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6、守城/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王妃院里,南宫墨坐在床边轻轻放开搭在燕王妃脉搏上的手,然后将燕王妃的手放回被子里方才起身。

“无瑕,三嫂怎么样了?”

长平公主有些担心地问道。南宫墨摇摇头道:“师兄开得药可以接触舅母体内的毒术,不过,断肠散的毒性太过霸道,舅母也不会武功,所以一时半刻只怕是醒不过来。”而且,就算是醒过来了,很长一段时间里,也必须好好调理身体了。

长平公主松了口气,“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长平公主放心了,但是站在一边的朱初喻和秦梓煦等人却忍不住皱眉。燕王妃保住一条命算是好事,但是…现在燕王妃昏迷不醒却不是什么好事啊。南宫墨看看两人,道:“弟妹,秦公子,咱们去外间说吧。”

两人点点头,跟着南宫墨转身出了门。

在外间的花厅坐了下来,秦梓煦凝眉道:“郡主,三天之内燕王的援兵真的能够感到么?”秦梓煦还没有说出口的担忧是,他怀疑这城根本就守不到三天。朱初喻也有着跟秦梓煦同样的担忧,虽然她对行军打仗同样一窍不通,但是十几万兵马挡路,三天时间只怕也有些够呛。

南宫墨道:“三天时间能不能等来援兵,那要看舅舅的安排和领兵的人的能力。至于能不能守足三天,就要看我们的了。”

朱初喻凝眉道:“可是,之前打算由母妃出面,号召城中百姓一起来守城。但是现在母妃昏迷不行,就连世子妃都……”燕王府中,除了燕王妃没有人有这个能力召集全城百姓。即便是她和南宫墨也不能,不是因为能力不够,而是身份不够。名不正,则言不顺。

南宫墨也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城中的百姓不是那些将军,她不可能拿刀架在他们的脖子上要求他们豁出了性命上城楼去守城。

“我先想想吧,至少今天应该能够撑得过去。”

秦梓煦无奈地点了点头,现在也确实是没有什么别的好办法可想了。

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兰嬷嬷带着知书鸣琴和两个奶娘迎了上来。奶娘手里还抱着两个小宝宝。才刚刚满月的小宝宝,什么都不懂无忧无虑地吃了睡睡了吃,全然不知道城中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南宫墨伸手要抱孩子,却在双手接触到宝宝之前又收了回来。对上众人诧异的目光,南宫墨淡淡一笑道:“我身上脏,先去洗漱一下。”说完,看看孩子便快步朝着院里走去。身后众人看看她纤尘不染的衣衫,一脸茫然:哪儿脏了啊?

后面跟上来的曲怜星笑道:“郡主刚刚去了城楼那边,哪里人多又杂,都是军中的那些粗莽汉子。郡主是怕沾上什么东西过给了小公子和小小姐,两位小主子还小着呢。”兰嬷嬷点头,笑道:“大小姐做了母亲,心也更细了,应该的,刚出生的孩子还是仔细一些得很。”

南宫墨洗漱了一番之后,换了一身衣衫直接披着还有些湿润的秀发就进了书房。挥手让连个奶娘下去,南宫墨分别抱了抱两个小宝宝,然后才将他们放回了摇篮里。一边轻轻地晃动着摇篮,一边问道:“城外有什么消息?”

曲怜星轻声道:“刚刚收到消息,卫公子率领十万兵马已经朝着幽州方向过来了。想必很快就能够到幽州城。”

南宫墨摇头道:“未必,卫君陌手下的只怕都是一些年轻人,兵不知将,将不知兵。但是城外的这些兵马,却都是跟着谢笠多年和长期驻守幽州的兵马。论经验,绝不是他们能够比得上的。”

曲怜星笑道:“郡主是对卫公子没有信心?”

南宫墨忘了她一眼,莞尔一笑,“理论上有,实际上…还是感觉有点悬啊。”什么事情都往坏的方向想自然不好,但是什么事情都往好的方向想也是不行的。至少在这件事上,南宫墨不得不提醒自己保持客观。卫君陌再厉害…客观条件就在那里,他又不是神仙。

“卫公子如果知道了郡主这话,可是会不高兴的。”曲怜星捂嘴偷笑道。

南宫墨想起某人冷峻的容颜上那双深邃的紫眸写满对她的不悦和被质疑的委屈的模样,也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

俯身轻轻戳了戳小宝宝娇嫩的脸颊,婴儿白嫩嫩的小脸蛋滑嫩的让人爱不释手。南宫墨叹了口气道:“事到如今,也只能希望他们能够早些赶回来了。”

情况比他们想象中的要好一些。虽然围困幽州附近的有十来万兵马,但是当卫君陌的十万大军逼近的时候这些兵马自然不可能放着屁股后面不管不顾,还一味想着攻城。所以,开始攻城还不到两个时辰,就有大部分的兵马调转了方向朝着与幽州城相悖的方向而去了。倒是让守城的众人纷纷松了口气。但是即使如此,也依然不算轻松。一天下来,被攻击的最厉害的一处城门险些就被攻破了。最后还是南宫绪带着人拼死将攻城的兵马顶了回去。

南宫绪练不了武功,所会的也不过是当初身体没坏之前学了的几年拳脚罢了。但是在战场上,无论是比力气还是耐力,都是远远比不上别的将领甚至是普通的士兵的。就是不喜欢学武的萧千炽都比他强一些。不过,他到不愧是南宫怀的儿子,当年也是请名师教导的,排兵布阵,战场指挥方面竟像是天生就会一般。第一次上城楼指挥守城就十分的顺手,半点也让人看不出来这是一个从来没上过战场的人所为。就连原本还有些不信任他的萧千炯也对他心悦诚服起来。

萧千炯虽然性格桀骜,看不上软弱的男人。但是对于真正有本事的人却是真心佩服的。在他眼中,南宫绪虽然是个弱书生,但是他会打仗,那就一切都好说。

夜幕将领,攻城的兵马也渐渐退去了。守城的将士们纷纷松了口气,靠在墙垛下喘着气休息。南宫绪直接靠着墙坐在了地上,这样大半天几乎是一刻也不停歇的绷紧了神经指挥守城让他精疲力尽。此时一松懈下来眼前就忍不住有些发黑。

“你没事吧?”萧千炯站在一边,一只手撑着一边的墙垛,看着南宫绪问道。

南宫绪摇摇头没说话。

萧千炯撇了撇嘴,实在想不明白南宫怀一代名将儿子怎么会生的如此废材。不过想起今天守城多亏了南宫绪,又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南宫绪自然明白萧千炯在想什么,不过他实在是没有力气开口了,更何况,被弄伤了根基不能练武这种事情也没什么好跟人显摆的。

萧千炯干脆也坐了下来,道:“没想到你还挺厉害的,果然不愧是表嫂的大哥啊。不过,将来本公子一定会比你更厉害的。”南宫绪扯了扯唇角,道:“三公子自然会比我厉害。”萧三公子撇过了头去,轻哼一声低声道:“你用不着恭维本公子,本公子承认现在你比我厉害。”虽然他一个人打倒三个南宫绪都没有问题,但是却不得不承认在战场上论指挥作战他不如南宫绪。想想也有点不甘心,他好歹是跟着父王上过战场的人,居然还比不上一个手无缚鸡之力从没上过战场的人。

“你说,咱们能等得到父王他们派兵回来么?”萧千炯忍不住问道。到底还是一个才十六岁的孩子,萧千炯心中多少还是有些忐忑的。

半晌没有等到南宫绪回话,萧千炯气恼地侧首看过去,却发现南宫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萧千炯咬了咬牙,终究还是没有去打扰他的睡眠。第二天,城外攻城的攻势也越发的激烈起来了。南宫墨带着人上城楼的时候正是双方休息的间歇,南宫绪萧千炽萧千炯等人身上都带着无法掩饰的疲惫和战场上的血腥硝烟味。南宫绪更是双眸中布满了血丝,但是脸上却带着一种从未有过的兴奋和豪迈之气。显然,比起在金陵城中默默无闻或者是勾心斗角,南宫绪更加喜欢在战场上调兵遣将,运筹帷幄的爽快。

“大哥,你没事吧?”南宫墨轻声问道。

看着妹妹担忧的眼神,南宫绪摇了摇头轻声道:“大哥没事,你放心,三天之内绝不会让人进城一步的。”

南宫墨取出一颗药丸递给南宫绪道:“大哥你先去休息一会儿吧。这里我来守一会儿。”

南宫绪正要推辞,南宫墨道:“我对打仗一窍不通,现在也只能靠大哥了,如果你倒下了我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闻言,南宫绪唇角动了动,眼中不知酝酿着什么复杂的情绪,良久方才道:“好。倾儿,别怕。”

看着南宫绪有些蹒跚地离去的背影,南宫墨在心中微微叹了口气。回头还是请师兄替大哥看看身体吧。

虽然知道了当年的真相之后南宫墨对南宫绪已经没有了原本的排斥和疏离,但是即使南宫绪到了幽州他们也依然没有更多的亲近。别说是如同秦梓煦和秦惜兄妹俩那般互相照顾,担忧,几乎算是相依为命了。就是想普通人家的兄妹关系也还是差了一些。毕竟一来南宫墨来历不同,从一开始就没有将南宫绪当成自己的亲哥哥,只是为了原主不平罢了。二来,多年的隔阂也不可能因为误会揭开了就能够变得融洽的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无论是南宫墨还是南宫绪,都不是热情主动的人,于是兄妹俩的关系也就这么不咸不淡的相处着。

但是南宫墨心里却明白,南宫绪肯拖着本就虚弱的身体上城楼帮着守城,绝对是因为她这个妹妹的缘故。如果不是为了她,南宫绪自己怎么样不能保住性命,犯不着为了跟他并没有什么关系也没有挂职的燕王府出生入死。

“表嫂,怎么了?”见她神色有些凝重,萧千炯凑过来低声问道。

南宫墨伸手敲了一下他的脑袋,笑道:“没什么,打起精神来。你表哥还有你二哥很快就会回来了。”

闻言,萧千炯果然立刻精神一震,“表哥他们要回来了,太好了。”

跟在南宫墨伸手的秦梓煦看着他们挑了挑眉没说话。倒是朱初喻有些叹息道:“没想到,南宫大公子竟然还是难得一见的将才。当初在金陵城中果然是埋没了。”想到此处,朱初喻的心思有些复杂。南宫家如今算得上是家破人亡了,但是南宫晖有岳父做靠山,在军中历练,南宫绪第一次上战场就展露出几位少见的天赋。可以想见,等到燕王回来之后必定会对南宫绪委以重任。再想想自己远在金陵的那一大家子叔伯兄弟…一群废物!

萧千炯对朱初喻的话很是赞同,“表嫂,南宫大哥果然很厉害啊。真是看不出来他从来没有上过战场。”

南宫墨淡淡一笑道:“大哥身体不好,否则也早该上战场历练了。”

“原来是这样,真是可惜了。”萧千炯有些惋惜地道。

“又要攻城了!”秦梓煦望着城外的兵马,沉声道。

萧千炯回头一看,顿时暴跳不已,“这些人烦不烦?一天到晚的打打打,还让不让人歇口气了。”

南宫墨笑道:“他们现在越着急,就说明后方的战事越不顺。”

萧千炯撇嘴,“他们怎么想的?就算占领了幽州城又能怎么样?困守孤城有个屁用?”

南宫墨道:“这个么,你就要问对方的将领了。”

这个时候也并不是只有萧千炯在跳脚,对方攻城的将领也没有好受到哪儿去。以陈将军为首的一众将领看着幽州城紧闭的城门也是眉头深锁。原本以为区区一个守军不到一万的小城,想要攻破也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幽州城城墙坚固高大不说,守城的人显然也不是好惹的。所有能够突破的防御缺口都被人堵得死死的不说,对方还有无数稀奇古怪的各种毒药,虽然不至于弄出人命,但是在战场上一个士兵倒下了就等于是减员了。就算活下来了,不能打仗又有什么用?

攻城不过一天多,他们就已经损失了数千人马。但是幽州城的城门却依然坚固的没有丝毫的破绽。

“幽州城里所有能打的将领不是都不在么?城里现在到底是谁在领兵?难道燕王那位三公子真的有那么厉害?”一个将领忍不住抱怨道。不怪他们着急,后方传来的消息对他们极为不利。卫君陌带着十万大军一步不停的朝着幽州城的方向碾压过来。卫君陌打仗的方式跟他平时为人的性格如出一辙。不管什么大关小城,挡路者死。幽州都司大营无论是士兵还是将领,多少都听说过这位闲时的冷漠贵公子,战场上的冷血修罗的名号的。胆子小一些的将领,看到卫君陌就直接腿软了,这仗还怎么打?还有卫君陌手下那些亲兵以及他亲自训练出来的兵马,一个个在战场上都像是被凶神附体了一般的狠辣。如果再不尽快拿下幽州,很难说还有多长时间卫君陌就能够直接打倒他们身后来了。

陈将军也是一脸疑惑,“肯定不会死燕王世子,那就只能是三公子了?”燕王世子要是有这本是,也就不会连两个弟弟都压不住了。

“不管怎么说!一定要尽快攻下幽州城!”

“不错!”

战场上喧嚣声再一次响起,城下的兵马拼了命的想要往上爬。城楼上的守军则死命的将想要攀上城头的敌军打回去。泼油烧攻城的长梯,有人甚至直接用刀砍。一个不慎就会被偶尔射上城头的羽箭射中,翻到下城头。

城门口传来了沉重的撞击声,有士兵被掩护着抬着沉重的原木撞击城门。萧千炯年轻的脸上此时满是肃然,挥臂一指城墙处,“放箭!”

眼看着一个士兵趁着守卫空虚的空挡爬上了城楼。站在秦梓煦身边的朱初喻忍不住想要惊呼,却还是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强行忍了回去。眼前一道蓝衣身影飘过,之间银光一现刚刚爬上城头的士兵还没来得看清楚跟前的人就已经再一次跌落了城头。南宫墨站在城墙上,挥手砍断了底下的长梯。

“星危,柳寒。”

“郡主。”星危柳寒二人穿着一身利落的劲装出现在南宫墨身后。南宫墨抬手一指城楼下面远处旌旗飘动之处,道:“这个距离,能杀得了人么?”

星危看了看,面色淡漠如故,“太远了,属下出去可以。”

南宫墨皱眉,在数万大军之中,一个武功高手的能力无异于水入大海禁不起半点波澜。即便是卫君陌在战场上人人畏惧,仿佛修罗在世,但是他一场仗下来最多也只能杀数百人,若是几万人能被他一个人杀光,哪里还用打仗?

柳寒跟着点头道:“星危说得不错,郡主,我和星危一起去,总能杀掉一两个的。”大军之中取大将首级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南宫墨看了看城楼上依然在厮杀着的将士们,沉吟了片刻道:“我跟你们一起去。”

“郡主三思。”众人解释一惊,连忙劝道。

南宫墨摆手道:“不比说了。我对打仗不在行。但是…杀一两个将领还是没问题的。”

“郡主……”秦梓煦看着眼前的蓝衣女子,叹了口气道:“还望郡主千万小心。”

南宫墨笑道:“放心吧,本郡主没那么容易死。”

等到萧千炯好不容易喘了口气回过头来就看到南宫墨离去的背影,连忙问她去哪儿。听了秦梓煦的回答顿时急的跳脚,“表嫂怎么能…出了事怎么办?”

秦梓煦微笑道:“三公子尽管放心便是,郡主也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了。当初在张定方军中还能斩杀叛臣首级平安归来,今天这算什么大事儿?何况…咱们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不是么?”

萧千炯顿了一下,有些沮丧地低下了头。可不是因为他的无能,才让表嫂一个女子必须亲自去数万大军中刺杀敌军的将领么?

攻城的大军身后,几个将领正坐在马背上观战。却不知道,危险正在悄然的接近他们。

南宫墨三人换上了一身敌军的衣服,趁乱混入大军之中倒也不容易引起主意。三人都是训练有素而且经验极为丰富的杀手,即便是在敌军中逆向而行竟也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直到快要接近众将领所在之处,柳寒放弃了自己惯用的短刀,抬起手腕一支袖箭嗖地射向站在最前面的一个年轻将领。

“小心!有刺客!”都是战场上打滚过来的,这点警觉性还是有的。旁边一个将领飞快地拔刀将袖箭打飞出去。同时,南宫墨和星危在人群中飞快地掠了过去,寒光乍现,星危的剑轻而易举地砍伤了一匹战马。战马上的立刻就栽倒了下来。那人连忙一跃而起,可惜尚未落地心口就是一凉。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人清冷的眼眸,将领艰难地道:“星…城…”

南宫墨飞快地抽出匕首,一闪身已经离开了远处扑向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将领。

“有刺客!有刺客!”

大军后面顿时乱了阵脚,纷纷朝着这边围了过来。柳寒趁机几发袖箭射落了旗帜。眼看着大军纷纷朝着这边围过来,南宫墨沉声道:“撤!”

三个人影飞快的混入了人海中,大军之中因为突然的刺杀依然一片混乱。后面乱了,前面的攻城大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跟着乱了起来,很快便撤离了兵马。

看着大军渐渐撤离,城上的众人都忍不住松了口气。

“表嫂呢?表嫂他们怎么还没回来?”萧千炯有些焦急地道。

朱初喻也望着城下,低声道:“三弟不用着急,表嫂他们一定不会有事的。就算真的被抓了…对方也绝不会轻易杀了表嫂的。”

萧千炯咬着嘴角没说话,只是死死地望着城楼底下,如果表嫂出了什么事,他还有什么颜面去见表哥和姑母还有两个小宝宝?

南宫墨自然没有出什么大事,但是伤得却不算轻。南宫墨出道以来素来都是顺风顺水,但是受这么重的伤却还是第一次。她杀过武功高强的江湖中人,也杀过穷凶极恶的悍匪山贼,侍卫如云的权贵高管,但是却没想到竟然伤在了这些最普通的士兵手里。

不只是她,星危和柳寒也都受了伤。南宫墨肩头被一道砍出了一条几寸长的口子,脖子上也有一个小小的血痕。柳寒中了一箭幸好只是射中了手臂。星危更惨一些,全身上下都是伤口,以至于一时之间倒是看不出来他到底哪儿伤得最重。

听到他们回来的消息,萧千炽和萧千炯连忙冲下了城楼,看到倚坐在城楼下的三人萧千炽险些腿一软跌坐在地上,“大夫呢?还不快叫大夫过来!”

南宫墨摆摆手道:“没伤到要害,回府去再说。你们自己小心守城,刚刚太乱了也不知道到底伤了几个。”刚刚太乱了,可以说是能杀谁就杀谁,南宫墨也只注意到一个人有些严肃罢了。

萧千炯叫道:“表嫂,你就别管这些了,赶快回去休息吧。不然,表哥回来还不掐死我们。”以表哥对表嫂的爱护,要是知道表嫂为了刺杀敌军的将领受了伤,还不弄死他们?

南宫墨点点头,道:“我先回去,你们自己小心点。”

“快走快走。”萧千炯连忙叫来几个人将三人送回去。一边嘟哝道:“完了完了,这回肯定死定了!哼!你们不让我好过,本公子也不能让你们好过!”说话间,萧三公子眉宇间也多了几分杀气腾腾。转过身,怒气冲冲地冲上了城楼。

看着他快步离去地背影,秦梓煦耸耸肩对萧千炽笑道:“看来这里没我什么事了,我也先回去了。”

萧千炽苦笑,朝秦梓煦拱拱手道:“城中的事务,有劳秦公子了。”

“世子客气。”秦梓煦含笑点头道,“世子放心,连郡主一个女子都如此悍勇,幽州城不会破的。”

萧千炽眼中闪过坚毅的光芒,“秦公子说得不错,幽州城,绝不会破!”

------题外话------

昨天过得十分悲催,又失信了。(づ ̄3 ̄)づ昨天报了个团,结果一路倒霉到家。早上去喜洲,完全木有神马好看的,离开不到一个小时,听说胡歌去了那里(虽然我不粉胡歌,但是这种错过…)然后上船游洱海,开始晕船,下了南诏风情岛直接差点晕倒过去。景点等于完全没看,之后的双廊什么的都是迷迷瞪瞪的过去了。最后上苍山干脆就没去,中途退团了。嘤嘤…早上一觉睡醒发现自己感冒了,昨晚回来居然忘了续订房间,客栈客满了。于是…吃了自己带来的药拖着行礼去找新旅舍…

ps:倒霉的大理一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