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心在滴血的小摊主/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无论是孩子还是军中的事务,都有人分担。南宫墨两人也就轻轻松松地包袱款款离开幽州往隰州方向去了。跟着两人一道的还有伤才刚刚养好的星危和柳寒以及一干在暗地里跟随的侍卫。

宁王的封地在幽州以西,自古便是贫瘠荒凉的蛮夷之地。与北元接壤的地方虽然地势崎岖,但是再往西北却又与回鹘各部为邻,为了震慑各部落,隰州自然也是重兵防守,兵力战力丝毫不弱于幽州。距离南宫墨上一次出门已经是好几个月以前的事情了。所以这次去隰州虽然带着重要的任务,南宫墨还是觉得十分愉快。

一行四人并不着急,离开幽州之后骑着马不快不慢地往隰州的方向而去。一路上悠闲地不像是要去当说客说服宁王而是出门踏青游山玩水的。看得连柳寒都有些着急了,忍不住问道:“郡主,咱们走这么慢,真的没问题么?”

南宫墨不解,“有什么问题?”

柳寒摸摸鼻子,“咱们不是去找宁王的么?”

南宫墨笑眯眯道:“宁王在隰州又不会跑掉。”

可是宁王有可能被萧千夜说动,在他们还没赶到隰州的时候就出兵了啊。

南宫墨笑道:“放心吧,宁王若是那么冲动,他就不可能年纪轻轻镇守隰州这么多年了。燕王府不跟萧千夜打上几仗,他怎么判断到底该把注押到谁身上才合适?”

柳寒有些似懂非懂,却还是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既然公子和郡主心里都有数,她们做属下的就不必刨根问底了。

南宫墨回过头看向卫君陌,问道:“你说,萧千夜的人能不能说服宁王?”

卫公子沉吟了片刻,微微摇头。南宫墨摸着下巴,笑眯眯地道:“我倒是很好奇,萧千夜会开出什么样的价码给宁王呢。”

“无论什么价码,他都不会兑现的。”卫君陌淡定地道。

“就像你忽悠瓦剌部一样么?”南宫墨笑问。

“不是忽悠,是交易。”卫公子一脸沉静地道,半点也没有心虚的模样。

“好吧,交易。”南宫墨耸耸肩,虽然不知道这个交易什么时候才能兑现。反正背后狠狠地捅了北元一刀的瓦剌各部短时间内绝对不可能再跟北元重归于好了,除了跟着燕王府还能怎么办?被某人坑了一道的瓦剌部首领现在只怕是在心里骂娘了。

“天色不早了,咱们在前面住一晚上。明天再赶路吧?”南宫墨看了看远处,已经隐隐可见的一座城池笑道。

柳寒抬眼眺望,道:“郡主,前面应该是安夏城,是隰州和幽州边界上的一座大城。到了安夏城,咱们就已经进入宁王的封地了。”

卫君陌看看南宫墨,点头道:“也好。”

安夏城只是一座县城,不过因为地处幽州和隰州的交界处,又是隰州北路前往金陵的必经之地,倒是十分的繁华热闹。南宫墨一行人进城的时候正是傍晚时分,街道上却依然人来人往十分喧闹。看四人漫步而行,一路上倒是引得不少人侧目而视。虽然四人装扮并不如何惹眼,但是相貌气势却绝非一般人能比得上的。北地人本就大多生的男子高大粗犷,女子高挑明丽,这四人明显都是南方人的模样不说,为首的一男一女男子俊美无俦女子美貌绝伦,想要不引人注目都难。

不过即使如此,却没有多少人敢上前来搭讪。不说卫公子那冷漠森然的气势。就是跟在身后的星危和柳寒一个抱剑一个把玩着腰间的短刀的模样也知道不是好惹的。再如何色迷心窍的人也只得暗暗的看着流口水,毕竟…没有什么比性命更重要不是么?

“公子,夫人,我们已经在前面悦宾楼订好了房间。这就过去么?”柳寒低声问道。客栈自然是走在他们前面的侍卫提前打点好的。南宫墨含笑扫了一眼周围的行人自以为隐晦的目光,点头笑道:“也好。”

紫霄殿侍卫选择的地方自然是城中最好的。南宫墨和卫君陌虽然都不是吃不了苦的人,但是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自然能享受的舒服一点的更好了。一进门,掌柜就亲自迎了上来,“四位客官,里面请。不知四位是……”

柳寒随手将手中的一块牌子扔给掌柜道:“先准备一些饭菜,挑你们最拿手的做。”掌柜一看牌子,立刻笑得更加殷勤了,“原来是卫公子和夫人,四位订的房间小的早就让人收拾好了。四位楼上请,小的这就吩咐厨房准备饭菜。”悦宾楼是安夏最好的客栈,客栈里的房间却也是有高下之分的。一天前就有一位公子过来订下了悦宾楼三间最好的厢房,外加包下了后院一整个院子。只是这一笔收入,就足够悦宾楼平日里半个月的利润了。再看着前面两位的相貌气质,显然不是什么寻常出身能有的,只怕是不知道哪里来的贵人了。

掌柜话音刚落,立刻就有小二归来殷勤的引四人上楼,又上了茶水方才告退。

坐在二楼上,南宫墨有些慵懒地靠着卫君陌坐着。好久不动弹了,骑了大半天的马还是有些累了。

卫君陌伸手,倒了一杯温茶放到她手中。感受着茶杯上传来的淡淡的温暖嫣然一笑,“这安夏倒是个不错的地方,看起来比幽州漂亮多了。”幽州靠近关外,即使是春夏也总是多了那么几分粗犷和肃杀,倒是安夏这座小小的县城,一路走来有小桥流水,垂杨高楼,颇有几分江南水乡之秀美。

卫君陌轻声道:“喜欢就多留几天。安夏附近是隰州最好的地方,素来有塞上江南之誉。”

柳寒抬头看了看两人,识趣地低下头继续喝茶:话说,两位还记得你们是来隰州干什么的么?

南宫墨眼睛微亮,悠悠笑道:“好呀。”

很快,掌柜便将饭菜送了上来。听到四人…其实是南宫墨和柳寒正在讨论去哪儿玩儿,便笑道:“四位来的巧了,这两天正好是咱们安夏的花神节。四位若是不赶时间,不妨多留两日?”

“花神节?”南宫墨扬眉,“花神节一般不是在二月么?”江南一带花神节大都是在二月十二,也有一些地方有些许不一样,但是大多也是在二月上中旬。现在都已经六月了,还过哪门子的花神节。掌柜笑道:“夫人有所不知,咱们安夏与别的地方不同。咱们安夏城供奉的是荷花娘娘。”

“这是为何?”北方不比江南水乡,荷花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少见的。

掌柜略带一些自得地笑道:“咱们安夏自古以来都是地灵人杰,与北方旁的地方截然不同。安夏县城中有大小河道九条,还有不少湖泊风景秀美不说夏天从未有过干旱。城外二三里出还有一处极大的湖,湖中有许多荷花,比起那些所谓的江南水乡分毫不差。那碧水湖从古至今从未干枯过,也让咱们这些百姓受惠不少。因此安夏百姓都十分喜欢荷花,认为咱们安夏城是有莲花仙子庇护的。”

南宫墨点头道:“如此说来,确实是个好地方了。”

“这是自然。”掌柜笑道:“小的一辈子没出过安夏,却从来不想离开。别的地方哪儿有咱们安夏这么许多好处?”

南宫墨侧首对卫君陌笑道:“咱们留下玩儿几天?”

卫君陌自然不会反对,“听你的。”

掌柜笑道:“公子和夫人有此雅兴,明日正午便可前往碧水湖参加花神娘娘祭典。每年这几天,湖边都十分热闹,还有许多各地的商人专程前来将一些稀罕的货物带过来贩卖呢。”南宫墨笑道:“掌柜的生意出如此兴隆,想必也是因为这花神节?”

掌柜满面笑容点头称是。悦宾楼的价格比寻常客栈贵了足足两三倍,这个时节却依然宾客络绎不绝,整个二楼上几乎都坐满了。确实是得益于这每年一度的花神节。掌柜的十分有分寸,说了几句并告知今晚城中还有灯会不妨去看看,就告退了。

南宫墨看着掌柜下楼,含笑道:“这位掌柜倒是个人物,难怪这悦宾楼能够成为安夏第一的客栈了。”

柳寒点头,这位掌柜确实是能言善道,而且不会让人觉得厌烦更不会觉得他话太多了。显然很懂得掌握分寸。开客栈酒楼的,大抵都是有些看人的眼光的。但是这位掌柜显然更胜一筹。

“待在这么一个小地方,倒是屈才了。”南宫墨笑叹道。

“那掌柜说的灯会,咱们去么?”柳寒问道。

南宫墨微笑道:“自然是要去的。”

灯会自然是在晚上举行,天色渐渐暗下来的时候隔着悦宾楼只有一条街的街道上便亮起了一盏盏的彩灯。整条街的彩灯一直蔓延到了城门口,就连城楼上都挂上了五彩缤纷形状各异的花灯。城中的姑娘也不再如往日一般在闺阁中待着,纷纷打扮的漂漂亮亮三五成群或与姐妹家人或与好友闺蜜结伴上街来了。

南宫墨穿着一身浅蓝色的衣衫,一头乌黑的秀发随意挽着一个小髻,发髻间簪着两支缠枝莲花流苏银钗,细细的流苏在耳边耳边的发丝上轻轻晃动,平添了几分俏丽,让人全然看不出来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一只手拉着卫君陌一只手提着一盏应景的荷花灯,两人轻巧地穿梭在人流中。

“你们跟着我们做什么?”走了一段,南宫墨回头看到身后三步之外依然如影随形的跟着自己的两个人无奈地道。

星危抱剑不语,柳寒一脸不解,“不然我们要做什么?”他们本来就是跟着公子和郡主出来的,不跟着主子要干什么?

南宫墨叹气,指了指周围轻松悠然的人群,道:“他们干什么你们就干什么啊。咱们留在安夏不就是为了玩儿的么?你们跟着我们玩什么?快走快走,别跟着了。”

“可是……”

“没有可是,不准跟着!”南宫墨没好气地道,伸手拉起卫君陌飞快地朝着人群里钻去。

柳寒习惯性地就想要拔腿追上去,却不想还没迈出步子就对上了前面卫公子转过身里冷冽的眼神。于是,这只腿就再也迈不出去了,只得眼睁睁地看着两人消失在人海里。被抛下的两人面面相觑,良久柳寒方才问道:“咱们怎么办?”

星危沉默地看了柳寒一眼,身形一闪也飞快地消失在了人群中。

被独自丢下的柳寒难得的俏脸扭曲了:难道你以为本姑娘会请你一起逛灯会么?本姑娘对年纪小的小弟弟没有兴趣好不好?

既然主子不需要她了,同伴也嫌弃地抛下她跑了,柳寒姑娘决定自己一个人逛灯会也是别有一番趣味的。

南宫墨拉着卫君陌快步在人群中往前走着,跟在身边的男子虽然被她拉着走却总是习惯的替她挡开了周围的人。一对俊男美女走在灯会中总是很容易引人注目的。路过的男子都纷纷羡慕起卫公子有如此绝色佳人相伴,而姑娘则更加羡慕南宫墨有这样一个俊美无俦的男子充当护花使者。

“咦,去那看看。”

拉着卫公子来到一个小摊子面前,南宫墨笑眯眯地看着某人,“玩过么?”

很简单也很寻常的游戏,用小竹圈套东西,套到什么都归自己。虽然很简单,寻常百姓看来也很常见,但是南宫墨觉得卫公子肯定没玩过。

果然,卫君陌挑眉疑惑地看着她。

摊主见两人相貌不凡,立刻知道是有大鱼来了。连忙笑着迎上来笑道:“这位公子小姐,公子,来套一件礼物送给姑娘吧。五文钱一个,买十个送两个。”

卫君陌扫了一眼地上摆着的奖品,剑眉微皱,“你喜欢?”很显然,以卫公子的眼光是看不上这些东西的。地上的奖品大多数都是一些制作的十分简陋的珠花饰品之类的,摆在最远处那个大概最贵的手镯最多也不到五两银子。卫公子才舍不得让无瑕戴这样粗陋的东西。

“喜不喜欢不重要,出来就是为了玩儿的么。”

“对对对,这位姑娘说得对。”摊主连声符合道,所以说他最喜欢这些富家公子哥儿千金小姐了,几文钱对他们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不过是逗个乐子罢了。但是对他来说多来几个这样的顾客他就能赚不少钱了啊。“公子瞧,这手镯多精致,多漂亮。这可是要一百两才能买到的。”

南宫墨抽了抽嘴角:那玩意儿一百两她能买一打。不过……看看旁边几个公子哥儿扔了一大推都没能投中,急吼吼地还要再来的模样,南宫墨直接抛出了一块碎银子。摊主顿时笑眯了眼,乐颠颠的称了称银子,刚好一钱。南宫墨道:“全部要。”

“是,姑娘。给你。”摊主高兴的数了圈儿递过去,还特意多送了几个。

南宫墨接过圈子拿了一个在手里掂了掂,然后对着一朵珠花抛了过去。

“咦?偏了唉。”竹圈儿在地上弹了一下落到了一边的空地上。卫君陌挑眉,这种程度的东西擅长暗器的南宫墨绝对不可能投不中的。见南宫墨将竹圈儿递过来,卫公子接过来抬手就要往最远处那个手镯抛过去。却被南宫墨一把拉住了,“别作弊啊。”

卫公子挑眉,“要哪个?”

南宫墨笑容可掬地点了最好看的那几个,“这个,这个,还有那个。”

卫公子随手一抛,跳远了。

再抛,又跳了。

再抛,只压到一半不算。

摊主高兴地看着两人,这两位一看就是没玩过啊。旁边的人见这位容貌俊美的青衣公子面无表情的一个一个的接着抛圈儿的模样十分有趣,都跟着停下来围观起来。

再抛,摊主脸上的笑容还没来得及完全展开就愣住了。竹圈儿在冷硬的地面上竟然丝毫没有动弹的正巧落在了一个珍珠串成的珠花上。

摊主的脸顿时纠结起来了,那虽然不是最贵的,却也值半两银子啊。这…难道真的运气这么好?瞎猫碰到了死耗子?

套中了一个,卫公子脸上的表情缓和了一些。仿佛来了兴致,手起手落,又一件饰品被套中。

再抛,又中了。

围观的群众纷纷叫好,这摊子上的东西十分精美好看,就算不贵许多姑娘们也很喜欢。但是真心难套,每个圈子都比奖品大不了多少不少,竹圈儿扔到地上一不小心就会弹起来。许多人玩儿了大半天也是毫无收获。带着妻子,未婚妻,妹妹之类的一起来的公子们更是郁闷了,总不能让姑娘们失望不是?身为男子汉的面子也容不得他们空手而归啊。

摊主这会儿心已经在滴血了,只看地上空出来多少空位置就知道摊主的心理阴影面积有多大。

南宫墨心情愉快地抱着一堆在她们看来十分廉价粗陋的东西站在卫君陌身边,只见卫公子握住最后三个环,随手一抛。众人惊呼,三个竹圈儿居然全部落到了那个只比竹圈儿小一点点的手镯上。

“好厉害!”

这会儿摊主哪里还能不知道自己这是遇到高手了,哭丧着脸恋恋不舍地将镯子取过来送到南宫墨跟前,“公子,姑娘……”

南宫墨没有接东西,侧首笑看着卫公子问道:“还玩么?”

“……”求放过,求不玩。

卫君陌看南宫墨,“还想要什么?”

南宫墨似笑非笑地看着摊主,摊主可怜巴巴地望着南宫墨。

南宫墨只得惋惜地叹气,“算了,不玩儿了。不过…你真的没有…嗯哼?”

卫公子淡然,“我从不作弊。”

“当真?”

“我从不骗人。”从不骗你。

“……”这句话本身就是在骗人好吗?

继续坐在候车室里码字发文,我觉得今天手机大概不会坑我。么么哒。

呼呼(~o~)zZ,还是被坑了,段落总是分不出来。求助编编没回。不过我觉得这次应该没问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