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魔音摄魂/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卫鸿飞来不及再多说什么,就被宁王毫不客气的赶了出去。

父子三人出了宁王府,就看到南宫墨和卫君陌两人正沿着街边漫步而行。南宫墨时不时的抬头跟卫君陌说笑,卫君陌虽然依然一脸冷峻,但是却会在南宫墨抬头的时候配合着低头去看她,紫眸中带着淡淡地温馨。两人全然没有对劝说宁王失败的担忧和着急。

“父亲,咱们怎么办?”

卫鸿飞轻哼一声,道:“先回去再说。”宁王性格狂放不羁,卫君陌性格冷傲目中无人。即便是求人也丝毫不肯放低了姿态,他就不信宁王会被卫君陌说服跟他合作。

“是。父亲。”

宁王府大堂里,宁王慵懒地半躺在椅子里,身边的桌上还放在已经展开的信笺。宁王眯眼看着眼前的管事,“有什么话就说。”

管事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道:“王爷,陛下的信函,王爷打算怎么处置?”

宁王轻哼一声,“你怎么看?”

管事道:“陛下提出的条件,十分优厚。不过…能不能信得过…”

萧千夜在信函中写明了,只要宁王出兵帮助朝廷夹击燕王,事后将幽州三分之一的土地并入隰州归宁王所有。而且,皇帝承诺永远不会削了宁王的爵位。这样条件,如果真的实现的话,宁王立刻就会成为一人一下万人之上的存在。但是,问题就是皇帝的话能信么?

“信得过?你若是皇帝,你觉得这话能信么?”

“属下不敢。”管事吓了一跳,连忙道:“王爷说得是,那位陛下先跟萧纯合作,之后又杀了萧纯,只怕也不是守信之人。王爷是更看好燕王府?”但是看王爷对卫公子和星城郡主的态度,也不像是要帮燕王的样子啊。

宁王有些不耐烦地挥挥手道:“谁说本王一定要帮他们?”

“王爷是想……”管事心中一动,还没来得及多想就被宁王扫了一眼淡淡道:“别想不该想的事情,本王对那个位置不感兴趣。”

“是,王爷。”管事连忙应道,“既然如此,云中客栈里那几位……”

宁王道:“不用管他们,不达成目的,他们是不会走的。”

“属下明白了。”管事恭声道。

挥手示意管事下去,宁王抬手揉了揉眉心继续闭目养神。

回到客栈,南宫墨坐在椅子里笑看着卫君陌,“第一次见面,就出师不利呢。”

卫君陌走过去,俯身将她揽入怀中,“无瑕在幸灾乐祸?”

南宫墨仔细想了想,好像确实是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

“他根本没打算跟我们好好谈,按照他的意思走只会被他耍了。”就像是卫鸿飞一样。

南宫墨抬头看他,微微蹙眉道:“他到底先要干什么?难不成打算等到燕王府和朝廷两败俱伤之后再坐收渔翁之利?”不是她将人性想的太黑暗,而是面对皇家的人,想的黑暗一点绝对比想的太天真要安全得多。宁王年纪轻轻就能够将整个隰州控制在掌中,怎么可能真的只是一个疯疯癫癫只知道玩乐的人?

卫君陌轻轻摇头,“不知道,不过未必不可能。泰宁卫虽然号称于幽州卫齐名,但是隰州其实并不比幽州好。如果单独对上朝廷,没什么胜算。”幽州本就是地广人稀,隰州却更是如此,而且隰州连地广都说不上。隰州地形复杂,适合住人的地方并不多。论地理条件远不及一马平川的幽州。这倒不是先帝太过偏心的原因,而是宁王年纪太小。等到他能就藩的时候,好地方早都被兄长们瓜分了。就是隰州,原本也是从别的人手里接过来了。

“你真的不担心宁王倒向萧千夜?”

“不会。至少短时间内不会。”卫君陌摇头,不怎么在意地道。

“怎么说?”

“隰州的粮食出产只能勉强自给自足,军粮一向都是从外面买的。隰州以南是瑾州,但是瑾州辰州等地连续两年大旱。别说没有粮食,粮食根本不能从这几个地方路过。能走的路只有跟幽州接壤的安夏了。平时无所谓,但是一旦宁王倒向了朝廷。安夏就是幽州第一个要抢夺的地方。你以为,为什么陈昱将军与宜春侯三战三胜,却依然没有领兵南下的意思,反而由薛真将军率兵从东路南下?”卫公子很少一口气说这么多话。

南宫墨了然,“就是为了防备宁王?”

卫君陌点头,“幽州到安夏一马平川,如果需要陈昱可以在半天时间内赶到安夏城。另外…前面几场交战下来朝廷大军出师不利,宁王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选他们。无论我们说什么做什么,宁王都不会这么快做出决定的。”这种事关天下局势的事情,押对了宝自然是好。押错了,麻烦可是不小。所以,下注的时间越晚对宁王越有好处。

“如果宁王就这么拖着怎么办?”南宫墨挑眉,难道宁王一天不同意他们就一天不回幽州在这里等着?

卫君陌道:“他不同意就可以了,时间久了,他自然就会改变主意。”

只要宁王不插手战事,燕王府面对朝廷大军并不会有太多的压力。一旦燕王府占领了北方的大部分地区,宁王不同意也要用意了,“不过,我们还是应该做一点什么。”

“比如?”

卫君陌摸摸她的发丝,道:“帮助宁王尽快下决定。”

另一边的书房里,卫鸿飞父子三个气氛也不太好。去了一趟宁王府,最后却连话都没说完就被宁王给轰出来了。卫君泽有些不高兴地道:“什么宁王,分明是个脾气暴躁的莽夫!”

卫鸿飞看着长子问道:“你也这么认为?”

卫君博摇头道:“不会,莽夫不可能这么年轻就将整个隰州的大权握在手中。”在隰州,虽然也有布政使和朝廷的将领,但是跟没有没什么差别。在乖戾暴躁的宁王面前这两位根本就说不上话。

但是即使宁王如此嚣张跋扈,先帝在世时对他却并没有多少防范。连太子对他都并不十分看重,除了对他手中的兵权。显然先帝和太子都认为这样性格的人难成大器。不得不说,这也算是另一种意义的扮猪吃老虎吧?

卫鸿飞有些欣慰的点点头道:“宁王能有如今的权势地位,绝对不会只是一个莽夫而已。”

“但是父王,咱们现在怎么办?”卫君博皱眉道。宁王出乎意料的不好说话,他们的任务现在看起来只怕是有些麻烦了。

卫鸿飞沉声道:“等,卫君陌的性格跟宁王相处不到一块去,等他们闹翻了自然就好办了。”

“但是,还有星城郡主在。”虽然宁王看起来仿佛非常的不待见卫君陌,但是对星城郡主却不坏。以星城郡主的狡猾,说不定能够帮卫君陌说服宁王。卫鸿飞冷哼一声道:“一个女人而已,若是在这种大事上宁王还会被一个女人摆布,那就说明之前我们的判断都是错的,他确实是一个莽夫。这两天先不要轻举妄动,派人盯着卫君陌和南宫墨。”

“是,父王。”

宁王殿下这两天很忧郁,前两天卫君陌带着南宫墨走了之后就真的没有再来过宁王府了。甚至连帖子都没有送一张来,再对比卫鸿飞这边每天送一封拜帖求见的殷勤,宁王殿下深深地感觉自己受到了怠慢。

所幸,南宫墨还是派人将调制好的香料连同方子一起送来了。试了试,果然觉得比往日里舒服多了,夜里能够安睡,白天宁王的脾气也好了不少。

“去!把卫君陌那个小子给本王叫来!”宁王一脸不爽的吩咐道。

“……”谁说王爷脾气好了?哪里好了?分明是变得更加无常了。

“是,王爷,不知…王爷召见卫公子所为何事?”请人,总是要给一个理由的吧?虽然王爷是宁王又是卫公子的舅舅,但是看那位公子的脾气不太像是个能够召之即来的。

宁王竖眉,“怎么?本王见一下外甥还需要理由?”

“是,王爷。属下这就去!”

“哼!”宁王慢悠悠地靠回椅子里,一脸愉悦的欣赏着旁边的女子的演奏,完全看不出来方才还在勃然大怒的模样。

卫君陌被人引进后花园,就看到在一群美丽的女子的簇拥下,躺在大树下懒洋洋的宁王。宁王仰头喝了一口一个女子送到自己唇边的酒,看到卫君陌走过来,挑了挑剑眉笑道:“来了?”

卫君陌没说话,只是站在跟前淡淡地看着他。宁王轻哼一声,指着跟前的女子们,“看什么呢?被卫公子的俊脸吸引了?还不给客人倒酒?”

几个美丽的女子纷纷笑着应声,就想往卫君陌跟前靠。只是在对上卫君陌冷厉的目光后却不由得停下了脚步驻足不前。宁王挑眉,似笑非笑地看着卫君陌,“怎么?不给面子?”

卫君陌冷冷的盯着他,紫眸中闪露出危险的信号。一只手漫不经心的轻抚着手中的思归剑,明明是一把软剑,却不知道卫公子为什么要带着剑鞘提在手里。几个女子吓得脸色苍白,回头哀求地看向宁王。虽然这位公子确实是俊美不凡,但是她们也要有命享用啊。这位一看就不是跟王爷一样能够开得起玩笑的人。

宁王没趣地啧了一声,挥挥手让众人退下。众女子这才松了口气,规规矩矩地退到了宁王身后,一眼也不敢看卫君陌。

“坐。”宁王指了指身边不远处的椅子,一边吩咐道:“卫公子看不上这些庸脂俗粉,去,将碧烟叫来。”

“是。王爷。”

卫君陌坐在一边,冷眼看着宁王坐在一大群美女中肆意欢笑,饮酒作乐。不一会儿,一个穿着绿色衣衫的女子款款而来,“见过王爷。”

能够让宁王将她和眼前这些被称之为庸脂俗粉的美女区别开来,这位叫碧烟的女子容貌自然是极为不俗的。她长着一张极为精致的面容,肤白若雪,眉目流盼,桃腮含晕,眉宇间带着一种少女特有的娇俏和轻灵,却又多了几分女子的妩媚。跟眼前的这些美女比起来,这位碧烟姑娘虽然装扮的并不如何精致,甚至连妆容也只是淡扫了娥眉,却显得分外的出众和美丽。

“去,见过卫公子。”

碧烟含笑转身,走到卫君陌跟前盈盈一拜,“碧烟见过卫公子。”

卫君陌漠然不语。

宁王饶有兴致地看着两人,“还不给卫公子敬酒,碧烟可知道君陌可是我五姐的独子,只要他看得上你,以后碧烟享福的日子还长着呢。”碧烟嫣然一笑道:“碧烟能够跟着王爷,就是最大的福分了。”

从身边侍候的侍女手中接过一杯酒,碧烟含笑在卫君陌身边坐了下来,举杯将酒杯送到了卫君陌跟前,“卫公子,请。”

卫君陌依然纹丝不动,碧烟神色微变,整个人却慢慢地靠近了卫君陌,“卫公子不喜欢喝酒么?还是不肯给碧烟面子?公子这般无情…实在是让人伤心呢。”比起容貌,碧烟更出色的显然是她的声音。仿佛软软绵绵的,却又仿佛带着一丝坚韧和委屈。更多的却是声音中仿佛令人心神晃动的妩媚,若是寻常男子只听这声音只怕也早就心软了。

碧烟慢慢地将自己的身子靠近卫君陌,见他没有拒绝,美丽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笑意。

这世上,没有几个男人能够拒绝得了她。

但是,她脸上的笑容还没能够完全展开,肩膀就被人毫不怜惜地扣住了,然后身子一转被人推出去了一些。碧烟还没能够开口惊呼,却已经被一只手捏住了脖子。

震惊的对上卫君陌冷酷的眼眸,碧烟忍不住打了个寒战脸色苍白。

卫君陌一手捏着她的脖子,侧首看向坐在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无踪了的宁王。

“咳咳。”宁王摸了摸鼻子,连忙笑道:“君陌,有话好说。你不喜欢就算了,但是也不能太不怜香惜玉了,快放开碧烟。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就算得罪了你你也要大度一些嘛。”

“弱女子?”卫君陌冷然,语气却带着嘲讽地味道:“会使用魔音摄魂的弱女子?”

呼呼,今天好晚了,终于赶回来鸟。原本我打算,如果今天九点还到不了酒店,就跟导游同归于尽(づ ̄3 ̄)づ。^_^开玩笑啦,为了恕罪,宣布明天会多更啦啦。

ps:坐了来回坐了九个多小时的车,我居然完全没有晕车的感觉。难道我的晕车不药而愈鸟?那这两天做个出租车都要死要活的又是什么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