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7、看不清的身份和位置/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圣旨?众人都是一愣,这个时候金陵来了圣旨很难让人相信会有什么好事。

一个三十出头模样的中年男子身着四品朝服,手中捧着明黄的诏书绢帛,身后跟着一群穿着飞鱼服的内廷侍卫出现在了大厅外面。卫君陌微微眯眼,抬手示意隐藏在暗处的侍卫不要动。于是一行人便这样大摇大摆的进了大厅。

燕王脸色微沉,看向来人倒是神色平淡。

“燕王殿下,请接旨。”

“来着何人?”燕王居高临下,平静地看着来人却半点也没有要起身的意思。中年男子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将手中的诏书往身前一举,沉声道:“燕王殿下,请接旨。”燕王冷哼一声道:“接旨?怎么,新皇陛下杀了十弟尚嫌不够,现在又想要本王的命了?既然如此,直接赐下鸩酒白绫便是,何必如此拖拖拉拉,装模作样?”

看到在场的众人不善的神色,中年男子心中一突,连忙道:“燕王殿下误会了,陛下不是这个意思。”

燕王毫无诚意的呵了一声,显然是根本不将他的话当一回事。

中年男子忍住怒气道:“陛下圣旨已到,无论如何王爷也该先接旨才是。”

“念。”燕王道。

中年男子大怒,“燕王殿下,你太放肆了!圣旨当前......”

“不念就滚。”燕王道,“本王今儿心情好,不要你的命。”

中年男子脸色变了几变,终于还是忍下了这口气。在幽州的地盘上更燕王硬杠,简直是找死。

打开手中的诏书,沉声念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着燕王携燕王妃及诸子即刻进京,不得有误,钦此。”

听完了诏书的内容,众人哗然。更多的人心中却是有一种“终于来了”,松了口气的感觉。中年男子合上手中的诏书,望着燕王道:“燕王殿下,陛下的旨意您听见了。请吧。”

碰!

燕王手里的茶杯狠狠地砸在了大厅的地面上,上好的瓷杯立刻被摔得四分五裂,碎片四溅。众人吓了一跳,纷纷看向燕王。那传旨的中年男子眼皮子也跟着跳了一跳,警惕地望着燕王道:“王爷,你想抗旨?”

燕王冷笑道:“本王抗旨,你又能如何?”

中年男子不由得一噎,燕王想要抗旨他还真不能够如何,最大的可能是他会人头落地。他只是一个从四品的文官,既不是出生权贵也不是如今挡圈的周韩两位大人的门生,所以这次传旨的事情才被派了过来。因为大家都知道,以燕王的脾气不管燕王是不是会奉诏回京,反正去传旨的人都不会与什么好待遇就是了。

只是,知道归知道,事实上他却并没有选择的余地。所以,抱着一股视死如归的想法他来了。可惜直面燕王的怒气的时候却依然忍不住有些胆寒。

燕王居高临下望着底下的人,冷笑道:“本王若是当真奉诏进京,只怕比十弟的下场还要悲惨吧?回去告诉萧千夜,有本事他就直接下诏诛本王九族,这些上不得台面的玩意儿,就不用在本王面前现了。”

众人抹汗,王爷,就算皇帝再生气也不能诛您九族啊,因为他自己也在您的九族之内啊。

”王爷...王爷当真想要抗旨?“中年男子道。

燕王冷哼一声,“萧千夜既然想要我们这些皇叔的命,何必如此惺惺作态?直接下旨杀了我们不是更方便?滚回去照实跟萧千夜说,就说,本王等着他!现在,滚出去!”

燕王话音未落,早就等在外面的侍卫就冲了进来,抓起中年男子就往外面拖。

跟着一起来传旨的内廷禁卫自然不能看到1燕王府的人对传旨的人如此无礼,立刻就想要动手。

燕王冷笑,“谁敢拔刀试试?”

众人心中一颤,搁在刀柄上的手犹豫了良久终于还是慢慢的收了回去。

“扔出去!”

“是。”

两个宝宝洗三礼的时候遇到这样的事,实在是一件很扫兴的事情。幸好洗三礼已经办完了,因此燕王燕王妃和长平公主才没有那么生气。同时,也有不少人暗叹那人好运,如果不是因为今天是双胞胎的洗三礼不宜见血,那群人能不能活着出去还不少说呢。燕王府的心腹们则心情开始沉重起来,到底...皇帝陛下还是打算对燕王府下手了。

外面的事情怎么样,对现在的南宫墨来说都不重要。因为现在所有人都有志一同的认为,星城郡主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坐月子。别的就算是天塌下来也有高个儿的人顶着。虽然外面的事情无论是曲怜星还是卫君陌都会跟她说,但是却都坚决的阻止了她想要帮忙的任何想法。长平公主更是捧着弦歌公子亲自开出来的坐月子的人适用的调理身子的药膳方子,每天监督着厨房的人为南宫墨做药膳。吃的南宫墨看到药膳就脸色发白。

好说歹说,宝宝生下来七天之后南宫墨终于被允许下床在院子里走走,但是依然还是不能出门。

于是,要求越发的低了的南宫大小姐每天除了围着两个小宝宝打转就只能在院子里闲逛了。

刚生下来几天的宝宝已经变得白白嫩嫩,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让人看得心都要化成一滩水了。不过南宫墨知道,这么小的宝宝现在其实是看不清楚人的。于是只是拿着两个小铃铛摇晃着逗宝宝玩儿,两个小宝宝听到清脆的铃铛声,便开始扭动着小脑袋寻觅声音的来处。不过他们所为的扭动,也不过是眨眨眼睛和稍微动一动脑袋罢了,事实上根本扭不过去。

这串小铃铛还是长平公主专门找人定做的,纯银的铃铛不仅做出了极为精致镂空花纹,声音也是格外的悦耳。打算等到宝宝再长大一点,就把它挂在摇篮上面让两个宝宝玩儿。

“启禀郡主,善嘉郡主来了。”门外,丫头轻声禀告道。

“善嘉郡主?他一个人来的?”南宫墨回头问道。丫头点头道:“回郡主,是善嘉郡主一个人。”

南宫墨想了想,道:“请她进来吧。”

“是。”

南宫墨有些好奇,朱初喻跟她的关系一向都是淡淡的,虽然不像是陈氏一般几乎相对陌路,但那也只是因为朱初喻比陈氏更会做人而已,而不是因为她们的关系比她跟陈氏更好。自从宝宝出生之后,朱初喻除了洗三那天以为更是从来没有来看过,就是洗三那一天也一直跟燕王妃在外面招呼女眷的。至于为什么,南宫墨也有自知之明,以她跟朱初喻的关系以及朱初喻曾经对卫君陌的那点心思,要真的喜欢两个宝宝才奇怪呢。

不过片刻,朱初喻从外面走了进来。含笑道:“表嫂好生悠闲。”

朱初喻穿着一身淡紫色衣衫,衣缘和袖口都绣着浅色的芙蓉,襟口处绣着双蝶戏图案。看上去丝毫不显得花俏,反倒是更多了几分清雅和婉约。朱初喻素来是个极会装扮自己的女子,即使脸上被宫驭宸弄出了那么一道狰狞的伤痕,她依然能够让自己看上去美丽脱俗。

南宫墨回头笑道:“哪里,善嘉郡主说笑了,原本也没什么事。”说完,回头看了一眼侍候在门口的丫头,“还不给郡主上茶。”

“是,郡主。”

“善嘉郡主请坐吧。”南宫墨浅笑道。

朱初喻也不客气,走到一边坐下来有些好奇地望着躺在摇篮里的双胞胎。轻声叹息道:“郡主真是好福气。”

南宫墨低头轻抚女儿娇嫩的小脸,淡笑道:“郡主与千炜也是鹣鲽情深,想必过不了多久就该我们恭喜你们呢。”

朱初喻无奈地叹气,“表嫂一直对我这般客气,可还是介意当初的事情?当初是我年轻不懂事,还往表嫂见谅。”

南宫墨一愣,回过头来看向朱初喻,“哪儿啊,不过是习惯罢了。”

朱初喻眨眼笑道:“这么说,表嫂以后可以不叫我善嘉郡主么?”

南宫墨扬眉,朱初喻道:“表嫂都能叫大嫂和三弟妹一声弟妹,难道在表嫂眼中二爷不是表弟?我不算是弟妹么?”

南宫墨倒是无所谓,淡笑道:“弟妹说笑了,以前是疏忽了,你知道我一贯不甚在意这些。”朱初喻笑道:“哪里,我只是觉得这样叫着亲近一些罢了。都是一家人总是郡主来郡主去的难免生疏。”

南宫墨点点头,站起身来坐在摇篮边上的椅子里。一只手轻轻摇晃着摇篮,一边望着朱初喻道:“弟妹特意过来,不是只为了跟我说称呼的事儿吧?”

朱初喻点头,“瞒不过表嫂,确实是有些事情。前几日...洗三礼上陛下的诏书表嫂听说过吧?”

南宫墨微微点头并不说话。朱初喻叹了口气道:“表嫂如今在坐月子,卫公子和长平公主也不许大家拿这些事情来打扰表嫂。表嫂只怕不知,父王前两天写了一封折子上奏陛下。”

南宫墨挑眉,“那又如何?”

朱初喻道:“问题就出在这封折子上,父王在折子里痛斥了陛下削藩的事情。说先帝尸骨未寒,陛下就逼死亲叔叔,有违人伦大逆不道。”说是折子,不如说是专门写来骂萧千夜的。别说萧千夜现在是皇帝,只怕他就是做皇长孙的时候也没有被人这样骂过。

南宫墨蹙眉,“弟妹是怎么知道折子的内容的?”

朱初喻苦笑道:“父王根本没有隐瞒,现在只怕幽州城中所有的人都知道了。再过不了两天,金陵城里甚至是全天下的人也该知道了。”

南宫墨收下顿了顿,垂眸道:“便是如此,也不是你们做得了主。弟妹这个时候跟我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处?”

朱初喻望着她,轻声道:“原本我想...表嫂和我都是从金陵来的,虽然情况不尽相同...所以我才想问问,表嫂有什么打算?”南宫墨勾唇一笑,“这样的话,弟妹应该去问世子妃和妍儿才对。”她跟朱初喻的情况可不一样,一个是被迫逃难到这里的,一个是被册封郡主赐婚过来的,哪里可以相提并论了?

闻言,朱初喻却是轻笑一声,毫不掩饰其中的不以为然,“大嫂不提也罢,三弟妹也只想过自己的小日子什么都不会想。如今这幽州城中,我也只能够跟表嫂说说了。”

南宫墨摇摇头道:“我只怕也帮不上什么忙,我倒是觉得,弟妹有什么想法,应该跟千炜说才是。”

“夫君?”朱初喻神色忧郁,“燕王府的人...谁肯相信我呢。”

南宫墨沉默不语,不知道朱初喻怎么会认为燕王府的人不相信她,而她会肯相信她的?

叹了口气,南宫墨道:“弟妹,有什么事你不妨直说吧?能帮的我尽力帮,帮不上忙的我也无能为力。”

朱初喻犹豫了片刻,道:“其实...我只是想要表嫂在父王面前替我说句话罢了。别的,我自己可以办到。”

南宫墨不解地看着她,“说话?比起我...弟妹不是更应该去求舅母或者是直接跟舅舅说么?舅舅并不是听不进话的人,如果你所说的真的对燕王府有利,舅舅自然不会置之不理。”朱初喻笑容有些苦涩,望着南宫墨的目光也显得格外的复杂,“表嫂,你不会以为父王信任你,就会如同信任你一样信任别的女子吧?其实...父王跟这世上所有的男子都是一样的,根本不会将女子看在眼里。这些大事上,莫说是我了,就是母妃只怕也插不上话。更何况,从一开始父王就在怀疑我。府中的大小事务,从来不许我插手。”被人排斥朱初喻绝不可能不知道,燕王府三个儿媳妇总朱初喻自认自己的能力绝对超过陈氏和孙妍儿许多。但是就算再忙,燕王妃宁愿用孙妍儿甚至是找南宫墨帮忙也不肯让她插手。她知道自己不受欢迎,也只能默默地忍着,安分的做自己的事情,总有一天她能够打动燕王和燕王妃的。可惜时不待人,眼看着幽州的局势将要大变,朱初喻知道如果自己现在什么都不做的话,以后她也只能一辈子沉寂在后院里了。

对于朱初喻的哀怨,南宫墨有些不以为然。燕王她就算不是百分百了解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绝对不是朱初喻说的那种看不起女子的人。或者说,至少跟那所为的世上所有的男子还是有些差别的。燕王妃确实很少插手政事,但是那并不代表燕王就会无视燕王妃的提议。只是燕王妃为人处世很有度罢了,不到万不得已她绝不插手政事。当初先皇为儿子们挑选王妃,还是用了心的,即便是继妃。至于朱初喻,南宫墨只能说如果连她都能看得出来朱初喻别有用心,那燕王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或许在朱初喻看来,她的那点别有用心对燕王府并没有害处甚至还有好处,根本就是无关紧要的事情罢了。但是燕王又凭什么要容忍一个别有用心的儿媳妇对王府的事情指手画脚?无论这个儿媳妇能力有多强,她又不是燕王府世子妃。如果朱初喻在燕王府的地位凌驾于陈氏和孙妍儿之上,那又让身为世子妃的陈氏怎么自处?让身为世子的萧千炽和同样是嫡子的萧千炯怎么看?时间久了,萧千炜又会有什么想法?

在外人看来,朱初喻的权力*太盛。这对南宫墨来说并不是什么坏处,但是对燕王来说却绝对不是一个优点。将来,朱初喻会不会为了自己的权力*,挑唆萧千炜最后闹得兄弟阋墙?

因为这些原因,也就注定了无论朱初喻是为了燕王府好还是真的别有用心,燕王都只会打压她而绝对不会重用她。只是,朱初喻看不明白这一点。

良久,南宫墨方才摇了摇头道:“此事,只怕要让弟妹失望了。”

“表嫂不愿意帮忙?”朱初喻有些失望,又有些意料之中。

南宫墨道:“弟妹认为,我能够左右舅舅的决定?”

朱初喻幽幽道:“如今这幽州城中,父王最信任的莫过于卫公子和表嫂了吧。若是表嫂都不能,还有谁能够帮我?”

南宫墨摇头,平静地望着她道:“弟妹如果真的希望让舅舅信任你,或许你应该先看清楚自己的位置。”

“位置?”朱初喻一愣,有些不解地道。

南宫墨道:“你是燕王府的二少夫人。”

朱初喻美丽的容颜上难得的闪过一丝茫然,她显然不能理解自己哪里做的不好。嫁进燕王府,除了成婚的时候闹出一些非她所愿的乱子。她处处低调,不争不抢,前些日子好不容易想做些事情还被南宫墨搅得一塌糊涂她也没表现出半点不满。难道在燕王和燕王妃眼中,她还不是一个好儿媳妇?”

见她这幅模样,南宫墨摇了摇头道:“弟妹还是好好回去想想吧。”

朱初喻明白,南宫墨虽然跟她不对盘但是鲜少会说废话。她既然开口了必然是有其深意的。只是她一时间想不明白罢了。当下也不在多留,有些心不在焉的起身跟南宫墨告辞了。南宫墨也不留她,只是吩咐丫头送她出去。

走到门口,正好跟进来的卫君陌迎面相遇。朱初喻朝着卫君陌微微一福,两人便插肩而过。

------题外话------

出门在外,我依然如此勤奋。感觉自己棒棒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