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一孕傻三年/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内城门却是不比外城门高大坚固,但是城里的地势也远不及外城开阔。需要防守的面积更不及外层多。最重要的是,还有跟在后面近十万的幽州卫大军。其实从卫君陌出现在幽州城中的那一刻开始,这场战事就已经没有任何悬念了。胜败只是个时间问题罢了。果然,两天以后原本压得幽州城喘不过气来的攻城的大军就已经败得败降的降,一败涂地了。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次的短暂的战事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从燕王妃房里出来,萧千炜脸色有些不好。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萧千炽,冷声道:“大哥,这次母妃的事情,你有什么要说的?”

萧千炽神情微微僵了一些,垂眸道:“父王回来之后,我自会向父王请罪。”

“请罪?!”萧千炜冷笑,“如果母妃醒不过来……”萧千炜脾气虽然不如萧千炽温和,却也不是萧千炯那样的暴脾气。即便是从前跟萧千炽这个大哥关系不睦,也极少当着他的面发火。这次的事情,显然是当真有些火大了。

萧千炯看看两个兄长,上前一步拉了拉萧千炜道:“二哥,弦歌公子说过了,母妃很快就会醒来了。”

萧千炜狠狠地瞪了弟弟一眼,“竟然让母妃发生这样的事情,你还好意思说?”

萧千炯自知理亏,只得缩了缩脖子求助地看向卫君陌。南宫墨坐在卫君陌身边,因为某个人也因为肩头的伤只能就着卫公子的手低头喝茶。唇边虽然噙着淡淡的笑容,但是仔细看唇角却忍不住微微抽动。她只有一边肩膀受伤了好不好?

卫君陌神情淡漠地扫了三人一眼,道:“有什么事,等你们父王回来再说。”

“表哥……”萧千炜皱眉,卫君陌抬眼看他,“不然,你想我如何处置?”

萧千炜无言以对,如何处置?即便是燕王给了卫君陌全权处置的权力,在不危及幽州安全的情况下卫君陌依然不可能任意处置萧千炽这个燕王府世子。至于萧千炜,身为弟弟他更不可能“希望”别人怎么处置自己的兄长了。沉默了片刻,萧千炜垂首道:“是我太冲动了,请表哥见谅。”

卫君陌点了下头,道:“舅舅最多几日便会回来,你们不比担心。”

萧千炯眼睛一亮,“父王要回来了?不是说宜春侯领兵北上么?”

“打仗自有薛将军和陈将军。”身为燕王虽然身先士卒是好事,但是坐镇幽州安定民心也是至关重要的事情。至少现在还远远没有到需要燕王亲自出征的地步。

离开燕王妃的院子里,两人又去长平公主院里将两个宝宝接回了自己的院里。看着两个宝宝趴在摇篮里无忧无虑地模样,卫公子微微紧锁的眉头也放松了许多。南宫墨坐在一边看着他,问道:“有什么心事么?”

卫君陌轻轻摇头,想了想又还是开口道:“宫驭宸。”

“你担心两个宝宝?”南宫墨将头靠近他怀里,轻声问道。

卫君陌抬手轻抚着她的发丝,轻声问道:“蝶园那边有什么动静?”

南宫墨摇头,“自从舅舅走了以后,宫筱蝶安分的很。你觉得她会知道些什么?我倒是觉得,她只怕只是一个混淆视听的弃子。”

“弃子也是子。”卫君陌道。

南宫墨莞尔一笑,道:“好吧,既然你这么说,我会让人注意她一些的。对了,等到夭夭和安安在大一些,我想请师父和师叔照顾她们。”卫君陌一怔,还没说话就听见南宫墨继续道:“往后的局势肯定不会平静,我也不知道有多少时间照顾两个孩子。这世上,若是能让我放心的人和地方,大约就只有师父和师叔了。”原本南宫墨还没有这个想法,毕竟师父虽然一直嚷着要亲自教养两个孩子,但是他自己都给人不靠谱的感觉谁敢真让他养孩子。师叔自然是很好,但是师叔素来喜欢安静,只怕是不耐烦照顾孩子。直到这两天,师叔对两个孩子爱不释手也透露出想要照顾的意思南宫墨才下定了决心。她却是忘了,师叔虽然看起来还是中年男子的模样,但是年岁却是跟师父一辈的并不年轻太多。老年人其实都是希望儿孙绕膝的吧。

“都听你的。”卫君陌低声道。无瑕的安排自然是最好的,并非他们不想亲自照顾孩子,而是以后的局势显然不是他们能够控制的。只是,这时候再说抱歉未免显得虚伪客套,卫君陌只是轻抚着她的发丝,没有再多说什么。

南宫墨抬头看着他冷峻的面容,忍不住想笑,“都听我的?”

卫公子轻轻点头,南宫墨越发的来了兴致,“什么都听我的?”

卫公子微微挑眉,低头在她耳边低语,“……听我的。”

守在门口的丫头虽然听不见卫公子说了什么,却清楚的看到郡主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娇颜飞霞,连忙低下了头眼观鼻子鼻观心。

“卫君陌!”南宫墨抬手就想要朝着某人那张仿佛一百年也不会便的面瘫脸上拍去,可惜还没抬起来就被人按了回去,“别动,伤还没好。”

“……”你当我会忘了自己伤得是右肩吗?你按我左手是什么意思?

“哟,一大清早就在打情骂俏啊。”弦歌公子的声音闲闲地从门外传来,两人抬头便看到弦歌公子一身白衣如雪慢悠悠的走了进来,跟在他身后的还有秦梓煦南宫绪和曲怜星。休息了一晚上,此时看起来众人倒是都精神不错。

“师兄,大哥,秦公子。”被人压着肩膀,南宫墨也不起身只是侧首笑道,“进来坐下说话。”

弦歌公子径自走到摇篮边上将夭夭抱起来,“小夭夭真是一天变一个样儿,以后长大了肯定比你那没出息的娘漂亮。”

旁边秦梓煦和南宫绪皱了皱嘴角,两个孩子长得一模一样,若是长大了比南宫墨还漂亮女孩子自然是很不错,那安安……忍不住对外甥投以同情的目光。

南宫绪也学着弦歌公子的模样抱起安安,只是动作有些僵硬。安安倒也乖巧,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眼前不太熟悉的舅舅。

“有什么事?”卫君陌坐回南宫墨身边问道。

弦歌公子轻哼一声,随手甩出一张薄薄的纸笺,卫君陌伸出两个手指轻巧的夹住了。只听弦歌公子道:“为了给你守城,本公子收藏的各种药用的干干净净,这些事赔偿价格。回头把钱和药材还我。”帮师妹是帮师妹,但是守城这事儿不能算到自家小师妹身上吧?

卫公子自然不可能为了这点小事跟他争执,直接将单子甩了回去,“回头去王府账房领钱。”

南宫绪抱着安安坐在一边,单手取出一本折子抛过去淡淡道:“这是这次守城的伤亡情况,还有幽州城布防方面我的一点建议,你觉得能用就用。”这次卫君陌看得倒是比弦歌公子的账单要仔细得多,只是南宫绪写的东西太多了一时半刻也看不完,看了几页便转手给了南宫墨。卫君陌抬眼看向南宫绪,沉声道:“多谢。”

南宫绪唇边微微勾了一下,没有说话。

秦梓煦看看众人,轻咳了一声笑道:“在下倒是没有什么事儿。不过,郡主…你之前承诺的守城百姓发放的奖励该兑现了。现在这个时候,燕王府最好还是不要失信于人。”

南宫墨失笑道:“多谢秦大公子提醒,这是自然的。”吩咐曲怜星和知书去取银票来,却被卫君陌拦住了,卫公子道:“不用,这些帐都从王府走。”

南宫墨一愣,道:“这些都是我亲自允诺的,并没有舅舅和舅母同意。而且,王府的帐只怕也不宽裕……”

卫君陌摇头,“不宽裕也要从王府走。”

秦梓煦笑道:“郡主,这事儿还是听卫公子的吧,他说的不错,还是走王府的帐比较好。”再看南宫绪也是一副赞同的模样,南宫墨耸耸肩送钱都送不出去,不用自己破财她乐的轻松自在,留着给安安和夭夭以后花也不错。

卫君陌等人的回归让南宫墨这个伤患轻松了许多。整个燕王府仿佛也恢复了从前的平和安定。南宫墨坐在院子里的大树下看书,享受着许久没有的悠闲和自在。卫君陌一大早就被蔺长风等人请去讨论军中事务去了,因伤再一次被剥夺了所有事务的处置权的南宫墨只得成了燕王府内外最闲的人。

“郡主。”

宫筱蝶带着人从不远处走来,美丽的容颜上带着淡淡的情愁。前几天战事紧急,各个院子的人侧妃侍妾都被禁止随意出门,宫筱蝶或许是明白燕王不在自己也没有依靠,这些日子倒也十分规矩。倒是没想到今天会亲自来找上她。想起卫君陌的话,南宫墨倒是没有直接无视了她,坐起身来笑道:“原来是宫侧妃,有事么?请坐下说话吧。”

宫筱蝶谢过,在南宫墨对面坐了下来。有些担忧地问道:“也没什么大事,只是听说郡主受伤了想来看看。还有…不知郡主可知道,王爷什么时候能够回来?”

南宫墨挑眉,宫筱蝶到底是谁她心里有数。不过…看这位此时满眼担忧的模样,该不至于真的对燕王殿下日久生情了吧?

平心而论,燕王虽然年纪不小了,但是旧居高位保养的极好,气度能力更是鲜有人能及。迷倒几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倒是不在话下,但是这位…到底知不知道她是来干什么的?宫驭宸手底下居然会有这么不靠谱的人?还是说,宫驭宸需要的正是她这份不靠谱和没心机?毕竟,没有心计就没有危险也更容易让人放心么。那么…如果她不是宫驭宸随手丢出来的弃子,宫驭宸认为可以制胜的杀手锏又是什么?

即使南宫墨心里已经不知道转了多少个弯儿了,但是面上却依然是一片平和,“舅舅啊,听说就这些天了,不过具体是什么事却不好说了。侧妃是担心舅舅的安危么?舅舅身边高手猛将如云,不必挂心。”

宫筱蝶摇摇头,轻声道:“我自知这点担心实在是没有什么用处,只是…许久不见王爷,我一人在府中实在是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

南宫墨没什么诚意的安慰她,“舅舅很快就会回来,侧妃尽管放心便是。侧妃对舅舅情深意重,倒是让我十分感动。”宫筱蝶脸上露出一丝羞怯地笑容正要说话却见南宫墨脸上的笑容突然一边,更多了几分明丽和愉悦,“师兄,你怎么来了?”

回头,就看到一身白衣的弦歌公子正沿着她方才的来路漫步而来。

弦歌公子白衣如雪,俊逸非凡。脸上带着一丝悠闲的笑意,目光落到宫筱蝶身上的时候让她忍不住晃了一下神。

“这位?”弦歌公子挑眉。

宫筱蝶轻咬了一下唇角,道:“见过弦歌公子,我们上次在蝶园见过。”

弦歌公子不以为意,“没什么印象。”不再看宫筱蝶,而是低头居高临下看着靠着大树坐着的南宫墨。南宫墨笑眯眯地伸手递出一杯茶,“师兄,请喝茶。”

弦歌公子走到另一边丫头放好的凳子坐了下来,道:“你倒是悠闲。”

南宫墨无奈地耸肩,“我忙起来师兄你不高兴,闲了你也不高兴。”给了他一个,你真难伺候的表情。

弦歌公子没好气地道:“没良心的丫头,你师兄为了卫君陌那混蛋忙得团团转,你就在这里说风凉话?”

南宫墨翻了个白眼,“是你这几天敲诈的东西太多,所以才忙的团团转吧?”

“啧…”弦歌公子嫌弃地看着自家师妹,“女生外向,不外如是。”

南宫墨笑道:“好了师兄,有什么话事情直说就是了。师妹我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赴汤蹈火就免了。”弦歌公子道:“你舅母醒了。”

南宫大小姐忍不住磨牙,“你怎么不早说?”说着就先要起身,却被弦歌公子直接拦住了,“先别急着走啊,咱们先谈谈医药费的问题。”

“这不是应该跟燕王府谈么?”南宫墨疑惑。

弦歌公子冷哼一声,“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你觉得本公子会帮他们救人?”

“好吧。”南宫墨叹气,“师兄想要什么?”

弦歌公子道:“听说早些年,先帝赐予了燕王一株九叶凤凰草。”南宫墨眨了眨眼睛,好像有点耳熟。弦歌公子没好气地往她脑门上拍了一巴掌,“当真是一孕傻三年?给我好好想!”

“师兄,自从我成婚之后你就对我越来越暴力了。”捂着额头,南宫墨不满地道,弦歌公子冷笑,“我倒是想要对你温柔,可惜你家相公不答应啊。”

南宫墨揉揉其实并不疼的额头,道:“九叶凤凰草,每株九叶,形如凤尾,色绿,叶尾有花纹,性热,五毒,可治久病体虚。不是什么特别珍贵的药材啊,你怎么知道先帝赐给过燕王府?就算有也用了吧?”名字听着挺唬人,但是嫁给比人参之类的还要低一点,充其量难见一点但是却也称不上珍贵。

“师兄你要来干什么?”南宫墨有些好奇地问道。

弦歌公子道:“你懂什么?当年先皇赐给燕王的那株据说已经有将近百年的年份,整株草质如美玉。”

南宫墨惊讶,“这倒是有意思了,我记得…九叶凤凰草是一年生的药材吧?年年生年年死,哪来的上百年年份?”

“所以,去帮我拿来。”弦歌公子毫不客气地指使师妹道。

南宫墨耸耸肩,“如果有的话,我回头问问舅母或者舅舅。”反正她没有听说过燕王府有这个东西。不过,一般的医者只怕连用都未必知道那玩意儿怎么用,所以如果真有的话应该还在吧?两人自顾自的话说,却把宫筱蝶晾在那里没人理会。宫筱蝶也不觉得尴尬,直到南宫墨起身要走方才有些急急忙忙地跟两人告辞。

看着她匆匆离去的背影,南宫墨茫然,“她只是来问我燕王舅舅什么时候回来的么?”

弦歌公子懒懒道:“你怀孕的时候不也一样想卫君陌?”

“咳咳…”南宫墨睁大了眼睛,死死地瞪着眼前的人,“她怀孕了?!”

“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弦歌公子挑眉。

“别告诉我,隔着这么远看一眼你就知道她怀孕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南宫大小姐觉得自己这辈子真的可以不要在学医这件事上下功夫了,这哪里是不努力,分明是资质愚钝啊。弦歌公子以看傻子的目光看着自家可爱的小师妹,“怎么可能?我只是路过蝶园的时候正好闻到她身边的丫头拎着的药里面有安胎药的味道而已。”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