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没兴趣当黑寡妇/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位……”小摊主殷切地望着显然是能做主的南宫墨,他对眼前的两个人是打情骂俏还是打哑谜一点兴趣也没有了。他只想知道这两个瘟神到底什么时候走?这一刻,小摊主对眼前这个美若天仙的绝色佳人充满了怨念。他只是一个做小本生意的人,这两位贵人为什么要跟他过不去啊。

南宫墨从那一大堆奖品中挑了一个小巧的可以绑在手腕上的链子,然后将剩下的东西全部还到了摊主手里。看着那小摊主仿佛抱着一堆宝贝一般傻愣愣的表情,南宫墨笑道:“你回头还是把竹圈儿放大一点吧。弄得太难了,小心再招来几个高手哦。”

基本上,如果不靠武功作弊她和卫君陌一次套不中的东西,寻常人大概套个十次八次也是套不中的。这摊主倒是聪明,套一次竹圈儿才五文钱就算是对寻常百姓家也不算贵,但是如果投中了的话能得到的至少是两三百文的东西。自然引得许多百姓过来一试运气,却不知道,这根本就不是运气能够解决的问题,没有一定的技巧就算耗尽手中的银钱也未必能够套得中。更有许多公子哥儿,则是被激起了不服输的性子,自然更加不在乎那百十文小钱了。

小摊主沮丧地点点头,“姑娘教训得是,小的以后一定不这样了。”

南宫墨点点头,心情愉悦地拉着卫君陌去前面的摊子玩儿别的游戏了。

“很高兴?”卫公子侧首看着走在自己身边的南宫墨,深邃的紫眸中有些淡淡的不解。即便是两人已经成婚近两年了,但是显然他还是不能够完全的了解无瑕。这样毫无意义,更类似于纯粹的找茬的事情为什么会让无瑕这么高兴?在看看南宫墨已经绑在手腕上的链子,只是用普通的丝线编成的,上面串着几颗彩色的珠子罢了。算不上精致,不过胜在朴素新奇。

南宫墨无奈,“你没逛过灯会?”

卫公子摇头,他确实是没有逛过灯会。认识无瑕之前自然是没有那个心思也没有人需要他陪着一起逛。认识无瑕之后似乎也一直没有时间的样子。南宫墨回头站住,伸手捏住他冷峻的容颜往两边轻轻拉开笑道:“出来玩儿就要有出来玩儿的样子,不管好不好玩儿都可以试试看啊。不然,别人都玩的兴致勃勃,咱们却傻乎乎地在街上走着,看起来多傻啊。”

卫君陌沉吟了片刻,终于点头道:“你说得对。”

“我说的自然是对的。那么下面咱们……”

卫公子主动拉起她的手朝着不远处的一个猜灯谜的摊子走去,“既然来了,就都看看吧。”

卫公子偶尔发作玩性让南宫墨十分开怀,但是整条街上的小商贩们就惨了。即使是玩儿,卫公子的效率也是一贯的高,只要是他们停留之处,无一不是哀鸿遍野,老板们欲哭无泪。于是整个街上的人们就看到一个长得俊美无俦的年轻公子拉着一个同样美貌绝伦的蓝衣女子,面无表情的彩灯谜,射箭,打沙包等等等等,赢得的奖品都足够将两人给埋了。许多好事者,干脆自己不玩儿了,就专心的跟着两人显然是想要看看两人是不是真的打遍整条街无敌手。

幸好南宫墨还有些分寸,每次玩尽兴了之后也只会挑一件奖品然后将别的东西都还给老板。因此这些老板们虽然没赚到钱,倒也不会亏损的想要去跳碧水湖的程度。若不是如此,后面的老板们听到他们过来的消息只怕就早早的遁了,他们也就没得玩儿了。

南宫墨抱着一堆东西站在街角处观察着人来人往的人群,不远处的街边上一大群人正排着队在买东西。南宫墨笑眯眯地看着同样站在队列中间面无表情的卫公子偷笑。这家店卖的据说是安夏城最好吃的小吃,平时价钱不低也只有这两天卖的十分便宜,来逛灯会的人们自然免不了也买一份来过一过嘴瘾。南宫墨虽然不是好吃之人,却也毫不客气地指使卫公子过去排队了。

正笑着,南宫墨敏锐的察觉到一道目光落在了她身上。这条街上来来往往打量她的人并不少,但是南宫墨依然能够分辨出这道目光跟旁人的不同。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敌意,但是却也不只是单纯的因为她的容貌而惊艳的样子。

回头望去,不远处的街对面二楼窗口,坐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容貌并不如卫君陌弦歌蔺长风甚至是念远那般出尘俊美,一双眼睛倒是显得格外的明亮深邃,带着几分玩世不恭的慵懒意味。见南宫墨抬头望过来,男子也朝着她举杯示意。

南宫墨微微蹙眉,很快便将目光移开了。因为她看到就在男子窗口的下方,一个人影朝她这边看了一眼,然后飞快地回头离去片刻间便消失在了街角。

南宫墨挑眉,想了想便抬步跟了上去。

对方走的似乎并不快,南宫墨追过一条街就看到了那人的身影。那人刻意避开了人多的地方,专捡小街小巷往前走。渐渐地一前一后两个人都离开了喧闹的大街,眼看这就要出城了那男子却停了下来。

“星城郡主,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见?躲躲藏藏想必也不是郡主的风格。”

身后寂然无声,男子转过身来看向来路,眼底闪过一丝疑惑。

“郡主是不敢出来了么?既然如此,何必跟着在下?”话语中似乎带着几分轻蔑和挑衅之意。

“不是你…希望我跟上来的么?”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男子一惊猛然回头果然看到南宫墨就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小巷口,靠着墙壁含笑望着他。男子眼眸一闪,很快又镇定了下来扬眉笑道:“星城郡主果然名不虚传。”

南宫墨漫不经心,“你专程引我过来,不会就是想要说这些废话的吧?”

男子深吸了一口起,道:“在下当朝从三品兵部侍郎韩应安。”

“哦。”南宫墨点点头,没什么表示。

叫韩应安的男子眼底闪过一丝怒气,却还是忍住了怒火道:“在下前来,确实是找郡主有事相商。”

南宫墨惊讶,“我怎么不知道,萧千夜跟我能有什么事情相商的?”

韩应安只当没听见她直呼皇帝性命的不敬之语,道:“燕王图谋造反,必定为天下所不容。郡主是聪明人,应该知道什么才是正确的选择才是。陛下派在下来的时候说了,只要郡主弃暗投明…条件郡主尽管开便是。”

“咦?萧千夜这次倒是大方。”南宫墨惊叹,“不过,不久前有人告诉人,这世上最不能相信的就是帝王的承诺了。韩大人,你怎么看?”韩应安冷哼一声,脸色有些沉,“陛下金口玉言,岂会失信于人?郡主这么说未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南宫墨浑不在意,“古人云: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韩应安顿时被噎的说不出话来,好半晌才算反应过来了,深吸了一口气道:“郡主果然口齿伶俐,下官佩服。”

“好说。”南宫墨淡笑道:“韩大人还是快些说说你到底所为何来,再等等说不定你就没机会说了了。”

韩应安拱手,正色道:“下官所言句句属实,只要郡主能够弃暗投明,莫说是郡主的身份就算是公主陛下也给得起。”

南宫墨默默地翻了个白眼,“韩大人还是说说萧千夜想要我干什么吧?总不至于只需要我说一句弃暗投明吧?”韩应安以为她心动了,不由得松了口气同时眉宇间却也多了几分轻视,笑道:“很简单,只要郡主设法…杀了卫君陌…。”

南宫墨只能庆幸自己没有在吃东西喝水,否则的话只怕就要直接一口喷出来了。一脸诡异地打量着眼前的男子半晌,南宫墨才道:“萧千夜没病吧?让我去杀君陌?”

“郡主,卫君陌对你十分信任,只要你愿意自然能够找到下手的时机。”

南宫墨抚额,面无表情地道:“你们是不是忘了,卫君陌是我丈夫。是我儿子女儿的父亲。”

韩应安一脸理所当然,“大义灭亲,郡主将来一定会流芳后世的。”

“谢谢,我没兴趣当黑寡妇。”

韩应安脸色微沉,“郡主不愿意?郡主就算不为自己考虑,难道也不为你的家人考虑么?”

“家人?”南宫墨挑眉。

韩应安道:“郡主大概还不知道,前楚国公南宫怀,如今还在大牢里。还有南宫家二小姐如今也依然还在宫中,还有南宫二公子…难道郡主都不管他们他们的死活了?”

“南宫怀还没死?!”南宫墨惊讶,以萧千夜的度量,能将南宫怀留到现在?她以为南宫怀早就已经被萧千夜给弄死了才对。

“郡主!”韩应安变色,目光冷厉地瞪着南宫墨,“就算南宫怀不忠不义,却依然是郡主的亲生父亲。别人唾弃辱骂南宫怀可以,郡主身为人子,岂能如此不孝?!”南宫墨摸摸下巴,笑眯眯道:“哦?韩大人就当本郡主大义灭亲好了。”

几个回合的交锋没占到丝毫便宜反倒是被气得不轻,韩应安也知道南宫墨并不是能够以常理来推度的女子,咬了咬牙当没听见她的话,继续方才地话题,“郡主难道真的不管自己父兄的死活了么?”

南宫墨淡然道:“生死有命,谁又能管得了谁?韩大人…应该很久不在金陵了吧?难道你来之前就没有问问别人我跟南宫家的人关系到底怎么样?比如说…韩敏老大人?”

韩应安有些惊讶地看向眼前的女子,南宫墨笑道:“韩大人不必惊讶,我也不过是偶然听说过韩老大人还有一位公子罢了,算算年纪好像跟韩大人差不多大。”南宫墨在金陵的时候金陵根本就没有韩以安这号人物,短短不到两年时间就能够升到兵部侍郎的位置,背后没有人怎么可能?

“韩大人问完了,正好本郡主也有事情想要问大人,不是道韩大人是否能够给我解惑?”

韩应安警惕地看着她,“你想问什么?”

南宫墨问道:“方才在你楼上的那个年轻人是谁?”

“什么年轻人?”韩应安一愣,有些不解地道。

南宫墨蹙眉,“方才在街角差楼上的那个人,不是你们的人?”

韩应安摇头,“本官不知道郡主说的是什么人。”

南宫墨眯眼,这么说的话那个人坐在那里到底是巧合呢还是故意的?看起来…对方似乎也知道底下有人在,否则也不会在对她举杯的时候特意往楼下看了一眼。她也正是因为那个人的那一眼,才注意到韩应安的。

心中虽然疑惑,但是南宫墨面上却是一片平静,“看来韩大人想要谈的交易是谈不拢了。韩大人想必还有要事在身,本郡主就不打扰了。”韩应安冷然道:“郡主既然来了,又何必急着走?”

南宫墨有些好笑地打量着他,“难不成,韩大人还想留下我?”

“下官确实是留不住郡主,但是郡主看他们呢?”

一挥手,一群宫中内廷侍卫装扮的男子从小巷里涌了出来,将南宫墨团团围住。

“内廷侍卫。”南宫墨扫了众人一眼道:“看来萧千夜果然对韩大人十分看重。”

韩应安抬起下巴,“郡主自己跟咱们走还是咱们动手?”

南宫墨抬手,悠然道:“抱歉,本郡主一个都没打算选。难道…你以为只有你带了侍卫?”

韩应安冷笑道:“下官知道郡主身边高手不少,不过,他们一时片刻只怕是找不到郡主了。特别是郡主身边那一男一女的两位高手,郡主要怪就怪您对自己太自信了,如果您不将卫公子指使出去,下官绝不敢对郡主动手。”

南宫墨嘻嘻一笑,明眸流转,“是呀,如果我不将君陌指使开,你们怎么敢动手呢?”

“郡主觉得,自己一个人就能够敌过咱们这么多人?”

“没呀。”南宫墨道:“我一个人大约不行,但是如果加上他呢?”

他?

众人回头,就看到幽州的小巷子里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个暗影。光线太暗根本看不清楚来人的模样,但是等他一步一步的走出来,暴露在月光下的俊美容颜却让韩应安脸色瞬间煞白,“卫…卫公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南宫墨笑道:“你连我有没有跟上你都察觉不了,又怎么会察觉到他在这里呢?”

韩应安咬牙,警惕地看着卫君陌,只盼着方才他跟南宫墨的对话卫君陌并没有听见。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到南宫墨浅笑盈盈地道:“君陌,方才韩大人跟我谈了一笔不错的交易呢?”

“什么交易?”卫君陌漫步走到南宫墨身边,漫不经心地问道。

南宫墨嘻嘻笑道:“韩大人说…只要我杀了你,萧千夜就册封我为公主哟。”

“无瑕想要当公主?”

南宫墨有些惋惜地叹气,“公主虽然不错,但是…我着实是有些舍不得你呢。”韩应安心知不能善了,咬牙厉声道:“卫公子,别以为本官怕了你。我们这么多人,你们两个也未必能赢得了。”

“方才你还叫他卫君陌来着。”南宫墨指出,不害怕干什么改变称呼。叫卫公子什么的一点气势都没有了。最让人不痛快的是,为什么这些人害怕卫君陌明显超过害怕她?

卫君陌上前一步将南宫墨挡在身后,抬手抽出思归剑冷眼看着对面的韩应安,“拔剑。”

韩应安虽然是个兵部侍郎,但是他实打实是个文人。提笔杆子的力气有,拔刀提剑的力气大概就要欠缺那么一点了。更何况,在卫公子面前拔剑,即使是一流的江湖高手只怕也是有些气虚的。

韩应安自然不能拔剑,但是他能够让别人拔剑。

“上!卫君陌和南宫墨犯上作乱,杀无赦!”

周围的内廷侍卫应了声是,朝着两人围了过来。南宫墨轻笑一声,抬手啪啪两下击掌,几道黑影出现在了周围,正是前紫霄殿杀手现卫公子身边的随身侍卫们。一见到两人被内廷侍卫围住了,众人立刻拔出兵器朝着那些侍卫扑了过去。

被眼前突如其来的变化惊住,韩应安连连往后退了好几步,只听南宫墨笑道:“韩大人,以后想要做什么事儿,别跟人说太多废话。废话越多的人命越短。如果你以后还有机会的话。”

几个内廷侍卫护住韩应安往后退去,卫君陌微微眯眼,刚刚上前一步就被南宫墨给拉住了。

“什么人在闹事!”不远处传来一阵喧闹声,有人举着火把朝着这边过来,为首的人穿着衙门的服饰,显然是安夏城中衙门的衙役。

南宫墨打了个响指,刚刚还再厮杀中的黑衣侍卫立刻撇开了对手纷纷消失在了高高的小巷之后。韩应安被人护着,有些不甘地看了一眼南宫墨二人,沉声道:“我们也撤!”双方人马撤得飞快,等到衙门的衙役赶到的时候小巷口已经恢复了原本的静谧和幽暗。领头的衙役疑惑的抓了抓脑袋,“方才那位公子不是说这边有人在互相厮杀么?人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