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第一次谈判/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宁王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狠狠地瞪着南宫墨咬牙切齿,“你们早就知道本王的身份了!”

南宫墨点头,宁王怒道:“那你们还敢装傻!”

南宫墨笑得十分无辜,“啊呀,我们以为宁王舅舅是有什么特别的爱好,比如说微服私访巧遇个佳人什么的。冒然说破了您的身份,万一坏了你的好事儿怎么办?”

宁王殿下的脸有些黑了,“你倒是一点儿都不见外。”

南宫墨笑语嫣然,“都是自家人有什么好见外的?宁王舅舅,您说是不是?”

站在一边的老板娘这才反应过来,笑道:“原来是王爷的外甥女么?还是位郡主。妾身还以为……”老板娘掩唇偷笑,略带调侃地看着宁王道:“妾身还以为,王爷这次出门又结识了一位绝色佳人呢。”宁王轻哼一声道:“本王可没有这么好的福气有这么厉害的外甥女,这是本王的五皇姐的儿媳妇。”

老板娘也不在意,笑道:“那就是外甥媳妇儿。星城郡主的大名儿,妾身虽然在这偏远之地,却也听说过的。妾身见过郡主了。”

南宫墨淡笑道:“老板客气了。”

闻言,老板娘笑得更开心了。寻常人总是叫她老板娘,但是她却着实喜欢听人叫自己老板。因为,这家店本就是她自己开起来的,她就是老板。听人叫着老板娘,总感觉好像自己是谁的附庸似的。

宁王侧首斜了南宫墨一眼,“你倒是对卫君陌不错,就这点功夫都等不得还专程来骗本王出来?南宫怀等了半个月也没怎么着啊。”作为一个立誓要娶一个绝色美女的男人,看到一个绝色女子在一心一意的为了别的男人奔波,这是何等的心塞啊。

南宫墨笑道:“这个么,隰州城里又不好玩儿,还有些讨人厌的人整天看着膈应人,早点办完事儿早点回去啊。”

“你就这么有信心,能够达成目的?”

南宫墨摇头浅笑道,“这个不是要看宁王舅舅的意思么?我们尽力,您随意。”

“哼!”宁王完全不想给她好脸了,“你这个性子…白瞎了这么一张脸。”

南宫墨笑眯眯道:“舅舅教训的是,老天给了我这么聪明的脑袋还有高强的本事,还给我这么一张脸,我也觉得…老天爷对我蛮好的。”

宁王牙疼,偏过脸对旁边的老板娘道:“惠娘,本王先带这丫头回去,改天再来看你。她买什么了?”

老板娘连忙笑着进了柜台,不一会儿就将南宫墨要的东西装好送了出来,“郡主大驾光临,妾身只感到蓬荜生辉。这些香料就算是妾身送给郡主的见面礼,还望郡主不要嫌弃。”

南宫墨转头去看宁王,宁王耸耸肩,“得,本王还能亏了你?这次本王出去带回来一些小玩意儿,出来得急忘了带,回头让管事给你送过来。”老板娘顿时笑逐颜开,“那就多谢王爷了。”宁王送她什么不重要,贵不贵重也不重要。关键是宁王出门记得给她带礼物这才是重要的,哪怕宁王带回来的只是一根头绳呢?只有宁王看重她,她一个孤身寡妇才能够在这隰州城中站稳脚跟不被人欺负。

宁王接过老板娘递过来的香料,挥挥手瞥了南宫墨一眼,“还不走?等人请吃饭呐?”

几番交锋下来,宁王殿下已经完全无法再将南宫墨当成一个绝色美人儿来欣赏了。果然…嫁了人的女人,怎么看都只像是…外甥媳妇!美貌什么的都是浮云啊。

两人并肩走在大街上,宁王殿下是个十分亲民的王爷。所以大街上认识他的人不少,时不时就有人跟他打招呼。他也丝毫不摆架子的点头回应。反倒是南宫墨,完全是陌生的面孔。再想想王爷的名声,难不成…王爷从哪儿带回来了一个绝色没人儿?

听说去年燕王也从外面带回来一个绝色美人儿,宠的都快没边儿了。宁王殿下难道打算效仿自己的兄长?脑洞比较大的人们有些胡思乱想。没办法,隰州和幽州离得近,偶尔互相传一些八卦也是可以理解的。自家王爷的八卦不好讨论的太过分了,但是别家王爷的却可以好好讨论一下。

比如说,在幽州少有跟燕王有关的传闻,但是民间暗地里关于宁王的艳闻却不少,虽然绝大多数都是杜撰的。然后,在隰州关于宁王的传言有但是都不会太过分,而关于燕王和蝶妃的二三事之类的画本子,即使是避讳了燕王的名号也能看得出来到底是在说谁。那文笔,那剧情,那缠绵悱恻,南宫墨表示她这个近距离围观过的都没有发现原来燕王殿下跟宫筱蝶竟然是真爱。

“你这是…安陵香?你想毒死谁?”宁王看着手里的香料包问道,“你该不会想要毒死卫鸿飞吧?本王警告你,卫鸿飞绝对不能死在隰州的地盘上。”

南宫墨翻了个白眼,“我能掰开卫鸿飞的嘴把这包安陵香一次塞进去么?”不然,她要怎么样才能用这种玩意儿毒死卫鸿飞?

“那你拿来干什么?”宁王不解地道。

南宫墨微笑道:“既然去了,总不好意思什么都不买吧?而且…我看宁王舅舅仿佛有些头疼的毛病,我手里正巧有个方子,打算调好了送给你做见面礼来着。”

“送我的?”宁王惊讶,没想到南宫墨居然还能想着给自己送礼。

“不对,你怎么知道我头疼?!”

南宫墨无语,“我没那么神通广大把探子插到你身边儿去。上次见面,一刻钟里,你揉了七次额头,显然是已经习惯了。而且,你眼底暗青,看起来没睡好。夜里头疼的话,可以点上我调制的香试一试。”

宁王点点头,“本王想起来了,听说你治好了三哥的旧伤。”

“不是我治好的。”真正起到决定性作用的药方是师兄配的,不过现在燕王的旧伤是好了,又添了新毒。师兄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解法,也算是十分倒霉了。

宁王只当她谦虚,“如果你能治好本王的头疼,本王送你一个礼物。”

“同意帮着燕王舅舅么?”南宫墨笑问。

“你想得倒是美。”宁王冷笑。

南宫墨耸耸肩,她也是开玩笑的自然不会当真。

宁王府门口

宁王看着站在大门口的几个人足足有好一会儿没出声。

“见过王爷。”卫鸿飞带着两个儿子上前见礼。

宁王回头瞪向南宫墨,“你说卫君陌在宁王府门口等本王,人呢!”说好的等着本王接见呢?!

南宫墨诧异,“我什么时候说了,他在门口等着王爷了?”

“那他在哪儿?你别告诉本王他在客栈里等着!”宁王殿下阴恻恻地道:“若是这样的话…就让他等到下辈子吧!”

南宫墨想了想,“外甥亲自上门求见,宁王舅舅难道会让他在门口等连个茶水都不给准备?就算舅舅不在家,管事也不会这么不懂事,自然是请他进去用茶了吧?”

宁王冷笑,“没有本王的允许,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让他进去!”

被冷落在一边的卫鸿飞父子三人有些尴尬,同时心中又有些暗暗的高兴。看起来宁王很生卫君陌的气,对他们来说自然是一件好事。

“王爷……”卫鸿飞上前一步,忍不住道。

宁王仿佛这才注意到他,“哦?你是……”

卫鸿飞抽了抽嘴角,“下臣靖江郡王府卫鸿飞,见过王爷。”不是他想要报名报的这么仔细,而是他怕他不说清楚,宁王再来一句,卫鸿飞是谁。

“是你啊。有事儿?”宁王浑不在意。

卫鸿飞觉得自己额头上的青筋都在跳了,虽然在金陵靖江郡王府算不上是什么一等一的权贵,却也没有人敢如此不给他面子。

但是一想到自己的目的,卫鸿飞还是忍下了一口气,“臣奉陛下之命前来求见王爷,有些事情想要与王爷相商。只可惜,王爷这些日子都不在府中,所以才……”

“这样啊。”宁王直接打算了他的话,懒洋洋道:“那就一起进去吧。”

“多谢王爷!”卫鸿飞大喜,等了这么些日子,总算是能进宁王府的大门了。这些日子的等候,让卫鸿飞产生了一种宁王府的大门比皇宫还难进的错觉。

一行人进了宁王府,立刻就有管事迎了上来。看着管事欲言又止的模样,宁王不耐烦地道:“有什么事直说!”管事连忙道:“回王爷,那个…”

“哪个?”

盯着宁王森冷的目光,管事只得加快了语速,“那个卫公子已经在府中等着您了。”

“什么?!放肆,你好大的胆子!谁让你放他进来的!”果然,宁王殿下勃然大怒。管事哭丧着脸,给他一百条胆子他也不敢随便放人进来啊。问题是…他根本不知道那位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宁王可没有心情听他的解释,抛下南宫墨和卫鸿飞等人怒气冲冲的朝着大厅冲去。

身后,卫君泽看着南宫墨幸灾乐祸,“星城郡主,卫君陌的胆子可真是不小,竟然连宁王府都敢闯啊。”

南宫墨点头笑道:“是啊,我也觉得这世上没有几个男子比他更有胆色了。做男人的,胆子比女人还小要来有什么用。本郡主真是好眼光,卫二公子说是不是?”

“……”我是在夸他么?!

卫鸿飞冷哼一声,“愚蠢。得罪了宁王,他能讨到什么好处?”

南宫墨淡淡道:“我们讨不到好处,对靖江郡王来说不就是最大的好处么?”

卫鸿飞脸色难堪地拂袖,“本王不跟女人一般见识。”

南宫墨淡笑不语,只是看似平静地打量了卫鸿飞几眼。但是在场的人却都明白南宫墨那表情的意思:你敢跟我一般见识么?

卫鸿飞顿时脸色铁青。

被管事领着,还没走进大厅就听到里面传来宁王的怒吼,“卫君陌!你敢动本王好不容易收集的好茶,你找死!”

大厅里,卫公子平静的坐在一边。身边的桌案上还放着一个茶壶和一杯清茶,身边不远处,宁王殿下脸色铁青狠狠地瞪着卫君陌仿佛他是自己的杀父仇人。

卫君陌神色淡漠,一壶茶而已。而且,又不是他去偷来泡的,关他什么事?人家茶都泡了就算他不喝宁王也不能在收回去珍藏。

跟在南宫墨身边的管事险些一头栽倒在地上。他们家王爷其实很少有客人,如今好不容易来了一个还是王爷的外甥,泡壶茶招待一下没什么问题吧?毕竟,人家都进来了总不能让人干坐着,反正他们也赶不走。问题是…为什么那会是王爷“好不容易”收集的好茶啊?他们宁王府里有不好的茶吗?

“宁王舅舅,火气这么大,对身体不好。”南宫墨跨进大厅,轻声笑道。

宁王轻哼一声没说话。

“无瑕。”卫公子抬头看向漫步进来的女子,神色温和了许多。

南宫墨含笑走到他身边坐下,轻声问道:“你怎么进来的?”

“走进来的。”卫君陌微微蹙眉,道:“无瑕一大早出去,就是为了找他?”显然,对于南宫墨自己去找宁王的行为,卫公子有点不太高兴。倒不是他吃醋什么的,而是…无瑕用不着这么想方设法的去求见宁王。如果他不在身边就算了,既然他在自然希望无瑕不要那么辛苦。

南宫墨低声笑道:“我只是想看看,你跟我到底谁先进宁王府。看来还是你赢了。”

卫君陌唇边勾起一丝淡笑,“是无瑕赢了。”

“你们两个说够了没有?”宁王殿下阴恻恻的声音响起。

南宫墨抬头,立刻正襟危坐一脸肃然,“说完了,宁王舅舅你有什么吩咐?”

宁王一噎,撇过头去瞪了卫君陌半晌。突然脸上露出一丝古怪地笑意,“小子,叫声舅舅来听听。”

所以说,有的时候辈分高一些还是有好处的。

“十七舅舅。”卫君陌面无表情的道。以为他会叫不出口么?有什么好叫不出口的,论辈分宁王本来就是他舅舅,虽然年纪小了一点,人疯癫了一点。但是做晚辈的总是要容忍一二的。燕王舅舅总是啰嗦的絮絮叨叨他不也包容了么?

“……”面瘫不是应该高冷的么?这么能应变自如还端着一张面瘫脸欺骗世人么?宁王心中恨恨地吐槽。

南宫墨坐在卫君陌身边捂唇偷笑,看着宁王的表情变了又变就能猜到他心中在想些什么了。

“咳咳,王爷。”被晾在一边许久的卫鸿飞终于忍不住道。对宁王他不熟也不了解,但是这一会儿接触下来就知道这位的性格实在是有些不像之前见过的任何一位亲王。同时,也明白了对方显然并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虽然看着宁王一直在跟卫君陌争锋相对,但是,争锋相对也表示对方看得起你才会跟你斗嘴。而宁王对他们的态度,却是直接无视了。宁王不可能不知道他是来干什么的,这样的态度不仅是无视了他这个人,也间接的表明了宁王对朝廷和萧千夜的看法。

宁王轻哼一声,坐回了自己的主位上。一只手撑着下巴懒懒地看着众人道:“行了,说吧。来见本王有什么事?”

“这…王爷,下臣希望能够和王爷单独谈谈。”卫鸿飞道。

“单独谈?”宁王瞥了他一眼,毫不客气地道:“免了,本王猜到你们是来干什么的了。回去转告皇帝陛下,本王对他和三哥之间的争斗不感兴趣。我在隰州过我的逍遥日子,他要撤藩还是要征讨谁跟本王无关。当然了,如果他也想要对付本王的话,尽管放马过来,本王等着他。”

“王爷,你……”

“还有你们俩。”宁王根本不给卫鸿飞说话的机会,对南宫墨两人道:“一样带话给三哥,本王对靖难也没有兴趣。每天喝喝酒赏赏乐挺好的,本王不想打仗。”

卫君陌还没着急,卫鸿飞却先急了,“王爷,先帝尸骨未寒,燕王便起兵造反,难道王爷真的要坐视不管?陛下可是您的亲侄子。”

宁王冷笑,“十哥还是本王的亲皇兄呢,本王要不要也替他讨回公道?”

“这…那是因为他行为不法,违抗圣旨。”

宁王偏着头打量着他,好一会儿方才悠悠道:“本王知道,因为陛下要撤藩么。靖江郡王好像忘了,本王…也是藩王。”

卫鸿飞道:“这是陛下的亲笔信,请王爷过目。或许,王爷会改变主意。”卫鸿飞取出一封信函呈上,宁王接过来扫了一眼信封便扔到了身边的桌上。斜眼看卫君陌,“你们俩,有什么话要说?”

“你想要我们说什么?”卫君陌问道。

宁王笑道:“你求求我,说不定我就改变主意了啊。”

卫公子漠然无语。

宁王殿下笑容灿烂。

卫公子直接起身将手伸向南宫墨,“无瑕,走吧。他今天不想谈。”

南宫墨点点头,对宁王笑道:“也好,宁王舅舅,先告辞了。”

妈蛋!这是求人的态度么?!宁王殿下暴躁,“信不信本王现在就出兵帮萧千夜平叛?”

卫鸿飞父子三人大喜。

“等你调齐了粮草再说。”卫君陌淡然道。

“王爷,只要你答应出兵,粮草的事情完全不用担心。”卫鸿飞连忙道。

看着两人毫不犹豫的出去,宁王烦躁地道:“给本王滚蛋!你当本王蠢啊。不用担心个屁!陈昱的大军离隰州只有不到六十里,你特么有本事先把粮草给本王运过来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