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2、九叶凤凰草(二更)/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卫君陌出了书房,萧千炽三兄弟早在外面等着了。见他出来三人连忙迎了上去。萧千炽拱手道:“表哥,方才多谢了。”卫君陌抬手,沉声道:“不必如此。”

萧千炽笑了笑,道:“不管怎么说,还是应该谢谢表哥。陈氏……”想起那个陪伴了自己好几年的妻子,萧千炽也只能长叹了口气。倒是萧千炯有些看不惯他,翻着白眼道:“大哥,那种女人有什么好想的?母妃开恩饶她一命,算她运气好!”

萧千炽苦笑,他又能怎么跟这个性格飞扬跳脱的弟弟说自己心中的烦恼呢?

倒是卫君陌平静地看了他一眼,问道:“你们还有事?”

自然是有的是。

萧千炜笑道:“表哥,大哥和三弟说父王平安归来,母妃也遇难成祥也算是喜事。是不是要半个家宴什么的,何况,这次事情来得突然,夭夭和安安的满月宴也给耽误了,正好咱们一起补上。”

卫君陌剑眉微蹙,思索了片刻方才道:“满月宴就不必了,至于家宴的事情问舅母即刻。”

“母妃如今……”萧千炜犹豫。

卫君陌断然道:“无瑕受伤了也没空,若是舅母无瑕处置,就去问舅舅吧。他现在无事。”

“这……”兄弟三人面面相觑,拿后院的事情去问父王真的好么?

卫公子才懒得管他们好不好,“我还有事,先走一般。对了…侧妃有孕了,应该是三件喜事才是。”

看着卫公子卓然的身影飘然而去,萧家三兄弟面面相觑良久无言。

书房里,等到卫君陌离开之后燕王沉默了良久方才起身。转过一帘八折山水屏风走到里间挂着一副猛虎下山的图画的桌前。燕王伸手在墙壁上仿佛毫无规律一般的敲了几下。豁地一声轻响,燕王取下旁边挂着的一副字画,字画背后露出一个隐秘的空间。并不十分大,里面也不过摆放着少许的几件东西罢了。燕王伸手拿起一副画轴,犹豫了一下却又放了回去。然后伸手从画轴旁边取过了一个盒子。

盒子放到跟前的桌上,轻轻打开。盒子里装着的正是一株是花非花,似玉非玉的东西。九支犹如凤尾的墨绿色叶子摆出一个火焰一般的模样,叶尾上有幽蓝和暗金色色泽交织的花纹。说它是花草,却犹如墨玉一般的质地。说它是玉,又有着植物特有的气息和生命。其实,这东西跟传统医术中记载的九叶凤凰草已经相差很多了。除了外形上有1七八分相似。至少,医书记载喜阳的九叶凤凰草绝不可能在书房里这样幽暗的环境中活了二十年还栩栩如生。

燕王抬手,轻轻触碰了一下叶间。唇边勾起一丝自嘲的意味,“阿暖,这么多年了…留着它还有什么用?既然他们想要,就给他们吧。倒是难为他们了,居然还能知道这东西在本王手里。”

堂堂燕王书房里最秘密的地方藏着的自然是最重要的东西了。但是燕王珍藏着这样一个东西却着实有些奇怪。燕王想要什么样的珍宝没有,这样一株草只能算是少见却算不得什么珍贵。当年这株九叶凤凰草也不过是御花园中的奇花异草中的一个罢了。甚至因为它不开花,还是属于比较不怎么起眼的那一个。又因为太医院的御医判断它的药性还比不上寻常的九叶凤凰草,于是连药用价值都没有了。唯一的不凡之处也就只剩下了这个稀有。也因此,才被皇帝赐给了燕王。

先帝虽然对待臣子刻薄寡恩,但是儿子想要御花园里的一盆花他还不至于吝啬到这样的程度的,自然毫不犹豫地就同意了。

种在玉盆中的九叶凤凰草静静地在那里,任由燕王的指尖轻轻抚弄。书房里静悄悄地,只能听到燕王的声音和呼吸。许久,才听到燕王沉声道:“来人。”

过了一会儿,两个守在门外的侍卫进来,“王爷。”

书房里已经恢复了之前的模样,燕王背对着两人看着墙上的话。头也不回地道:“把这个,送去给弦歌公子吧。”

两个侍卫愣了一下,也不敢多问,连忙上前小心翼翼地端起九叶凤凰草恭声告退了。

收到燕王令人送来的东西,南宫墨也有些忍不住好奇,“这就是师兄要的九叶凤凰草?”南宫墨把玩着温润如玉一般的叶子,道:“看起来…确实像是玉。”但是又不像是珊瑚或者冬虫夏草一类的东西。这是真正的真实的活生生的植物。靠的近了还能闻到一股淡淡地植物的香味。南宫墨忍不住抽出一根银针在叶子的根本扎了一针,抽出来银针上沾着一些浅绿色带着植物芳香的液体。

“果然是活的。”南宫墨笑道,“只是不知道这玩意儿有什么用?去教师兄来看看吧。”

没一会儿工夫,弦歌公子就匆匆赶来了。看到摆放在桌上的东西眼睛也不由得一亮,“果然是个好宝贝。”

南宫墨扯着卫君陌一起坐下,不解地问道:“师兄,师妹孤陋寡闻,这玩意儿真是九叶凤凰草么?”长得有七八分相,气味也有七八分相,但是除此之外……

弦歌公子笑眯眯道:“自然不是,就算全天下的九叶凤凰草加起来也比不上它一段叶子。”

“那这是什么?”

弦歌公子感叹道:“这是九死还魂草。”

“……”我读书少,你少驴我。南宫墨扯了扯嘴角,给了自家师兄一个假笑。九死还魂草不就是卷柏么?这玩意儿…长得这么嚣张哪儿像卷柏了?弦歌公子瞥了他一眼道:“不是你想的那个,我说它叫九死还魂草,是因为我不知道它到底应该叫什么。或许,原本它就叫这个名字,只是可遇而不可求,世人才不得已将你想的那个当做1九死还魂草聊以自慰?”

“这玩意儿究竟有什么用?”南宫墨问道。

弦歌公子道:“我也是曾经在一本无名氏的孤本札记中看到过一个故事,说有个人病入膏肓眼看将死,有神仙赐予一灵药,状如凤尾,质如美玉。男子服药之后不久,病痛全消延年益寿,又活了八十年才死,无病无灾。”

“这种故事你也信?”这种所为的传奇传说,随便翻一本游记或者那个地方县志也能找到十个八个的。

弦歌公子淡定地道:“信信又不少块肉,墨儿,你成不了绝世名医,就是因为你这人太没想象力了。你瞧,我现在不是找到了么?”

南宫墨懒洋洋地靠在卫君陌肩膀上,“要是最后你发现它根本没用怎么办?”

“那就剁了做药肥。”弦歌公子眼睛都不眨一下,淡定的道。

说的这么淡定,燕王知道了真的不会弄死你吗?

南宫墨眨眨眼睛问道“说起来,师兄你还从来没有对一个很可能根本没用的东西这么在意过啊。你要这玩意儿到底是为了谁呢?”

弦歌公子岂是那么容易就能让人诈出点什么辛秘的人?如果南宫大小姐这么认为,弦歌公子只能认为自家小师妹还是太天真了。轻哼一声,弦歌公子道:“你那位王爷舅舅的…身体不用调理?你那位王妃舅母的身体想必也不用管了?”

“哦。”南宫墨并不惊讶,耸耸肩表示接受弦歌公子的答案了。开什么玩笑,弦歌公子什么时候主动想要替别人做调理身体这种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事情了?当她蠢哄她玩儿么?

就是哄你玩儿。

陈氏的事情燕王身为公公可以不管。但是另一位却不是这么容易善了的了。燕王府中,还有以为被关押着的俘虏——前幽州布政使,齐朔。

齐朔从落到南宫墨手里就没有想过自己还能活下去。只是,有的时候就算是想死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死的,所以在看到燕王府的时候齐朔还是忍不住心里一沉。燕王出现在这里,就说明了他们所有的算计谋划都已经全部失败了。

燕王打量了一眼被捆得动弹不得齐朔,冷笑了一声,道:“齐大人,别来无恙啊。”

齐朔的嘴并没有被堵上,只是不知道被喂了什么药浑身上下不怎么使得上劲儿罢了。咬舌自尽自然是不行,但是说话问题还是不大的,“燕王殿下,别来无恙。”

燕王轻哼一声道:“齐大人只怕是没想到还能再见到本王吧?”

齐朔沉默良久,方才道:“成王败寇,燕王殿下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悉听尊便?”燕王冷笑,“好有骨气,好一个忠孝节义的臣子。父皇倒是给萧千夜留下了不少忠臣。齐大人,你说…如果萧千夜听说你投靠了本王,他会怎么做?”闻言,齐朔脸色微变,咬牙道:“陛下不会相信你的。”

燕王也不着急,“你我拭目以待?”

齐朔咬着牙半天不说话,但是心中却早已经乱成了一团。陛下不会相信么?只怕未必。为什么齐朔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要投靠燕王?不仅是因为他在幽州这些年和燕王的关系不睦,更重要的原因就是他的父母妻儿,甚至整个家族都在金陵。一旦他投靠了燕王,等待齐家得救只有灭门之灾。

“王爷到底想要怎么样?”齐朔沉声道。

燕王唇边勾起一抹笑意,淡淡道:“回答本王几个问题,如果本王满意的话…大家都好办。”

“我不会背叛陛下的!”齐朔坚定地道。他不是那些年轻识浅好忽悠的傻子,一旦在这种事情上做出一点让步,以后等待他的不会死什么好日子,只会是燕王府无尽头的索取和得寸进尺。到最后还是要弄得身败名裂,甚至还不如一开始就背叛好听。

燕王挑眉,也不在意,“本王的问题跟萧千夜无关。”

齐朔迟疑了一下,显然是在判断燕王的话到底可不可信。好一会儿方才垂眸道:“王爷想要知道什么?”

“宫驭宸…的真实身份。”燕王道。

齐朔一怔,“宫驭宸?一个江湖中人燕王怎么会认为我会知道他的真实身份?”燕王淡然道:“就算你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总会知道一些东西的不是么?共事了近二十年,本王还是相信齐大人的。”

“……”

燕王回来了,整个燕王府的气氛似乎都变得轻快了许多。不管怎么说,有燕王和王妃在,整个燕王府的人们就会觉得头顶的天还在。无论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他们都不会感到太多的担忧和害怕。宫筱蝶有了身孕的消息自然也很快就传到了燕王妃的耳朵里。其实,如果不是燕王妃的这一场飞来横祸,以宫筱蝶的手段想要瞒住燕王妃几乎是不可能的。就算是朱初喻她都是瞒不住的,只不过这段时间朱初喻忧心外面的事情根本没有将她放在眼里罢了。以至于,整个燕王府竟然是南宫墨通过弦歌公子最先知道这件事的。

长平公主坐在房间里陪着燕王妃说话,看到燕王妃神态自然的说起宫筱蝶的事情,心中也暗暗松了口气。

对长平公主本人来说她是不喜欢宫筱蝶怀孕这个消息的。并不是说她身为妹妹不许自己兄长的妾室怀孕,而是宫筱蝶这个人。只要一看到这张脸,长平公主心中就各种不舒服。只要一想到宫筱蝶顶着原本的三嫂的脸为三哥生下孩子,长平公主就觉得仿佛是宫筱蝶抢走了三嫂的什么东西。这个娇滴滴的一副柔弱无骨的模样的女人,哪里像是她那巾帼英雄一般的三嫂了?

但是无论心中怎么想,长平公主这些话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说出口的。除非是太不像话了,否则身为妹妹她是没有立场干涉兄长的内宅的。如今看燕王妃一脸平静倒是松了口气,至少不用担心外面正乱的时候又后院起火吧?

看着长平公主的模样,燕王妃不由得笑了出来,“五妹你想太多了,这些年王府又不是没有庶女出生,我还吃这个醋不成?比起别的藩王们,王爷已经算是好的了。”

燕王妃这话却是没错。藩王在自己的封地上就等于是土皇帝。那个藩王们后院不是妃妾如云,相较起来燕王在女色上算得上是克制了。后院一共也只有三个侧妃一个侍妾。府中的三子两女,三个嫡子全部都是王妃生的。比起那些一个个母凭子贵就开始各种作妖的藩王后院,燕王妃的日子算得上是非常好过了。

长平公主也不由得一笑,知道是自己想太多了。不过……“那个宫侧妃,我总觉得…三嫂多少还是要注意一些。”

“注意什么?”燕王妃不甚在意地道,“王爷喜欢她是她的福分,只要她规规矩矩地别在我跟前兴风作浪,我也给她几分颜面。到了我这个地步,也就盼着几个孩子都平平安安罢了。”至于和燕王之间的感情,若说最初的时候她没有几分遐想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成婚这么多年她和王爷之间有的也只是长久相伴的亲情和敬重罢了。时间久了,那些男女情爱的心思也就淡了。她是一个理智的人,而王爷素来又对她十分尊重,她也没什么可觉得不满足的。至于王爷为什么会对宫筱蝶特别,她也不想深究,横竖宫筱蝶就算真生了个男孩儿,想要压到她头顶上去还早着呢。

长平公主心中微微叹了口气,也没有多说什么。

三嫂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这世上,如无瑕和君儿那样的夫妻能有几对?大多数还不都是凑合着觉得不错也就过了一辈子了?

“启禀王妃,王爷来了。”门外,丫头进来禀告道。

燕王妃点头,“快请王爷进来。”

丫头犹豫了一下,才道:“王爷带着宫侧妃一起来的。”

燕王妃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点头道:“请王爷和宫侧妃进来吧。”

燕王带着宫筱蝶走了进来,两人一前一后只隔着半步。燕王妃起身见礼,“见过王爷,王爷这会儿怎么有功夫过来?”燕王回来的时候已经来探望过她了,然后才去处理政事的。燕王妃也没想到燕王这会儿还会过来。

“三哥。”

燕王仔细看了看王妃,笑道:“五妹在和你三嫂说什么呢?”

长平公主淡笑道:“正说起,宫侧妃有孕的事情了呢。这几日三嫂一直昏迷着,倒是忽略了宫侧妃,侧妃没受什么委屈吧?”

宫筱蝶知道长平公主不喜欢自己,听着长平公主跟自己说话语气虽然带着笑意却也是冷冷的。

“筱蝶不敢,公主言重了。”宫筱蝶躲在燕王身后,细声细气地道。

长平公主秀眉微挑,燕王妃笑道:“侧妃有了身孕,怎么不在蝶园休息?”

燕王笑道:“侧妃说许久没有来给王妃请安了,本王便带她一起过来坐坐。另外,王妃,蝶园的月例……”

燕王妃十分的闻弦歌而知雅意,微笑道:“这是自然,既然有了身孕既多了一个人,以后蝶园每月的例银多加一倍吧。”对王妃的大方燕王十分感念,“辛苦王妃了。”

“都是妾身应该做的,王爷言重了。”燕王妃淡淡笑道。

燕王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没打算写个完美的燕王。他有很多不好的地方,比如野心啊,残酷啊等等,因为他不是男

主么,专情神马神马呵呵哒。

ps:昨天在车站候车码完字木有wifi,只好导入手机然后用数据流量上传,原本还觉得自己棒棒哒。谁知道今天中午下火车一看…泪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