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北伐之始/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夏承安二年四月末

一道从幽州发出的吿天下书真正的震惊了朝野。这并非是正经的燕王诏令,但是却是由燕王亲笔书写亲笔落款盖印的文书。文书中言辞激烈的指责萧千夜身为先帝选定的继承人,违背先帝遗愿贬谪暗害诸王,以至于酿成卫王不堪受辱引火*的悲剧。诸位皇叔多番劝谏,萧千夜依然不肯醒悟,趁燕王巡防边关之际突然兵困幽州城,挟持王妃世子诸人逼迫燕王就藩等等......

这道吿书以极短的时间传遍了整个天下,一时间上到士人权贵,下到黎民百姓无不议论纷纷。之前几位王爷无端被贬,卫王全家*的消息就引起了轩然大波,这道吿书一出更是巨浪滔天。人说,三年不改于父道,可谓孝矣。更何况先帝是萧千夜的祖父,众藩王都是先帝亲封的。天子镇国,诸王守边更是先帝朝的国策。萧千夜一登基就大肆打压贬谪自己的叔父,甚至逼死了自己的亲叔叔。这已经不是说一句皇家无骨肉就可以算了的,这已经是对先帝不孝了。

金陵皇宫里,萧千夜暴怒地将手中的吿书揉成一团然后撕成了碎片。用力的扔在地上,咬牙切齿地道:“燕王!你好大的胆!”巨大的愤怒让萧千夜忘记了自己曾经对这位皇叔的忌惮和敬畏,现在他只能想到一件事情。一定要燕王死!

“陛下息怒!”御书房里,众臣跪了一地齐声劝道。

“息怒!息怒!”萧千夜眼睛通红的扫视了一眼底下的人,“朕息不了怒!乱臣贼子...都是乱臣贼子!你们说,燕王该如何处置?”

众人不由得在心中打了个寒战,陛下的脾气比起先帝来说是温和不少,但是不代表他没有脾气。被人逼到这个份上,萧千夜在没脾气他就不用当这个皇帝了。无论如何,燕王陛下死!

“启禀陛下,燕王违抗圣意,拥兵自重,藐视皇威俨然有不臣之心。其罪当诛!请陛下下旨,派兵讨伐燕逆,以证天下视听!”众人纷纷俯首,齐声请奏,“请诛燕王!”

萧千夜眯眼,满意地点了点头。能被叫到御书房来议事的自然都是他的心腹已经周韩两位先生的门生。这个时候自然不会有人不识趣的跟他唱反调。萧千夜点头,“诸卿认为,由谁领兵合适?”

书房里一片默然。

当年追随先帝开国的名将几乎已经死的差不多了,唯一剩下来的鄂国公元春已经年过七十好几,让他带兵北上讨伐燕王,说不定还没走到半路就先不行了。再往下数的将领们,镇边的镇边,留在金陵的没几个是燕王麾下幽州铁卫的对手。好半晌,终于有人道:“启禀陛下,老臣认为宜春侯吴安道可领兵讨伐幽州。”

宜春侯吴安道的父亲曾经追随先帝起兵反元,战功累累可惜英年早逝,吴安道承袭父职,追随鄂国公元春,梁国公秦愈也立下不少战功,开国之时因他的战功以及他父亲的余荫被封为宜春侯。当年梁国公案宜宜春侯受到牵连,但是有鄂国公求情先帝又念起他父亲的功劳放过了他只是一直闲置着。如今也才不过四十一二岁,对于将领来说正当壮年正好可以领兵。

萧千夜挑眉,看向周襄,“周先生以为如何?”

周襄点点头道:“兵部侍郎言之有理。”宜春侯是鄂国公元春的老部下,鄂国公又是皇帝的岳父对宜春侯有救命之恩,完全不用担心宜春侯的忠心。

萧千夜满意地道:“很好,传朕旨意,封宜春侯为大将军,统领二十万北伐幽州!”

“臣等领旨。”燕王府里,南宫墨坐在花厅里陪着燕王妃和长平公主说话。自从幽州城被围困,虽然城外的兵马并没有进城但是整个幽州城里的气氛却变得格外的凝重。城中百姓若是没事轻易也不敢出门。燕王府内外如今更是重重守卫戒备着,连一直苍蝇也别想飞进来。

双方都在等着局势的发展,在这之前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燕王妃神色有些憔悴,眼底带着淡淡地清影,显然这几日都没有休息好。坐在下手的朱初喻神色但是淡定自若,陈氏却是脸色惨白,眼底掩藏不住的恐惧和担忧。南宫墨轻轻拍了拍坐在自己下手的孙妍儿的手背,给了她一个淡淡地笑容。孙妍儿怔了怔,唇边也泛起一丝淡淡地笑容开。看到南宫墨镇定自若的模样,她心里也没那么紧张了。

“母妃,咱们一直这样等下去只怕也不是办法。”朱初喻微微蹙眉,轻声道。

燕王妃侧首看向她,朱初喻道:“虽然现在幽州布政使不敢动咱们,但是...父王发出告天下书,就等于跟陛下彻底撕破了脸。一旦陛下正式下令...幽州布政使只怕也不会估计咱们燕王府了。”

虽然他们被困在幽州城中,但是消息也还是知道一些的。燕王发出的吿书她也是亲眼看过的,看完之后只觉得暗暗心惊。难道燕王竟真的丝毫不顾及幽州城里燕王府上上下下这么多人么?

燕王妃凝眉,朱初喻说的她怎么会不知道?只是如今孤守城中,她们又能有什么办法?

“那你说该如何是好?”

朱初喻垂眸,轻声道:“儿媳无能...对行军之事实在是一窍不通。不过,如果我们能够先拿下幽州布政使,再趁着城外的大军没有发现之前组织城中百姓相助守城,或许...也是个转机。”幽州城是燕云一带最大的城池,城中百姓虽然不及金陵多,却也有十数万之众。除去老弱妇孺,青壮男子总也能有四五万人。想要长期与城外的正规军对抗是不可能的,但是拖延一些时候却绝对没有问题。燕王府驻守边境二十年,使幽州百姓不受北元人骚扰,燕王府在幽州的名声极好,也不存在无法说动百姓的问题。

燕王妃眼神微亮看向坐在下首的南宫墨问道:“无瑕意下如何?”

南宫墨看了朱初喻一眼,朱初喻唇边带笑轻轻点了下头。

南宫墨道:“弟妹所言,却是如今最好的办法了。不过,也不急在一时。”

“怎么说?”

南宫墨道:“如何筹划也需要时间,只要城外的兵马不攻城,咱们也不能动手。”

朱初喻凝眉道:“我知表嫂是想要拖延时间。但是...时间一长,只怕城中粮草支持不住。”困守孤城最大的麻烦就是粮草,一旦没了粮食不用对方攻城他们自己就能先饿死了。

南宫墨摇头道:“燕王府有两座粮仓都在城中。今年虽然还没到征收粮税的时候,但是我问过千炽,库中粮食尚能支撑一段时日,粮草倒是不比担心。”“那是幽州卫的粮草。”朱初喻有些担心地道,私自摞用军饷是大罪。

“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更何况,既然要幽州百姓守城,城中百姓便是幽州卫。”南宫墨淡然道,“另外,城中粮商,幽州布政使衙门也有的是粮草。”

朱初喻看着对面的南宫墨神色有些复杂,南宫墨显然比她更大胆。

燕王妃看看两人,眼中露出一丝欣慰的神色。原本对朱初喻的不满也淡去了许多,这种时候三个儿媳妇到底只有这个她一直不喜欢的善嘉郡主还能够镇定一些。至于陈氏...燕王妃摇了摇头,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

“虽说不急,却也要开始筹谋了。去,请世子和三公子过来。”

“是,王妃。”

议完了事,南宫墨亲自送了长平公主回去,方才漫步回自己的院子。曲怜星跟在她身边,看了看她忍不住问道:“郡主,你不担心么?”这次的事情,比当初在灵州更麻烦。如果只有郡主一个人,无论怎么样也能够全身而退。但是如今有长平公主,有燕王妃,还有两个才刚刚满月的小婴儿,郡主根本就不可能独自一人离开。若是不然,以郡主的身手离开幽州城还是能够做到的。

南宫墨抬眼望天,淡笑道:“担心什么?车到山前必有路,何况,如今还没到绝境呢。”

曲怜星点点头,笑道:“嗯,属下相信,燕王殿下和卫公子一定会及时赶回来的救我们的。”

“当初可真不该带你来这里。”曲怜星如今武功学的也不甚了了,若真的兵荒马乱起来只怕连自保之力都没有。曲怜星嫣然笑道:“郡主说笑了,若不是郡主,怜星早就死了。郡主......”

曲怜星话没说完,就见南宫墨猛然侧首看向身后。身后不远处的一条小道上,陈氏正站在那里望着她们欲言又止。南宫墨转身,“弟妹,有什么事么?”

陈氏咬了咬唇角,看看曲怜星道:“表嫂,我...我能与你单独聊聊么?”

南宫墨挑眉,朝曲怜星点点头。曲怜星会意,朝着两人微微一福转身离开了。

南宫墨走过去,“弟妹有什么话,但说无妨。”陈氏脸色苍白憔悴,神情惶恐。陈氏这幅样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幽州城被困,还有燕王府中凝重的气氛显然给了她不小的压力。南宫墨对此倒并不意外。陈氏不是朱初喻,没有她的聪慧和能力。甚至也不是孙妍儿,做不到她的随遇而安。她明明比朱初喻和孙妍儿更早嫁入燕王府,但是如今却依然还是三个妯娌中最不适应的一个。如今这样的局势,她担忧害怕也是自然的。

陈氏忍不住伸手抓住南宫墨的衣袖道:“表嫂,你说...幽州城会不会被攻破,咱们,咱们会不会死?”

南宫墨皱眉,想要抽回自己的衣袖却被陈氏抓得更紧了。只得轻声安抚道:“你不用担心,咱们不会有事的。”

陈氏哪里肯信?

“城外有十几万大军,咱们...咱们府上满打满算才不过两千余人,能顶什么用?还有二弟妹,说什么让城中百姓一起守城,那些什么都不会的百姓怎么能打得过那些军队?她什么都不懂胡说八道,分明是想要害死咱们!”陈氏越说越激动,拽的南宫墨衣袖也越来越紧。

“弟妹!”南宫墨沉声道,皱着眉将自己的衣袖从陈氏手中撤回来,也懒得去管上面的皱褶,“弟妹多虑了,不会有事的。你若是害怕,就在自己院子里好好休息,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便是。就算城外的兵马攻城,燕王府也会是最后被攻破的地方。等幽州城破了你再来担心不迟。”

“可是...可是我不想死啊!”陈氏有些失控地大叫道。

“谁都不想死。”南宫墨看着她平静地道。

陈氏哀求道:“表嫂,我知道你很厉害,你一定有办法的,咱们离开幽州城好不好?求你带我离开这里......”

南宫墨有些烦躁的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眼中已经是一片平静,“弟妹,没有人不怕死,也没有人想死。但是,你是燕王府的世子妃。”

“又不是我想当燕王府的世子妃的!”陈氏忍不住尖叫道。她十五岁被一道圣旨嫁到幽州来,没有父母,没有兄弟姐妹扶持。丈夫懦弱,公公婆婆强势,谁问过她愿不愿意?之前的种种委屈她忍了,凭什么现在还要她来过这种担惊受怕朝不保夕的日子?

南宫墨摇摇头,“你说的话,我都会当成没听到过。你回去好好休息吧。来人,送世子妃回去。”

两个黑衣人无声的出现在小道的旁边,恭敬地道:“世子妃,请。”

陈氏幽怨地望了南宫墨一眼,跌跌撞撞地转身离去了。

南宫墨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凝眉,沉声道:“派人看着她。”

“是,郡主。”

两个黑衣人飞快地消息,园中顿时一片宁静。南宫墨淡淡地看向小道的尽头,沉声道:“秦大公子,听够了么?”

花丛后面,秦梓煦漫步走了出去。看着南宫墨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道:“我不是故意偷听的。”他真不是故意的,原本是坐在花丛后面思考问题,看到陈氏出现本来想避开的,谁知道他还没起身南宫墨就来了,然后就是方才那一段对话。

南宫墨点点头,倒是不怎么在意他在这里的原因。只是道:“方才的事情......”

“我什么都没听见。”秦梓煦伸手做出先请的姿势,南宫墨当先一步往外走去,秦梓煦错开了一步跟在她身后。到底是孤男寡女,就算有话要说还是在明处说比较好。这种幽深僻静的地方,让人看到了反而不好说话。

两人一前一后走在花园中,秦梓煦忍不住道:“燕王府世子妃怎么会......”怎么会是这样的性子?莫说是未来的亲王妃了,就算是一般的世家这样的未来主母也是不合格的。

南宫墨淡淡道:“她年纪还小,也并不是燕王府的当家主母。”

秦梓煦看看南宫墨,忍不住笑出声来,“旁人说这话也还罢了,郡主说这话实在是......”陈氏年纪是不大,但是南宫墨南宫墨只会比她小不会比她大。南宫墨摇摇头道:“世子妃跟舅母以及那些藩王王妃不一样,她是书香门第的女儿。家世也并不十分显赫,若是一切顺利磨炼一些年头做个当家主母未必不可。只是如今的情况......”如今的局势,却是超出了陈氏所能够承受的范围。孙妍儿同样也害怕,但是孙妍儿比陈氏聪慧一些,也更明白随遇而安的道理。更何况孙妍儿已经有了身孕,有了孩子就会有更多的归属感,为了孩子孙妍儿也不会如陈氏那般胡思乱想。

秦梓煦点点头,道:“这么说起来...那位善嘉郡主倒是当真了得。”

星城郡主不害怕还能理解,她是楚国公嫡女,孟氏后人,家学渊源。出生江湖见多识广又上过战场,但是这位善嘉郡主虽然说是高义伯之女,到底是商户出身。精于算计秦梓煦能够理解,但是这份镇定和谋略却远远超出了她的身份和年纪所能够拥有的。

南宫墨想了想,“善嘉郡主却是非凡。”不管她喜不喜欢朱初喻都要承认,朱初喻绝对是她在这个世界见过的最厉害的女子之一了。无论是她的野心还是她的心计能力都不像是高义伯府能够教导出来,只怕高义伯自己也比不上朱初喻的一根手指头厉害。如果不是仔细观察了许久,南宫墨都要怀疑朱初喻是不是跟自己一样的来历了。不是说这个时代的女子就都是无能的,而是就如秦梓煦所疑惑地,朱初喻的能力和定力都跟她的身份经历太不相符。就是吕后,女帝,萧后,孝庄这些女中豪杰,也要有个成长的过程吧?

南宫墨从不认为自己比朱初喻更聪明。她所占的便宜不过是奇特的来历和世人根本无法想象的眼界见识罢了。

秦梓煦叹息道:“如今虽然局势将乱,不过...不管将来如何,燕王府有这样的世子妃和这样厉害的次媳,只怕是祸非福啊。”秦梓煦所说的自然不只是陈氏和朱初喻,更是再说萧千炽和萧千炜。南宫墨莞尔笑道,“秦大公子想得太远了,此事也不是你我能够左右的。”

秦梓煦也不由一笑,“郡主说得是。”

想太多也没有好处,如果眼前这一关过不去,根本就没有以后他所说的也都是废话。”

“眼下局势,郡主有何高见?”

------题外话------

抹汗~这一章纠结了好久~还是决定新的一卷问题开始鸟。恍然记起好多承诺第三卷解决的疑问并没有解答。不过,实在是因为第三卷略短,剧情不好划分。想了很久觉得在这里划段比较何时啦啦。第四卷,木有意外的话是最后一卷,大家纠结的问题都有了答案鸟。(づ ̄3 ̄)づ谢谢大家一直陪伴凤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