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宫七,兵权的忌讳/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自己的蝶园,直到燕王有公事去了书房宫筱蝶脸上柔弱无害的笑容才渐渐淡了下来。身边的丫头见她如此便直到她脸色不好,连忙问道:“侧妃这是怎么了?可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宫筱蝶摆摆手幽幽道:“没什么事,你们下去吧。”

那丫头看看宫筱蝶,挥手让房里侍候的丫头都退下了,方才送上一杯茶水笑道:“侧妃这是怎么了?有什么不高兴的说出来奴婢们也好为侧妃分忧,侧妃这样憋在心里,若是伤了肚子里的小主子可怎么得了?”宫筱蝶一怔,低头看看自己平坦的腹部有些意动。那丫头接着道:“奴婢是侧妃的人,以后自然是一心一意的向着侧妃的。侧妃若是过不得好,咱们做奴婢的也好不到哪里去。”

宫筱蝶咬着唇角,抬手以手帕掩面幽怨地道:“你说王爷为什么对卫公子和星城郡主那么好?”

那丫头也是一愣,似乎没有想到宫筱蝶会问这种问题,想了想方才道:“卫公子是长平公主唯一的儿子,也就是燕王殿下唯一的外甥。更何况,卫公子和星城郡主能力卓越,身份超然,王爷倚重他们也是自然的。”宫筱蝶咬牙道:“就算王爷倚重他们,难道外甥比亲生儿子还要重要?王爷竟然任由卫君陌给我没脸!”

那丫头眼神微闪,沉吟了片刻方才悠悠道:“侧妃,现在在王爷心中您的地位不如卫公子和星城郡主并不奇怪,但是谁能说以后也还会如此呢?”

“你什么意思?”宫筱蝶有些警惕地盯着眼前这个看似普通,她一直都没有注意过的丫头。

那丫头轻声笑道:“侧妃忘了您的来历么?以燕王殿下的警惕,怎么可能那么容易相信你?”

“你到底是什么人?”宫筱蝶厉声道。

那丫头朝着宫筱蝶盈盈一拜,浅笑道:“奴婢宫七,见过小姐。”

“你...你是!”宫筱蝶脸色大变,指着眼前的少女道:“你是...宫,是大哥的人?你怎么会在这里?!”

“嘘。”那丫头将一根手指挡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含笑道:“自然是奉了阁主之命来相助小姐的。要知道,想要混进这燕王府可着实不容易。为此奴婢足足观察了那个丫头大半个月呢。”宫筱蝶脸色苍白,“大哥...她又想要干什么?我已经按照她说的进了燕王府了,他为什么就不能让我安安静静的自己的日子?”

叫宫七的丫头原本清秀乖巧的脸上多了一丝嘲弄的神色,“自己的日子?小姐可是忘了您能有今天的日子是谁的功劳?若不是有阁主和水阁在,小姐觉得您还能像现在这样悠闲的坐在这里么?莫说是燕王妃,就是燕王府后院那两位少夫人你也对付不了。更何况...小姐莫不是忘了,您、连您这张脸都是别人的。您敢在燕王面前露出你的真面目么?”

宫筱蝶想说自己原本的容颜比这张脸更美丽。但是她却也清楚,从一开始燕王看上的就是这张大哥不知道从哪儿找来的脸。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燕王原本并没有将她放在眼里,只是在看到她的脸的时候有一瞬间的怔愣,然后就直接下决定将她带回了燕王府。

“你......”

宫七笑得温柔,“小姐不用害怕,阁主是您的兄长总不会害你就是了。只要你乖乖听话,自然能够得到您想要的一切。”

宫筱蝶趴在跟前的桌上,含恨道:“他害我还害得不够么?如果不是他害死了义父...我又怎么会......”

宫七眼底闪过一丝冷意,脸上的笑容却更加甜美起来,“小姐,阁主才是你唯一的亲人。你还是好好想想吧,是听从阁主的吩咐,还是真的要自己一个人面对一切。你说的没错,燕王现在有八成的可能根本就不喜欢你。你说...他为什么对你这么好?”

宫筱蝶的脸色越发的苍白的起来,宫七怜惜的轻拍着她的背心笑道:“小姐不用怕,您现在有了燕王的子嗣自然就不一样了。燕王的三个儿子,长子和三子都不堪大用,二公子虽然有几分心机,可惜却娶了朱初喻那个女人。只要您顺利生下一位小公子,奴婢自然有办法让燕王将你放进心里的。”

“当真?”宫筱蝶有些怀疑地道。

宫七笑道:“小姐就算怀疑奴婢,也不能怀疑阁主的能力不是么?你什么时候看到过有阁主办不到事情?燕王再厉害,也只是个男人而已。只是,小姐要做的确是要好好约束自己的脾气,性子也要改一改才好。”宫筱蝶垂眸,似乎在思量着什么,良久方才道:“好,我听你的。”

宫七满意地点头笑道:“这才对,小姐尽管放心奴婢一定会竭尽全力助你成为燕王殿下最爱的女子的。”

宫筱蝶定定地望着宫七半晌,方才点头道:“好。”

“那就好,这是奴婢亲自做好的补汤,小姐快喝了吧。现在最重要的便是肚子里的孩子了,只要有这个孩子,燕王殿下自然会慢慢将你看在眼里的。”宫七轻声笑道,“至于卫公子和星城郡主,暂时还是不要跟他们争锋的好。卫公子身份超然,燕王殿下倚重他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燕王殿下倚重卫公子总比倚重三位萧姓的公子要好吧?”

宫筱蝶接过补汤沉默的点了点头,算是将宫七的话听进去了。

另一边院子里,长风公子毫无形象的蹲在地上眼巴巴地望着摇篮里两个睡得正香的小宝宝流口水。若是让军中将士看见他这副德行只怕要掉落一地的下巴:这就是号称卫公子身边最得力的左右手之一?开玩笑吧?

“卫君陌,这两个小宝贝长得比你小时候可爱多了。”长风公子殷切地望着卫公子感叹道。卫公子剑眉微挑,那又如何?

卫公子的相貌已经很够用了,完全不在意自己的儿子是不是长得比自己更...可爱?更何况,他和无瑕的孩子,长得好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最后...

“咳咳,长风公子,你见过君陌小时候的模样?”南宫墨坐在一边,有些好奇地问道。

“咳咳!”长风公子咳嗽连连,一不小心就吹大了,他跟卫君陌年纪差不多大,就算这么小的时候他们见过,他肯定也不记得到底长什么模样了。南宫墨不解地看着被咳得脸都红了的长风公子,她只是随口一问,这种问题需要这么激动么?

坐在旁边的秦梓煦南宫绪等人也只是安然地看着长风公子窘迫的模样,丝毫没有帮忙解围的意思。蔺长风只得连忙笑道:“咦?小宝贝醒了?这是小夭夭还是小安安?快来,给干爹抱抱。”

干爹?长风公子你这么自发自动,别人同意了么?

至少,小宝宝显然是不同意了。刚被抱起来就丝毫不给面子的哇哇大哭起来。

“走开。”卫君陌上前一步,从他手里一把抱过小宝宝,顺手把长风公子给扔了出去。小宝宝到了爹爹的怀里,呜咽了两声很快就止住了哭泣。大眼睛眨了几下又慢慢的合上了。长风公子悲愤的跑回来正要跟他理论,就看到卫君陌一副娴熟的模样抱着小宝宝轻轻的拍着,刚刚在自己怀里还哭泣不休的小宝贝此时正安安静静的躺在卫公子的怀里,乖巧的像个白玉娃娃。

喀嚓一声合上自己被惊掉了的下巴,蔺长风指着卫君陌的手指都在颤抖,“你...你、你真的是卫君陌?”

卫公子给了他一个看白痴的眼神。长风公子只得信了,只是不可思议的摸着下巴围着卫公子转了几圈,“卫君陌,你居然抱孩子抱得这么熟练?难不成悄悄练过?这小宝贝居然不怕你,真是胆识过人啊,不愧是你和墨姑娘生的哈。”

其实除了那一身冷肃逼人的气势,卫公子看上去还是很赏心悦目的。绝对不至于到人见人怕的地步,至于没有多少分辨能力的小婴儿,就更不可能怕他了。对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婴儿放杀气,那是蔺长风那种脑袋才能干得出来的事情。

南宫墨笑道:“长风公子这么喜欢孩子,怎么不赶快成亲好生一个。”蔺长风跟卫君陌同岁,这个年纪除了特立独行的弦歌公子和皈依佛门的念远大师,如今也只有长风公子还是孤家寡人了。唔,简秋阳星危他们不能算,不过...他们的婚事也该操心了。既然都不当杀手了,自然就要结婚生子过寻常人的人生了。

蔺长风幽怨地叹气,“不是本公子不想成婚,而是...这世上,配得上本公子的姑娘都已经名花有主了啊。没主的姑娘,本公子又看不上。”

话音未落,旁边一个有些阴恻恻地声音响起,“长风公子尽管放心,舍妹绝不敢劳长风公子青眼垂爱的。”

长风公子回头,望着正对着自己冷笑的秦大公子干笑。呵呵,一不小心忘了...这里还有一个妹控,还是一个刚好有妹妹待字闺中的妹控。简秋阳忍不住抚额,跟长风公子共事的时间越长就越是了解此人在公事以外的地方是何等的脱线。当年他们居然会认为这位长风公子是紫霄殿殿主之下第一人。每每想到此处,简秋阳都很想去求见弦歌公子请他帮忙看看自己的眼睛。“长风公子,咱们还有正事要禀告。”简秋阳沉声道。

蔺长风当然知道简秋阳这是在替自己解围,投过去一个感激的眼神,果然还是紫霄殿的同僚靠谱啊。

坐起身来,长风公子脸上戏谑的神色一敛,俊美的脸上顿时多了几分正气凛然,“君陌,现在你手中的兵马打算怎么办?”

卫君陌微微蹙眉,“怎么了?”这些日子军中的事情都是交给蔺长风和简秋阳处理的。虽然蔺长风此人嫉妒不靠谱,但是正事上面却从来没有出过什么乱子。蔺长风凝眉道:“燕王殿下虽然提拔你为中军副统领,但是朱将军如今远在边关,等于你就是整个中军统领了。十几万大军都在你手上就不说了,而且如今驻守幽州城的兵马全都是你的人,你觉得妥当么?”

蔺长风刚说完,南宫绪也点头道:“长风公子所虑确实有理。”南宫绪可不是只会打仗的莽夫,他还是能够空手套白狼坑了南宫怀的人。对于许多权谋算计的事情自然也不弱于人。

“短时间内倒是没什么,毕竟你才刚刚掌握幽州卫。但是时间久了只怕是不妥,燕王殿下信任你一回事,下面的人会怎么想是另一回事。”就算燕王信任卫君陌,甚至燕王府的三位公子都信任卫君陌,难道外面的人就不会胡思乱想了么?想得多了,说的人多了没事也会生出事来。更何况,这世上真的会有永远也不会改变的信任么?虽然现在说这些有些让人觉得是在泼冷水,但是很多事情明明可以避免又何必非要等到发生了的时候再懊悔?

卫君陌冷峻的脸上也多了几分深思侧首看向秦梓点头煦。秦梓煦含笑点头道:“长风公子和南宫公子言之有理。不过长风公子会突然提出这件事情,想必也不是一时想起吧?”

众人看向蔺长风,蔺长风轻叹了口气扭头去看简秋阳。简秋阳道:“这几日军中就有人在传言,比起三位公子,燕王殿下更器重信任公子。如今三位公子手中尚且没有一兵一卒,公子就已经掌握了幽州卫三分之一的兵马了。另外,还有人说在燕王殿下心中三位公子不仅不如卫公子,就连星城郡主都不如。无论是府中还是幽州有什么事,就算卫公子没空燕王殿下先想起的都不是燕王府三位公子或者少夫人而是星城郡主。所以......”

南宫墨凝眉,冷笑一声道:“现在这才哪到哪儿,就已经有这么些流言了。如果真的...那还得了?!”

“无瑕。”卫君陌伸手握住她的手,轻声道:“不用担心。”

被他握住手,南宫墨心中的怒气顿时消散了大半。脑子里也冷静了许多,挑眉道:“怎么这么巧,正好这个时候传出这样的话来?该不会是...金陵那边的手笔吧?”

蔺长风笑眯眯道:“虽不中亦不远矣。但是,就算咱们知道是谁在暗中捣鬼也没用,只要燕王殿下继续这样重用君陌,终有一天...这些事情是会发生的,现在只是提前了一点而已。毕竟,那三位公子也不都是泥人,让君陌这么压着他们,一天两天没事,三年五载也能没事么?”更何况,如果燕王败了也就罢了,如果燕王将来真的君临天下,嘿嘿...这乱子还没真正开始呢。

卫君陌垂眸思索了片刻,道:“我知道了,回头找个机会将兵权还回去。之前也是权宜之计罢了。”

“燕王只怕不会让你这么容易还回去。”蔺长风不怎么看好他的打算。不得不说,燕王对卫君陌是真的好,好得让长风公子许多时候都忍不住哀叹自己怎么就没有一个燕王这样的舅舅呢?哪怕他的权势能力不如燕王呢。燕王现在是真的希望卫君陌能够执掌幽州卫兵权,希望自己的外甥能够建功立业在幽州说得上话来。这个时候你去还兵权,那不是将燕王的一片长辈慈爱之心直接往人脸上扔么?燕王能高兴才怪。

卫君陌淡定地道:“我心中有数。”

“蔺长风点头,“那就好,我......”

“启禀公子,郡主,王爷有请两位去书房议事。”门外,侍卫沉声禀告道。

长风公子挑眉,“好吧,咱们有事回头再说,你和墨姑娘看去见燕王吧。本公子要陪陪两个小宝贝儿,在战场上呆久了,看到两个小宝贝本公子的心都要化了了。”说着长风公子就直接无视了两个小宝贝的父母,直接扑到了摇篮边。南宫墨无语的摇摇头,拉着卫君陌起身往外走了。至于身后传来的长风公子各种毫无下限的逗弄小宝宝的声音,随他去了。两人携手走到燕王书房门外的时候正巧遇上了同样过来的念远。念远大师一身白衣如雪,依然飘逸出尘的仿佛佛祖身边不染凡尘的佛子。

许久不见这个有些神出鬼没的和尚,南宫墨很是和善地向念远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念远大师微笑合十行礼,“卫公子,星城郡主。”

“大师也来见舅舅?”南宫墨含笑问道。

“正是,郡主喜得一双麟儿,小僧尚未亲自道贺。这对佛珠,就当是小僧的贺礼吧?”念远取出两串佛珠递过去,南宫墨倒是没看出这是什么材质,不过能让念远拿出来送礼的想必就不是凡物。正要说话,却见卫君陌伸手将佛珠接了过来,淡然道:“多谢大师。”

念远笑道:“卫公子客气了,有空小僧也想去看看两个孩子,不知是否叨扰?”

南宫墨笑道:“大师客气了,两个孩子能得大师青眼,实在是三生有幸。”

“那就说定了。”念远道:“王爷还在等着,两位先请?”

“大师请。”南宫墨笑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