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好牌?烂牌!/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平公主看着燕王和燕王妃不咸不淡的说这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沉默不语。燕王对这个亲妹妹却是十分在意的,见她闷闷不乐便开口问道:“五妹怎么了?有谁惹你生气了?”长平公主摇摇头,浅笑道:“三哥所哪里话?在燕王府里有三嫂照顾谁敢惹我生气?只是…想起安安和夭夭有些担心罢了。”

说起两个孩子,燕王也不由得皱起了剑眉,道:“本王也听说了,竟然有人敢到燕王府来抢孩子!你只管放心,三哥会让人加强戒备,绝不会让两个孩子出什么意外的。”

长平公主点了点头,道:“现在两个孩子有闻先生照看着,我看君儿和无瑕的意思安全倒是不用担心。不过…无瑕似乎有意将两个孩子交给闻先生教养,三哥你看如何?”

“闻先生?”燕王蹙眉,记得那是南宫墨的师叔。南宫墨和弦歌公子一门燕王也并非没有派人去查过,只是没查到多少有用的东西罢了。毕竟到如今南宫墨那一门师徒两代加一起也只剩下了四个人。北元入主中原几十年,之后又是战火连天,消失在历史烟尘中的东西太多了。那位闻先生,比起弦歌公子还要神秘得多。无论江湖朝野都从未有过他的消息,但是武功修为却着实惊人。既然君陌同意将孩子交给他照顾,显然是信得过的。只是…想起来多少还是有些心塞的。自家外甥信任外人居然比信任自己这个亲舅舅多……

看着燕王的表情,长平公主便猜到他在想些什么。只是淡淡微笑,也不劝阻。其实也不完全是信任不信任的问题,就算君儿和无瑕将孩子交给三哥照顾,也要他有时间啊。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没有怎么照顾过好吗?

燕王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而已,所以也只是想想。沉吟了片刻道:“闻先生的武功人品都是当时罕见,两个孩子给他照顾君儿和无瑕也放心倒也没什么不好。只是…江湖中人不喜拘束,闻先生不会带着两个孩子……”如果闻先生带着两个孩子漂泊江湖去了,那可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答应的。虽然对方能够教出弦歌公子和无瑕那样出色的人物显然教育方面不用担心,但是两个孩子跟无瑕和弦歌公子也是不一样的,无论如何也不能从小就流落江湖。

长平公主笑道:“这个三哥尽管放心便是。我听闻先生的意思这几年他们也打算在幽州定居的。无瑕在翠微山下建的别院三哥和三嫂还没去看过吧?我取过一次,看得都有些舍不得回来了。若是真要将两个孩子带走,就是我也不能答应的。”

燕王叹气,道:“那就好,无瑕修得别院?嗯,之前听君儿说起过,可惜…现下是没时间过去了。倒是王妃和五妹有空可以去小住一些时候。”燕王妃淡淡一笑,谢过王爷关心。

宫筱蝶坐在一边,有些无聊的听着燕王与燕王妃长平公主拉家常。这些话,她一个侧妃自然是插不上的。如此一来,未免觉得无趣。燕王不在府中这些日子,她在蝶园里憋屈的厉害。知道自己惹不起燕王妃和长平公主也不敢主动出来招惹。如今燕王回来了,她还有了身孕……神情一晃,宫筱蝶不由得想起了那日去见南宫墨的时候在院子里看到的白衣男子。弦歌公子…弦歌…再想起平日里燕王对自己的宠爱和体贴……

轻轻拉了拉燕王的衣袖,燕王微微蹙眉低头看向坐在自己身边的女子,“怎么?”

宫筱蝶看看燕王妃,再看看长平公主,低声道:“王爷,我…我有些不舒服。”

燕王点头道:“既然如此,本王送你回去休息。”

宫筱蝶连忙摇头道:“王爷许久没回来,应该好好陪王妃说说话才是。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燕王站起身来,道:“走吧,本王送你回去。”见燕王坚持,宫筱蝶只得起身,歉疚地看向燕王妃,道:“王妃,都是妾身没用,妾身和王爷先……”

燕王妃唇边勾起一丝略带冷意的笑,仪态却半点也没有出错,悠悠道:“既然不舒服,就早些回去歇着吧。孩子要紧,咱们燕王府除了珠儿,已经有好些年没有孩子出生了呢。这也算是喜事,王爷,你说是不是?”燕王一怔,微微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对宫筱蝶道:“走吧。”

“是,王爷。”

看着两人一前一后的出去,燕王妃脸色这才冷了下来。长平公主也只得在心中暗暗叹气,轻声道:“这个宫筱蝶……”

燕王妃冷哼一声,道:“看出来了,想必是这些日子被王爷宠着,宠出些脾气来了。”

“三嫂,你……”

燕王妃秀眉微扬,脸上倒是不复方才的怒气,冷笑道:“咱们走着瞧吧,本妃跟了王爷二十年,什么时候他这么宠过一个女人?就怕她福薄承受不起。”

长平公主无言以对,这世上对三哥最了解的或许不是父皇母后,也不是她这个妹妹或者六哥,而是眼前的三嫂。这个赔了三哥二十年的女人,或许才是这世上最了解三哥的人吧?

“又失败了?”

幽州某处隐秘的宅子里,宫驭宸坐在书房里盯着跪倒在跟前的黑衣男子,声音里带着阴恻恻地味道。跪在地上的男子不由得打了个寒战,额头贴在地上不敢起身,“属下无能,请阁主降罪。”

“哼,确实是挺无能的。”宫驭宸冷笑道,“卫君陌不在幽州,南宫墨身受重伤,这样你们还能失败,本座也不知道…留着你们还有什么用?”

黑衣男子打了个寒战,连忙道:“阁主容禀,那…星城郡主将半数的紫霄殿侍卫都驻守在两个孩子的周围。另外…还有一个神秘高手出手,咱们的人…连对方三招都撑不过就被被杀了啊。”

“神秘高手?”宫驭宸垂眸,沉吟道。

黑衣男子连忙道:“以属下之见,恐怕就是上次在翠微山的那个高手。似乎是…弦歌公子的师父,听说,姓闻。”

宫驭宸点头,冷笑道:“好得很,牺牲了这么多人一件事没办成,总算是知道了对方姓什么了?本座要他姓什么有什么用?!本座要知道…你们有什么办法对付他?”

黑衣男子不敢说话,他们对对方完全不了解,而且对方有紫霄殿的人相处又不是孤家寡人,能有什么办法对付?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什么阴谋诡计都是空谈。宫驭宸居高临下俯视着自己的属下,自然将他的神情收在眼里,悠然道:“这么说…就是没有办法了?”

“求阁主恕罪。”黑衣男子只能请罪。

“废物。”宫驭宸冷声道,“姓闻的本座现在不想理会他,但是…那两个孩子,一定要给我弄到手!”

黑衣男子抬头飞快地望了宫驭宸一眼,道:“不知阁主……”

宫驭宸垂首,思索了良久方才道:“既然星城郡主安排了那么多人保护儿子女儿的安全,咱们是没有没办法。既然无法从外部突破,就只能从内部了。”

黑衣男子眼中灵光一闪,道:“阁主说的是…善嘉郡主?”善嘉郡主朱初喻,是燕王府的二儿媳妇。在燕王府世子妃几乎半废,孙妍儿有孕在身的现在,朱初喻可算是燕王府如今唯一来能帮着打理事务的儿媳妇了而。就算再得不喜欢也总是能得到一些权力了。另外…朱初喻还相当的聪明。确实是一个不错的突破口。

宫驭宸摇头,“朱初喻绝不会帮你的。”

黑衣男子一怔,有些不解地看向宫驭宸。宫驭宸冷笑道:“朱初喻是个聪明人,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绝对不能做,她分的清清楚楚。若是真的对那两个孩子动手了,就算成功了等待她的也只有一个死字,所以…她是绝对不会同意帮你的。若是一不小心,说不定还会被她当成邀功的筹码,反手就把你给卖了。”对于朱初喻这个女人,宫驭宸从来没有信任过她。所以有些事情他会交给她去办,有的事情却绝对不会交给她去办。否则,哪里被她卖了都不知道。想必,若不是朱初喻实在是惧怕他,又还不到必要的时候,朱初喻也是很乐意将他卖给燕王和卫君陌的。

“那阁主的意思是?”

宫驭宸沉声道:“宫筱蝶最近如何了?”

黑衣男子这才想起来,拱手道:“属下正想要禀告阁主,小姐…怀孕了。”

“怀孕?燕王的?”宫驭宸一愣,反问道。

黑衣男子倒是被他问的怔了一下,宫筱蝶从一开始就被送给了燕王,孩子不是燕王的还能是谁的?难道阁主原本没打算让龚小姐怀燕王的孩子么?也是…作为一个细作,有了敌人的孩子确实不是一件好事。

“阁主…那个孩子,是否需要派人去处理掉?”黑衣男子问道。

宫驭宸冷然撇了他一眼,挑眉道:“处理掉?好不容易…得来一个孩子处理点干什么?本座只是有些好奇,之前将她送过去的时候要死要活的,现在倒是连孩子都有了,看起来她也没有寻死觅活。可见…当初说的那些,都是废话。”

黑衣男子沉默不语,宫小姐原本就不是一个合格的细作,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水阁明明有不少能力出色容貌同样出众的女子,阁主偏偏要将宫小姐那样一个什么都不会还不情不愿的人派到燕王身边。不过这样的话他却不敢多说,阁主可以对宫小姐不满不屑,他这些身份的属下却是不能的。

宫驭宸显然是为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有些烦恼却又看不出来什么怒气。思索了良久,宫驭宸面具下的唇边勾起一抹笑意,“孩子么…燕王府也已经有好些年没有添丁了。如果是个男孩儿的话,燕王今年才四十多岁,还有很多年要活呢。有趣…那两个孩子的事情先放一放,宫筱蝶肚子里的孩子,一定要让他平平安安的出生。最好…是个男孩儿。”

黑衣男子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现在不用费尽心力去想办法抢那两个被层层保护起来的孩子总是一件好事。至于宫小姐那里,要接近她可比要接近两个孩子容易得多。

“最近幽州城里还有什么事?”放下了两个孩子的事情,或许是因为宫筱蝶有孕的事情宫驭宸心情似乎好了不少,淡然问道。

黑衣男子连忙将这些日子幽州城发生的大小事情巨细无遗地说了一遍。宫驭宸听完之后沉默了良久方才道:“先帝给萧千夜留了一副好牌,可惜却被他打成了一副烂牌。这样还请赢燕王,呵呵。”

“阁主觉得…金陵那位,打不过燕王?”黑衣男子有些惊讶,忍不住问道。虽然幽州城这一次是燕王赢了没错,但是只看如今的实力对比,燕王府还远远不如朝廷的势力雄厚。宫驭宸把玩着手中的一把匕首,淡然道:“谢笠死了,齐朔也死了。如今整个幽州…就彻底的成了燕王的天下了。”

“那又如何?”黑衣男子道。与幅员辽阔的大夏比起来,幽州不过是一块小地方而已。

宫驭宸冷笑道:“去年一仗,打得北元人元气大伤,如今又被瓦剌各部牵制,短时间内不远腾不出手来对付幽州了。燕王一旦回师南下,面对的就是六王爷和十四王爷的地盘。虽然这两位如今已经不在封地了,但是经营多年又岂是萧千夜说掌控就能掌控得了的?燕王想要拿下这两个地方,不用费吹灰之力。再往下…就是周王的地盘了。你觉得…周王会允许朝廷的兵马在他的封地上耀武扬威么?周王,又是燕王的对手么?”

“这……”黑衣男子沉默良久,“这么说…岂不是无人是燕王的对手?”

宫驭宸挑眉道:“倒也不能这么说,如果萧千夜能够说动宁王率领泰宁卫对付燕王的话,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可惜……”只听宫驭宸冷笑两声接着道:“萧千夜使唤不动宁王。”一开始就大刀阔斧的想要削藩,现在出事了指望宁王帮你平乱?就算萧千夜还没有动宁王,宁王也没那么好说话。

听了宫驭宸的话,黑衣男子也只能在心中替萧千夜叹气了。

“阁主…不打算帮金陵那位皇帝了么?”

宫驭宸似乎有些诧异,“本座为什么要帮他?”

“……”阁主不是一直都在让他们帮着给卫公子和燕王捣乱么?虽然从结果上看他们好像也没帮萧千夜扮成什么事情,但是给卫公子和星城郡主捣乱却是实打实的。敌人的敌人不就是朋友么?所以他们还是算是盟友吧?

宫驭宸显然不介意属下的疑惑,“如果萧千夜再聪明一些,本座或许不介意真的帮帮他。可惜…他注定是要成为燕王的手下败将的。既然如此,本座何必在他身上浪费时间?”

“阁主英明。”黑衣男子沉声道。

宫驭宸没将属下的恭维放在心里,一拂袖沉声道:“卫君陌和星城郡主那边的事情暂停,现在…一定要保证宫筱蝶的孩子平安降生。另外,燕王对宫筱蝶的态度,再给我探清楚一些!”

黑衣男子一怔,“燕王对宫小姐一直十分宠爱,阁主觉得有什么不对么?”

宫驭宸冷笑,“你觉得对么?燕王真的会被宫筱蝶那个蠢货迷住心魂?”

“……”那个蠢货是阁主您亲自送过去的啊。

“难道燕王在做戏?为了什么?”为了阁主的真实身份?他很怀疑宫筱蝶到底是不是真的知道。

宫驭宸悠然笑道:“本王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就算是假的…我也要将他变成真的!派个人去,教教那个蠢货到底该怎么做一个受宠爱的侧妃。”

“是,阁主。”

“至于燕王到底想要干什么…本座自然会弄清楚的。”宫驭宸望了一眼半掩的窗户,幽幽道。

“启禀阁主。”门口,一个侍卫恭声禀告道:“金陵有使者求见。”

宫驭宸眼底闪过一丝不屑,沉声道:“让他们滚蛋,本座不想见他们。以后…也不再见金陵的人!”

“是,阁主。”侍卫连忙应声道。

院外的人自然也听见了宫驭宸的声音,一个穿着寻常布衣白面无须的男子尖声道:“宫阁主这是什么意思?”

侍卫抬手挡住了他的去路,沉声道:“阁主有令,阁下请回吧。”

男子哪里受过这种冷遇,冷哼一声拂袖道:“既然如此,咱家就回了。请转告宫阁主,好自为之。”

侍卫冷漠的脸上闪过一丝杀意,还没动手房间里一道劲风传出。那转身往外走的男子连哼都没能哼一声便倒在了地上,很快一滩鲜血染红了地面。书房的们被人从里面打开,一个黑衣男子走了出来扫了一眼眼前地上的人,沉声吩咐道:“拖出去,首级送回金陵去交给萧千夜。”

“是。”侍卫沉声应道。

有些阴暗的书房里,宫驭宸慵懒的倚坐在椅子里,手中端着一杯酒悠闲的浅酌着。面具下,一双眼眸中闪烁着兴奋而阴鸷的光芒……

下雨下雨,好大的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