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8、让,还是不让?/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师叔这个大杀器出手,再加上府中的侍卫很快赶到,毫无悬念的很快混战就平息了。那些黑衣刺客被杀的被杀,自尽的自尽,唯二还剩下的两个被送到南宫墨面前来的时候身上的骨头也都被打断的差不多了。整个人软绵绵地瘫倒在地上,下巴也被卸掉了,只能用那一双无神空洞的目光望着眼前的人。倒不是下面的人先行对这些人用了刑,而是这些都是一等一的死士,不这样做根本就不可能让他们活着到南宫墨面前。只怕还不用等他们审问这两个人就已经自尽了。

南宫墨叹了口气,道:“将这两个人扔到城外去。”

坐在一边的秦梓煦有些意外,“郡主,不审么?”

南宫墨摇头,“审也审不出来什么,更何况…他们的来历我知道。但是我想要知道的,他们只怕是并不知道。”她自然是想要知道宫驭宸现在的下落,但是这些基本上可说是被派来送死的死士真的会知道宫驭宸的下落么?宫驭宸若是那么不谨慎,早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南宫墨没说的是,以宫驭宸的性格和水阁中人的行事,这些人就算回去了,只怕也活不了了。

两个侍卫上前拎起两个刺客直接走了出去。

大厅里有些安静,长平公主受了惊吓早被劝着去休息去了。南宫墨含笑看着自家师叔道:“师叔,今晚多亏了你了。你怎么这么巧这个时候赶过来了?”师叔放下茶杯,轻哼一声道:“你留在翠微山那几个小子说发现水阁的人又开始有异动。这么晚了他们进不了城,我只得亲自走一趟了。”

南宫墨歉然笑道:“有劳师叔了。”

师叔不以为然,只是道:“幽州城的事情你最好能早些解决,你师父正闹着要进城呢。”自从幽州被围之后师兄就闹着要进城保护徒儿和徒孙了,要不是他自己武功不济只怕早就来闯城楼了。南宫墨掩唇笑道:“师叔尽管放心,师父那里有师叔照顾,墨儿很是放心的。”

师叔轻哼了一声,看了看南宫墨问道:“你的伤不碍事?”

南宫墨低头看看自己肩膀,摇头笑道:“已经用过师兄的药了,不碍事。”

“那就好。”师叔点头,想了想又取出几瓶药抛到南宫墨面前的桌上。坚硬的桌面上,那几个小小的药瓶轻巧的落下去竟是丝毫没有弹跳划落,仿佛被人轻轻地放在桌上的一般。南宫墨扫了一眼,都是极好的伤药,看起来是自家师父的珍藏。师父虽然一向嘴硬,但是对于她这个徒弟其实是极为大方的。

秦梓煦看看两人,犹豫了一下方才问道:“郡主方才说知道这些刺客的来历,这么说…这些刺客并不是金陵那位派来的?”

南宫墨挑眉,饶有兴致地看着秦梓煦道:“秦公子怎么会这么想?”

秦梓煦晃动着折扇笑道:“虽然这个时候大多数人都会猜是金陵那位派来的杀手,不过,既然郡主特意这么说了,我也只好多想一些了。只是在下实在想不明白,现在这个时候还会有谁想要嫁祸给那位?”南宫墨摇头道:“倒未必是想要嫁祸给他。只不过是,现在这个时候无论是谁派来的人,第一个被怀疑的都肯定是萧千夜罢了。”

“那么…真正的幕后指使者是?”秦梓煦好奇。

“水阁,宫驭宸。”南宫墨倒也不隐瞒。

秦梓煦蹙眉,身为金陵世家的未来继承人,秦梓煦自然有一些特殊的消息渠道的。也不会如寻常人家一般连水阁的名号都没有听说过。但是,对于这个神秘的江湖组织还有他的主人,秦梓煦不得不承认自己了解的确实不多。

“听说水阁阁主跟卫公子有仇怨,所以,这次是单纯冲着两位来的?”秦梓煦问道。

南宫墨笑道:“秦公子的消息果然灵通,不过…只怕也未必就单纯的是为了私怨。”宫驭宸在萧千夜萧纯北元之间跳来跳去甚至当初还唆使张定方起兵,怎么可能单纯的是为了私怨?

秦梓煦摸了摸鼻子淡笑不语。沉吟了片刻方才笑道:“这位宫阁主倒是个了不得的聪明人。”

南宫墨苦笑,何止是个聪明人,还是个疯子。这世上聪明人不可怕,疯子也不可怕。可怕的是一个聪明的疯子。

第二天一早,南宫墨是被城外的喧闹声给吵醒的。无奈地叹了口气撑着床坐起身来。肩膀上轻微的痛楚让她皱了下眉。

知书端着水进来,看到她坐起身来不由笑道:“郡主醒了?可是被吵着了?”虽然才两天功夫,她们倒是都有些习惯了城楼边上兵戎相见的声音。从一开始担忧惊惧到现在已经能够淡定的各自做各自的事情了。南宫墨摇摇头笑道:“这个时候正该起床了。夭夭和安安醒了么?”

知书笑道:“郡主放心便是,小公子和小小姐在闻先生那里,鸣琴和几个奶娘也在。方才奶娘回来说四更的时候小公子醒来吃了奶又睡了,小小姐倒是一直睡着。”

南宫墨点点头,有师叔看着两个孩子自然是再放心没有了。就算幽州城真的破了以师叔的能力带着两个孩子离开幽州城也是绰绰有余。

“外面什么时候打起来的?”南宫墨起身,一边任由知书为自己更衣,一边问道。受伤的肩膀虽然没有昨天痛的那么厉害了,但是总还是不方便动弹的。

知书叹气道:“四更还没过就又打起来了。”

南宫墨盘算了一下,“不是今天,就是明天了。母亲和舅母那边你和怜星多照看一些。有要出去。”

知书知道她要去城楼那边,但是这个时候也不敢多劝只得道:“郡主千万小心些,伤口若是裂了弦歌公子和闻先生要生气的。”

南宫墨莞尔笑道:“我知道。”

城头上的将士依然在艰难的抵抗着来自城下的进攻。只是阻挡敌军的时候比昨天显得更加的艰难和疲惫了。但是城下的敌军却依然勇猛如故,攻城本就是一个耗时耗力的活儿,只是区区两三天的时间和昨天伤亡了几名将领还不足以对他们的士气造成致命的打击。

“你怎么来了?”南宫绪一把将她从墙垛边上拉开,沉声问道。脸上的不悦显而易见。

南宫墨看看眼前的南宫绪,连续守城两三天,几乎只有在敌军退去的间歇可以合上眼休息一会儿。虽然有南宫墨给的药,南宫绪依然熬红了眼睛,整个人也比之前显得更加消瘦了。

“我没事。”

“受伤了就在府里好好养着。”南宫绪沉声道。昨天南宫绪带人出城去的事情他是后来才知道的,只是城楼上战事紧急根本没有功夫回城里去看她的伤势如何。此时看到南宫墨站在这里虽然有些生气,却也同时松了口气。

南宫墨轻声道:“大哥,我真的没事。你放心,我不会乱动的。现在情况如何?”

南宫绪勉强扯了扯唇角,有些无奈地道:“守城的士兵折损近半,再打下去…对方最多在冲击两三次,只怕就守不住了。”他已经尽力了,但是敌军人数多于己方近十倍,而且都是能征善战的老将老兵。他实在是无能为力了。就是这两天守城,依靠的大多还是幽州城楼之险。

南宫墨含笑安慰他道:“这也不是大哥的错,不必太过担心。”

南宫绪看了她一眼,“你倒是不担心,但是两个孩子还有长平公主燕王妃这些人你也不担心?”

南宫墨笑道:“车到山前必有路,现在担心也是无济于事。”

南宫绪无奈的摇了摇头,“也不知道你这性子到底像谁?”

“表嫂!”萧千炽和萧千炯并肩而来,看到南宫墨脸上都多了几分笑意。

“出什么事了?”南宫绪问道,萧千炽和萧千炯这个时候过来自然不是因为听说了南宫墨过来所以擅离职守的。

萧千炽面色一肃,沉声道:“城中的箭所剩不多了。”幽州城多少年没有打过仗了,原本城中就没有准备多少兵器。能支持这两天多守城已经是不容易了,但是,也只能到现在罢了。

闻言,南宫墨和南宫绪神色都是一沉。沉默了片刻,南宫墨道:“先别急。”

“表嫂,你有办法?!”萧千炯大喜。

南宫墨默默地瞥了他一眼,“没有。”以为她是神仙么?萧千炯脸色刚刚垮下去,就听南宫墨道:“或许,别人有办法?”

“谁啊?”这个时候,母妃昏迷不行,除了表嫂还有谁能够有办法?

“星城郡主!”一个清脆地声音响起,只见一个红衣身影飞快地从下面冲上了城楼,她手中拿着一块不知道是什么的令牌,守城的士兵倒也不敢拦她。

“薛小小?!”萧千炯惊讶地道。不只是薛小小,薛小小身后还跟着七八个姑娘,一个个都是身穿劲装,一副干净利落的办法。不像是权贵之家的大家闺秀,倒像是英姿飒爽的巾帼英雄。南宫墨挑眉,笑道:“你来了?托你的事情如何了?”

薛小小爽快地笑道:“郡主你难得找咱们办事,咱们怎么能不帮你办妥?是不是?”

身后的少女们也纷纷点头称是。

南宫墨暗暗松了口气道:“多谢你们了。”

一个少女笑道:“郡主客气了,您不也是为了幽州城么?帮你就是帮我们自己。”

“就是!”薛小小道:“郡主,你别担心。我们帮你一起守城!”南宫墨苦笑,连忙拦住她。找她们帮忙办事可以,要是让这些姑娘伤了一个半个,她要怎么跟人家父母交代?将薛小小拉到一边道:“你还是先跟我说说,事情办得怎么样了吧。”

薛小小嘿嘿一笑道:“接到郡主的消息,我们前天就开始行动啦。咱们联系了城里各家的夫人小姐将府里的丫头下人都放出去让他们传递郡主的意思,有人带头什么都好办啦。城中许多百姓都愿意帮我们守城。你看!”

薛小小伸手指向身后的城楼下,果然看到远处的街道上许多男男女女都抱着东西朝城楼这边涌过来。

萧千炽和萧千炯都没想到这些平时看着没什么大用的女子还能有这样的能耐。他们并不是没有想过让城中百姓帮忙守城,而是燕王妃昏迷不醒之后城里根本没有人有这个威望让百姓们心甘情愿的冒着生命危险守城。毕竟,大家都是大夏人,就算城破了对普通百姓的影响未必有多大。至少外面攻城的兵马就算进来了也绝对不会做出当年北元人入关时诸如屠城这类令人发指的事情的。没有危险的情况下,那种一呼百应的情况无论是在身为世子的萧千炽还是萧千炯或者是南宫墨身上都不可能发生的。

人生不是小说话本。英雄虎躯一震就有无数人扑倒在脚下甘愿赴死效忠的事情也大都存在于幻想之中。

但是这些长居幽州城中的权贵不一样,他们虽然也没有燕王和燕王妃的威望,但是常驻幽州十多年,总是比他们这几个年轻人要好得多。更何况,各府中谁家没有几十上百的下人,哪个人都有个三亲六故的关系。这关系往一铺展开去,也足够惊人得了。有这些人帮忙传话说服,效果远比萧千炽或者南宫墨自己跑去激情洋溢的一番动员演讲要好得多。从燕王妃昏迷之后南宫墨就在考虑这件事,只是成功的几率到底有多大她也不能肯定,也只是姑且一试罢了。不过,最后的结果却出乎意料的好。

“太好了。”南宫墨道:“小小,你帮我告知来帮忙守城的百姓。守城一日,每人发一两银子,等到援军到来,每人再奖励五两。若有伤亡,每人赔付三十两。”

“表嫂……”萧千炽忍不住道,如今打仗正是个开头,他们哪儿来的那么多钱啊?

南宫墨淡笑道:“不用担心,没有的话这钱我出。”

想起表嫂的家底丰厚,萧千炽默默地闭了嘴。

薛小小认真的点头道:“郡主你尽管放心便是!”

“很好。”南宫墨含笑看向南宫绪,“大哥?”

南宫绪垂眸思索了片刻,沉声道:“萧三公子,你带人去挑选年轻力壮的上城楼帮忙守城。剩下的将城中能找到的石头,木头都运到城楼上来。然后…所有的妇孺,帮忙制作弓箭,烧开水,烧热油。”

“是!”萧千炯顾不得多问,应了一声飞快地往城下跑去。

萧千炽连忙道:“我去安排人收集石头木材!”

薛小小原本站在南宫墨身边东张西望,察觉到南宫绪目光扫过来,连忙缩了缩脖子飞快地道:“我们去帮忙做弓箭!”虽然以南宫绪的身手未必打得过将门出身的薛小小,但是此时的南宫绪在战场上染了一身肃杀之气,好几天没换的衣服上也沾染了不少血污。双眸泛红眼神凌厉,倒是将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薛家二小姐吓得不轻。也不顾跟南宫墨再多说什么,直接拉着身边的同伴拔腿就跑。

看着薛小小奔逃而去的背影,南宫墨不由得愣了愣,反应过来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南宫绪侧首看她,南宫墨连忙忍住笑,道:“大哥,你吓到人家姑娘了?”南宫绪面无表情,并不觉得他有吓到谁?虽然他也不太明白那姑娘为什么跑得那么勤快,他并没有打算让这些大小姐去帮忙,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墨儿那么能干。不过,这不重要就是了。

等到城下攻城的大军发现打了两三天,城楼上的人却越打越多的时候顿时火了。

“这是怎么回事?幽州城里到底有多少人?”一个将领指着城头上正拿着石头往下扔的人,怒道。

另一个人眯眼仔细看了看,沉声道:“那不是守城的士兵,那是城里的普通百姓。”幽州城里人口少说有十数万之众……

“这么说…幽州的百姓都跟着燕王叛变了?”

“燕王在幽州声望素著,如今全天下人都在多陛下撤藩之事议论纷纷,幽州的百姓自然更觉得燕王是无辜的…就算跟着燕王反了,也不是不可想象的事情。”陈将军说的有些咬牙切齿。

“那现在怎么办?卫君陌的大军…离咱们可不远了!”

“还能怎么办?不惜一切代价拿下幽州城,等待宜春侯大军到来!”

数十里之外,卫君陌和蔺长风萧千炜并肩站在大军阵前。对面,是一支上万人的阻挠他们前进的兵马和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将军。这里,是攻回幽州的最后一道防线,再往后,就是正在攻打幽州城的大军军营了。同样站在阵前的老将军横刀立马,直指卫君陌等人,“卫将军,先皇待你不薄,你当真要助纣为虐?”

蔺长风撇撇嘴,先皇待卫君陌确实还算不错。但是再不错也不上自己的亲孙子吧?更何况,以卫君陌如今跟萧千夜的关系,就算先皇真把卫君陌当亲孙子疼也不好使好么?

卫君陌神色淡然,紫眸中只有坚定的光芒,“我只问一句,让,还是不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