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她们说了算(一更)/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王妃醒了是大事,南宫墨过去的时候燕王妃正在跟三个儿子说话,就连孙妍儿和朱初喻两个儿媳妇也只能在外厅等着。南宫墨自然也不会着急进去,不过还是稍微有些不道德的利用自己内力深厚的优势听了一下,不过是燕王妃在教训三个儿子要兄弟有爱和睦之类的。听了几句南宫墨也就没有在听了。

陈氏也被人带来了大厅,萧千炽一日没有休她她就一日都是燕王府的世子妃。所以虽然被关了起来,但是这些日子倒也没有人敢虐待她。只是饶是如此,陈氏整个人却依然消瘦的厉害,许多日子不见阳光,脸色也苍白得很,目光愣愣地一点小小的动静就能让她惊慌如惊弓之鸟。显然整个人的精神都已经紧绷到了最严重的地步。

好一会儿,陈氏仿佛才终于反应过来了。扑过来抓住南宫墨的裙摆道:“表嫂,表嫂…求你救救我。”

看着眼前的女子,南宫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一个原本年纪尚不足二十的妙龄女子,陈氏此时的模样看上去倒像是三十出头了。

朱初喻垂眸,慢条斯理地道:“大嫂,你就别为难表嫂了。出了这种事情别说是表嫂,就是咱们亲妯娌之间只怕也是无能为力的。”

陈氏猛地抬头,眼带绝望地望向朱初喻。朱初喻抬眼,“大嫂,我们真的无能为力。”

陈氏侧首,望向南宫墨。南宫墨默然无语。

孙妍儿端坐在椅子里,默默无言。这些事情她一向说不上话,如今唯一的希望也只是平平安安生下这个孩子罢了。虽然也觉得陈氏有些可怜,但是孙妍儿心里明白,伙同外人毒杀婆婆这种事情,莫说是在燕王府,就算是在寻常人家陈氏只怕也是难逃一死。她们这些做儿媳妇的就更没有说话的余地了。

见三人都不说话,陈氏终于彻底的绝望了。

“我知道你们都想要我死!”陈氏尖叫道:“是不是?你们都巴不得我早些死了是不是?特别是你…朱初喻!你早就恨不得害死我和世子,你好当上燕王府的世子妃是不是?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朱初喻挑眉,“大嫂,你这话言重了。是我们还有母妃险些被你害死了。”

“贱人!你……”

“住口!你们都进来。”里间,传来燕王妃含怒的声音。

三人起身,走进了燕王妃的寝殿。两个丫头也上前拉着陈氏进去。

“见过母妃。”

“舅母。”

燕王妃靠在床上,昏迷了这么多天燕王妃消瘦的比陈氏还要厉害。或许是方才动怒的关系,苍白的脸上还有一抹不正常的红色。看到南宫墨,燕王妃脸上才有了一丝笑容,“无瑕,这些日子的事情炽儿和炯儿都跟我讲过了。多谢你了。”

南宫墨摇了摇头笑道:“舅母醒来了就好,舅舅也快要回来了。如今大家一切平安就是皆大欢喜。舅母和表弟弟妹们有话要说,无瑕先告退了。”

“别。”燕王妃连忙阻止了她,道:“又不是什么私房话,你身上有伤坐下说话。等等舅母还想跟你说说话儿了。”

南宫墨只得点头,在燕王妃床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燕王妃目光这才转向跪倒在地上的陈氏,脸上的笑容也顿时消失无踪了。即使因为一场中毒昏睡而显得比从前消瘦虚弱了许多,但是燕王妃执掌燕王府多年,眉宇间却依旧带着一股令人臣服的威仪。当她不笑的时候,偶尔甚至会让人有一种乍然看到了燕王殿下的感觉。陈氏就是在这样的目光下簌簌发抖。

燕王妃看着这个儿媳妇,险些一口气上不来再晕过去一次。看她脸色不好,三个儿子连忙跪下,“母妃息怒。”三个儿子一个儿媳妇跪着,剩下的两个自然也不能闲着。朱初喻和孙妍儿连忙也跟着跪了下来,南宫墨摸摸鼻子感觉自己高高在上的有点尴尬。她虽然用不着跪,但是这么坐着也有些难受。正要起身却被燕王妃一把按住,“无瑕,你坐着。你们也起来。”

萧千炽等人这才起身,萧千炽道:“都是儿子不孝,求母妃息怒。不要气坏了身子。”

燕王妃在心里叹气,跟燕王不喜长子不同,燕王妃却是最心疼这个大儿子的。身为世子的责任本就重,偏偏还不得父亲喜欢,三个都是自己的儿子燕王妃也尽力一碗水端平。她和燕王都是性格强势的人,千炜和千炯也都是随了父母,偏偏这个长子…燕王妃也只当是因为萧千炽年幼时自己帮着接管王府事务忽略了儿子造成的,心中也更多了几分愧疚。

如果萧千炽的妻子能够有她做主她一定会为儿子寻一个何时的妻子,但是很可惜燕王府世子妃并不能由他这个王妃做主。而是由先帝赐婚的。先皇给儿子们选媳妇的时候还能有先皇后帮着斟酌,等到给孙儿们赐婚的时候先皇后早就仙游了。所选的,不过是家世,才貌,名声而已。至于能力,手腕,心性,做皇帝的谁有空去一一考察适量?性格合不合适?能不能撑得起世子妃乃至燕王妃这个命好?十四五岁的姑娘又哪里就能看得出来?

这几年燕王妃自认也是在尽力教导这个儿媳妇,可惜陈氏总是不满意。整整两三年时间居然都没办法完全融入幽州的贵妇圈子里,而这,朱初喻和孙妍儿只用了三个月。南宫墨根本没话功夫,她做自己要做的事情,自然就会让所有的贵妇闺秀们仰望羡慕。

你不肯睁开眼睛看别人,又怎么能指望别人把你看进眼里?

到现在,陈氏闯下了这样的大祸也算是到头了。

“陈氏,你有什么话要说?”燕王妃平静地问道。

陈氏惊慌地叫道:“母妃…儿媳冤枉,求母妃明鉴,我没有下毒…呜呜,我真的没有想要害死母妃啊。”

燕王妃微微点头,“我相信你没有想要毒死我。”主要是,陈氏没有这个胆子。陈氏一愣,脸上现出狂喜之色。但是还没等她高兴完,只听燕王妃继续道:“但是…你觉得与外人勾结是小事么?并不是说,被人利用了你就可以当做完全无辜的。你若是有丝毫的功夫想起自己是燕王府的世子妃,会出这样的事情么?”

陈氏脸上现出一丝难堪,“我…我没,母妃…我……”

燕王妃看着她道:“我知道你害怕,我也害怕。出了这样的事情,你问问你的丈夫,你的小叔,你的弟妹。甚至你问问无瑕,她们怕不怕?她们都怕,但是她们知道自己的身份和位置,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母妃,我知道错了…”陈氏哀求道。

燕王妃摆摆手,道:“罢了,事已至此再多少什么也是无用。世子妃病了,不宜跟世子住在一起,以后就去回音阁住吧。没有我和王爷的命令,不许任何人进出。带下去。”

“是,王妃。”

陈氏惊恐地挣扎着,“母妃,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您饶了我吧……”

“堵上嘴,带走!”

门外,两个身体粗壮的婆子进来,干净利落地用帕子堵住了陈氏的嘴将她拖了出去。

“母妃,就这么放过……”萧千炯不服气地道。

“够了。”燕王妃揉了揉额边,道:“炯儿,她再有错也是你大嫂。”

萧千炯不屑地撇撇嘴,道:“我可那种大嫂。”

“行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你们回去休息吧,我跟无瑕说说话儿。”

燕王妃赶人,众人只得走了。只是萧千炯临走时还嘟哝着母妃一醒来就只要表嫂不要儿子云云。

“无瑕,让你见笑了。”几个人鱼贯而出,房间里只剩下两人,燕王妃才收起了脸上的肃然,多了几分疲惫和无力。

南宫墨扶着她往后考虑一些,又调整了一下身后的枕头才道:“舅母言重了,这次三位表弟都很懂事。表现的也很出色。”

燕王妃苦笑,“无瑕可知道我为何放过陈氏?”

陈氏做出这种事情,燕王妃身为婆婆又是受害人居然还饶了她一命。以后虽然没有了自由,但是以燕王妃的性格既然现在没处置以后也断然不至于苛待她的生活的。这个结果,即使是南宫墨也不得不说十分宽厚了。

南宫墨沉思了片刻,道:“是为了千炽?”

燕王妃叹息,“我就知道你想得最明白。炽儿无论如何也不能有一个毒杀婆婆的妻子啊。若是让外人知道了…炽儿以后的路就更难走了。”

“舅母用心良苦,他们会明白的。”南宫墨道。

燕王妃点头,“我只望他们兄弟和和睦睦一辈子,皇家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看得太多了。”

南宫墨沉默,偏偏,燕王妃的愿望其实才是最难实现的。

燕王妃轻声道:“此事燕王回来之后定然还会有说法,我想请你给君儿说一声,请他劝一劝王爷。王爷的脾气,也只能听得进他的劝了。”燕王的脾气,燕王妃自认还是知之甚详的。出了这事,不把陈氏薄皮抽筋都是轻的。但是无论如何,燕王妃也绝不能让燕王杀了这个儿媳妇,哪怕她自己心里恨不得掐死陈氏也要让陈氏好好活着。至少,这两年要好好活着。

而且,燕王杀了陈氏之后必然还会迁怒萧千炽。连自己的妻子都管不好,还能成什么大事?一向就对这个儿子不满意,燕王妃也不能让儿子再被丈夫迁怒了。

南宫墨点点头,“舅母放心便是。”

燕王妃这才松了口气,“无瑕,谢谢你了。”

两天后,燕王果然带人回城了。而此时的幽州边境处,朝廷大军和陈昱薛真领军的幽州卫也已经对峙起来了。

果然,一回到王府燕王就大发雷霆,在书房里将萧千炽骂了个狗血淋头。燕王在萧千炽三兄弟面前素来是个严父,萧千炽自然也不敢还嘴只得低着头任由父亲责骂。看到他垂头耷脑的模样,燕王心头的怒火更是不打一处来。他倒是宁愿萧千炽像萧千炯一样跳起来顶撞他几句哪怕是反驳几句也是好的。这个认打认骂逆来顺受的模样,看得没火也要冒火了。

越想越气,燕王抄起桌上的砚台就朝着萧千炽砸了过去。

“大哥!?”萧千炯惊呼,“快闪开!”

萧千炽哪里闪得开?

一只手突然伸出,在萧千炽跟前接住了那一方砚台。书房里的人都松了口气,燕王同样也是吓得一愣。他也没想到,萧千炽竟然真的一动不动的神游天外。这一下若是砸上去了……燕王心中一阵阵后怕,往后退了一步坐回了椅子里。

卫君陌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砚台,转身放回了燕王跟前的桌上。

“大哥,你没事吧?”萧千炯担心地问道。

萧千炽摇了摇头,对着燕王拱手道:“都是儿子的错,请父王责罚。”

燕王又是一阵烦躁。没有解释,没有反驳,没有求饶,每次都是这样,请父王责罚!仿佛他这个做爹的就是蛮不讲理的暴君一样。萧千炯暗暗拉了拉大哥的衣角道:“父王,这也怪不得大哥啊。这段时间王府里事情这么多,表嫂又刚生完孩子事情都要大哥处理。他哪里有功夫管陈氏在干什么啊?而且这次守城大哥也是有功的,就算有错也该功过相抵。”

燕王轻哼一声,看着三子,“你大哥忙,那你在干什么?”

萧千炯耸耸肩,翻着白眼道:“我只会打仗,别的什么都不会也帮不上忙啊。”

“你倒是有脸说。”燕王没好气地道,“既然不会,就去给本王学!”萧千炯立刻缩到萧千炽背后,“父王,别这样啊。薛将军哪里不是要打仗了么?我去薛将军账下效力不成么?”

“滚蛋!”燕王哭笑不得地看着儿子。这三个儿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老大喜文厌武,老三习武厌文,老二倒算得上是文武双全,但是……

叹了口气,燕王揉了揉肉眉心扫了三个儿子一眼,“都下去,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逃过一劫,萧千炯暗暗送了口气,一手拽上一个哥哥就往外跑。别人打了胜仗都等着领功,到了他爹这儿就只能想着不受罚就心满意足了。这要求低到尘埃去了……

书房里只剩下坐着的燕王和站着的卫君陌。燕王叹了口气,问道:“你也不赞成杀陈氏?”

卫君陌抬眼,看着燕王淡定地问道:“杀儿媳妇有瘾?”

“……”老子以前没杀过儿媳妇!有瘾个屁啊!

“不然你一直念念不忘?陈氏杀与不杀,不关大局。”卫公子道。

燕王吸气,“是不关大局,但是这个女人就这么放过她也太便宜她了!本王这辈子没这么慈悲过!”燕王殿下的性格随先帝,虽然常年身居高位养出了一身的雍容气度,但是内里还是从战场上打滚下来的铁血汉子。慈悲两个字,燕王殿下表示他不认识。铁血杀伐,才是这位的菜。

“嗯。”

“嗯个屁!你给本王说清楚。”燕王道。

卫公子淡淡道:“我也不赞成杀陈氏。”

“理、由。”燕王咬牙切齿。

卫君陌道:“舅母不赞成,母妃也不赞成,无瑕也不赞成。这是女人的事,我不管内宅的事。她们说了算。”

“……”合着你是说本王手伸得太长了!燕王殿下被气乐了。只是抓着跟前刚刚被送回来的砚台却半点也扔不出去。因为他莫名的从卫公子冷峻的脸上看到了类似“再丢出去,我绝对不会帮你捡”这样的意思。燕王殿下直接气得浑身发抖了。

卫公子道:“舅舅与其有空来管千炽房里的事情,不如管管自己的事情。”

“本王又有什么事?”燕王殿下切齿道。

卫君陌道:“无瑕说,宫侧妃好像有了。恭喜舅舅。”

“……”燕王殿下一点儿也没有感受到恭喜的意思,自己脸上也没有想要被恭喜的感觉。一只手在桌面上无规律地轻叩着,剑眉微皱若有所思,“有了?”

“嗯,舅舅老当益壮。”

燕王眼底闪过一丝暗芒,“听说那个水阁的宫驭宸,想要抢走两个孩子?”

卫公子眼底冷芒乍现,没说话却只够然燕王知道他现在的心情了。

“让人好好保护两个孩子,别再出了什么事了。”燕王沉声道,“你说…一个不入流的连外行都能看得出来的细作,怀孕有什么用?”

卫公子道:“那就要看舅舅了。舅舅舍得的话,就什么用都没有。舍不得的话…总会有用的。”

“哦?就为了赌本王舍不舍得?”燕王冷笑,“好极了,本王倒是很想看看…本王舍得他能如何,舍不得…他又能如何。回头让人传下话去,侧妃有孕…本王,非常高兴。”

卫君陌只当没听见,这是他舅舅自己的事情。

“没什么事我先走了。对了,弦歌要九叶凤凰草做医治舅母的报酬。回头给他送过去吧。”

燕王挑眉,“九叶凤凰草?让人去买给他就是了,要多少都行。”

卫公子回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舅舅知道我在说什么,二十年前先皇赐给你的那株九叶凤凰草,传说中,植物化玉的那个。”

“……”

刚下火车,手机更新什么的果然不靠谱。嘤嘤~怕手机没电所以关机神马滴…为了证明伦家昨天真的更了~今天二更么么哒(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