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女人心/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陵皇城里,看完刚刚收到的快马急报,萧千夜原本就有几分消瘦苍白的脸变得更加难看起来。手中的折子不小心跌落到跟前的御案上,沉默了片刻萧千夜才重新将1折子捡起来,有些疲惫的闭了闭眼睛平息心中的焦躁和挫败。

“陛下?”周襄见他如此就知道事情不好,连忙问道:“陛下,可是出什么事了?”

萧千夜抬眼看了他一眼,沉默了片刻方才道:“宜春侯快马加急禀告,谢笠和齐朔都死了,幽州的进十万大军也几乎全军覆没。”

闻言,御书房里好一会儿没有人开口说话。十万大军…对朝廷来说不算多却也不算少。更何况还是常年驻扎幽州的十万大军。还有谢笠和齐朔,都是最了解幽州和燕王的人,双方初次交手他们这边就损失严重。至少…如今在世人看来,开局是对他们不利的。

良久,周襄才道:“燕王大逆不道,图谋造反已成定局,陛下万不可再心慈手软犹豫不决了。”

萧千夜点头,沉声道:“这是自然。”

燕王都已经宣告天下名目张大的反对他了,无论如何他也不可能向燕王示弱了。点点头,萧千夜道:“传朕的旨意给宜春侯,不惜一切代价讨伐燕逆!无论是缺人缺粮缺钱,朕都会替他解决的!”

“是,陛下!”周襄和韩敏对视了一眼齐声道。

不说萧千夜,其实他们跟燕王的立场才是不死不休。燕王告天下书中所谓的佞幸不就是说他们么?燕王都要清君侧了,他们难道还能指望有什么谈判的余地?无论萧千夜和燕王之间最后怎么样,只要是燕王赢了最后他们都必定是难逃一死的。

告辞了萧千夜,周韩二人出了御书房,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坚定地目光。

“周兄,看来燕王当真是将你我当做眼中钉肉中刺了。”韩敏叹气道。

周襄冷笑一声道:“你我辅佐陛下,与燕王立场相悖,自然是眼中钉肉中刺。但是,燕王若是觉得自己能够赢得过整个大夏,倒是不妨试试看。先帝在天有灵,想必也不会容乱臣贼子祸乱天下的。”

韩敏点点头,“周兄说的是。不如…一起到寒舍小酌两倍?”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周襄也笑道。

“太后驾到!”身后不远处,太后带着人漫步走了过来。两人连忙上前见礼。太后神情淡淡地看了两人一眼,微微点头道:“周先生,韩先生,陛下可还在忙?”韩敏连忙道:“微臣二人刚刚出来,陛下想必正在休息。太后来探望陛下,臣等不敢耽搁太后,先请告退。”

太后当初还是太子妃的事情,性情坚定果断,即使容貌并不十分出色,却实打实是金陵贵妇中的第一人。但是成为太后之后反倒是低调了许多,身在后宫几乎从不理会外面的事情。每日里只是由皇后陪着说说话,照顾尚在襁褓中的小皇孙。不说是对朝中的贵妇宫中的嫔妃,就是对他们这些被陛下成为股肱大臣的老臣也是不假辞色。韩敏也明白太后的性情,倒也不啰嗦什么。

太后微微点头,两人连忙告辞。看着两人匆匆离去的背影,太后叹了口气转身朝御书房里走去。

萧千夜正忙着批折子,若论起勤政,萧千夜并不输给先皇。只可惜同样一件事先帝只需要用三分力就能办成,萧千夜却是就算出了十成的力也未必能够尽善尽美。于是登基还不到两年,萧千夜日日勤政,但是朝廷内外的景象却反倒不如先帝在的时候有效率。

听到太后来了,萧千夜连忙搁笔起身相迎,“母后,你怎么来了?”

太后打量着儿子有些憔悴的脸。微微叹了口气,道:“陛下看起来有些憔悴,可是这些日子累着了?”虽然当初萧纯和南宫怀逼宫的时候,他们母子之间有了些许芥蒂,但是对太后来说萧千夜到底是自己唯一的亲生儿子。只要想到这个,还有什么不能够原谅的?此时看着儿子眉宇间难掩的疲惫,太后还是关心地道。

萧千夜摇头笑道:“只是昨晚没睡好,母亲不用担心。”

太后看着他,“怎么能不担心?哀家听说你都已经好些天没回后宫了。虽然哀家一直跟你说为人君之者,不可贪图女色,但是也不可为了政事累坏了自己的身体。许多事情,须知道欲速则不达。”

萧千夜轻声道:“儿臣谨遵母后教诲。只是孩儿既承了皇祖父传下来的江山,怎么能忍心让他在孩儿的手中衰落下去?若是如此,孩儿有何面目去九泉之下见父王和皇祖父。”

太后虽然不管政事,但是朝堂上的事情她却也是听说过的。想起幽州那位当初连太子殿下都十分慎重对待的燕王,太后叹了口气,“你燕王叔那里,当真是没有转圜的余地了么?”

“母后!”萧千夜脸上的笑容微僵,不过很快又平缓了下来。深吸了一口道:“燕王早已经旗帜鲜明的公告天下,说儿子是昏君,周先生韩先生是佞臣。他说要回来清君侧,母后…你真的相信么?若是真让他清了君侧,儿子这个皇帝…会是什么下场?”

太后沉默,史书她看的也不少。不管事情的起因到底是谁的错,说燕王没有半点野心她也是不信的。自古以来,被清了君侧的皇帝还能够重新掌握大权的一个也数不出来。最后不是变成傀儡就是人头落地。

“母后…儿子不想成为燕王叔的傀儡。儿子是皇祖父亲自指定的大夏皇帝。”萧千夜眼睛通红,沉声道。

太后轻叹了口气,上前一步伸手将儿子搂进怀里,“别怕,母后会一直陪着你的。”

萧千夜点头,“母后你放心,儿子不会输给燕王的,绝对、不会!”

太后沉默,御书房里一片宁静只有偶尔响起萧千夜时而低沉时而高亢的声音。

南宫墨的伤好得很快,没几天功夫肩膀上的上就已经痊愈了。就连伤得最重的星危也好的差不多了,整个燕王府仿佛又恢复了往日的活力。不过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每个人心里仿佛都憋着一股劲儿。比起往日似乎越发的干练起来,所有人都明白,这次的幽州之围显然只是一个开始,再往后只会越发的凶险。

南宫墨悠然地挽着卫君陌的手臂在燕王府里散步,清丽的容颜上带着浅浅的笑意,一派悠然写意的模样。回到幽州城,卫公子暂时歇下了手中的事务,每天也只是专心的陪着妻子母亲,照顾一双儿女悠闲的让这几日忙的团团转的萧家三兄弟眼红不已。这两口子到底有没有一点大战在即的自觉啊。

“你每天都这些闲,真的没问题吗?”想起之前偶遇萧千炯时萧三公子那张幽怨的面孔,南宫墨忍不住有些心虚地问道。她当然明白卫君陌这么闲不是因为他真的没事干,燕王殿下可不会让这么一个能干的外甥闲着自己忙的头晕脑胀的。只是卫君陌因为自己受伤的缘故将所有的事情都推掉了罢了。而燕王殿下虽然有时候霸道到不讲道理的地步,但是对于外甥媳妇为了替自己守城而受伤这件事多少还是有些愧疚的。毕竟…南宫墨可不是卫君陌,有义务替自己舅舅守城。南宫墨更不是燕王妃和长平公主,即便是城破了她想走也没几个人拦得住。

于是,燕王府里就形成了这样一幅一部分人忙的脚不沾地,一部分人悠闲的散步赏花逗宝宝。

卫公子剑眉微挑,“有什么问题?”

南宫墨眨眨眼睛,“薛将军和陈将军那里应该已经跟宜春侯交上手了吧?就算你不用亲自上战场,后勤军需什么的总要帮帮的。”

“我不姓萧。”卫公子淡定地道:“所有的事情我都做了,还要他们几个干什么?”

南宫墨莞尔一笑,仔细想想也绝对卫君陌说的没错。燕王再怎么器重卫君陌,到底还是不能太越过了萧千炽三兄弟的。若是卫君陌什么事情都抢着干完了,让人家怎么想?显得你能耐么?

“好吧。”南宫墨也不纠结了,笑眯眯地道:“既然这样,咱们带着宝宝与翠微山住一段时间吧?正好让两个宝宝习惯一下,请母亲也一起去?”卫公子沉吟了片刻,也觉得这个建议很不错,正要点头不远处传来燕王的声音,“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呢?”

两人回头,就看到燕王和宫筱蝶一前一后从花径的另一头漫步而来。南宫墨侧首去看卫君陌挑了挑眉:你舅舅最近也很闲啊。

卫公子轻哼一声,淡定地道:“无瑕说想去翠微山小住几天,正好请母亲一起去。”

燕王冷哼一声,“你们倒是孝顺,还记得请你母亲一起?本王在幽州这么多年,倒是还不知道翠微山是何等风光让你们流连不忘呢。”

这莫不是传说中的吃醋?南宫墨一时哭笑不得。开口笑道:“舅舅若是有空的话,不如也和舅母一起去看看?”明明就是自己没空,还非要争出个输赢来不成?

倒是旁边的宫筱蝶有些不甘寂寞,笑道:“郡主说得是,王爷不如咱们也一起去看看?”

卫公子本就表情淡漠的俊脸微沉,淡淡道:“舅舅要去的话,还是请舅母一起去的好。”

众人皆是一愣,南宫墨有些奇怪地看了卫君陌一眼没有说话。卫君陌性情冷漠,素来不爱多管闲事。如今怎么管起燕王的私事来了,不过…也不排除他是在针对宫筱蝶,虽然说卫公子堂堂一个大男人这么大张旗鼓的针对一个弱女子实在是有些不好看。

宫筱蝶的反应却有些大,被人这么毫不客气地打脸拒绝,脸皮稍微薄一些的女子都受不了更何况宫筱蝶如今还有孕在身,本身也不是性格坚韧大方的女子。眼睛里泪光微闪,宫筱蝶红着眼睛幽幽道:“卫公子是对筱蝶有什么不满么?”

卫公子淡淡地瞥了她一眼,直接转身拉着南宫墨走了。

身后,宫筱蝶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王爷……”侧首看看自己身边脸色平静,垂眸不语不知道在想什么的男人,宫筱蝶含泪扯了扯他的衣袖道。

燕王抬眼看着她,微微蹙眉道:“怎么了?”

宫筱蝶含泪,有些颤抖地道:“王爷,卫公子是讨厌我么?还是…妾身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卫公子和星城郡主?”燕王抬手拍拍她的背心安抚道:“胡思乱想些什么?那小子脾气来了连本王的面子都不给,你不用理他。”

“可是……”宫筱蝶有些不依地道。

“好了。”燕王沉声道,语气比起方才又重了几分,但是看向宫筱蝶的神情却依然是温和的。宫筱蝶心中一颤,有些拿不准他到底是不是生气了,只得有些委屈地低下了头。燕王拉着她往回走,一边道:“君陌性子冷,除了无瑕和长平谁都不假辞色。你好好的养着身子别去招惹他,他也不会为难你的。”

“是…王爷。”宫筱蝶低声道,趁着燕王垂眸想事情,飞快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平心而论,燕王对她很好。大概是这辈子对她最好的人了,但是燕王的心思实在是太难猜了。她自诩容貌出色,但是即使燕王偶尔会盯着她的脸出神,她却从未在燕王的眼中看到过寻常男子该有的惊艳和痴迷。她其实并没有宫驭宸认为的那么笨,至少…一个男人是不是真的迷恋她她还是分得出来的。但是…如果燕王真的对她露出那种痴迷的神色…想起从前看到的那些男子眼底的痴迷和色欲熏心的模样,宫筱蝶心中忍不住作呕。

燕王是一个出色的王者,就连大哥也对他忌惮不已。否则也不会想方设法的在他身边安插探子细作。这样的男人…又怎么会痴迷女色?但是,就算他不痴迷她只要在所有人中他对她最好,是不是也就够了呢?

可是…燕王是真的对她好么?想起方才燕王有些漫不经心的态度,宫筱蝶又有些不确定了。抬手轻抚了一下自己依然平坦的腹部,宫筱蝶脚下顿了一顿。

“怎么了?”燕王停下脚步关心的问道。宫筱蝶轻咬着唇角,道:“王爷…我,我有些害怕。”

“怕什么?”

宫筱蝶轻声道:“孩子…咱们的孩子生下来,你会疼他么?”

燕王失笑道:“这是自然,本王的孩子本王不疼他疼谁?”

才怪,你对卫公子就比对三个儿子好得多。

宫筱蝶垂眸道:“如果宝宝将来能够跟卫公子一般的出色,王爷会不会高兴?”

燕王一愣,看了一眼眼前眼眸微垂,温顺柔弱的女子,一丝隐晦的暗芒从眼中一闪而过,“君儿确实是难得一见的出色。若是有这样一个出色的儿子,本王自然是喜欢得很。”

宫筱蝶羞怯地浅笑,“妾身一定会好好教导孩儿的。”

燕王点头,脸上的神色有些意味深长的味道,“本王等着。”

宫筱蝶却没有看到他的神色,“妾身定不会让王爷失望的。”

另一边,南宫墨拉着卫君陌快步走出了好远,回头见看不到燕王两人的身影了才忍不住问道:“卫公子,今天又是在玩儿哪一出啊。”卫公子可不是一个普通的面瘫,他是一个一刀切开里面都是黑色的面瘫。今天这样失礼的事情…卫公子是突然犯了中二病么?

卫君陌淡定地道:“没什么,就是想看看宫驭宸到底打算怎么用这颗棋子。”就算原本宫筱蝶是颗弃子,现在一旦有了身孕也会变成一颗价值不菲的棋子了。只是,棋子总要有人去动才能体现出她的价值。否则等着宫筱蝶生下孩子再养大,至少都是十多二十年后的事情了。以他对宫驭宸的了解,宫驭宸可没有那个耐心。

南宫墨笑眯眯道:“你悠着点,宫筱蝶肚子里可是有了你的小表弟还是小表妹了。气坏了怎么得了?”

卫君陌道:“放心,她若是觉得这个孩子重要,又怎么会被我气坏了?”

南宫墨耸耸肩,“好吧,卫公子觉得宫驭宸下一步会干什么?”

卫君陌凝眉,他自觉跟宫驭宸的思维不在同一个世界,所以很难想明白宫驭宸到底想要干什么。思索了片刻,方才道:“加重宫筱蝶在舅舅心目中的地位吧?”

“嗯?”

“连你我都能够看得出来,你觉得宫驭宸会不明白么?”卫君陌淡定地道,“他一开始就知道宫筱蝶骗不了舅舅。不过…即使是这样还对宫筱蝶有信心,看来问题出在那张脸上。”

“燕王元妃?”南宫墨惊讶。

卫君陌点头,“母亲说过,舅舅和元妃是少年夫妻,感情颇深。宫筱蝶紧紧是凭着一张脸就能够接近舅舅也证明了这一点。但是…现在的宫筱蝶舅舅是不会看上她的。”

“宫筱蝶的脸是假的,当初宫驭宸为什么不派一个更合适更像元妃的人来?”南宫墨问道。

卫君陌挑眉,“舅舅很清楚,元妃早就已经死了。若是真的来了一个一模一样连性情都像的,你觉得会怎么样?”

“……”南宫墨沉默片刻,“直接杀了。”燕王也不是那么好接近的,宫筱蝶那样的可以当成宠物留在身边逗着玩儿,但是太危险的人可就不一定了。危险还是扼杀在萌芽中才是最惯常的做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