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对峙/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幽州布政使衙门大堂里,幽州布政使揪着有些花白的胡须在大堂里焦躁地来回踱步。下令封锁幽州城,这件事即使是现在他也不知道自己做得到底是对是错,后果又会是什么。但是,既然已经做了,离弦的箭自然绝没有回头的道理。

趁着燕王不在幽州发难,确实是有失厚道。但是他在官场上混迹半生,能从先帝一直到当今陛下都深厚重用,自然也不是读书读傻了只知道道德仁义的书呆子。身为臣子,为君王效命天经地义。至于后果…齐朔闭了闭眼不再去想。他只知道这是陛下的命令,就算没有陛下的旨意,一旦将来燕王起兵谋反他也逃不出一个一死报君。既然如此,为何不能拼死一搏?

至于后果,左右不过是成王败寇罢了!

“启禀大人,燕王妃来了。”一个侍卫匆匆进来禀告道。

齐朔眼神微闪,“燕王妃?就只有燕王妃一个人?”

侍卫摇摇头,“燕王妃带着人,还有…还有一个极为美丽的女子,大概是…星城郡主。”虽然不一定人人都见过星城郡主,但是幽州布政使衙门的人绝对是人人都听说过这位有些奇怪的郡主的。

“星城郡主?”齐朔皱眉,点点头道:“请王妃进来吧。”

“是。”

不过片刻,燕王妃就带着南宫墨一行人快步走了进来。还未进门燕王妃的声音就先一步响起,“齐大人!你到底想要干什么?”齐朔一整神色,含笑迎了上去,“下官见过燕王妃,见过星城郡主。恭喜郡主喜得贵子贵女,下官未能亲自到府道贺,还望郡主见谅。”

南宫墨垂眸,淡淡微笑道:“齐大人言重了,不敢。”齐朔也不跟南宫墨纠缠,侧首看向燕王妃笑道:“王妃这是怎么了?这般怒气冲冲的过来,难道是我这布政使衙门什么人不长眼睛得罪了王妃?”

燕王妃冷笑一声,道:“齐朔,你少跟本妃东拉西扯的,你派人封锁整个幽州城内外,到底想要干什么?”

齐朔脸上露出一丝恰到好处的惊讶,“封锁整个幽州?王妃只怕是误会下官了吧?下官区区一介文臣,虽然得先帝和陛下信任牧守幽州,但是却万万没有擅自调动兵马的权力啊。”齐朔直接推作不知,一脸茫然地对着燕王妃。

可惜,燕王妃却并不是无知的闺中女子。面对齐朔的推诿只是露出一个略带嘲弄的笑意,“敢做不敢认,可不是齐大人的作风。”

齐朔只是嘿嘿一笑,摸了摸鼻子没说话。有的事情能说不能做,有的事情能做不能说。

燕王妃专程来这一趟自然也不是为了跟齐朔打太极说闲话的,只是冷然道:“照齐大人这么说,这些事情跟你没什么关系了。”齐朔连忙道:“王妃英明。”

燕王妃冷笑,“既然这样,如果本妃现在对齐大人做了什么事,应该也没人会管了?”

齐朔脸上的笑容顿时有些僵了,他没想到一向端庄大气的燕王妃居然会突然说出这么不讲理的话来。强笑道:“王妃身份尊贵,岂会与下官计较?这次的事情实在非下官所愿,还望王妃见谅。请王妃尽管放心,绝不会有人敢动王妃和燕王府任何一人的。”

燕王妃冷笑不语。他现在当然不会动他们,现在动他们有什么好处?只会让巡防在外拥兵数十万的燕王更加的愤怒。但是等到双方真的撕破脸兵临城下的时候,他们这些人却是最好的威胁王爷的把柄。

齐朔继续道:“陛下有旨,既然燕王殿下不肯前往金陵,就请王妃和两位公子以及三位少夫人先行一步。当然…还有长平公主和星城郡主。陛下说,对大长公主甚是想念。”

“立刻将你的人给本妃撤了,本妃马上要出城。”燕王妃厉声道。

齐朔眼皮也没有动一下,淡淡道:“不知王妃这个时候出城要做什么?”

燕王妃扬眉,“本妃做什么,需要跟你禀告?”

齐朔拱手赔礼道:“不敢,只是…军中将士奉的都是谢将军的命令,下官只怕是使唤不动他们呢。还请王妃见谅。陛下诚心相邀,也请王妃不要让下官为难才是。”齐朔的语气十分的卑微,但是说出来的话却带着一股盛气凌人不可反驳的强硬,“王妃既然来了,就请在衙门暂住一时。等到下官请到了两位公子和三位少夫人以及大长公主,就好让人护送各位上路。王妃觉得如何?”

“齐大人,你觉得…本郡主像是任你摆布的木偶么?”旁边一直没开口的南宫墨突然出声。站在南宫墨身后的柳寒星危看向齐朔的目光也满是杀意。

被三个曾经的杀手盯着,齐朔的的压力也不小。只是面上却不动声色,陪笑道:“下官不敢。”

“不敢最好。”南宫墨看着他淡淡笑道:“幽州城内外这么多的兵马本郡主是没办法,但是你一个小小的布政使衙门,只怕禁不起本郡主动手。您说,是你先留下我们,还是我先送你归西?当然…齐大人若是这个时候死在我手上,大约还能得个为国捐躯的美名,也不算亏了。是不是?”

齐朔脸上的笑容终于有些绷不住了,干笑了一声道:“郡主说笑了。”

想起之前几次跟南宫墨交锋的惊艳,齐朔有些头疼。干脆也不在兜圈子,直接了当地道:“王妃和郡主来所为何事下官知道,但是此事下官也无能威力。就算郡主杀了下官下官也还是只能这么说。王妃和郡主若真是担心,还不如劝劝燕王殿下和卫世子。毕竟,陛下才是先帝驾崩前亲自定下的嗣君。”

燕王妃道:“所以,齐大人的意思是陛下要杀燕王府一家满门,我们就该伸长了脖子等他的刀子落下?”

“陛下宅心仁厚,怎会如此?王妃只怕是误会了,陛下请王妃前往金陵,也是希望王妃和世子能够劝劝王爷。”齐朔道。

“好一个宅心仁厚,宅心仁厚的陛下一登基六弟,七弟,九弟就被贬去了蛮夷之地?宅心仁厚的陛下让十弟全家都死无全尸?宅心仁厚的陛下还没登基就弄得灵州民乱四起瘟疫横行?果真是宅心仁厚的很!”

齐朔被堵得说不出话来,好一会儿方才沉声道:“王妃,陛下岂是我等臣子可以随口非议的?还请王妃慎言。”

“舅母,咱们回去吧。”南宫墨突然开口道。闻言,燕王妃和齐朔都是一愣,齐齐地看向南宫墨。显然是不明白她这是为什么?燕王妃是觉得此行的目的还没有达到,齐朔是觉得南宫墨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算了。

南宫墨有些意味深长的看着齐朔,淡笑道:“齐大人如今…是在等谢将军和朝廷的援兵吧?本郡主有些好奇,若是到时候谢将军的兵马到不了,齐大人想要如何收场?”齐朔勉强一笑,道:“下官不明白郡主在说什么。”

南宫墨点点头道:“事已至此,不说也罢。舅母,我们走吧。”

“无瑕?”

南宫墨道:“舅母还没看出来么?齐大人确实是没有说谎话,无论如何齐大人都是不会撤兵的。不是他不行,也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能。”不能实在是比不想更加的麻烦。

“开工没有回头箭,齐大人,对么?”既然齐朔已经动手了,如果一切顺利自然是最好。一旦燕王顺利回来了,哪怕齐朔中途收手了,也逃不过一死。而齐朔,看起来也没有想要投靠燕王的打算。

齐朔没说话,只是朝着南宫墨无声的拱了拱手。

燕王妃也明白了,垂眸叹了口气道:“罢了,让你白陪我走一趟。咱们走吧。”

“星城郡主想走下官不敢拦,但是燕王妃请留下!”齐朔沉声道。

南宫墨扶着燕王妃的胳膊,回眸一笑道:“齐大人尽管让你的人留人看看?”门外的院子里已经站了不少布政使衙门的差役和侍卫,一个个虎视眈眈的盯着从门里走出来的人。南宫墨扶着燕王妃走在最前面,身后跟着柳寒和星危。院子里还站着一群清墨园的侍卫,此时这些人却全然不像是往日里清墨园沉默的毫不起眼的侍卫,手中刀剑出窍,眸中精芒毕现。不用交手,只要一照面就能够让人感觉得,眼前的这些人每一个都是经过千锤百炼能够以一当百的精英。

众人忍不住想起来暗地里的一个传言,据说清墨园的侍卫全部都是当初江湖第一杀手组织的杀手。

“舅母,不用担心。”一边往外走,南宫墨一边低声道。

燕王妃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路边,一个人忍不住抢险一刀朝着南宫墨砍了过去。他们早就得到了命令不能伤到南宫墨和燕王妃,这一刀自然不是为了真的要砍上南宫墨的,只是为了将她与燕王妃分开罢了。

南宫墨神色从容,连眼珠子也没有动一下。抬手出掌轻轻的挡住了从自己跟前一掠而下的刀锋,手指轻轻一弹。握刀的人只觉得虎口一麻,险些就抓不住刀柄。下一刻,南宫墨一掌便拍到了他的心口上,将人打出了好几步远跟身后的人撞成了一团。

南宫墨抬眼,目光如雪,“闪开!”

柳寒把玩着手中的短刀,冷笑道:“郡主,你跟他们废话什么?等到人都死光了,自然就没有人敢拦路了!”拦路二字还在口中,一道雪亮地刀光从刀鞘中流出飞快地带起了一片雪花。于此同时,星危手中长剑也跟着出鞘。

“打啊!”

不知是谁怒吼了一声,布政使衙门的众人纷纷举起兵器朝着他们扑了过来。一时间人数悬殊的双方在院子里达成了一团。南宫墨依然扶着燕王妃的胳膊,漫步穿过腥风血雨的混乱人群中朝着大门外面走去。柳寒跟在她身后,每当远处有人扑过来的时候,南宫墨就直接一把暗器招呼了过去。就算偶尔有漏网之鱼,还没来得及靠近燕王妃就已经成了柳寒的刀下亡魂。

于是,将近上门人,竟然连一步都没能拦住燕王妃。幽州布政使衙门外面,燕王府的上百侍卫早已经等候在门口了。看到南宫墨护着燕王妃出来,立刻冲上去将两人围在了中间。见他们出去,星危也不再纠缠,一挥手带着一众黑衣侍卫摆脱了眼前的人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幽州布政使衙门。

身后的衙门里面走出来两个人,一个锦衣男子气急败坏地道:“刚刚你怎么不让人放箭?!就这么让燕王妃和星城郡主跑了!”

齐朔脸色也不好看,他着实没想到南宫墨手下的侍卫战力竟然如此惊人。一个伤亡就没有几乎轻而易举的摆平了他手下的上百人马。眼看着南宫墨带着燕王妃大摇大摆的离开,着实是让人没脸。但是…“放箭?射死了燕王妃算你的还是算我的?”

“哼!”男子冷哼一声道:“乱臣贼子,死了也是活该!”

齐朔冷笑连连:“乱臣贼子?燕王造反的证据在哪里?燕王一天没反,燕王府的人就绝不能动!难道要让天下人说,就因为燕王殿下违抗了陛下的旨意,陛下就射死了燕王妃?阁下莫要忘了,蓝国公虽然已经过世了,但是…蓝国公府还在,燕王妃还是蓝国公府的女儿。”蓝国公对先皇忠心耿耿,因为死得早没碍着先帝的眼,到算是得了个善终。比起那些被抄家灭族的功臣,蓝国公府虽然因为蓝铸的早逝而显得有些没落,但是爵位却是闹闹的,蓝国公当年的部下如今不少也还是正当时。如今的蓝国公也就是燕王妃的兄长在军中还是说得上话的。

锦衣男子也知道齐朔说得没错,却终究是有些不甘,“一旦陛下和燕王开战,难不成陛下还会重用蓝国公府不成?如今放走了燕王妃……”

齐朔不咸不淡地道:“总比再把蓝国公也逼反了好吧?”自家妹子好好端端的被皇帝让人给杀了,就算君要臣死臣不敢不死也不能真这么半点道理都没有吧?若是继逼死卫王之后再杀了燕王妃,陛下在天下人中的名声还能不能好了?

南宫墨护送燕王妃回到燕王府,萧千炽兄弟俩早早的就在大门口等着了。看到她们回来这才松了口气,只是一走进燕王府大门,燕王妃腿一软险些跌倒在地上倒是将1众人吓了一跳。

“母妃,你怎么了?!”两人连忙围上了,焦急地问道。

燕王妃抬起头来勉强笑了笑,朝两人摇了摇头道:“我没事,扶我起来。”

南宫墨扶着扶着燕王妃起身,轻声道:“舅母回头让人熬一碗安神汤喝了吧。”燕王妃这幅模样南宫墨倒是不惊讶,能够跟在她在血雨腥风的混乱中面不改色的走出来,一直走进燕王府里才倒下来,足见燕王妃已经是胆识过人了。即使是她们这样的人,第一次杀人的时候只怕手也是会抖的吧。

燕王妃淡笑道:“让你见笑了。”

南宫墨摇头不语,萧千炽看到南宫墨衣袖上的血迹,心中顿时了然,“三弟,你送母妃回去休息。表嫂,你也先去歇歇吧。姑母带着夭夭和安安也过来了。”原本其实大家都留在清墨园更好一些,但是燕王府有太多重要的东西甚至是秘密了绝对不能随意舍弃。而现在这个时候在分开两边住自然也是不行的,于是1萧千炽跟长平公主商量了一番,就都一起搬过来了。这样两边的侍卫汇合在一起,就算齐朔想要对燕王府做什么也不会那么容易得逞了。

这个时候萧千炯也是知道轻重的,连忙点点头扶着燕王妃走了。

南宫墨也朝着萧千炽点点头,先回去换衣服看孩子去了。

随意的洗漱了一番,换下了身上染血的衣衫南宫墨才去长平公主院里。还没进门就听到两个小宝宝呜呜哇哇的哭泣声,两个小家伙仿佛在比赛谁哭得更响亮一般,声音一声高过一声。看得长平公主心疼不已。

“这是怎么了?”南宫墨踏进大厅,含笑道。

长平公主叹气道:“孩子没离开娘亲这么久过,刚刚就开始哭起来了怎么哄都哄不住。”这将近一个越,长平公主居然不知道这对乖巧的宝贝儿竟然有这么能哭的时候。

南宫墨走过去俯身抱起夭夭,被抱进母亲怀里小宝宝果然抽泣了几声声音就慢慢小了下来。妹妹不哭了,安安也就跟着慢慢的安静下来了。长平公主也忍不住掩唇笑道:“这才不到一个月的小家伙,竟然已经知道认人了?这真是……”

小宝宝未必真的能认人了,不过母亲的气息他们总是记得住的。如今到了母亲怀里自然就安稳了。南宫墨轻轻拍拍夭夭将她放回摇篮里,又抱起安安来晃了晃,小宝宝裂开小嘴给了她一个无齿的笑容。

南宫墨心中一暖,低头轻轻亲了一下安安的额头:宝贝儿,娘亲一定会好好保护你们的。别怕。

------题外话------

啦啦啦~今天听到一对比较传奇的人物故事:云南土司木增和他的妻子阿勒邱夫人,突然感觉…古言里的男女主人公也不是完全虚构嘛~好兴奋好有灵感的赶觉。我忍!

ps:明天过个节,需要过节的亲们节日快乐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