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8、弦歌公子的渴望/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怎么来了?”卫君陌回头看了一眼已经没人的房门口,皱眉问道。南宫墨有些好笑,“她怎么不能来了?还瞧瞧夭夭和安安还不行么?”卫公子轻哼一声没说话,走到南宫墨身后将她整个人环在怀中,低头看向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的两个宝宝。

“舅舅叫你过去有什么事?”南宫墨问道。这几日卫君陌每天除了在家陪她和孩子以外几乎都在燕王府的书房里度过了。燕王既然狠狠地打了萧千夜派来传旨的人的脸,自然要有承受萧千夜接下来的报复的心里准备。

卫君陌淡淡笑道:“没什么大事,只是这两天蔺长风那里好像有些动作。”

“这还叫没什么?”南宫墨挑眉,想起长风公子整日里嚎叫,卫君陌该不会真的是专门坑朋友的吧?

卫君陌淡定地道:“蔺长风应付的来,不用担心。”

南宫墨耸耸肩,反正她现在没有发言权,天塌了还有个子高的顶着呢。

“好吧,你自己小心注意着,如果一个不小心把蔺长风和简秋阳给玩掉了,就麻烦了。”

“嗯,不会。”卫君陌轻声应道。找一个跟蔺长风一样有能力又好使唤的人不容易。虽然蔺长风有些嘴碎,但是卫公子觉得这点缺点比起蔺长风的有点就可以完全忽略不计了。

“哇哇…”白白嫩嫩的夭夭小包子不知怎么的哇地一声大哭起来,躺在她身边的安安也不知是听到还是感应到妹妹的伤心,也跟着撇撇小嘴哭泣起来。原本还想伸手摸摸女儿的卫公子顿时愣在了那里。伸出去手还没来得及收回,紫色的眼眸有些无措的看向南宫墨。

两只小包子并没有遗传到卫君陌的紫色眼眸,这让卫君陌和长平公主等人都松了口气。他们自然不会嫌弃自己的孩子,但是这个世道特立独行总是不好的。倒是南宫墨有些失望,两只小包子都长得漂亮极了,无论是哪一个遗传到了父亲的紫眸,将来必定都是个绝色美人儿。

南宫墨熟练的伸手拍拍女儿,心疼的将她包起来,“这是怎么了?不是刚刚喝过奶么?”检查了一下,尿布也没有湿,小宝宝在南宫墨怀里抽抽噎噎地哭泣着,倒是声音渐渐地小了许多。被冷落在一边的安安继续哇哇大哭。

南宫墨只得伸手将手里的夭夭递给卫君陌,又俯身去抱起安安。夭夭被送到父亲手里,小鼻子抽了抽哭声很快的就停了下来,只剩下偶尔的一声低咽。或许是到了父母的怀中,小宝宝多了许多的安全感,不一会儿就双双又睡了过去。

卫公子坚硬地抱着夭夭,低头看着怀中着软绵绵的一团一动不动。虽然宝宝已经生下来好多天了,但是卫君陌除了出生的那天抱过两个宝宝以外,就再也没有抱过了。即使被裹在襁褓里,小宝宝看起来还是软绵绵的,小手小脚还有小脖子仿佛半点力气也没有一般。让人想碰一碰他们也不得不小心翼翼的,生怕一不小心就给弄坏了。

听到宝宝哭泣的声音,守在外面的奶娘和丫头也立刻进来了。南宫墨朝她们挥挥手表示没什么事,众人这才松了口气恭敬地退了出去。

南宫墨看着卫君陌僵硬无措的模样,不由笑道:“不用怕,孩子没那么脆弱,只要小心一点就是了。宝宝虽然现在还什么都不懂,但是他们喜欢让爹娘宝宝她们。”除了必要的,两个宝宝南宫墨都是亲自照顾的。清墨园的四个奶娘大概是幽州城中最轻松的奶娘了。平时除了需要喂奶,别的事情几乎都用不着她们动手。不说南宫墨,就是长平公主也是抢着照顾两个宝宝。

卫公子低头看着怀里熟睡的女儿,伸手摸摸她握成一个拳头的小手。将手指伸进她的手心,睡梦中的宝宝反射性的就紧紧地拽住了。看着紧拽着自己的手指不放的宝宝,卫公子唇边勾起了一丝轻柔的笑容。

南宫墨看看怀里的儿子,在看看身边的丈夫和女儿,清丽的脸上也不由露出了温柔的笑意。

这日,南宫墨带着两个宝宝和长平公主坐在房间里闲聊。长平公主秀丽的容颜看着两个宝宝的时候却满是慈爱,伸手捏着孙儿的小手,长平公主问道:“再过些日子就该是夭夭和安安的满月宴了,你和君儿可有什么打算?”南宫墨犹豫了一下道:“洗三的时候就弄得有些惹眼了,而且如今也是多事之秋,满月宴是不是就……”

长平公主打断她道:“那怎么一样?洗三是洗三,满月是满月,哪一个都不能少。”

南宫墨轻笑道:“母亲,我的意思是说,满月宴咱们不如就只请燕王舅舅和我师父师兄他们一起来聚居就是了。现如今这个局势,幽州城中只怕也是鱼龙混杂,万一到时候……”

如果说怕太惹人注意一切从简,长平公主定然不会同意,但是如果说是为了担心有闲杂人等混进来,长平公主却不会反对了。对长平公主来说,没有什么事情比自己的这一双孙儿孙女的安全更重要了。果然,长平公主沉吟了片刻便点点头道:“还是无瑕想得周到,谁知道千夜那孩子会干出些什么事来?不行,咱们府里的侍卫是不是还要再加一些,特别是你们院子里,夭夭和安安可是跟着你们一起住呢。”

南宫墨莞尔一笑,“母亲尽管放心便是,别的不说咱们清墨园的侍卫却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别说是寻常的江湖刺客,就是宫中的内廷杀手也未必能够闯的进来。”长平公主素来信任南宫墨,听她这么说也才稍稍安心了一些。

“公主,燕王妃来了。”门外,丫头进来禀告道。

长平公主挑眉笑道:“三嫂来了,快请她进来。”

话音未落,燕王妃人已经出现在门口了。含笑道:“不用请,我也进来了。”

长平公主笑道:“三嫂怎么有空过来?”燕王妃斜了她一眼道:“你倒是有了孙儿孙女万事足,自从无瑕有了身孕也不见你往燕王府走几趟。夭夭和安安生了之后,更是忘了我燕王府的门往哪儿开了吧?”长平公主掩唇笑道:“三嫂,过些日子你也就能抱上孙子了,用不着羡慕我。”

燕王妃身后还跟着孙妍儿和朱初喻,朱初喻看到南宫墨也只温婉的一笑,仿佛浑然忘记了前几天她刚上门来求南宫墨帮忙被拒绝了的事情。饶是南宫墨也不得不佩服朱初喻的忍功了得。

听了长平公主的话,燕王妃回头看看跟在身边的孙妍儿,也跟着笑了起来。

宾主落座,长平公主笑道:“三哥明天该回来了吧?”前今日,燕王按照管理前往边关巡视军营去了,算算日子也该明天回来了。

燕王妃点头道:“是该明天回来了。王爷临走是还叮嘱我帮你张罗夭夭和安安的满月宴呢,这不,今儿我才算得空了,就赶紧来找你和无瑕问问。”说话间,燕王妃低头看看摇篮里眼睛睁得圆圆的两只小宝宝,伸手摇晃起挂在摇篮上方的银铃,两个小宝宝眼珠子便跟着声音的来处转了过去。

长平公主笑道:“三嫂来得正巧,我跟无瑕也在商量这事儿呢。我们的意思是一切从简,到时候一家人一起吃个饭就是了。”

燕王妃一边逗弄着宝宝,一边皱眉道:“那怎么行?满月可是大事儿呢。”

长平公主轻声道:“如今事儿都不少,之前洗三礼办得也热闹得很。小孩子家家的也就罢了。跟何况,到时候君儿能不能从军中回来还说不准呢。”

燕王妃凝眉思索着,王爷亲自吩咐的她当然要办得尽善尽美。但是长平的考量也未尝不是道理。另一方面,王爷对这两个孩子太过重视了。别说萧千炽的长女珠儿比不上一个小手指头,只怕就是等到孙妍儿为炯儿生下个嫡长子王爷也未必会这般重视。虽说心里明白长平公主是王爷唯一的嫡亲妹妹,君陌是王爷最看重地外甥,但是这般天差地别的待遇,看在做孩子亲祖母的燕王妃眼里,心里不难受也是不可能的。

长平公主这么说,却也让燕王妃心里舒服了许多。

长平公主笑道:“三嫂,就这么办吧。两个小孩子还是不要弄得太大了,省了折了福分。”

燕王妃轻叹了口气,道:“罢了,回头我跟王爷说便是了。”

长平公主轻声叹息,微笑道:“我知道三哥疼爱夭夭和安安,但是我做祖母的还能亏待他们不成?”

等到燕王妃和长平公主说完了,孙妍儿才忍不住道:“这才多久时间两个宝宝好像长大了不少。表嫂,我能抱抱宝宝么?”

南宫墨笑道:“当然可以啊,正好你也学学将来才不会手忙脚乱。”

孙妍儿欢喜地抱起一个宝宝,“这是安安还是夭夭?”

南宫墨笑道:“这是安安。”自从发现两个宝宝长得一模一样之后,南宫墨就仿佛突然恶趣味发作一般,总是喜欢给两个宝宝穿上一模一样的小衣服和襁褓。让许多人都难以认出两个双胞胎的真正身份,就连长平公主时不时都会抱错。不过南宫墨和卫君陌却似乎没有这个困扰,于是南宫大小姐也就越发的乐此不疲起来。她绝对没有那种给男孩子穿姑娘衣服的恶趣味,万一弄得宝宝将来性别认知出问题了,他哭都来不及。所以,能折腾的也就是现在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婴儿时期了。

大概是因为自己要做母亲了,孙妍儿看着手里睁着眼睛的小宝宝喜欢的不得了。如果…她的宝宝也有这么可爱…想到这个,孙妍儿就觉得自己的心儿扑通扑通的跳。

看着她的模样,长平公主和燕王妃都忍不住笑了起来。都是过来人,自然能够明白孙妍儿的感受。倒是一边坐着的朱初喻神情矜持淡定,却显得有几分格格不入。南宫墨说朱初喻忍功了得,其实朱初喻还是有着自己的坚持和骄傲的。比如她看不上孙妍儿和陈氏,就从来没将她们放在平等的位置上看待过,即便是平时面对陈氏也都是淡淡地。比如说,南宫墨的孩子再可爱,她都不会想要去抱抱的,她将来会有自己的孩子,谁说她的孩子不会比南宫墨的孩子更可爱可聪明?

对于朱初喻的冷淡,长平公主和南宫墨倒是觉得没什么。虽然如今朱初喻是燕王府的儿媳妇,这些日子似乎也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但是有之前在金陵的那些事情,朱初喻远着两个孩子一些她们反倒是更加放心一些。

正说笑间,丫头进来禀告道:“弦歌公子来了。”

长平公主忍不住笑道:“今儿倒是贵客不断啊。”

燕王妃挥挥手道:“得了,谁不知道自从两个孩子生下来,弦歌公子倒是清墨园的常客了。还是五妹有服气,寻常人间想要请弦歌公子还找不到机会呢。”弦歌公子可不是那么好请的,就是当初给王爷看病也是看在南宫墨的面上。除此之外,也只有跟南宫墨关系不错的孙妍儿得了一些脸面,前些日子弦歌公子一时高兴帮忙给诊了下脉,给了一张调理的方子。那位从金陵来的秦大公子为了给妹妹治病,还三天两头的亲自上门请人呢。

长平公主看着两个被养的白白胖胖的孙儿,也是笑开了脸,“快请弦歌公子进来。”

弦歌公子一如往常的玉树临风,飘逸出尘。见到燕王妃和长平公主也只是简单的拱了拱手表示见礼。无论是为了两个孩子还是为了自己的儿子儿媳,长平公主都对这位神医公子十分看重,含笑道:“弦歌公子不比多礼,快请坐吧。”

弦歌公子谢过,走到南宫墨身边坐下。

南宫墨不跟师兄客气,挑眉笑道:“师兄怎么来了?难道又是为了夭夭和安安。”

弦歌公子毫不优雅地翻了个白眼,丝毫不在意自己世外医仙的形象在外人面前湮灭。没好气地道:“怎么?为兄还不能来看看了?你可知道,有多少人想请本公子都请不到。”

南宫墨捂唇笑道:“师兄想来看看自然是没有问题,但是师兄如果还想要其他的可就不行了。”

弦歌公子磨牙,“果然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才多久就向着卫君陌那小子了。”

南宫墨好不羞愧,“孩子都生了,不向着他向着谁?”

弦歌公子被胳膊肘往外拐的师妹顶得肺疼,轻哼一声,傲然地俯视自家小师妹,“本公子肯收你家的小东西做徒弟,是他们的荣幸。”

南宫墨耸耸肩,“你跟我说没用,打赢了卫君陌自然一切听你的。”

旁边的众人这才听明白两人在说些什么,燕王妃有些惊讶地道:“弦歌公子想要收夭夭和安安做徒弟?”以弦歌公子的医术和身份,他肯教自然是多得是人赶着求着想要拜师。但是以王爷对君陌的重视,恐怕不会同意安安去当一个大夫,哪怕是名动天下的神医。

在燕王眼中,医者绝对算不得是个什么让他觉得能够接受的前途。与歧视无关,只是太过重视了而已。

长平公主倒是不怎么在意孩子将来干什么,只要平平安安的就好。学医也没什么不好的,至少不用担心身体吧?更不用担心那些勾心斗角的算计什么的。不过,既然儿子媳妇都不同意,长平公主自然也不会开口的。

弦歌公子咬牙切齿地瞪着师妹,要是他打得过卫君陌还用跟她磨叽?

弦歌公子眼珠子一转,笑眯眯地看着南宫墨道:“我是打不过卫君陌,不过…总还是有人能够打得过的。师妹,你不会是想要师父亲自出手吧。”南宫墨也不着急,笑容可掬地道:“师兄,如果师叔亲自出手,那安安和夭夭到底是归你还是归师叔?”师叔这辈子最恨的事情大概就是收了一个不务正业的徒弟。虽然现在还不知道两个宝宝的资质怎么样,但是有她和卫君陌两个做父母的,总不会差就是了。师叔没说,只怕也是因为孩子还小,现在就算收了徒孙,也什么都交不了。

弦歌公子叹气,他只是想要收个乖萌的小徒弟,没什么这么男呢?侧首看看旁边躺在摇篮里的宝宝,要不是南宫墨就坐在旁边说不定弦歌公子就想要伸手去抢了。看到自己师兄这样一副眼馋的模样忍不住低声笑道:“师兄,既然你这么喜欢宝宝,为什么不自己生一个?弦歌公子琴医双绝,生出来的孩子定然也是聪明可爱的。正好可以给夭夭和安安做个伴啊?”

弦歌公子摸摸鼻子,仰头望屋顶只当自己什么也没有听见。

孩子么…觉得别人的孩子可爱拿来玩玩就可以了。至于自己去成婚生孩子,弦歌公子表示他还没有做好这个准备。

对于弦歌公子的想法,南宫墨嗤之以鼻:说得好像要你亲自来怀孕生孩子似得。

------题外话------

今天晚了点,么么哒。上午去骑马划船。羊肠小道上马儿爬山下河颠啊颠的,当时没感觉回来才觉得屁屁有点痛,好累。小睡了一下下才起来。大家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