。淡淡地小眉头微微的皱起,小嘴儿偶尔砸吧一下睡得十分香甜。燕王忍不住伸出一根手指去摸摸小宝宝的小手,软软嫩嫩的让人心都不由的柔软了起来。燕王一贯雍容端凝的容颜上也多了几分温和的笑意。

厅中,看着燕王抱着孩子的模样朱初喻微微蹙眉。燕王对这两个孩子未免也太过关注了一些,更何况他手里抱着的还是个女孩儿。燕王府里萧千炽的那个女儿都快两岁了别说抱了只怕燕王见都没有见过几次。

燕王抱着小宝宝看向长平公主问道:“两个孩子的名字你们怎么商量的?”

长平公主明了燕王的意思,只是笑道:“这个只怕要跟他们的爹娘商量了。三哥你知道我的,我也取不出什么好名字来。”

燕王道:“既然如此,两个孩子的名字本王来......”

“不用了。”门外,卫君陌依然穿着那身回来的时候穿着的青衣漫步走了进来。燕王挑眉,“什么不用了?”

卫君陌道:“孩子的名字我和无瑕已经取好了。”

燕王殿下嗤之以鼻,“你们俩又没有经验,能取出什么好名字来?本王可是请灵泉寺的方丈帮忙算出的好名字。”

卫君陌不以为然地看着他,好像你能取什么好名字似得?萧家的名字中间都是一个千字,燕王殿下最多也就是出了最后一个字罢了。还都是带火的。他不得不怀疑,燕王是直接写出了一堆带火的字,然后从里面抓了两个。

接受到外甥的鄙视之眼,燕王气得咬牙,“好好好,本王倒要看看你取了什么好名字?”

卫公子挑眉,道:“女孩叫灼华,小名夭夭。男孩教景韶,小名安安。”

“女孩就算了,安安是什么玩意?”男孩子叫这么个名字,还可能被从小叫到大,真的合适吗?

长平公主低眉笑道:“我看倒是挺好的,平平安安最好了。”

做奶奶的都没有意见,做舅公的自然更不能有意见了。于是,两个宝宝的名字就这么“草率”的被定了下来。已经暗中准备了好几个名字的几位只得悻悻的收回了自己的打算,心中暗骂卫君陌卑鄙,下手竟然如此快。

坐在一边的南宫绪无奈地苦笑,跟眼前这些人比,他这个亲舅舅反倒是最没有发言权的。

好不容易送走了众人,卫君陌回到房间里南宫墨刚刚在知书鸣琴的服侍下用过了粥。看到卫君陌进来再看看他空荡荡的身后,“孩子呢?”

卫君陌道:“在旁边的房间,母亲留在那里照顾她们。”

“那怎么行?累着母亲了怎么办?”南宫墨蹙眉道。卫君陌摇头道:“有奶娘看着,不会的。母亲高兴。”为了这两个孩子,无论是燕王府还是长平公主都做了充足的准备,光是奶娘就找了四个。照顾的丫头婆子也都是长平公主带着兰嬷嬷精挑细选出来的,哪里还能有问题?

南宫墨想了想也就罢了,这会儿天色已晚两个宝宝刚生下来想必也不会闹腾。

靠在床边上,看着卫君陌自己动手洗漱,一边问道:“你现在回来,军中没事么?”

卫君陌摇摇头,要出事他留在军中也要出事,有蔺长风和简秋阳在倒也没什么差别。

南宫墨道:“我总觉得...太平日子长不了了。幸好宝宝现在已经生下来了。”其实这些日子她一直有些心忧,如果宝宝还没出生萧千夜就对燕王府动手了的话,那就麻烦了。

卫君陌走到床边坐下,轻声道:“不用担心,就算有什么事幽州城也不会有事的。母亲说你现在要做的是专心坐月子调养身体。”

南宫墨耸耸肩,“好吧,你说得对。我现在也做不了什么。”

“有我在,你和宝宝还有母亲都不会有事的。”

“嗯,我相信你。”南宫墨靠在他怀中轻声笑道。

孩子生下来之后,第一件最重要的事情莫过于准备洗三礼了。不过这些事情用不着南宫墨操心,甚至她连出面都不用,早在还是还没生之前长平公主就已经在筹备了。虽然燕王殿下很想让洗三礼在燕王府办,却被长平公主和卫公子毫不留情的拒绝了。最后只好还是定在了清墨园里。幸好清墨园也足够大,从来招待宾客们绰绰有余。长平公主喜获双胞胎孙子孙女,幽州城中的命妇们自然都纷纷前来捧场,一向幽静的清墨园顿时热闹起来了。

前院如何热闹非凡南宫墨不管,她此时只能坐在床头上看着众人逗小宝宝玩儿。一个黄花梨木精雕细琢的宽大的摇篮里铺着柔软舒适的褥子,两个宝宝并肩躺在摇篮里呼呼大睡。四月天大人不觉得冷,但是孩子却还是有些担心受凉的,身上还各自盖着一个小小的绣花被子。

稳婆说的果然不错,才不过三天时间原本还红彤彤皱巴巴的小包子居然已经长得白白嫩嫩了。最让人惊讶的是,两个宝宝居然长得一模一样,如果不看襁褓的话根本分不出来哪个是男孩哪个是女孩儿。

孙妍儿坐在床边,好奇地逗弄着摇篮里的宝宝感叹道:“真漂亮,好喜欢,好想抱抱...”但是她不敢,只要想到那软绵绵的小东西放到她手里,她就觉得浑身无力连动都动不了了一般。生怕自己用力太大了把宝宝碰坏了怎么办?

旁边的薛小小翻了个白眼道:“三少夫人,你不是近年就要生了么?摸你自己的肚子就好啦,两个小宝宝还是留给我们这些人吧。”

秦惜儿坐在一边捂唇偷笑。虽然她刚来幽州不久,不过秦惜儿只是身体差并不是性子懦弱内向的人,倒是跟孙妍儿薛小小等人关系都不错。秦惜看看薛小小笑道:“听说有不少人家的夫人上门求娶薛姑娘呢。所以,宝宝还是留给我吧。”

薛小小翻了白眼,轻哼一声道:“本姑娘才没那个兴趣呢。更何况...如果以后的宝宝没有小公子和小小姐漂亮怎么办?”看着她仿佛当真很认真的在考虑这个问题,众人都忍不住闷笑起来。倒是孙妍儿比较有经验,轻轻抚着自己的腹部道:“我觉得,只要是我的孩子不管是怎么样我都最喜欢他的。”

南宫墨笑道:妍儿说得不错,你个小丫头懂什么就在烦恼这些事情?”

薛小小做了个鬼脸,趴在摇篮边上对着小宝宝扮鬼脸,戳小脸等等,可惜两个宝宝睡意坚定并不理会她。

“见过郡主,三少夫人。”门外,曲怜星带着两个奶娘过来,笑道:“郡主,外面已经要开始了,公主让把小公子和小小姐抱出去呢。”

南宫墨看看宝宝,挥挥手道:“还睡着呢,去吧。”

两个奶娘小心翼翼的抱起宝宝往外走,孙妍儿等人也跟着站起身来了。洗三礼上,她们自然也要去添盆的。薛小小回头看看坐在床上的南宫墨笑道:“真可惜,郡主你看不到宝宝洗三呢。”

南宫墨笑眯眯地道:“没关系,我将来还可以看别人的孩子洗三。”她特意将别人的三个字说得重了一些,薛小小立刻就反应过来俏脸飞红,没好气地跺了跺脚快步奔了出去。南宫墨耸耸肩,好吧,对一个还没成婚的姑娘开这种玩笑有点欺负人。

“表嫂,我们先出去了,一会儿再来陪你。”孙妍儿拉着秦惜笑道。

南宫墨点头,恍然想起一件事,“对了,你帮我告诉卫君陌。敢让人动我女儿的耳朵,我跟他没完!”她居然现在才知道,这时代的女孩子生下来三天就要穿耳朵。想起那软绵绵的小包子,自己伸手戳重了一点都舍不得,居然敢有人想要用针扎穿她的耳垂。只要想一想南宫墨就忍不住想要捏死对方。至于不穿耳洞宝宝以后怎么办?南宫大小姐表示不用着急,长大了再说也可以。更何况,以她的医术完全可以在宝宝长大一点之后实现无痛穿耳。

孙妍儿一愣,眨了眨眼睛。南宫墨坚定地道:“一定要说!”

孙妍儿连忙点头:表嫂看起来好可怕。

孙妍儿和秦惜出去的时候大厅里已经热闹非凡了,一个模样干净利落的收生姥姥抱着宝宝站在一边,大厅里的主位上供奉着十几尊各种认不清的大约跟生产和孩子有关的神像。大厅中央放着一个精雕细琢的洗三盆,只是比寻常人家看到的要大不少。显然是打算两个宝宝一起来了,反正是双胞胎,长平公主也没有重男轻女的意思,孙女和孙子的所有待遇都是一样的,甚至对小孙女还要更疼爱几分。

燕王和燕王妃先往盆里添了东西,都是双份的。燕王送了两块玉珏,燕王妃送了一对紧锁。跟在他们之后燕王府三位公子,三位夫人也各自送上了自己的添礼。南宫墨的师父师叔师兄自然也不能落于人后。老头儿十分大方的大手一挥,放了一串紫色的珍珠链子和一个小巧却镶嵌着夜明珠的玉如意。师叔送了两套动物玩偶,都是一套十二件。不过一个是金的一个是玉的。在场的众人抽了抽嘴角,这两位看起来不起眼也不爱搭理人,不过这土豪一般的作风让他们的礼物都有些不好意思拿出手了啊。就这位不说那绝对是极品好玉,绝佳的雕工。就说金的那一套,每一个至少都有两寸高低,而且看起来还不像是空心的。十二个加起来,最少也有好好几百两,这种东西给刚出生的婴儿当玩具真的没问题么?

还有,这位随手轻轻一抛,要不是他们明显地看到那洗三的盆险些经受不住一般的抖了抖。只怕还这的以为他抛进去的只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小玩意儿呢。

再往后弦歌公子南宫绪也亲自添上了一些东西。南宫绪被萧千夜流放,之后又辗转来到幽州自然没有弦歌公子那般豪气,却也并不失礼。弦歌公子瞥了坐在一百年的卫君陌一眼,将一块黑色的令牌和一颗夜明珠放了进去。

卫君陌目光触及,若有所思的挑了挑眉。淡淡地扫了弦歌公子一眼没理他。

剩下的就是各家权贵夫人们了,也都纷纷上前添盆。有送金锁金镯子的,也有直接送金锭子送玉佩的。虽然来的都只是燕王府的心腹,饶是如此洗三盆也装了大半盆。看得旁边的收生姥姥也忍不住直了眼。

添盆之后就是正是洗三开始了,随着收生姥姥一句一句的念叨着祝词,一边为宝宝洗三。男孩和女孩的唯一的差别大概就是女孩儿要穿耳洞了。因为早得了孙妍儿转告的南宫墨的“威胁”,卫公子不由得皱起了剑眉。在看看收生姥姥手里那明晃晃的针,卫公子直接起身一把拦住了收生姥姥。

“这是干什么?”众人不由得一愣,看着面色不渝的卫公子。

弦歌公子挑眉,含笑不语。

燕王妃也是一愣不由得莞尔笑道:“君陌,这是规矩,怕是舍不得女儿受苦呢。”姑娘家都是要扎耳洞的,在更多的大人看来这个时候宝宝还小还不知道疼反倒是比长大了的时候扎起来好一些。

卫君陌沉声道:“这个不用。”

收生姥姥愣住,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了。只得道:“公子,这是...这是规矩啊。小小姐身份尊贵,怎么能不扎耳洞呢?”就算是那些贫苦人家的姑娘根本买不起耳环耳坠这些饰品也会想要扎个耳洞,就算是买个不值钱的带着呢。

“不用。”卫君陌淡定的道,“此事不用你管,继续。”

继续什么啊,我这个都还没有昨晚。但是看到卫公子冷冽的紫眸,仿佛在说“你敢扎我女儿一下,我就戳你一百针”。收生姥姥还是默默地屈服了。

在场的众人也反应过来了,原来是舍不得女儿啊。不由得纷纷低笑起来,却也在心中惊叹卫公子看起来冷漠得很,没想到却是一个疼爱女儿的好父亲呢。

好不容易顺利办完了洗三礼,收生姥姥暗暗抹了一把汗,说了一对吉祥话拿了赏钱便下去喝茶去了。至于盆里那些添礼她是不敢妄想的,那么多的东西就算是她十辈子只怕也赚不来。贪了不该属于自己的福分,可是会召报应的。

两个宝宝再次被奶娘抱了下去,长平公主和燕王妃也起身招呼众人到前厅饮宴。卫君陌和萧千炽等人自然要准备招呼男宾,众人还没出门就听到门外传来一个有些刺儿的声音,“圣旨到!燕王殿下接旨!”

------题外话------

我是存稿君,主人在火车上大概~明天可能会晚更,大家(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