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殉国,将乱/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幽州都司大营

本该高高在上的一军主帅谢笠此时一身狼狈的跌坐在大帐中央的地上。一把明亮如秋水的软剑抵在他的脖子上,剑的主人带着一身冷肃的气息站在他跟前居高临下的望着他。

大帐上方的主位上,一个中年男子端坐齐声。穿着一声绛紫色的常服,气度雍容神色端凝。正是原本应该在边关巡防的燕王萧攸。

燕王高高在上,低头看着地上的谢笠眼底带着淡淡地杀意,“谢笠,你好大的胆子!”

“比不上王爷。”谢笠抬手抹去了唇边的一缕血丝冷笑道,“老夫技不如人,落到如此地步也没什么好抱怨的。燕王殿下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燕王冷笑道:“这么说,还是本王对不起你了?趁着本王巡防边关兵困幽州城,如果不是本王早一步发现端倪,只怕今天就已经回幽州自投罗网了吧?”谢笠苍老的脸上露出一丝嘲弄的笑容,“王爷你敢说…你一点都不知道陛下想要做什么?往年王爷都是三月战事初停就巡视边关,今年为何非要拖到四月底?难道不是为了给陛下准备发难的时间么?王爷倒是真狠得下心来,王妃,两位公子还有大长公主可都在幽州城里呢。对了,还有星城郡主和卫公子刚刚得了的一对龙凤胎。王爷就这么肯定,齐朔不敢杀杀了他们?”

顶在他脖子上的剑往前送了送,谢笠喉咙上顿时绽出了一道血痕。思归剑是难得一见的抱剑,但是卫公子显然十分有分寸,喉咙被划破了竟然也没有多留出半点鲜血。谢笠却仿佛没感觉到疼痛一般,抬手似笑非笑地看着卫君陌道:“卫公子,看起来燕王殿下似乎没有那么信任和看重你啊。否则,怎么会连声招呼都不答,就将长平公主星城郡主还有令郎令爱丢在了十几万大军的包围中?”

“谢笠!”燕王脸色一变,沉声道:“你觉得现在这个时候挑拨离间有用么?”

谢笠淡然道:“真的是挑拨么?燕王敢百分之百保证幽州城里的人不会有性命之忧?王爷为何不事先将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告诉卫公子?难道不是怕卫公子为了长平公主和星城郡主完全不顾你的计划么?”

燕王脸色阴郁,却没有开口反驳。

谢笠抬手移开了卫君陌的软剑,慢慢站起身来。他伤的不轻,原本年纪就不小了此时站起来的身形也多了几分伛偻。抬起头来,望着燕王道:“燕王殿下,你现在心想事成了,未来的幽州甚至整个天下都会重新陷入战乱之中。老夫…在这里祝你心想事成。”

谢笠话语中的讥讽让燕王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了,厉声道:“本王如愿了?难道不是皇帝陛下如愿了么?父皇尸骨未寒,皇帝陛下就这么急着对我们这些做叔叔的下手。可惜,本王不是六弟七弟九弟,更不是十弟!想要本王束手就擒,也要他萧千夜有那个本事!”

谢笠仿佛并不在意燕王的愤怒,只是冷笑道:“反贼就是反贼,天下人自然有眼睛看得明白。只要王爷自己觉得高兴就好。”

“谢笠,你果真不怕死。”燕王盯着他冷声道。

谢笠昂首,“老夫奉先帝之命镇守幽州,今生只尊皇家正统。至于生死,谁都有要死的一天。老夫在九泉之下陪着先帝等着王爷就是了。”

“找死!”

谢笠仰头哈哈大笑起来,“陛下的期望老夫无能为力,只得尽力而为。如今事败,也不劳烦王爷,老夫自己了断便是!”谢笠话音未落,转身便去抽不远处一个侍卫的佩刀。燕王厉声道:“拦下他!”

谢笠毕竟是纵横沙场大半生的老将,来得突然寻常的侍卫未必是他的对手。站的离他最近的卫君陌却仿佛什么都没看见一般一动不动。至于坐在旁边想要起身的蔺长风也在卫公子一个眼神之下淡定的没有动弹分毫,甚至连脸上的表情也没有丝毫变化。

眨眼间,谢笠已经抢到了腰刀在手,毫不犹豫地朝着自己的脖子划了过去。

与方才卫君陌下手截然不同,谢笠这一刀划得又快有狠,腰刀砰然落地,谢笠也跟着倒了下去。眼睛艰难地转向燕王的方向,“逆…贼……”

谢笠死得干净利落,燕王却气得脸色铁青。碰的一声将跟前桌案上的东西全部掀翻在了地上。坐在下面的几个人萧千炜也吓了一跳,看了看站在旁边的卫君陌欲言又止。蔺长风摸了摸鼻子,将自己往椅子里靠了靠。只有一身白色僧衣的念远大师依然神情淡定唇边含笑。看了一眼地上的人,低下头无声的念起了往生咒。

“带下去!都退下!”好一会儿,燕王方才开口沉声道。

几个侍卫连忙将谢笠的尸体抬了下去,只留下地上的一滩血迹。

燕王皱了皱眉,看着卫君陌正要开口,只见卫公子身形一闪一道寒光夹着清亮的龙吟朝着念远直刺而去。剑锋在念远的喉结上停了下来,冰冷的剑锋将周围的皮肤都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念远大师笑容不改,睁开眼睛平静地望着眼前的卫君陌。

“君儿,你这是干什么!”燕王也不顾的之前想要说什么,连忙起身道。

卫君陌盯着念远,冷声道:“若是母亲和无瑕出了什么事,你就不用活了。”

念远抬手,轻轻拂开自己喉结上的剑锋,含笑赞道,“好剑。卫公子放心便是,若是星城郡主和长平公主,甚至两个孩子有分毫闪失,小僧愿以死谢罪。即使现在幽州附近这位十几万大军,齐朔也绝对不会燕王府的人和星城郡主动手的。”

原本还想劝卫公子的长风公子呆了一呆,也只能捏着鼻子望着大帐顶子翻了个白眼。他还以为卫君陌不好意思对燕王发脾气,才迁怒于人。感情这和尚真的是罪魁祸首,这年头连和尚都这么凶残,还让不让他们这些善良人活了?

这些日子他们一直觉得谢笠会干出点什么事情来,却不想谢笠不动则已一动就玩了一把大的。直接趁着卫君陌有军务在身,将手下七八万兵马全部抽调出去截杀燕王围困幽州城。还暗中下令替朝廷大军打开了进入幽州的关口,如今齐王被贬益州,周王和燕王府有过节脑子也不好使,庆王年纪尚轻也不十分靠谱。竟然让朝廷十几万大军直接经过自己的封地开到了幽州边境也不知道。幽州卫接到消息想要拦截却来不及了,幽州卫素来驻守边关,虽然之前掉了陈昱大军往南移动,但是想要抢占谢笠的布防之地也是不可能的。于是,朝廷的兵马竟然毫无阻碍直接大摇大摆的直逼幽州了。

等到卫君陌察觉不对的时候已经到了两难之地。带手中的一两万人马冲回幽州?那么燕王有七八成的可能会死在乱军之中。念远说的没错,幽州那边的人一时半会儿不会有事,但是燕王这边却是十万火急。无奈之下,卫君陌只得先带兵救了燕王,控制了幽州都司大营。谢笠做了这种事,就没想过自己能有好下场。军中的兵马都被他派出去,剩下的都是已经被卫君陌收服的根本不听他指挥,所以倒是没有费什么劲儿谢笠就落到他们手中。

念远有些惋惜地道:“谢将军就这么死了,真是可惜了。”谢笠虽然没有鄂国公元春,楚国公南宫怀,蓝国公蓝铸,以及当年的梁国公秦愈那般名动天下,却也是曾经参加过平定中原的战事从血海中杀出来的将领。随着那些名将一个一个的逝去,如今谢笠也算是朝中能打的将才了。否则先帝也不会派他驻守幽州这么重要的地方。他这一死,不仅会记起原本麾下的将士对燕王府的仇视,更给了天下人一个为国殉节的忠臣形象。如果金陵那边运作的好的话,对燕王的名声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这种明面上的事情念远能想到,燕王和卫君陌当然不会想不到。燕王看向神色淡漠的卫君陌,皱了皱眉道:“君儿,你是怎么想的?”以卫君陌的武功,别说隔得那么近就算再远几倍他不想让谢笠死谢笠也死不了。

卫君陌平静地扫了念远一眼,道:“他只是在做他该做得事情,舅舅早晚要杀他,怎么死有何区别?”对于谢笠这个相处不太和睦的上司,卫君陌并没有别人认为的那么讨厌他,即便是他现在的所做所为让他最在意的人陷入了危险之中。他要他死,但是却并不讨厌他。谢笠并不是一个擅长阴谋诡计的人,他其实更时候在战场上光明正大的对决。但是,在其位谋其政,他只是做了他自己该做的事情如此而已。对于这种人,卫君陌对折磨他践踏他并不会有什么快感。

燕王当然知道卫君陌依然在为这次的事情不高兴,看着他冷漠的容颜和深邃的紫眸,却只得深深地叹了口气道:“这次的事情,是本王不该不先跟你打招呼。但是,君儿,舅舅只是不想让你为难。你放心,他们都不会有事的。”

双方都想动手,但是谁也不想落人口实。萧千夜不愿意,燕王府更不能。双方僵持到谁也快要忍不下去的时候,燕王只得亲自替萧千夜制造机会。如今…事已至此,这天下不乱也该乱了。

父皇,既然您选了一个这样的继承人,儿臣就只能不孝了。萧攸可以臣服于皇者脚下,但是绝不会臣服与一个废物的脚下!

卫君陌垂眸,淡然不语。

坐在一边的萧千炜眼底闪过一丝震惊,父王竟然为了这样的事情向表哥道歉?!要知道,被困在城里的并不是只有皇姑母表嫂和两个侄儿侄女,还有他们燕王府除了自己和父王以外的所有人。但是,父王甚至连一个安抚的眼神也没有给过他。

念远看看众人,淡笑道:“王爷,现在可不是说这些闲话的时候。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接下来该怎么办?”

燕王点点头,道:“君儿,你先坐下。大师,你有何高见?”

念远道:“虽然谢将军死去是个意外,不过…目前的局势却还是对咱们更有利一些的。请王爷立刻向全天下发布消息,将陛下趁王爷外出派十数万大军围困金陵挟持燕王府上下所有人的消息公告天下。”

燕王点头,“本王知道了。”

“此事宜早不宜迟,若是让金陵那边先将谢笠自尽的消息发布出来,外界的言论只怕就有些不好控制了。”念远叮嘱道。

“本王知道。”燕王道:“幽州那边,该如何解围?”

念远摇头道:“王爷,咱们现在最要紧的麻烦不是幽州。”

“哦?”

念远道:“陛下既然已经出兵幽州,又岂会只有这点准备?只怕现在…周王和庆王的封地已经不保了。后续大军将会源源不断的进入幽州。王爷若是现在率军去接幽州之位,若是能立刻打下来还好,打不下来就会被前后夹击。幽州城里…现在并没有兵马与王爷里应外合。”

燕王道:“你的意思是,放着幽州不管?”

“暂时。”念远笑道,“我们不动幽州,齐朔绝不敢先动燕王府的人。但是王爷若是立刻发兵幽州,齐朔支撑不住很可能会狗急跳墙。到时候,王妃和世子反倒是会……”

燕王垂眸,思索了良久方才点头道:“传本王军令,朱弘领十万兵马驻守边关,薛真率领剩余兵马即刻南下与陈昱汇合!”

“王爷英明。”念远微笑道。

出了大帐,蔺长风走在卫君陌身边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跟在他们身后出来的念远大师。有些忍不住打量着念远道:“你真是念远和尚?”蔺长风跟念远不熟,只能算是认识。毕竟长风公子性格洒脱不羁,遇到一个冷漠无趣的卫君陌已经自觉够倒霉了,对念远这种名为天下佛门高僧实在是提不起接近的兴趣来。哪怕念远大师才名比他的佛学修为更加名震天下。

念远微笑着朝蔺长风合十一礼,“长风公子,许久不见风采依旧。”

蔺长风直接往卫君陌身边一闪,“别,念远大师倒是让本公子刮目相看。本公子一向有些怕聪明人,大师不必对我这么客气。”

念远含笑不语,望着卫君陌道:“这次的事,实属情非得已,还望卫公子见谅。”

卫君陌声音淡漠,“念远大师是在提醒我,天下人对大师的才华太过高估了么?”说这样的情况是念远能想出来的唯一的办法,卫君陌只会觉得要不念远脑子被什么东西给撞坏了,要么就是自己脑子坏了才会相信他的话。

念远也不着急,“至少,这确实是最好的局面不是么?小僧保证,卫公子关心的人都不会有事,难道公子不相信星城郡主的能力?”

卫君陌终于正眼看向了念远,即便是名扬天下的念远大师对上卫公子仿佛能够透视整个人的审视,也难免会感到有几分不自在,“小僧可是有什么不妥?”

卫君陌道:“一个和尚,居然会有野心。”

念远微笑道:“是人皆有私心,小僧若是能够超凡脱俗,早已经立地成佛,又岂会还在红尘苦海中挣扎?”

卫公子脸上难得的露出了一个极为明显的笑容,只可惜却是带着嘲讽的冷笑,“野心,权欲,贪婪,仇恨,杀心。大光明寺真是个有趣的地方,以往倒是我忽略了。”说完,也不管念远的神色,卫君陌转身拂袖而去。

长风公子好奇地看了看念远,实在没有看出来卫君陌到底是怎么在念远身上看到这些东西的。如果不是之前在大帐里的对话,就算现在他看念远依然觉得是个温文尔雅的一代名僧啊。

不过,长风公子还是警惕地离念远远了几步,转身飞快的追上了卫君陌的身影。

被留在原地的萧千炜侧首看向念远,念远大师依然带着淡淡地笑容,一身白色的僧衣纤尘不染。仿佛是一个生在佛国净土悲悯苍生的虔诚佛子……

“阿弥陀佛。”念远大师合十低声念道,然后朝萧千炜点点头转身迎着西沉的夕阳向营外走去。刚刚经过一次混战,周围地上和帐子上还有暗红的血迹,鼻尖也能闻到淡淡地血腥味。萧千炜转身看去,带着淡淡的红色夕阳洒落在念远白色的僧衣上。那本该让人觉得圣洁安宁的背影不知怎么的让萧千炜感到心头一冷。

一道旋风卷着一条染血的布帛从萧千炜身边擦过,在地上打了个转儿朝着念远的方向而去。

萧千炜望着天边仿佛染血的残阳不由得打了个寒战:这天下…真的要乱了。

------题外话------

亲爱哒们,节日快乐^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