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9、你回来了。/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让?还是不让?

年过半百的老将军冷笑一声,自然是不让!

卫君陌也没有客气,沉声吩咐道:“碾过去。”

确实称得上是碾压,虽然原本双方兵马相差的并不大,但是朝廷兵马这边却是两线作战。甚至还不止两线,因为畏惧卫君陌在战场上的名声,为了拖延时间,将兵马分成了好几路一次一次的阻挡卫君陌前进的脚步。这一招确实是有效,但是在兵马数量悬殊拉开的时候,死伤自然也越加惨重。这两三天下来,被卫君陌这么碾压过去的兵马这不是第一支,不过或许或是最后一支。

一声令下战鼓声起,双方将士都怒吼着朝着对方冲了过去。大军之后,卫君陌神色漠然地策马伫立,观看者眼前早已经注定了结局的一战。蔺长风和萧千炜跟在卫君陌身边都没有说话。卫公子在战场上的气势近乎鬼神莫近,这一次更是阴森冷厉的让人胆寒。

“公子。”一个黑衣男子出现在跟前。卫君陌放在乱军中的目光这才收回来,看向来人。

来人低声道:“郡主受伤了。”

蔺长风打了个寒战,猛然回头看了一眼脸色阴沉的卫君陌,飞快地道:“说清楚,郡主伤得中不中?”

那黑衣男子自然也知道轻重,连忙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卫君陌紫眸中闪过一丝狠戾,慢条斯理地反手从身边拔出了思归剑。

“喂,君陌,你想干什么?”蔺长风惊呼道,“王将军好歹是一员老将,你……”多少给点面子,让他死的别那么憋屈。

可惜蔺长风的话并没有说话,马背上的男子已经一跃而起。乱军之中,对面的将领只看到一道暗青色的身影如黄昏的渡鸦一般朝着这边掠了过来。

“那是…卫君陌?!快放箭!快放箭!”放箭已经来不及了,转眼间卫君陌已经到了跟前。软剑仿佛关注了千钧之力,一剑斩下跟前的人就倒了一大片。年过半百的王将军连忙提剑来挡,软剑轻吟一声从他的剑锋上划过,下一瞬间便洞穿了他的喉咙。

随后赶到的蔺长风刚刚落地就看到王老将军睁大了眼睛慢慢倒下的模样,只得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

卫君陌冷声道:“厚葬。”然后飞身掠上了朝这边奔过来的马儿,朝着幽州城的方向奔去。在他身后,更多的士兵也飞快地跟上了,只留下身后还在厮杀的乱军,以及倒在地上已经没有了声息的头发灰白的将军。

蔺长风和萧千炜对视了一眼,送送叹了口气吩咐了身边的人几句,也连忙跟了上去。

天色在一次暗了下来,幽州城已经守了整整三天多时间。即使白天的时候有了幽州城中百姓的加入也依然吃力的紧,毕竟普通百姓跟受过训练的军人是两回事。因为虽然卫君陌大军逼近的时间越来越紧,攻城的兵马也越发的疯狂起来,几乎一刻也没有给城上的士兵喘息的机会。

南宫墨放下手中的弓箭,抬手揉了揉有些疼痛地肩膀苦笑。弦歌公子飞掠而来,拉过她气急败坏地道:“肩膀不想要了是吧?”弦歌公子往日里一尘不染的白衣上也沾染了不少灰尘。南宫墨叹气,“师兄,我有分寸。”

“呵呵。”弦歌公子冷笑,不过他现在也没办法在这件事上纠缠,冷声道:“你大哥让我转告你,半个时辰内敌军必然再次发动进攻,守不住了。让你赶紧撤。”

南宫墨苦笑,“撤?我们往哪儿撤?”

弦歌公子顿了一下道:“先让王妃公主等人隐藏入幽州城里百姓中,卫君陌就算是爬再过一两天也该到了吧?”

南宫墨轻声道:“师兄,我是说过朝廷的兵马不会做跟当年北元人一样的事情。但是,不代表如果燕王府的人一个都找不到的话,他们也会什么都不做。”

“只是有可能而已。”弦歌公子皱眉道,“更何况,南宫绪说守不住了,你说怎么办吧?”

“郡主!”薛小小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南宫墨回身问道:“你跑上来干什么?”

薛小小焦急地道:“城门要被撞破啦!”虽然城门修得很牢固,但是幽州城守军实在是太少了,底下的敌军逮到机会就使劲的攻击城门,再牢固的城门也经受不起这样的冲击。薛小小稚嫩地小脸上写满了惊慌,“郡主,怎么办?”

南宫墨深吸了一口气,道:“大哥说的没错,收不了多长时间了。小小,你们带城下的百姓妇孺全部回家去,就算城破了也不要出来。这里的事情不用管了。”

薛小小跺脚,“那怎么成?难道就这么算了?”

南宫墨侧身伸出手抱了抱她,轻声笑道:“放心,不会有事的。快去。”

薛小小咬了咬牙,只得扭身下城楼去了。

南宫墨回头对弦歌公子道:“师兄,麻烦你回燕王府去请师叔照顾夭夭和安安,另外,让府中侍卫将舅母母亲她们都送走吧。”

弦歌公子蹙眉,“你呢。”

南宫墨笑道:“我还有事要处理,你放心,若是到了不得已的时候,我自然会设法脱身,没打算以身殉城。”

弦歌公子轻哼一声道:“最好是这样,别忘了你还有两个孩子。”说罢,弦歌公子转身飞身而去。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南宫墨无奈地笑道:“我真的没打算自己送死啊。”连师兄都把她看得这么伟大,她会不好意思的啊。

转过身,城头上灯火通明。奋战了三天三夜的将士们还在最后的坚持着。城下攻城的士兵俨然看到了希望,攻势也更加的凶猛起来。已经陆续有兵马爬上了城楼,只是很快又被砍了下去。但是按照这种势头南宫绪的估计没有错,不出半个时辰,幽州必破。

“墨儿。”

“表嫂!”

带着一身血腥征尘的南宫绪三人冲了过来,南宫绪看到南宫墨不悦地道:“你怎么还没走?!”

南宫墨笑道:“你们都没走,我走什么?我要走总比你们容易一些。”

萧千炯双眸泛红,“表嫂,咱们守住了。”

南宫墨叹气,抬手拍拍他的脑袋道:“是啊,不过你们已经尽力了。”

“可是幽州还是要破了啊。”萧千炯的声音不由得带了几分哭音。出身天潢贵胄,即便是从小被自己父王吊打,萧千炯还是一个没吃过多少苦,受过多少挫折的孩子。这次废了这么多的心血守城,三天就破了。即便是有双方实力差距的原因,一时间还是难以接受。

萧千炽咬牙,一向温文的眼眸中燃烧着火焰,“表嫂,你们先撤,我留下,这里还能抵挡一阵子!”

“不行!”萧千炯抢先反对,“大哥你武功那么差,你留下还不如我留下呢。”

“你留下又有什么用?”南宫墨没好气地道:“全部都撤。”

“全部?!”萧千炯一愣。

南宫墨道:“对,不打了。我们已经尽力了,你们先走,放他们进城。自己小心一点,别被抓到了。”

萧千炯看看南宫墨,在看看南宫绪,显然两人都是这个意思。原本泛红的眼睛顿时眼泪就流了出来,他睁大了眼睛,狠狠地抹掉脸上的泪水,“要走你们走!本公子要跟幽州城共存亡!呜…本公子绝不会丢父王的脸的!”

南宫墨正在考虑是直接把人打晕扛走,还是花点时间跟他普及一下什么叫做战略撤退。身后传来一个有些淡漠却让人忍不住心中一热的声音,“哭什么?”

众人先是一愣,齐刷刷地回过头方才看见不知何时,城楼一角的墙垛下站着一个身形袖长的人影。火光下有些看不清楚,等到他走进来才看到来人一身暗青色衣衫,手提长剑,长身玉立气势森然,不是卫君陌是谁?

“表…?”

卫君陌眼神一闪,一抬手寒光乍现,一个刚刚攀上城头的攻城士兵倒了下去。

卫君陌冷声道:“开城门,让他们进来。所有兵马都退入内城门。”幽州城本事原北元都城,虽然面积规模都不及金陵宏伟华丽,却也是按照中原王朝的规格建造的。同样分为内外两城。南宫墨说撤,萧千炯不同意,但是卫君陌说出这话,萧千炯眼底却只剩下了兴奋,“是!”

当然,南宫墨说这话纯属无奈之举,而卫君陌说这话显然是有自己的打算。

萧千炽和南宫绪对视了一眼,道:“我们也去。”跟在萧千炯身后飞快地走了。

一时间城楼上仿佛只剩下了两人,原本就在身边的打斗声也仿佛隔着十万八千里一般的遥远缥缈。

“无瑕。”卫君陌抬手,轻抚她沾染着一些灰尘的清丽容颜,轻轻拂去了脸上的一滴血迹。

“你回来了?”南宫墨启唇一笑,星眸中只有愉悦和欢喜。

卫君陌低头,将自己的额头与她的额头靠在一起,“我回来晚了。伤在哪里?”

南宫墨挑眉,“你是听说我受伤了才先一步赶回来的?”也是,卫君陌是领军的将领,按理应该坐镇指挥大军,但是现在卫君陌已经到了这里大军却还不见踪影,“这样…没事么?”

“舅舅既然将兵马给我,怎么打仗是我的事。”卫君陌淡淡道,“伤在哪里?”

南宫墨低头看了一下肩膀,虽然有弦歌公子的灵丹妙药,但是这一天折腾的动静太大,伤口还是裂了。肩膀上已经浸出了淡淡地血迹。卫公子紫眸一凝,抬手在南宫墨肩膀上点了几下,然后俯身将她拦腰抱起,朝着城楼下掠去。

靠在卫君陌怀中,南宫墨无奈地苦笑。她受伤的是肩膀不是腿啊。不过…还真有点累呢。靠在他宽阔的胸膛中,南宫墨小小的打了个呵欠安心的闭上了眼睛。

城外,原本攻城的兵马发现城楼上的守军都撤退了不由得愣了一下。原本看着就快要成功了,但是这成功突然来了而且还来的这么突兀就难免让人怀疑,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猫腻了,明明还能再坚持一下,怎么突然就全军撤退了呢?在幽州城里又能撤到哪儿去?难道想要改守内城门?外城门都守不住,内城门就更不好守了。想要玩巷战?一群没打过仗的寻常百姓守城还凑活,跟久经沙场的士兵玩巷战不是找死?或者是城里还有什么埋伏?

迟疑了好半天,方才决定先派少量的人马进城去试探一番再说。没有问题了再大军入城。毕竟…别的不说,星城郡主素来以狡猾著称,而这次守城的人显然也不是无能之辈。

南宫墨小憩了一会儿便醒来了。睁开眼睛外面依然是一片黑暗,远处依然传来兵马交战的声音。但是之前还楼在她的男人却已经不见踪影,让她也忍不住有片刻的恍惚。很快便不由得低声笑出声来。

“无瑕醒了?”长平公主快步进来,看到坐在床上的南宫墨笑道,“这几天你累得不轻,怎么不好好休息。”

“君陌……”南宫墨道。长平公主道:“剩下的事情就交给君儿吧,别担心。君儿去城楼那边了,临走时可是交代了我,你哪儿都不能去。”儿子回来,显然让长平公主大大的松了口气,整个人也显得轻松了许多。

看着长平公主坚持的模样,南宫墨只得无奈地笑着靠回了床头,“母亲,我没事。”

“什么没事,受着伤还一大早就跑出去了。要不是三哥这次将人都带走了何至于要你一个姑娘这么费心费力?就是那善嘉郡主不也没有……”长平公主也没有再说下去,虽说是能者多劳,但是到底心中还是为自己的儿媳妇气不平。无瑕刚刚做完月子出来就遇到这样的事情。

南宫墨笑道:“两位弟妹一个身怀六甲一个手无缚鸡之力,您还真忍心让她们上战场呀?”

长平公主伸手在她脑门上戳了一下,“你这丫头就爱逞强,偏偏你娘还是个没本事的,只得处处连累了你。”

“母亲这是什么话。”南宫墨笑道:“我知道,母亲最疼我了。”

“你乖,我才疼你。”长平公主笑道:“你师兄让人熬得药,快喝了吧。”

端药的丫头还没进门南宫墨的脸就垮下来了。不用端进来她都能闻到那苦涩的味道,师兄你到底往里面倒了几斤黄连啊?

苦着脸灌了一弯腰,又喝了水漱口。长平公主这才满意地离去,离去之前还嘱咐丫头们不许让她再出门,下床也不许。面对几个丫头的虎视眈眈,南宫墨只能叹气,退而求其次让人将曲怜星唤过来。已经是大半夜了曲怜星也还没睡,不但没睡精神也还很好。

“郡主醒了?”曲怜星笑道。

南宫墨问道:“战事怎么样了。”

曲怜星道:“卫公子回来了,郡主还担心这个做什么?”

南宫墨扬眉,“我之前只看到他一个人,没看见他带兵回来啊。”

“郡主尽管放心便是,现在倒霉的是那些攻城的人。”曲怜星愉悦地笑道,这几天担惊受怕,总算是能够出了一口恶气了,“兵马其实是和卫公子差不多同时候到的,不过卫公子进了城罢了。卫公子让人将城门打开,城外的那些人反倒是不敢进来的。偏要磨磨蹭蹭的试探了大半个时辰,才总算放心下来。不过他们才进来不到一半人援军就赶到了。现在的情况就是后面的兵马被围在城外,前面的兵马被堵在了内城门口,进不得出不得。”

南宫墨挑眉,“敌军兵马应该也还有五六万也不算少,没问题?”

曲怜星耸耸肩,不怎么担心,“卫公子说没问题,应该就没问题吧?郡主你别操心这个了,好好养伤才是正经。幸好公子忙着战事,不然……”因为郡主的伤,只怕又是一顿怒火。特别是那些紫霄殿的侍卫,原本都是为了保护郡主公主和两位小主子的,结果郡主却受了重伤,不死也要掉层皮。

南宫墨只得点头,“好吧,卫君陌回来了你们倒是都向着他了。”

曲怜星掩唇笑道:“才不是,因为郡主受伤了啊。”

“公子。”

门外,传来侍女有些紧绷的声音,曲怜星也连忙从床边起身,恭恭敬敬地行礼,“公子。”

卫君陌从门外进来,淡淡地扫了曲怜星一眼。曲怜星头皮一紧,连忙道:“属下告退。”方才还巧笑倩兮的曲怜星此时恨不得整个人贴着墙壁蹭出去,飞快地消失在了房间门口。

南宫墨依靠在床头含笑看着他,她这些日子辛苦卫君陌又何尝不辛苦?领着完全不熟悉的兵马,三天时间要从几百里外越过重重阻拦回到幽州。看看卫君陌身上穿着的依然是那身染血的暗青色衣衫,紫眸明亮但是眉宇间却带着显而易见的疲惫。南宫墨心中一软,含笑抬起手伸向他,“君陌,你回来了。”

卫君陌无声地做到床边,顾不得自己尚未换洗伸手将她拥入怀中。

仿佛他们不是正身在战事中,仿佛他们不是刚刚经历险些城破的困局,仿佛他们不是刚刚经历了三天三夜的苦战。

就像是一个寻常的妻子对出门晚归的丈夫轻声问候道,“你回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