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9、风起/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弦歌公子也知道,在跟自家小师妹吵架这件事情上他从来没有占过多少上方。倒不是因为他吵不赢,而是…身为一个大男人跟自家师妹伸长了脖子的吵架什么的,实在是太不优雅了。至于两个宝宝的问题,他不着急,两个小家伙要能够学东西还早着呢。说不准到时候是谁求谁。至于到底为什么非要来找南宫墨念叨上几句,纯粹是在卫君陌那里吃了亏,又找不到人发泄心里不爽罢了。

弦歌公子摸摸下巴,悠然地弹指道:“被你这坏丫头气着了,本公子险些忘了正事了。”

南宫墨不以为然,“你能有什么正事?”他家师兄这辈子最正经的事情大概就是给人看病了。可惜能让他有兴趣亲自出手的人实在是太少了,以至于…弦歌公子这辈子就没干过几件正经事。

弦歌公子笑眯眯地道:“我方才进城的时候,好像看到城外有兵马调动,算不算大事?”

南宫墨一怔,有些迟疑地看向燕王妃。她这些日子诸事不管,只是被人看得牢牢地坐月子,哪里知道幽州城内外的兵力问题?燕王妃微微蹙眉,也是有些不解道:“幽州城的防卫一向是幽州都司和幽州布政使衙门的事情。不过…王爷到底有没有派兵…”具体的燕王妃也不是很清楚,幽州城防卫问题是先帝在的时候就形成的惯例,也算是藩王和地方官员将领的之间的一种平衡和互相妥协。燕王的兵马是朝廷驻守幽州的数倍之多,但是燕王安身立命的燕王府所在的幽州城却是由朝廷兵马驻守的,这样大家也都能放心,也才能够愉快的相处。

但是这种情况在彼此相安无事的时候自然没问题。但是真出了事的时候其实也并没有什么用处,最多就是看谁下手快,谁心肠够狠罢了。

如今形势微妙,这种事情自然不能够掉以轻心。但是燕王妃对这些也有些迷糊,皱了皱眉道:“去请世子和三公子过来。”燕王巡视边境不在,萧千炜也同样跟着燕王出门了。留在城里的就只有萧千炽和萧千炯。如今燕王府的外务也大都是由萧千炽在管着的。

“是,王妃……”

燕王妃身边的丫头话音未落,门外柳寒和星危双双掠了进来,看到两人南宫墨脸色也是一边。柳寒和星危如今各有重任在身,若不是真的有紧急情况他们几乎不会一起回来的。跟在两人身后的却是秦梓煦和南宫绪。这些日子,秦梓煦为了妹妹的病情时不时的出城拜访弦歌公子和南宫墨的师父,偶尔帮着曲怜星处理一点清墨园的事务。秦大公子不愧是金陵第一世家的未来继承人,原本在南宫墨和曲怜星手里还觉得有些纷繁的事务到了秦大公子手中却是信手拈来,轻松写意的很。这方面来说,秦梓煦绝对比卫君陌和蔺长风加起来还要有用。倒是不愧是大家族从小专心培养出来的精英人才。

南宫绪比秦梓煦来的早一些,他却拒绝了原本燕王准备在燕王府给他安排职位的打算,平时只是在清墨园里看书练字,和平淡定的不像是当初在金陵城中那个连自己亲生父亲都敢坑的南宫家大公子。对于南宫绪的做法,南宫墨也并不反对。之前她跟南宫绪接触的并不多,对他也并不了解。倒是南宫绪到了幽州之后,她这段时间也空闲了很多兄妹俩才能多了几句。南宫绪毕竟是南宫怀的儿子,南宫怀如今虽然已经算是遗臭万年,但是谁也不能否认他确实是个真的有能力的将领。南宫怀和孟氏的儿子自然不会差,如果南宫绪当年不是因为身体除了意外,将来只怕也要走南宫怀的路子的。文官,适合南宫绪,但是他却并不喜欢。

文人并不是不能领兵,南宫绪的身体也没差到弱不禁风的地步。但是南宫绪之前的人生都放在了算计南宫怀为母亲报仇和怎么保护弟弟好好活下去上面,心里难免有些偏激阴暗。否则,想要报复南宫怀并不是没有别的法子,南宫绪的报复虽然轰轰烈烈但是从一开始就将自己置身于险地。典型的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所以,南宫绪说想要静下心来休息一段时间,南宫墨觉得是个不错的主意。

“出什么事了?!”南宫墨猛然起身道。这四个人同时出现,南宫墨心中不由得一沉。

星危沉声道:“刚刚接到消息,有几万兵马往幽州方向来了。离幽州城还有四十多里。”

柳寒沉声道:“幽州布政使刚刚调动了城中守卫戒严全城,不许任何人出入。”

秦梓煦叹了口气,看看南宫绪道:“我跟南宫兄方才在外面喝茶,感觉到异动就立刻回来了。倒是没想到柳姑娘和星危兄快了一步。”

闻言,燕王妃顿时惊怒交加,厉声道:“齐朔疯了么?!”

南宫墨叹了口气,轻声道:“他不是疯了,只怕是…金陵那位准备要动手了。”幽州布政使跟燕王府无冤无仇,最多也只是大家互相坑和被坑过几次而已如非必要,何必得罪燕王府?何况是这种已经可称得上是兵戎相见的事情了。

燕王妃等众人脸色都是一白,再怎么厉害也都是女子,遇到这种事情燕王还正巧不在,怎么能让人不心生忐忑。

“启禀王妃,世子和三公子求见!”门外,下人匆匆进来禀告。燕王妃也顾不得许多,连忙道:“快让他们进来。”

萧千炽和萧千炯步履匆忙的走了进来,对着燕王妃和长平公主正要见礼,燕王妃一挥手道:“行了,这些虚礼先免了。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萧千炯怒道:“母妃,那个齐朔不是个东西,竟敢随意封锁幽州城!儿子去宰了他!”

燕王妃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道:“行了,现在不是胡闹的时候。你就这么冲出去,到底是谁宰了谁?”

萧千炽没那么冲动,但是脸色也不好看,“母妃,出入幽州城的各处城门已经被完全封锁了。咱们城中……”幽州卫数十万之众,但是幽州城里驻守在燕王府的侍卫却只有数百人,就算算上隐藏在暗处的,最多也不过两千人。

秦梓煦淡淡道:“世子,只怕还不知这些。如今幽州附近方圆数十里只怕也都被完全封锁了。就算幽州卫的兵马想要前来支援一时之间只怕也来不及,谢笠的军营距离这些更近。”

萧千炯道:“有表哥在,谢笠算什么?”

南宫墨摇摇头道:“谢笠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时候,你表哥还不会走路呢。而且,谢笠和齐朔敢这么做,就说明他们早有准备,君陌一时半会儿只怕是回不来的。”

“那…那怎么办?”萧千炯一时傻眼了。

燕王妃深吸了一口气起身道:“本妃亲自去见齐朔,我倒要问问看,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舅母!”

“母妃!”众人起身道,萧千炯更是急的跳脚,“母妃,那怎么行?齐朔敢这样干肯定不会估计你的身份,若是出了什么事……”

燕王妃冷笑一声,“难不成她还敢杀了本妃?”

南宫绪淡淡道:“他暂时不敢杀王妃,但是如果抓住王妃逼迫两位公子投降呢?”那更麻烦,萧千炽和萧千炯若是投降,燕王府算是毁了大半了。若是狠下心来不管燕王妃的死活,那就是不孝。将来传了出去,萧千炽和萧千炯也算是毁了。

南宫墨沉吟了片刻道:“大哥说得不错,不过…舅母,我陪你去。”

“墨儿!”几个声音齐刷刷地响起,都是带着满满的不悦和反对。

南宫墨无奈地抚额,“齐朔暂时不敢动手,但是如果咱们一直待在这里什么都不做的话不一定了。去见他一面说不定能弹指他们的打算,有我护着,至少能带舅母全身而退。”

“你还在坐月子!”长平公主不赞同地道。

南宫墨无言,“还差几天。”而且她身体很好,这段时间调理的更好。事实上,她现在感觉自己被补得有点营养过剩了。

“差一点也不行!”

“母妃,现在情况不同。”南宫墨道:“我信你问我师兄,我身体早就好了。”

说话间,南宫墨侧目看向坐在一边的弦歌公子。自从丢下一个惊天巨雷之后弦歌公子就安然的坐着喝茶,再也没有多说一个字。听到南宫墨的话,弦歌公子挑眉抬起头来就看到自家师妹威胁的目光。

弦歌公子轻啧了一声,带着些敷衍地意味道:“师妹说的对。”

长平公主还是有些不放心,只是也不能真的看着燕王妃去冒险。如今兄长和儿子都不在,能信任又有能力的也只有这个儿媳妇了,弦歌公子的话,让她连最后拒绝的借口都没有了。

燕王妃很是感动地望着南宫墨,“无瑕,多谢你了。”

南宫墨摇摇头,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如果燕王府真的出了什么事,她们的日子也不会多好过。如果只有她和卫君陌,天下之大何处去不得?但是还有长平公主还有两个刚出生甚至还没满月的宝宝。无论如何,南宫墨也必须在燕王和卫君陌回来之前守住燕王府的安危。

“表嫂,我跟你们一起去吧。”萧千炯连忙道。

南宫墨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你好好待着,看看能帮上千炽什么忙。我带着星危和柳寒,比带你有用。”

萧千炯看看站在一边的星危和柳寒,虽然被表嫂嫌弃了却也只能抹着鼻子认了。

弦歌公子挑眉道:“我也去。”

“师兄?”南宫墨扬眉,弦歌公子轻哼一声道:“虽然你和卫君陌那小子小气的让人不忍直视,但是本公子却还是不忍心让我未来的小徒弟这么小就没了娘。”

南宫墨无奈,忍住笑道:“师兄,打光棍太久了不好。你的性子真是越来越别扭了,幸好我这个师妹还能容忍你,不然你多可怜连个能说话的人都没用。”这种性格,俗称闷骚。

“……”这两位真不知道谁的脸皮更厚一些,众人默然。

弦歌公子狠狠地瞪了南宫墨一眼,道:“别惹为兄生气,我生起气来自己都怕。”

南宫墨吐了吐舌头不在跟他争锋相对,弦歌公子发起狠来可是敌我不分的。

轻声叹了口气,南宫墨道:“师兄,我带星危和柳寒去就够了。请你留下来帮我看着夭夭和安安好么?”

南宫墨若是说别的弦歌公子肯定不会听的,但是提起两个快要把人心都萌化了的小宝贝,弦歌公子顿时就有些移不开眼睛了。干净利落地挥挥手道:“行,你们快去快回。为兄保证,你回来之前绝不会让人碰他们半根毫毛。”

“那就有劳师兄了。”南宫墨笑道。别的不说把两个宝宝交给师兄保护是绝对靠谱的。

燕王妃急着城里的事情,连忙道:“既然这样,无瑕咱们快走吧。”南宫墨点点头,最后低声嘱咐了萧千炽几句,才带着星危和柳寒,跟着燕王妃走了出去。

看着他们出去,长平公主亲生叹了口气。看着跟前摇篮里的两个宝宝,眼底有些淡淡地忧郁,“弦歌公子,两个孩子就劳烦你了。”这个时候幽州城里并不安全,虽然清墨园号称固若金汤但是有弦歌公子这样的人在还是更放心一些。

弦歌公子一脸正色,点头道:“请大长公主放心便是。”

长平公主点了点头,眉宇间的担忧却没有减少。不只是因为两个还如此弱小的孩子,还有为了不知身在何处的儿子和兄长。

弦歌公子也不是会安慰人的,只得转身看向秦梓煦和南宫绪,最后目光落在秦梓煦身上,“秦大公子现在有什么打算?”秦梓煦的运气可不太好,刚到幽州没多久就出了这样的事情,秦梓煦如今的立场就是个问题了。

秦梓煦十分从容淡定。“无名小卒,哪敢有什么打算?小妹的病还要仰仗弦歌公子呢。”言下之意,他从现在开始就已经不是秦家大公子了。

弦歌公子冷然一笑,微锁的眉宇却放松了几分。

------题外话------

今天一早出门,晚上回家。好累累~明天整天休息。码字码字~么么哒(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