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肤浅?我乐意!/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人携手回到悦宾楼不久,星危和柳寒就回来了。不过,两人干干净净地出去,回来的模样却着实有些狼狈。看着两人,南宫墨挑眉笑道:“看来,内廷侍卫的实力也着实不弱嘛。”能把这两个人逼成这样,就算对方人数占上方也足见确实不是一般的废物能比的。

柳寒抚额,“郡主,你早知道会有人来找麻烦才把我们支开的吧?”

南宫墨也不否认,“你们不走开,他们又怎么敢来找麻烦?”

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但是…看看自己身上的血迹柳寒撇撇嘴,幸好是晚上而且许多人都跑去看灯会去了,不然这一身血衣即使是黑色的衣服他们也不好回客栈好不好?

“不怎么样。”星危抱剑,淡淡地道。

“嗯?”南宫墨挑眉。

星危道:“都死了,内廷侍卫也不怎么样。”

闻言,南宫墨不由地笑了起来,“你俩没有再受伤吧?应该让几个人跟着你们才是。”柳寒连忙摇头,“没有没有,郡主你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可千万别让人跟着我们。会发生误会的。”她们都不是喜欢被人跟着的人,如果心里清楚还好,万一不知道说不定就要发生什么血的误会了。

跟着南宫墨两年,原本的冷面女杀手话也多了不少。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跟星危一般天生冷心冷情的。

“郡主怎么知道今天会有人来找麻烦的?”

南宫墨摇头道:“我不知道,只是…我们来隰州的消息肯定瞒不住人。朝廷的人不想咱们跟宁王接触的话自然会提前阻拦了,安夏是个不错的地方。”

主要是,郡主和公子根本没想到隐瞒吧?

南宫墨侧首看向坐在自己身边的卫君陌道:“这个韩应安,是不是萧千夜派来隰州做说客的?”

卫君陌沉吟了片刻,微微摇头,“应该不是,想要说动宁王,韩应安还不够格。”虽然韩应安品级不低,又是韩敏的儿子,但是对于镇守边关的藩王来说却还远远不够。南宫墨蹙眉,“那是?”

卫君陌道:“韩应安是兵部侍郎,有可能是被派到宜春侯军中监军的。”安夏距离如今朝廷和幽州军交战的地方并不算很远,如果韩应安事先得到他们前往隰州的消息的话,确实很可能会提前赶过来拦截。

“那我倒是有些好奇,萧千夜会派谁来游说宁王了。”南宫墨道。

卫君陌想了想,“左右脱不了那几个人。”自从萧纯死后,先帝并没有留下什么兄弟,先太子的兄弟都是藩王不管表面上怎么样至少心里都看萧千夜不怎么顺眼,自然更不可能帮他劝说宁王了。所以,萧千夜能用的左右不过是先帝开国之后留下来的那些硕果仅存的几个老臣罢了。

南宫墨想想也是,“我也想看看萧千夜派去的人到底有什么本事说服宁王。”

第二天一早,用过早膳南宫墨就拉着卫君陌出城去了。碧水湖就在距离安夏县城不过两三里的地方。一出城门就能够看到一汪清澈的湖水碧波荡漾。往日里碧水湖风景秀美却不失幽静,但是今日却大为不同。即便他们去得早,湖边也早早的热闹起来了。沿湖的道路两旁都挤满了各种各样的小摊贩,倒是比昨晚的灯会还热闹几分。一路走过去,南宫墨还看到了好几个“熟人”,只是这些熟人看到他们俩的表情却都是恨不得掩面而走。显然,这些人正是昨晚险些被两人洗劫了的各家小摊主们。

柳寒也听过自家公子和郡主昨晚都壮举,见状也忍不住捂嘴偷笑。

南宫墨无奈,她今天真的没打算再玩儿了啊。一件事情重复着玩儿就没有意思了。更何况是这种对他们来说跟开挂没两样的事情,一次是好奇好玩儿,再来一次就是欺负人了。

果然如悦宾楼掌柜所言的,碧水湖面积不小,湖水却是清澈无比。湖中有面积可观几乎占据了大半个湖面的荷花。如今已经是六月初,北地的荷花虽然还没有到开的最好的时候却已经有不少在碧绿的荷叶中绽放或粉红或白色的花朵了。漫天碧绿中,各色莲花亭亭玉立,引人驻足。更有不少才子佳人在湖边的凉亭里吟诗作赋,弈棋抚琴,十分风雅。

“谁说北地不及江南文人风雅,如今看来北地也不乏才子名士。”南宫墨笑道,至少她远远地听着几个才子作诗都觉得挺不错的。她虽然不会作诗,不过被师叔和师兄折磨了好几年,好坏还是多少能分得出来的。

卫君陌低头问道:“去看看?”

南宫墨连连摇头,“还是算了吧,我跟诗词无缘。”

卫公子紫眸中闪过一丝笑意,“也罢。”

南宫墨笑道:“卫公子若是想去一展才华,本郡主也可以舍命相陪的。”

“我记得,无瑕说过不喜欢吟诗。”

“……”所以,我不喜欢,你就不去么?可真听话。事实是,卫公子的紫眸很容易引人注意,一般普通百姓或许不会注意,就算注意到了也不会联想到什么。但是读书人们知道的东西总是比一般人多一些。这世上真的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呆子可不多。

正说笑间,一个捧着花的姑娘满脸娇羞地朝着这边走了过来。南宫墨也没在意,拉着卫君陌让到了路边。看那姑娘捧着花环一脸慎重的模样,路上人多若是撞坏了总是不好的。

不想,那姑娘却直接在两人跟前停住了。南宫墨顿时心中一跳,警惕地盯着眼前的姑娘。

“公子,送给你。”北地的姑娘出门并不兴戴面纱之类的东西,那姑娘看着也是清秀可人。看着卫君陌俏脸上充满了娇羞和含情脉脉。

“……”卫公子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姑娘。

卫公子的目光并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起的。特别是那种仿佛没有丝毫感情犹如看死物的眼神,那姑娘脸上的笑容渐渐变得勉强起来,脸色也渐渐苍白了许多。

“这位姑娘,他是我夫君。”原本还有些不高兴,但是在卫公子这样的目光下南宫墨也忍不住同情起这位姑娘了。

“我…我只是想把花送给这位公子…”小姑娘几乎看要哭出来了。

南宫墨这才注意到,过往的行人中有不少年轻男女手里都捧着各色的花环或者花束。甚至不远处还有好几个姑娘都一副蠢蠢欲动的模样,只是大约碍于卫公子冷峻的神色才驻足不前。

“姑娘,送给你。”有一个人捧着花束出现,不过这一次是一个温文的少年,而花束则是送到了南宫墨的面前。

卫君陌的目光总算不再盯着眼前可怜的小姑娘了,而是慢慢地转移到了那温文少年的脸上,只是…浑身的气息更加森冷起来。

少年忍不住退了一步,却还是坚定地将目光看向南宫墨,“姑娘,请收下我的花儿。”

“呃…”南宫墨抚额,“我已经成婚了,而且,还孩子都有了。”少年眼底闪过一丝失望,却还是坚持,“那也没关系,送给你。”

原来,在安夏送花不是求婚或者求爱的意思么?

被这么多人盯着也有些不自在,南宫墨决定还是早些结束比较好。便伸手去接那束鲜花,却不想手才刚刚伸出去就被人握住了。卫君陌一只手握住南宫墨的手腕,一只手伸手接过了那温文少年手里的花儿。

少年瞪大了眼睛,但是在卫公子冷冽的紫眸瞪视下却怎么也不敢拒绝。只得苦着脸看着眼前这个俊美的男子接走了自己的花儿:呜呜,他平生第一次送姑娘花儿,为什么会被一个男人接过去?他这辈子还能够找到自己心仪的姑娘么?

南宫墨心中一动,也伸手接过了已经呆住的少女手中的花环。

于是,路过的安夏人民都惊呆了。花神节青年男女之间可以互相赠送鲜花,真的看对眼的甚至可以喜结连理的习俗已经延续了几百年。当然没看对眼送给自己欣赏的人也是可以的,这就跟古时女子见到美男子以水果相投是一个意思并不表示非要接受对方的爱慕。但是…谁也没见过一个男人接了男人的花儿,女子接了姑娘的花儿啊。

“哈哈哈!”突然一个狂放的笑声放肆的响起。众人回头,就看到不远处的湖中的一艘小船上,一个紫衣男子趴在船舷上笑得前俯后仰,“其实本公子一直都想知道,这花神节上到底有没有男子和女子之间赠送鲜花的啊,原来还真的有。可惜…竟然是这样一种情况。”

南宫墨挑眉,那男子虽然换了一身衣服却依然一眼就能够认得出来,正是昨晚看到的那个青年男子。

那男子似乎还嫌热闹没看够,笑眯眯道:“不管男男女女,总都是两个绝色美人儿。送谁都不亏,是吧?”

可不是么?捧着花儿的男男女女们对视一眼。又不是真的送了花儿就能够求得对方的喜爱,不过是重在参与罢了。有了心上的人倒是罢了,没有心上人原本因为两人的容貌而惊艳的姑娘少年们纷纷捧着花儿朝着两人冲了过来。人一多,就连卫公子的死亡射线也不能阻挡众人的热情了。片刻间,就有一堆花束花环被塞到了南宫墨跟前。背后就是湖水,周围全是人,想躲都没地儿躲。不说南宫墨和卫君陌,就连躲在两人身后的星危和柳寒都被众人泽被了一下硬塞了好几束花儿。

“安夏的少年少女们果然热情的令人羡慕啊。”穿上的紫衣男子端着一杯酒仰头饮尽,感叹道。

“嗖!”一道劲风从岸边射出,朝着紫衣男子袭去。紫衣男子连忙侧身让开,只是他身形一动又有好几道劲风袭来。身在小船里避无可避,除非他肯不顾形象的趴倒在船板上,否则是绝对躲不过去的。紫衣男子自然是不肯做出爬在地上这么有失身份的事情,又见袭来的并不是什么要命的暗器只得硬受了。头皮一疼,男子抬手摸上去,从头上拔下来一朵粉红色的花儿来。看着手中娇艳欲滴的花朵,紫衣男子只得无奈地苦笑。

岸上的姑娘们也有不少忍不住捂唇笑了起来,一个衣着华贵气势不凡的紫衣男子头顶上却插满了五颜六色的花儿的场景实在是引人发笑。南宫墨挑眉,朝着柳寒使了个眼色。柳寒会意,直接将手中的几束鲜花抛了出去。方向自然是不远处的湖边的船上。

男子为了看南宫墨二人的笑话,特意让人将船停的离岸边很近,这会儿想要跑却是来不及了。

柳寒之后,星危皱着眉头也将手里的花儿砸了出去。有了两人做榜样,岸边的人们纷纷欢呼着朝着船上砸了过去。原本一些姑娘们的力气和准头是不足以正好抛到船上去的,但是不知为何,所有的花儿在抛出去后都会改变原本的路线以至于最后全部落到了船上。不过片刻,原本一艘并不起眼的小船变成了花船。鲜花盛开的小船上坐着的若是一位头戴花环的少女,定然是一副美丽至极的画面。但是现在,坐在船上的却是一位神色木然头插花朵的…紫衣男子。

紫衣男子气急败坏地拔掉头上的花朵,对着岸上的两人咬牙切齿地笑道:“两位,在下只是看个热闹而已,不用这么热情吧?”

南宫墨笑容可掬,“怎么会是咱们热情,明明是安夏的百姓热情啊。公子不用感动,要谢就谢大家吧,看起来还是公子更受欢迎一些。”

“伶牙俐齿!”紫衣男子磨牙,不过很快就收敛了怒气,朝着两人笑道:“两位,相请不如偶遇,不如上来一起喝一杯?”

南宫墨扬眉,“公子觉得,您船上现在还有地方坐么?”

“自然。”男子挑眉,站起身来直接挽起袖子开始收拾船上的花。他倒是没有扔,而是将花束花环都收到了一起放到了小船的两头,露出被花朵掩埋的小桌。然后对这两人一笑:你看我都收拾好了,不给面子可就没意思了。

南宫墨抬头看卫君陌,卫君陌一手拉起南宫墨纵身一跃而起。在众人的惊呼声中飘然落到了船上,两个成年人落到船上,船身却没有发生丝毫的晃动。紫衣男子眼底掠过一丝赞赏,赞道:“好功夫。”

卫君陌冷然,南宫墨浅笑,“过奖。”

岸边,再一次被抛下的柳寒叹气。回头看星危,“郡主和公子又走了。”做随身侍卫难,做郡主和公子的随身侍卫更难。这两位身手不凡有时候他们想跟也不一定跟得上,有的时候…觉得自己跟上了也是多余和拖后腿的那个。

星危沉默地一跃而起,在湖面上轻轻点了一下落在了不远处飘荡着的一艘小船上。小船上只有一个划着船沿岸卖东西的老叟,星危掏出一块碎银子取得了小船暂时的使用权,不远不近的跟上了前面的小船。岸上的柳寒耸耸肩,也跟着跃上了小船。

岸边的人们惊叹了一番传说中能够飞檐走壁的高手一番,自觉无趣也就纷纷散去了。

这边的船上,南宫墨和卫君陌也学着那紫衣男子的模样坐了下来。男子坐起身来为两人倒了一杯酒,对南宫墨笑道:“姑娘,咱们又见面了。还没请教姑娘芳名。”

南宫墨淡笑道:“萍水相逢,姓名有什么重要的?”

男子撑着下巴,兴致勃勃地道:“话不是这么说,姑娘这么武功出众的绝色佳人可谓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若是不知道姓名,本公子就算回去了也必定是食不知味,辗转反侧。”

卫君陌眼神一冷,那男子却仿佛完全没感觉一般。抽出放在自己旁边的一朵花儿递到南宫墨面前,道:“美人如花,送给姑娘,还请姑娘笑纳。”

手刚刚伸出就被人隔开了,男子无奈地耸肩叹息道:“姑娘知道,这世上最让人悲痛的事情是什么?”

“请指教。”南宫墨笑道。

男子幽幽道:“这世上最让人悲痛欲绝的事情莫过于,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绝色佳人,却已经名花有主啊。”

“既然知道,就把你的眼睛收好。”卫君陌冷然道。

“我好怕。”男子缩了缩脖子,委屈地望向南宫墨,“他好凶,还长了一双奇怪的眼睛。美姑娘,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么?本公子会对你比他好一万倍的。”南宫墨抚额,若是再看不出来这人是故意的她就白活了。伸手握住卫君陌的手,南宫墨浅笑道:“多谢公子垂爱,不过…我还是喜欢长得好看的男人。”

紫衣男子顿时无语,瞪着南宫墨半天方才道:“你是说…你不喜欢本公子,就因为本公子长得不如他好看?”

“是呀。”南宫墨大方地承认,“这世上肯定不会有人长得比他好看了,所以,我就只能喜欢他了。”

“万一还有呢?”男子不甘地问道。

“那他不是死了就是才刚出生。”卫公子冷冷道,可以预见,卫家安安小朋友将来的相貌不会比卫公子差。

紫衣男子瞪着卫公子的俊脸咬牙切齿半晌,却不得不承认,比容貌他真的比不过眼前的人。

“肤浅!”

“是呀,我乐意。”南宫墨笑眯眯道。

“……”

在小岛上,不过鼓浪屿真哒好小哦~还美美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