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起兵,中军副统领/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高见?”南宫墨苦笑摇头,“我对行军打仗的事情一窍不通。”

秦梓煦挑眉,忍不住抬头打量她,似乎是在观察她是否在自谦,“郡主过谦了。郡主曾经两度参与平乱,功勋卓著。郡主若说是一窍不通,如今这幽州城里就没有会打仗的人了。”南宫墨无奈地叹气,说真话反倒是没人相信,这世道啊。她确实是上过两回战场不错,但是何曾真的亲自领兵打过仗了?南宫墨并不是喜欢故作谦虚贬低自己的人,但是也不会当自己真是万能的,硬要去做自己根本不擅长的事情。行军打仗,排兵布阵,显然就不是她所擅长的事情。

“秦公子如今还在这里,我是否可以认为秦公子对幽州的局势颇有信心?”秦梓煦留在幽州城,自然不是为了陪着他们一起死的。

秦梓煦含笑道:“不敢,这天下局势本就是一场豪赌。不过比起金陵那位…我还是想要将堵住压在燕王殿下身上。”

“即使满盘皆输?”南宫墨扬眉。

秦梓煦淡然笑道:“即使满盘皆输。”

南宫墨点点头,笑道:“既然如此,幽州城里的事情还望秦公子多费心了。”

秦梓煦也不客气,“分内之事。”

幽州城两百多里外的紫荆关,往日里只是由幽州都司大营派兵驻守的紫荆关上如今却是旌旗森森,杀气腾腾。身披玄甲的幽州卫将士手持兵器驻守在城楼上,虎视眈眈的朝南眺望。关楼下的营房外面,更是驻扎着十数万幽州卫大军。被大军围绕的一间营房里,燕王朕带着众人在大厅中看着扑在桌上的一副地图。

陈昱皱眉望着地图沉声道:“刚刚收到消息,宜春侯统领二十万已经北上,恐怕要不了多少时日就该到了。”虽然对于王爷的决定他们这些将领都是坚决拥护誓死效忠。但是他们的压力却并不小,毕竟,是以一个藩王的势力挑战一国兵马,想要赢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一个不小心,他们这些人就真的要沦为乱臣贼子遗臭万年了。

薛真也跟点头道:“加上围困幽州的十几万兵马。一共就是三十多万人马了。”而且,朝廷还可以源源不断的往北方派遣兵马。就算别的都缺,大夏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兵丁是绝对不缺的。但是幽州却不一样,幽州本身就是地广人稀,幽州卫一共不足四十万兵马,既要防备北方的北元,还要跟朝廷交战。幽州本身能够再补充的兵源却并不多。

燕王冷哼一声,扫了一眼眼前的地图淡淡道:“兵马粮草么?多打下来一些地方,自然就有了。”

陈薛二人对视一眼,不由得一笑,“王爷说的是。”虽然真实情况不可能如燕王说的那般简单,但是被燕王这么一说好像也没他们想的那么麻烦了。

“朝廷已经出兵,王爷…咱们也该出手了。”坐在一边的念远轻声道。

燕王微微点头,沉吟了半晌方才道:“大师说得不错。”

闻言,在座的众人心中解释一震。之前不管闹得多么难看,其实总还是有一丝回旋的余地的,虽然他们都知道燕王绝对不会去向萧千夜臣服。但是…一旦燕王真的正式起兵与朝廷对抗,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大厅里沉默了良久,方才听到燕王的声音再次响起,“传本王吿令于天下,陛下任用奸佞,构陷诸王,残害皇叔,本王奉先帝遗命…清君侧,靖国难!”

“属下等誓死追随王爷!”大厅中,一干将令齐声道。

燕王身旁,念远含笑不语,卫君陌默然无声。

大夏承安二年五月初三,燕王将勤王靖难檄文发布天下。一时间天下皆惊。

庚申,上谕将吏军民曰:

我皇考太祖高皇帝绥靖四方,一统天下,并建诸子,藩屏国家,积累深固,悠久无疆。新皇既承皇考托付江山,不法祖德,悉更祖法,以奸恶所为,欲屠灭亲王,以危社稷,诸王实无罪,横遭其难……任用恶少,调天下军马四集见杀。予畏诛戮,欲救祸图存,不得不起兵御难,誓执奸雄,以报我皇考之雠。

夫幼冲行乱无厌,淫虐无度,慢渎鬼神,矫诬傲狠,越礼不经,肆行罔极,靡有攸底,上天震怒,用致其罚,灾谴屡至,无所省畏。惟尔有众,克恭予命,以绥定大难,载清朝廷,永固基图,我皇考圣灵在天,监观于兹,亦惟尔有众是佑……告予有众,其体予至怀……

洒洒洋洋一片诏令公告天下,心思清明者叹苍生何辜,庸碌无为着惊世道将乱。金陵朝中一片骂声沸腾,各地藩王却是暗地里拍手称快。

而此时的紫荆关里,众人自然还不知道这些将要发生的事情。众人正在商议的却是未来如何应对朝廷必将蜂拥而来的兵马。一封勤王檄文是痛快了,再往后却是真的要准备打仗了。

陈昱看了看燕王,犹豫了一下方才问道:“王爷,如今朝廷大军将至,幽州城那边也该尽快动手解决了。”之前不懂幽州不过是不想要逼得齐朔等人狗急跳墙罢了,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给他们自己争取时间布置妥当。如今既然朝廷先一步出兵了,他们动手也不算是无礼,自然要在宜春侯大军来到之前先解决掉幽州的兵马。不然,他们在前面跟朝廷大军打得轰轰烈烈,身后幽州城里的家眷却成了阶下囚甚至是丧命灭族,这算怎么回事?

燕王点头,他也正有此意。

“谁愿领兵前往?支援幽州?”

“末将愿往!”

“末将愿意!”众将领应声者众。

卫君陌站起身来,沉声道:“末将愿往。”

萧千炜也跟着起身,“父王,孩儿也想要前去救母妃和兄长。”

燕王微微蹙眉,看向卫君陌。卫君陌并不多言,紫色的眼眸中只有坚定的光芒。燕王请叹了口气,道:“罢了,既然如此,卫君陌,本王授予你幽州卫中军副统领之职,率十万大军解幽州之围。萧千炜,你为副将,一切听从副统领指挥。”

“末将遵命!”

“孩儿遵命。”两人齐声应道。

站在一边的陈昱和薛真对视了一眼,眼底却是闪过一丝惊异。燕王手下将领如云,其中以陈昱,薛真和朱弘为首。所以三人分别统领左右中三路大军。其中中军兵马最多,但是中军统领朱弘如今却远在边关。而燕王殿下直接授予卫君陌副统领之职,就等于是将中路军完全交到了卫君陌手中。幸好卫公子这一年多来无论是在朱弘手下还是在谢笠手下都是战功显赫,换个人被燕王殿下如此提携还不知道是福是祸。卫公子如今尚不足二十五岁,却已经足以与燕王麾下最大的三位将领平起平坐了。

如果这两位知道,当初燕王打算直接授予卫君陌幽州卫指挥使的职位,只怕真要惊得下巴都掉了。跟直接统领近四十万幽州卫兵马比起来,燕王殿下如今的提拔已经算是循序渐进了。

燕王看看外甥和儿子,点点头道:“去吧,幽州还有王妃皇妹,就交给你们了。”

两人沉默的拱手告退,转身出了大厅。

深夜,燕王府深处的一处院落里。陈氏独自坐在烛火下发呆,苍白的脸色显得有些发青。门口出来轻微的响动,陈氏吓了一跳猛然转身。却看到自己的丫头正端着一盅粥站在门口,这才松了口气。丫头走进来将粥放到桌上,揭开盖子一股浓郁的香气便传入了她鼻息。这几天一直担惊受怕,她几乎都没怎么好好用过膳。这会儿看到自己平素最喜欢的鸡肉粥,肚子倒是有些饿了。

“主子晚膳便没有怎么用,奴婢让厨房煮了些粥,您好歹用一些吧。”丫头轻声劝道。

陈氏点点头,任由丫头盛了一碗香喷喷的粥放到自己跟前。端起粥喝了一口,陈氏这才问道:“世子还没回来?”

丫头看了看门外,低声道:“奴婢听说…王爷已经正式起兵了,说是要清君侧什么的。还有,听说朝廷也派了好几十万兵马正往幽州来了。世子和三公子在书房议事,说今晚不过来了呢。”

陈氏握着勺子的手一抖,“清君侧?几十万大军……那,你说陛下会不会迁怒我们陈家?”

丫头有些迟疑,道:“应该不会吧?听说陛下性情宽厚仁善,陈家对朝廷忠心耿耿……”

陈氏恍然,“对…我们陈家对朝廷忠心耿耿,不会有事的……可是,咱们现在怎么办?”城外围着十几万大军,幽州城里,燕王府的人侍卫满打满算也不过才两千人。双拳难敌四手,到时候……燕王府想凭一个藩王是实力与朝廷对抗,可能会赢么?一旦事败,到时候…他们就是乱臣贼子了啊。

“不行,我要去见世子!”想到此处,陈氏顾不得跟前的粥猛然起身就朝着门外走去。丫头一愣,连忙跟了上去,“世子妃,您去哪儿啊?”

陈氏道:“我要去见世子,我要劝世子,咱们是臣子不能背叛朝廷,我们不能做乱臣贼子!”

“世子妃慎言!”丫头吓得脸色发白,连忙拉住陈氏伸手捂住了她的嘴,“世子妃,这话千万说不得。”

陈氏一把挥开自己的丫头,“我没有说错!是父王和世子做错了!”

丫头几乎要吓得哭出来了,他们现在是在燕王府啊。主子已经是燕王府的世子妃了,燕王府出事,难道他们还能好么?

陈氏也不管她,急匆匆地朝着萧千炽的书房走去。

书房里,萧千炽和萧千炯正在说话。从前他们兄弟关系没多好,倒是这些日子被困在幽州城里萧千炯看着自家大哥忙里忙外的,反倒是对他的成见少了许多。虽然还是觉得大哥的性格不够刚毅,领兵打仗的本事也完全不行,但是大哥每日里忙着府里的大小琐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许多时候看到大哥累的趴在书房里睡着了,萧千炯多少还是有些歉疚的。

两人说得正是刚刚收到的消息,父王起兵了他们这边自然也要有所行动了。这几日他们暗中已经联络了燕王府麾下心腹各家,令他们暗中筹备,虽然还不足以与城外的大军对抗,但是先要拿下城里的少数守军和齐朔还是不成问题的。要怪就怪齐朔为了皇帝的名声,并没有直接让十几万大军进驻幽州城,城中的守卫依然还是原本的那些守卫。无论是不妨,甚至是将领自然都瞒不过身为幽州城主人的燕王府。

这一聊就聊到了深夜,总算觉得考虑的都差不多了。萧千炯正要起身告辞,却听到门外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世子。”陈氏出现在书房门口,看到萧千炯只是淡淡道:“千炯也在?”萧千炯起身见礼,“大嫂,我正要回去了。大嫂找大哥有事?”对于陈氏这个大嫂,萧千炯并不怎么看得上眼。萧三公子眼高于顶,连萧千炽这个大哥都没怎么看在眼里更何况是大嫂。不过该有的礼数倒也还不缺。

陈氏匆匆点头,道:“我有急事跟世子商议,三弟先回去吧。”

萧千炯耸耸肩直接告辞了,他原本也是要回去的。

萧千炽因为陈氏的失礼而微微蹙眉,他脾气好倒也没有生气,等萧千炯离开之后方才问道:“世子妃有什么急事?”

陈氏焦急地拉住萧千炽的手道:“世子,藩王起兵对抗朝廷无异与图谋造反,这是要遗臭万年的罪名啊。世子,你劝劝父王吧,让他赶快收兵,咱们向陛下请罪。陛下宽厚,一定会从轻发落的。”

萧千炽一愣,没想到陈氏深更半夜来找他说的就是这个?脸色微沉,沉声道:“你听谁胡说八道的?父王只是要清君侧而已,等到陛下身边的奸臣没了,一切自然就会没事了。此乃皇祖父为大夏国祚万年定下的国策,父王也是为国效忠。”先帝开国之时曾颁布法令,如果朝中出现奸臣乱政,诸王可带兵入京勤王。萧千炽生性平和,虽然并不十分赞同父王起兵。但是既然父王已经做了,身为儿子无论对错都只能全力支持。因为燕王府已经没退路了。

“不是的!”陈氏拉着萧千炽道:“咱们打不过朝廷的,世子,夫君…咱们都会死的。你能这样…你劝劝父王吧,父王一定会听你的…你从小读圣贤书,难道也想做个乱臣…。”

“啪!”一个耳光狠狠地甩在了陈氏的脸上。

萧千炽脸色一沉,“够了,你疯了是不是,胡说八道什么?”

陈氏捂着脸颊,呆呆的望着萧千炽。成婚几年,两人虽然不像是卫君陌和南宫墨那般眼中只有对方一个,但是萧千炽对陈氏也是十分尊重的。即使她犯了错,惹怒了燕王妃,萧千炽也依然在母妃面前替妻子求情说好话。陈氏被燕王妃厌弃,萧千炽也没有因此而对她弃如敝履或是冷言冷语。依然十分尊重,至少在自己的院子里给足了她身为嫡妻的颜面和重视。向现在这样毫不留情地甩耳光过去,却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夫君……”

萧千炽沉声道:“世子妃身体不适,就早些回去休息。以后好好照顾珠儿,外面的事情就不要操心了。”

“夫君,我是为了燕王府啊。”陈氏悲痛地叫道,“我是为了燕王府,为了你啊。你居然打我……”

“够了。”萧千炽道:“父王的决定不管是对是错,都不是你我身为子媳可以质疑的。更何况,已经到了如此地步,你觉得还有转圜的余地么?你不是在为燕王府为我,你是想要燕王府的人都跟着去死么?”

陈氏只觉得心中一片冰凉,幽怨地望了萧千炽一眼,转身掩面泪奔而去。

身后,萧千炽疲惫的揉了揉眉心,轻轻叹了口气才慢慢地坐了下来。重新拿起放在桌案便的卷宗就着烛光仔细阅读起来。烛光下,淡淡地倒影拉长映在窗户上,只映出一个消瘦修长的剪影。

------题外话------

么么哒~文中的檄文来自明代的《奉天靖难记》中的一段檄文,稍作改编了一些。一切荣誉属于原作者,狗屁不通的属于古言不太好的我~汗哒哒流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