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什么魔音摄魂?”宁王干笑,脸上却是一脸的无辜。

卫君陌却不跟他废话,捏着碧烟脖子的手慢慢收紧。碧烟纤细的被子被他捏住立刻动弹不得,很快便因为缺氧而脸色有些难看起来。她除了天生的声音比寻常女子更加销魂后天苦练了一门以声音惑人心神的秘法以外,跟普通的弱质女流并没有什么差别。甚至在女子中身体都算不得好的,如今被一个武功高强的人掐住了脖子,就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了。更何况,卫君陌根本就全然不受她的影响。

碧烟实在是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百试不爽的秘法在眼前这个男子身上就完全没有了?

眼看着碧烟就要被卫君陌给掐死了,宁王连忙道:“别…快松手,本王跟你开个玩笑而已。”

卫君陌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这才慢慢松开了捏着碧烟脖子的手。一获得自由,碧烟立刻腿软的做到在了地上大口喘气。等到缓过了气来,坐在地上连连后退,尽量能够离卫君陌多远就多远。这个男人…太恐怖了。

卫君陌低头瞥了一眼像是见鬼了一般望着自己的碧烟,又侧首看了宁王一眼。像是在问宁王找他来干什么?

宁王哈哈干笑。他哪里有什么事情找卫君陌,不过是心情不爽找人来消遣一下而已。原本以为卫君陌这小子冷冷硬硬的肯定不通风月之事正好可以好好地嘲笑他一番。谁知道,这家伙确实是不通,但是却着实事个不解风情冷酷无情的大杀器。一来就把他精心收集的美人儿吓得不轻。

“我说…”宁王摸摸鼻子,忍不住好奇地问道:“你真的看不上他们?不用客气,本王好歹是你舅舅不是么?看上了那个尽管说,本王绝对不会小气的,就当是给你的见面礼了。”

卫公子鄙视地瞥了他一眼,宁王略有些尴尬,“本王送给你的,当然绝对都是干干净净的。”难道他看起来像是喜欢把自己的女人送给别人的渣么?

“不必,多谢。”

“别这样,君陌。”宁王一副慈爱的神色语重心长地道:“你那媳妇儿好看是好看,就是太厉害了,一点儿也不温柔可人。女人还是要温顺乖巧的才可爱的,你瞧瞧本王的群芳园,温柔的,俏皮的,清秀的,贤惠的应有尽有。这才是身为男人该享的艳福,守着一个女人有什么意思?”

卫君陌皱眉,淡然道:“与你无关,如果没事,我就走了。”

宁王盯着卫君陌良久,突然恍然大悟,“小子,你不是惧内吧?”想到此处,有些理解地伸出手想要拍拍他的肩膀,“有那样一个媳妇儿,九成九的男人都要惧内的。你千万别自卑。”

卫君陌抬手,冷冷地隔开了他的手,盯着他不说话。

“嗯?有什么话要跟本王说?别怕,本王不会告诉星城郡主的。”

卫公子道:“自说自话是病,早点治。”

“……”这种外甥,真是太不可爱了。轻哼一声,宁王殿下悻悻地收回了手道:“既然你不怕南宫墨,就从这里挑两个带回去。就算你要碧烟,本王也会给你的。”一脸“你看舅舅对你好吧”的神色。

“宁王舅舅,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您这样真的好么?”南宫墨清越地声音在花园里响起,宁王脸色微变,卫君陌脸上的冷意却立刻消散了几分。看向声音的来处眼底也多了几分暖意。

宁王扭头,看到南宫墨悠然的坐在不远处的墙头上笑看着众人。不悦地道:“你们两口子当本王的王府是寡妇门?谁都可以来踹两脚?!”

“王爷,星城郡主…来、了。”匆匆赶来的禀告的管事也看到坐在墙头上的女子,有些颓然地道。

宁王冷哼一声,“谁准你们放她进来的!”

“……”王爷,是你自己吩咐的星城郡主来了不用通报啊。变得这么快,让他们这些做属下的怎么适应得了?

南宫墨轻轻一跃,轻巧地落到了卫君陌面前。偏着头打量了一番周围侍候这的各色美女赞道:“宁王舅舅好艳福,春兰秋菊,各擅胜场,果然不愧群芳园之称。”

“那是。”宁王得意地仰起头道。

南宫墨淡淡笑道:“不过,舅舅喜欢美人儿自己守着就好。咱们家庙小,养不起这么多美人儿呢。”

宁王嗤之以鼻,“养两个人能话花多少钱?大不了本王替你们出?你就是小心眼,不想让为君陌纳妾是不是?”

“我是呀。”南宫墨大方的承认。

“妒妇!”宁王幸灾乐祸地看着卫君陌,“娶了这么一个妒妇,是不是悔的肠子都青了?”

“我乐意。”卫君陌握着南宫墨的手,漠然道。

“啧,真是没救了。”宁王不屑地道,只是看着两人相携的手,眼底却又一丝淡淡地惆怅划过。很快,宁王便收敛了多余的情绪,慵懒地躺回椅子里去。招招手,身边立刻就有人上前来为他揉肩捏腿,一副好不舒服的做派。

宁王懒洋洋地看着两人,“有福不会享,你俩就互相祸害去吧,本王也觉得没几个人受得了你们。”

南宫墨笑道:“那就多谢宁王舅舅了。以后宁王舅舅若是心疼外甥不如送点有用的东西,至于美女什么的,舅舅还是自己留着享用吧。如果哪天…舅舅觉得应付不过来,外甥媳妇这里有药。”

“噗!”宁王刚喝酒嘴里的酒直接喷了出来,瞪大了眼睛狠狠地瞪着南宫墨。

“你还是女人么?!”这种话是女人能说得出口的。

南宫墨笑容可掬,“跟宁王舅舅比起来,您说咱俩谁是女人?”

宁王无语望天,喃喃道:“我觉得…说不准咱俩都是男的。卫君陌,这女人这么口无遮拦你知道么?”

“无瑕是为了你好。”卫君陌帮亲不帮理。

为我好诅咒我不行?!

“反正你很快就会需要的。”卫公子淡淡道。

一对混账!

“滚蛋!”

“那我们告退了。”南宫墨心情愉悦地拉起卫君陌就要往外走,却在看到被人扶起来的碧烟的时候停住了。放开卫君陌走到碧烟跟前,笑问道:“姑娘芳名?”

碧烟勉强挤出来一丝笑容,“妾身碧烟,见过郡主。”显然,卫君陌刚刚带给她的恐惧还没有完全消散。

南宫墨点点头,笑容温和,“碧烟姑娘是不是嗓子不舒服?没关系,我学过一点医术,可以帮帮你看。”一支银针在她指尖骤然闪现,绽放出淡淡地银芒。碧烟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连连摇头道:“不…不用了,不敢劳烦郡主。”她真的没有打算对南宫墨用什么魔音摄魂术,纯粹是习惯了而已。虽然碧烟并没有跟南宫墨接触过,但是不知怎么的看着她笑吟吟的清丽容颜,就感觉一股凉气直透背心。

宁王嗤笑一声,“恐吓一个弱女子,星城郡主真是令本王刮目相看。”

南宫墨回头一笑,“宁王舅舅过奖了。”

“……”本王没夸你。

在隰州城里一待就是小半个月,这小半月隰州城里依然是风平浪静歌舞升平,但是外面的世界却显然不是这样。陈昱薛真率兵的幽州卫跟朝廷的兵马数次交战,已经多年不曾打过仗的朝廷兵马哪里是每年都在边关跟北元人鏖战的幽州卫的对手?基本上没有怎么上过战场的宜春侯对上了薛真陈昱这样幽州卫数一数二的名将结局自然也是个悲剧。宜春侯连续五战五败,一个月时间内被薛真连下数城,连青州都已经丢了一半了。

面对这样的情况,萧千夜自然是气急败坏。一面紧急增兵,一边派人催促卫鸿飞尽快搞定宁王。因此,一直都没什么进展的卫鸿飞也苦逼了,求见宁王的越发勤快起来,可惜无论他怎么说宁王都是一副懒洋洋对什么都不感兴趣的模样,急得卫鸿飞头发都险些白了几根。

云中客栈二楼的窗口,南宫墨悠然地坐在窗口,看着底下卫鸿飞带着两个匆匆离去挑眉道:“看来萧千夜有些着急了。”

卫君陌点头,出师不利被打得练练败退,由不得他不着急。

“这些日子卫鸿飞应该也看出来了,宁王根本就没有帮萧千夜的意思。至少…目前没有。”宁王若是有意相助朝廷早就出手了又何必等到现在等得萧千夜已经对他心生怨念了的时候?

卫君陌道:“不管宁王是什么意思,卫鸿飞却不可能就这么空手而归。”这么多年,靖江郡王府好不容易得到了一个像样的差事,如果再办砸了靖江郡王府也没什么指望了。

南宫墨托着下巴,悠悠叹道:“看来卫鸿飞的运气不太好。”好不容易得到一个差事,就是这种难度的。

“公子,郡主。”消失不见许久的柳寒和星危出现在两人身后,恭声行礼。

南宫墨点点头,“坐下说话,宁王府现在可有什么动静?”

柳寒摇头道:“看来,宁王是铁了心不想插手幽州和朝廷的事情了。这些日子,泰宁卫依然一如往常的没有丝毫异动。不过……”

“不过什么?”

柳寒道:“因为双方交战,现在已经有百姓往隰州逃过来了。”

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打起仗来最受苦的还是普通的寻常的老百姓。他们没有什么保护自己,所依赖的不过是几亩薄田或者做点小本生意过日子,祈求自己遇到了太平盛世罢了。若是世道真的乱了起来,他们也只能逆来顺受,如无根的飘萍一般在乱世中挣扎。

“宁王有什么反应?”南宫墨问道。

柳寒蹙眉道:“宁王什么都没说,只当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已经有许多百姓逃到了隰州境内。”

闻言,卫君陌微微蹙眉。南宫墨问道,“怎么?”

卫君陌沉吟了片刻方才道:“隰州无论是粮食还是土地,都不足以养活大量的难民。”隰州地理条件是真的很一般,所以即使是太平盛世这里的人口也不会如中原地区或者江南地区一般的暴涨。因为这里能够耕作的土地十分有限,在太平的盛世老百姓没有土地也只能饿死。

“隰州能够容纳多少人口?”南宫墨问道,之前她倒是没有注意过这些问题。毕竟隰州是宁王的地盘,就算现在想要宁王相助幽州,他们最先关注的也只是宁王本人的态度和泰宁卫的情况罢了。

卫君陌道:“最多二十万。”

“那暂时应该不会有问题。”南宫墨道。北方人口本来就不算多,一旦打起仗了大部分百姓都会选择逃亡南方或者更北方靠近幽州的地方,而不是去原本他们印象中就不富裕的隰州。因此,讨到隰州来的人短时间内不会超过隰州的可容纳范围。

卫君陌摇头,“但是,宁王也没有安置这些百姓。”逃难的百姓不妥善安置,就会成为流民。到时候就不只是粮食的问题了,甚至连隰州的治安都会出现大问题。

“宁王想要扩军。”良久,卫君陌方才淡淡道。

“扩军?”南宫墨惊讶。卫君陌道:“宁王只要大量扩军,隰州人口过多的问题很快就会解决了。”

“但是,扩军也是需要军饷和粮草的。”柳寒忍不住道。

卫君陌淡然道:“现在燕王府和朝廷都要求着他,他自然不愁粮草。”

南宫墨恍然大悟,“这么说…宁王已经在准备跟我们谈判了。”

卫君陌微微点头,“应是如此。”

南宫墨明了宁王的打算,谁给的利益多他就帮谁,或者干脆两不相帮却依然可以从中取利,空手套白狼。毕竟,只要他表现出一点向着谁的倾向,对于另外一方都是极为不利的。

“如果是这样,你打算怎么办?”南宫墨问道。

卫君陌挑眉,淡淡道:“不着急。”

南宫墨耸耸肩,“好吧,我拭目以待。”

再一次空手而归,卫鸿飞的连黑的快要滴出墨汁了。怒气冲冲的回到客栈,正好遇到南宫墨和柳寒出去,双方在楼下大堂相遇显然是谁都不想理谁。卫鸿飞扫了两人一眼,冷着脸拂袖而去。

倒是卫君博朝两人点了点头,卫君泽阴恻恻地瞥了两人一眼也跟着父兄走了。

南宫墨笑看着三人离去地背影,笑道:“看来,又失败了。”

柳寒也跟着笑道:“这个结果也不意外啊。宁王那种人怎么会是去的殷勤就能够解决的?”这些日子,他们也算是对宁王有了一些了解。这位王爷,不得不说确实是皇室中的一只奇葩。如果你觉得他鲁莽无能,只知道享乐那最后倒霉的肯定是你自己。

“我倒是有些好奇,接下来卫鸿飞会怎么做。”

柳寒道:“属下会让人盯着他们的。”

如今这隰州城里就是这么奇怪,卫鸿飞的人盯着他们和宁王府,宁王府的人同样也盯着卫鸿飞和他们。而他们自己自然也不会放过卫鸿飞和宁王。大家表面上和平共处,实际上有互相提防,随时准备着拆对方的台。

隰州城跟幽州城相差不大,除了幽州城因是前朝北元的都城而留下了不少前朝的宅院以外。大体上的风格都是显得粗犷豪迈的,刚过来的时候还能看看,时间长了也就没什么看透了。相比之下,南宫墨倒是比较喜欢去城楼上看看。这是已经有几百年历史的古城楼了,登上城楼眺目西望,便能看到城外不远处出的古战场。从古至今多少异族从这里入侵,一代一代驻守边关的将士们在这里浴血奋战。直到大夏建立之后将疆域往西扩张,这几十年这个地方才真正的安宁下来。

如今的隰州城楼上已经不再是重兵驻守,而是只有少许的巡防兵马。城楼原本也不是普通人能够上去的,不过南宫墨第一次来是被宁王带来的,之后守城的士兵不知是不是得了吩咐,倒是也不再拦着她。闲着无聊,南宫墨偶尔便会跟卫君陌一起来城楼上走走看看。

“星城郡主。”城楼入口上,一个士兵恭敬地见礼。

南宫墨挑眉,“上面有人?”

士兵点点头道:“王爷在上面,王爷请郡主也上去。”

南宫墨点头,“有劳带路。”

还没登上城楼,就听到城楼上传来的丝竹乐舞声。南宫墨不由得好笑,这位宁王殿下倒是很会折腾,似乎是不遗余力的想要让世人觉得他就是一个不长进的纨绔。也不知道他是想要隐藏自己呢还是太过的放浪不羁,或者两者都有吧?

看到南宫墨上来,宁王扭头朝她举了举杯,笑道:“星城郡主,过来一起喝一杯?”

南宫墨一头黑线,“王爷倒是自在。”

宁王放声大笑,“人生得意须尽欢,郡主也不是俗人,何必在意这些繁文缛节?”

“见过郡主。”坐在宁王身边的碧烟起身行礼。

“郡主,咱们又见面了。”一个妩媚的女声响起。南宫墨挑眉,竟然还是个熟人。正是那日在香料店里遇到的老板娘,再看看宁王身边坐着的美人儿,无一不是一等一的绝色。女子们巧笑嫣然地在宁王的示意下向她行礼。

南宫墨抬手笑道:“客随主便,不必客气。”

宁王击掌赞道:“这就好,星城郡主果然比卫君陌那小子痛快多了。坐下说话。”

南宫墨也不客气,在两个女子搬到自己跟前的椅子里走了下来,抬眼看向远处,古战场在山峰的阴影下即使是艳阳天也依然显得有几分肃杀之感。

南宫墨挑眉,“王爷在这里,是看战场呢?还是看美人呢?”

“看战场上的美人和美人的战场。”宁王笑眯眯道,抬手勾起一个女子的下巴轻抚了一下,逗得女子笑得花枝乱颤。南宫墨早明白了宁王的脾气,也不跟他计较,笑道:“王爷的情趣,寻常人果真是欣赏不来的。”

宁王点头,“比如说你家那个冰山木头。”

南宫墨饶有兴致地道:“但是…我觉得若是有的选的话,这世上大多数人还是宁愿选我家的冰山木头的。”

“哦?”宁王挑眉,“就因为他长了一张俊脸么?本王长得也不差。”摸摸自己的下巴,搂住身边的美人儿问道:“是不是?”

美人儿笑道:“王爷自然是英姿焕发的。”

宁王挑衅地看向南宫墨:听到没?

南宫墨微笑不语,宁王的长相放在寻常人中自然还算是不错的,但是跟卫君陌一比起来就有些不够看了。毕竟,基因在哪里放着。就算宁王的母妃是个美人儿,先帝却着实是长得不怎么样。像燕王和长平公主这样,长得像自己的母亲更多了一些的在黄二代中到底还是不多见的。宁王更让人注目的是他二十多年养尊处优的气质和这十来年坐镇一方磨砺出来的气势。

不过,南宫墨以上的话倒是跟长相没什么关系。

旁边的惠娘掩唇笑道:“妾身倒是觉得郡主所言不差呢。”

这话一出,众女子纷纷看向惠娘,眼底都带了几分幸灾乐祸之意。他们都是宁王身边的人,就算惠娘是外面的人根本不在宁王府中却依然还是众多女子潜意识中的敌人。如今听她为了南宫墨的话违逆王爷的意思,自然都乐见她倒霉了。

宁王挑眉,“哦?怎么说?”

惠娘轻声道:“世间女子,所求的不过是一个一心人罢了。都说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卫公子对星城郡主一心一意,如此深情又岂是什么富贵权势能够换的来的?”

听了她的话,众人都是一怔。看向南宫墨的目光也有些复杂起来,只是分不清到底是羡慕嫉妒还是别的什么。

“哦?惠娘这么说,难道本王是个无情人?”

惠娘也不害怕,脆声笑道:“不,王爷是个多情人。”

闻言,宁王放声大笑,“哈哈,惠娘说得好,本王确实是个多情人。这么说,惠娘还是更喜欢卫君陌了?”

惠娘摇摇头笑道:“妾身哪配喜欢谁?妾不过是钦佩卫公子,羡慕郡主罢了。”

宁王笑吟吟地打量着她,好一会儿方才,“你倒是会说话。碧烟,你说呢?”

坐在另一边的碧烟笑容柔媚入骨,还带着一丝小女人撒娇的意味,“妾身自然只喜欢王爷了。”

“很好,本王也喜欢你的很呢。”宁王大悦,抬手就将碧烟扯到了自己怀里,现场又是一片欢声笑语,幸好宁王还有些分寸没有当场演出什么刺激的表演。南宫墨叹气,默默无语问天。她上来就是为了看宁王怎么泡女人么?

即使没人在怀,作为主人宁王也没有冷落了客人,悠然问道:“这些日子,你俩干什么了呢?”做说客做到这两人的份上,也算是厉害了。宁王就没见过这么悠闲的说客,这俩还记得幽州那边打仗正打得热火朝天么?

南宫墨道:“到处走走,或者在客栈里休息啊。”

“你们就没打算使点劲?”宁王扬眉道。

南宫墨不以为然,“我们像卫鸿飞那样天天上门求您,您就能答应么?”

“自然不能。”宁王殿下丝毫没有耍弄了卫家三父子的愧疚感,答得理直气壮。

南宫墨耸耸肩,“所以,我们为什么要着急?等舅舅想清楚了自然就会做决定了。这决定也不是咱们能够左右的不是么?”

宁王翻了个白眼,“那三哥叫你们俩过来到底是干嘛的?吃白饭吗?”

南宫墨笑容可掬,“舅舅放心,我们吃的不多吃不垮你的。”

闻言,宁王眼眸微微眯起。上上下下打量着眼前的女子。南宫墨端坐在椅子里,一口一口的浅酌着杯中的清茶,神态自然的任由他打量。许久,才听到宁王沉声道:“看来…你们这些日子也不是什么都没做啊。”

南宫墨眨了眨眼睛,“我不太明白宁王舅舅的意思。”

宁王轻哼一声道:“这些日子将隰州的事情查的挺清楚吧?卫君陌想要干什么?”

南宫墨摇头,无辜地道:“我不明白舅舅在说什么呢。”

“很好。”宁王扬眉笑道:“本王倒要看看,你们俩能憋到什么时候。”

“……”不用什么时候,比卫鸿飞有耐性就可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