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一个一个杀过去!/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个侍卫带着那个叫扶风的丫头出去了,在座的人都明白,以后他们都不会再见到她了。

萧千炽犹豫了一下,问道:“表嫂,就这么杀了这个细作?”即使萧千炽性格再温和,遇到这样的事情也很难真的温和起来。而且,一般抓到细作不是应该要审问一下看看能不能问出什么有用的消息吗?

南宫墨摇头,“她不仅是细作,还是死士。”从死士的嘴里,是很难问出什么东西来的。就算是问出来了,你也未必敢相信。而且,这个扶风能够在燕王府潜伏这么久都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南宫墨并不认为她知道或者参与过太多的事情。

解决了细作,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陈氏。然后再看向萧千炽,陈氏是燕王府的世子妃,萧千炽的妻子。如今燕王不在燕王妃昏迷不醒,能够处置她的只有萧千炽了。陈氏惊恐地望着在座的人,“夫君…我不是故意的!姑母,表嫂…我知道错了,求你们饶了我吧……”

长平公主脸上的表情有些冷,听到陈氏想要害自己的两个小宝贝的话,长平公主哪里还会对她有半分怜悯?

萧千炽犹豫了一下,正要说话却听到门外传来萧千炯暴怒的声音,“不是故意的?!联合外人对付两个刚刚出生的婴儿,还险些害死了母妃!你这样的女人,根本不配活在世上!”

萧千炯大步进来,一双大眼睛狠狠地瞪着自家大哥,道:“大哥,我绝不会放过这个女人!”

萧千炽疲惫的叹了口气,闭了闭眼不再去看陈氏,“三弟,我会处置好的。”

陈氏心中一凉,愣愣地望着萧千炽。萧千炽地见死不救让陈氏有些崩溃,失控地叫道:“你们凭什么怪我?我只是想要活下去而已!等到城外那些人杀进来了,难道我要陪你们一起死?我的家人还在金陵,凭什么要我们陈家给燕王府陪葬?凭什么?!”

众人沉默无言。陈氏叫的更加疯狂起来。仿佛将嫁入燕王府之后所有的委屈和不满都想要发泄出来一般。说自己独自嫁到幽州的孤单和寂寞,骂燕王妃对自己的严苛和无情,骂萧千炜和萧千炯不敬长嫂,说萧千炽无能对不起自己,最后甚至连南宫墨也一起骂了。

萧千炽无力地挥挥手,道:“带她下去关起来,等母妃醒来再发落。”萧千炽到底是不忍心亲手处置了自己的妻子。但是陈氏的话却也着实让萧千炽心寒。虽然比起表哥对表嫂,他对陈氏确实是不够专一。但是陈氏嫁进燕王府这几年,他对她处处敬重,从来不让妾室对她有丝毫不敬和委屈。母妃对她不满,他时时在母妃面前替她说好话。比起两个弟妹,她能力平平,甚至还不如三弟妹安分守己孝顺母妃,他也从未嫌弃过她。只是想着她一个人千里迢迢的嫁到幽州来不容易,没想到最后换来的却是妻子百般的不满和怨愤。

“带下去吧。”萧千炽道。

陈氏被人强行带了下去,门外依然传来她时而怒骂时而求饶的声音,直到人走远了声音才渐渐消失。

萧千炽被妻子打击的不轻,好一会儿都没有回过神来。南宫墨心中轻叹了口气,轻声道:“千炽,打起精神来。我们还有很多事情。”

萧千炽勉强笑了笑,点头道:“是,表嫂。”

萧千炯怒气未平,“表嫂,我们怎么做?我带人去宰了齐朔!”

南宫墨唇边掀起一丝浅笑,“稍安勿躁。”

幽州布政使衙门

齐朔手中握着一封刚刚收到的密函看完。脸上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好一会儿猛然起身道:“准备一下!开城门!”

站在他跟前的幕僚愣了一下,迟疑地道:“大人?”

齐朔道:“卫君陌统兵十万,朝着幽州来了。咱们必须立刻占据幽州城以待宜春侯大军到来。”幕僚这才点头,“既然如此,齐大人,燕王府那边……”齐朔皱眉,“扶风现在还没有消息,只怕是计划失败了。”叹了口气道:“罢了,有星城郡主在,还有弦歌公子在,这计划本就是五五之数,只能说运气不好罢了。”

“既然如此,请大人立刻出城,或者…”立刻抓了燕王府所有人。虽然燕王府中的兵马并不多,却各个都是以一当百的精兵。前些日子星城郡主在布政使衙门闹了一场现在想起来还触目惊心。如果星城郡主要报复……

齐朔沉吟了片刻,点头道:“走吧,先出城和王将军汇合。”一旦大军入城,燕王府那点人能顶什么事?

一刻钟后,齐朔带人一行人匆匆出了布政使衙门,朝着城门的方向走去。

“齐大人,这是往哪儿去?”一个有些熟悉地声音在背后想起。齐朔愣了一下,慢慢转过身来面无表情地望着身后的街道上策马飞奔而来的人。为首的两个正是萧千炯和南宫墨。马儿还没站稳,萧千炯已经一跃下马,朝着齐朔这边冲了过来。起身跟前的侍卫连忙上前挡住了萧千炯的去路。

萧千炯抽出腰刀便砍,“给我滚开!”

齐朔挑眉,冷笑一声道:“老夫原以为扶风失败了,现在看来…倒是成了。”

萧千炯提刀直指着齐朔,“老匹夫!本公子不将你千刀万剐,难消我心头之恨!”

齐朔点点头,“杀母之后,确实是应该恨。哈哈可惜全天下都不会说是老夫杀了燕王妃,只会说是燕王府世子妃大义灭亲啊。”

“是么。”南宫墨坐在马背上平静地望着齐朔道:“可惜…燕王妃还活着。只怕要让齐大人失望了。”

齐朔并不是十分失望,成功了自然是意外之喜,失败了也是命该如此。齐朔望着南宫墨冷笑一声,道:“先帝对郡主恩宠有加,郡主却帮着燕王图谋造反,不愧是南宫怀的女儿。”

南宫墨并不动怒,淡淡道:“幽州城的百姓跟齐大人无冤无仇,齐大人不也要引兵入城让他们受兵连祸结之苦么?”

“老夫是为了大夏的江山!”

南宫墨道:“我没有齐大人那般高尚,我是为了让我看重的人好好活下去。”

“表嫂,你跟他废什么话,让我直接砍了这个老匹夫!”萧千炯有些不耐烦地道。

齐朔傲然道:“老夫死不足惜,可惜…两位只怕是来晚了一步。”

南宫墨道:“齐大人是说你派去开城门的人么?你不妨等等看,今天这城门能不能开得了。齐大人这么着急,是幽州卫的援兵来了吧?”齐朔脸色铁青,动了动嘴角终究是什么也没说出来。

幽州城中最后的兵马并不算多,统共也不过五六千人。虽然远比燕王府的人多,但是燕王府萧千炽,秦梓煦,南宫绪,星危柳寒等人各带一路人马先下手为强,悄无声息的拿下了几处城门。城中各家权贵府中同样也是府兵护卫齐出,等到城外的兵马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城墙上的兵马已经全部换人了。

齐朔被人押着一路走到一处城门下,一名千户还有七八名百户都被人押着站在城楼下等候发落。

南宫墨翻身下马,含笑道:“大公子,大哥,辛苦你们了。”

秦梓煦笑道:“郡主客气,分内之事。”

“伤亡如何?”

“我们先有准备,伤亡并不大。”南宫绪淡淡道。虽然人马不如对方,但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又有弦歌公子提供了不少好东西,他们才能够在几乎没有惊动城外驻兵的情况下,悄悄拿下了城楼。

南宫墨点点头,看向那一群被俘虏的将领。

军中将士都是自有其傲气,今天这么窝囊的被人给抓了自然是不服气。更何况眼前发号施令的看起来还是个女人。有人更是直接扬起头向南宫墨瞪眼,不过下一刻身边的黑衣侍卫就直接一个耳光甩下来,打得头晕眼花再也没有功夫去瞪南宫墨。

南宫墨走到最前面的一个百户面前,问道:“归降燕王府,我饶你们一命。”

“呸!有本事光明正大的来,偷偷摸摸算什么英雄好汉。”比南宫墨足足高出两个头的百户唾了一口怒骂道。

“带下去,杀了。”

两个侍卫押着人往一边的城墙脚下走去,手起刀落一道血光然后了跟前的城墙。

南宫墨看向另一个人,“降不降?”

几个被转的将领都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完全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看起来清丽脱俗的小女子行事竟然比男人还要干脆利落霸道无情。只是一句话,就直接把人给砍了。只见南宫墨神色淡漠地看着他们道:“我要守城,但是我没人。你们不降,我就只能把所有人都杀了。总不能,我在前面守城还要担心后面有人给我捣乱,还要花粮草养着几千个敌人吧?”

职位最高的千户咬牙道:“我不信你敢将所有人的人都杀了。”足足好几千兵马,战场上你死我活死多少人都没人管。但是如今他们都是俘虏,杀俘不祥!

南宫墨漠然,“你试试看我敢不敢。带下去,杀了。”

两个侍卫上前,一左一右扣住千户的手臂。

“等等!”那千户脸色一变,咬牙道:“我降!”他知道,眼前这个女人真的不是在开玩笑。如果他坚持的话,她真的会继续杀下去。

南宫墨满意地点点头,看向剩下的几个。很多事情,一旦有人领头做了再往后的人似乎就没那么难下决定了。片刻之后,几个百户纷纷拱手,“谨遵郡主吩咐!”

“很好。”南宫墨点头,侧首看向齐朔,“齐大人,别人死总是比自己死好得多,你说是不是?”

齐朔冷笑一声,侧过脸去不再看南宫墨。

南宫墨也不在意,直接转身看向萧千炯等人,“千炽,千炯,大哥,守城的事情就辛苦你们了。”

萧千炯挥舞着手中的腰刀,信心满满地道:“表嫂尽管放心,交给我绝对没有问题。”

南宫墨淡淡一笑,想了想还是看向南宫绪问道:“大哥看能够守几天?”在场的人,除了萧千炯以外大概也只有南宫绪是真正学过行军打仗的了。至于萧千炯,年纪太小了性子也实在是不能让人放心。

南宫绪思索了片刻,道:“最多三天。”现在无论是兵马实力甚至是天时人和对他们都不利,能守住三天就已经是万幸了。

南宫墨想了想道:“应该够了。”

南宫绪点点头,“放心。我保证三天之内不会有问题。”至于三天以后,就不是他的能力可以控制得了的了。

燕王府和各府的府兵守卫加起来也有三四千人,再加上刚刚归降的守城兵马,总算是勉勉强强凑足了近一万人。但是这对于驻守在城外的十万大军来说,依然是杯水车薪,想要硬拼无异于飞蛾扑火。

将城门交给南宫绪等人,南宫墨方才带着秦梓煦回燕王府去了。燕王府还有昏迷不醒的燕王妃,手无缚鸡之力的长平公主,身怀六甲的孙妍儿。虽然齐朔已经落到了她的手里,却不代表城里就没有危险了。

回到燕王府,朱初喻和孙妍儿立刻带着众人迎了上来。

“表嫂,外面没事吧?”孙妍儿有些担心的问道,外面城楼边上的声音,即使是在燕王府里面也隐约能够听到。

南宫墨摇头,拉着孙妍儿的手腕探了下脉方才笑道:“别担心,不会有事的。你现在身体不一样,要好好休息才是。”孙妍儿点头道:“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你事情多就别为我操心了。”

“舅母怎么样了?”南宫墨问道。

朱初喻蹙眉道:“母妃还没有醒过来,姑母在照顾她。”即使是她也完全没有想到,陈氏居然会做出这么愚蠢的事情。若是平时,她自然是乐得看陈氏犯蠢,但是现在,燕王妃出了事对她们没有半点好处。燕王妃在幽州二十年,在幽州城里权贵之间的威望除了燕王以外无人能及,即使是她和南宫墨也是比不上的。燕王妃这个时候昏迷不醒,对原本对她们就有些不利的局势更是雪上加霜。

“进去再说吧。”南宫墨轻声叹了口气道。

幽州城一百多里外的一处小城外,幽州卫十万铁骑驻扎于此。卫君陌端坐在马背上,站在大军之前抬头仰望眼前的城楼。城口上,守城的将士警惕地盯着城楼下的兵马,整个天地间都仿佛带着一股浓浓地肃杀之气。

卫君陌身边,跟着的是同样坐在马背上的蔺长风和萧千炜等人。蔺长风看了看城楼上,挑眉道:“看来这是狠了心要困死幽州城了。这带兵的人是谁?”

简秋阳笑道:“谢将军麾下的将领也就那么几个,好像都在军中。”谢笠自知要死,倒是没有拖着自己的部下一起死的打算。他们当初抓到谢笠的时候,他手下的大部分将领都已经被派去围困幽州城了。不过这也给他们添了不少麻烦,很显然每一处拦截他们的地方驻扎的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将。

“难道他们觉得这样就能挡住咱们?”蔺长风冷笑道。

简秋阳叹气道:“他们不需要一直挡住咱们,只要挡到朝廷大军到来就可以了。”

萧千炜皱眉,侧首看向沉默的卫君陌问道:“表哥,咱们怎么办?”

卫君陌道:“打过去。”

“启禀将军!”一匹快马飞快地冲了过来,马上的人翻身下马禀告道:“启禀将军,前方敌军已经开始攻打幽州城了。”来者正是派去前方刺探消息的斥候。

萧千炜脸色微变,“这么快?”

斥候看看萧千炜,犹豫了一下道:“另外,幽州城中…燕王突然中毒昏迷不行。星城郡主与世子先下手拿下了幽州布政使齐朔。如今,萧三公子与南宫公子正率领城中人马守城。”

“母妃?!”萧千炜险些从马背上栽下来,连忙抓紧缰绳稳住了自己。焦急地道:“母妃怎么会中毒?”

斥候摇了摇头,倒不是他不知道,只是这些事情的内幕自然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讲出来。萧千炜也明白这个道理,定了定神道:“有表嫂和弦歌公子在,母妃一定不会有事的。表哥,三弟那边只怕是坚持不了几天。”

蔺长风点头,赞同萧千炜的意见,“最多两天幽州城就守不住了。说不定,只需要一天。”

“三天。”卫君陌沉声道。

蔺长风摸摸额头,不知道他哪儿来的自信,无奈地道:“就算是三天,咱们也来不及啊。”前面近十万大军挡道,虽然他们兵马也不少。但是久经沙场而且是熟悉兵马的老将,对付他们几个平均年龄不超过二十五岁,而且是刚刚接手兵马完全不熟悉的他们。三天之内想要全军杀到幽州城下解幽州之围,无异于痴人说梦。

“卫公子你又什么好主意?”蔺长风问道。

卫君陌看了他一眼,淡然道:“没有主意,一个一个的杀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