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6、嫁祸?第二次谈判/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卫鸿飞的耐性确实是不多了,所以他做了一件相当愚蠢的事情。

他派人扮成了燕王府的人,去刺杀宁王。在隰州的地盘上想要刺杀宁王,就跟在燕王府想要杀了燕王一样的不靠谱,所以,这些人理所当然的失败了,甚至有一些刺客被宁王个活捉了。宁王一审,这些刺客一口咬死了他们是燕王府的人。于是,南宫墨两人再一次被宁王“请”进了宁王府。

这一次,宁王脸上再也没有了往日里总是懒洋洋地笑意。整个人仿佛气势逼人,仿佛一只暴怒的雄狮。

“你们两个,有什么话要说么?”宁王盯着两人,冷声问道。

卫君陌伸手拦住南宫墨,问道:“说什么?”

碰!

宁王狠狠地拍了一下桌面,冷笑道:“说什么?赶在本王的地盘上刺杀本王。是你们的主意还是我三哥的主意?难道你们觉得,本王死了你们就可以掌握泰宁卫了?”卫君陌微微蹙眉,“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哦?”宁王摸着下巴,有些不怀好意地看着卫君陌,“你说不是你们干的,谁能证明?本王凭什么相信你们?”

“你想怎么样?”卫君陌冷声道。

宁王道:“很简单,既然你说不是你做的,把凶手找出来。在此之前,星城郡主留在宁王府做人质。”

卫君陌道:“我还有更简单的主意。”

“说说看?”宁王挑眉。

锵地一声,软剑出鞘。卫君陌手中剑锋直指宁王,“杀了你,坐实这个罪名刚好。”

以卫君陌和南宫墨的武功,刺杀宁王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可能怕别的杀手来?甚至连柳寒和星危都没有动用?那不是自找失败么?也许要强闯进宁王府杀了宁王不容易,但是现在,这么近的距离卫君陌若是想要杀宁王绝对没有不成功的道理。宁王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脸上的笑容也有些僵硬了。

“卫公子,你干什么?!王爷可是你舅舅。”旁边的管事吓得脸色发白,连忙劝道。同时也在心中暗暗吐槽,王爷就是有本事把任何事情都搞到难以收场的地步。明明心中并没有怀疑卫公子和星城郡主,偏偏要去招惹对方,现在好了把人给惹毛了怎么收场?

“你敢动本王?”宁王扬起下巴,傲然地盯着卫君陌。

卫君陌没有答话,只是将手中的见往前面送了送。思归剑锋利的剑锋距离宁王的喉咙还有两寸,但是剑锋上的寒气却已经在宁王的皮肤上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卫公子,卫公子息怒啊。”管事惊慌地道:“郡主…郡主,您看这……”王爷的命在别人手里,即使是隐藏在暗处的暗卫也不敢轻举妄动。卫君陌距离宁王太近出手又太快了,他们根本连反应的时间都来不及。

南宫墨耸耸肩,表示自己也不能为力。

双方僵持了好一会儿,宁王突然笑了起来,抬起手轻轻拨开了自己跟前的剑锋,赞了一句好剑。然后才看着卫君陌幽幽道:“你这性子,也未免太急躁了一些吧?年轻人,果然还是要再历练历练。”

“…。”你是忘了,卫君陌的年纪比你还要大一岁么?

卫君陌冷笑一声,收起了思归剑拉着南宫墨到一边坐下,“想要做什么,说吧。”

宁王轻哼一声,一定要跟五姐说,这小子太讨厌太不尊重长辈了。

忿忿不平的宁王殿下却没有想过如果方才卫君陌稍微有些示弱,只怕他就要提出无数的条件来压榨对方了。

宁王又恢复了原本的慵懒闲适,仿佛方才的怒意和阴郁是众人的错觉一般。摸着下巴打量着卫君陌道:“卫鸿飞跟你完全不是一个路数啊,看来…你果然不是姓卫的种。”就连脑子都差的太多,他的那些把戏在卫君陌面前根本玩不转。卫君陌也不像南宫墨那样有耐性跟他兜圈子,他根本不理人,有什么事情也是直来直往,但是宁王可不会将他当成毫无心机的武夫。一不小心,他只怕就要落得跟瓦剌那个蛮子首领一样被卫君陌忽悠的下场了。

“宁王殿下。”南宫墨沉声道,俏脸微沉。

宁王啧了一声,没好气地道:“这件事是谁干得本王心里有数,不过…证据本王没有。所以,你们要替本王把卫鸿飞赶走,并且不能伤他性命。”

南宫墨偏着头,“你又不肯跟我们合作,我们凭什么要帮你?”

宁王笑容可掬,“本王中立,就是对你们最大的帮助了。不是么?”

这话确实是没错,不过…只是这样的话总感觉有些亏了呢。

“王爷这样,也算是打算左右逢源么?记不得罪燕王又不得罪朝廷?”

“本王是啊,你咬我?”宁王笑得越发灿烂起来。

南宫墨无语,面无表情地瞥了他一眼,道:“谢谢,没兴趣。”这么光明正大的承认自己想要做个左右逢源的墙头草,也算是无耻出境界来了。

卫君陌看着宁王,冷然道:“你想扩军?需要粮草么?”

宁王笑容一窒,看向卫君陌的目光有点冷。大厅里的气氛再一次变得凝重起来。许久,宁王才道:“本王自有打算。”

卫君陌道:“我保证,半年之内一粒粮食也进不了隰州。除非,你有本事从西域买粮回来。”可惜,西域并不盛产粮食,更不用说路途遥远从西域买粮回来的价格也绝不是宁王能够承担的起的。

“大言不惭!”宁王冷笑道。隰州虽然地处偏僻,但是总有几条路能够通向南方,大不了就是路难走一点,价钱高一点。卫君陌说一粒粮食也进不了隰州?谁信?这世上没有不愿意赚钱的商人。卫君陌却并不着急,淡淡道:“安夏你是不用想,瑾州辰州现在在闹饥荒,被逼急了的人就算是军粮也敢动,更何况…你那是军粮么?”宁王买粮来确实是做军粮的,问题是还没到他手里就只能算是普通的粮食。甚至,如果宁王不肯跟朝廷合作,他买的粮食连明路都不敢走,只能走暗道偷偷运回隰州。若是粮食被人抢了,抢了也白抢。

“另外,你能走的也就是几条通往隰州的小路了。那些地方山贼横行,如果…我再放一些人在哪里,你打算用多少时间来剿匪?”

宁王的脸色有些难看了,但是卫君陌的话却还没有说完。

“最后,目前与你有交易的粮商,其中有三家…可能会拒绝跟你合作。”

混蛋!

宁王殿下眼中怒火腾腾,目前跟他合作的粮商一共也才五家,照卫君陌说得就算什么问题都没有他至少也会损失一半的粮食。良久,宁王方才咬牙切齿地道:“本王不信!”

卫公子垂眸,“你可以试试看。”

南宫墨看看宁王殿下铁青的脸色,抿唇浅浅一笑。看到宁王憋屈,她突然觉得心情好了无数倍。抛给卫君陌一个赞赏的眼神,卫公子冷峻的唇边勾起一丝极浅的笑意。看着两人眉目传情,宁王越发的怒火中烧起来。本王要杀了他们!立刻!现在!马上!

王爷,息怒啊。管事苦着脸看着宁王一脸要爆发了的模样。

“启禀王爷,靖江郡王求见!”门外,侍卫禀告道。

“让他给本王滚…让他进来。”宁王咬牙切齿地道。

“是,王爷。”

不一会儿,卫鸿飞父子三人就被人带着进了大厅。难道坐在一边的南宫墨和卫君陌倒是并不惊讶,他们自然知道两人一大早就被宁王召进宁王府的事情。再发现大厅里的气氛有些不太好,卫鸿飞心中暗喜。

“下臣见过王爷。”父子三人齐声见礼。

宁王轻哼一声,淡淡道:“免了,靖江郡王知道昨晚宁王府发生了什么事吧?”

卫鸿飞连忙道:“下臣正是听说昨晚宁王府有刺客,不知王爷贵体安康?”

宁王冷冷道:“大难不死。”

卫鸿飞一脸庆幸笑道:“王爷金尊玉贵,必是有大福气的人。只是那刺客做实事可恶,不知…王爷可查到那些刺客的身份了?有什么需要下臣效劳的么?”

宁王端起茶杯浅酌了一口,垂眸淡淡道:“还没什么消息,靖江郡王若是能够帮本王抓住那幕后主使者,自然是最好了。本王,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卫鸿飞笑容一僵,连忙道:“下臣一定尽力而为。”心中却不由得暗暗惊诧。宁王就算不完全相信是燕王府的人所为,至少也应该有所怀疑才对。怎么会不咸不淡的说没有消息?是昨晚出了什么纰漏,还是卫君陌两人做了什么?

想到此处,卫鸿飞不由得有些焦急起来,“王爷,不知…刺客可有活口?”

宁王点头,“确实有两个。”

“那…。”

宁王不耐烦地道:“本王让人审了刺客,不过他们只知道胡说八道,让本王甚是恼怒。”

“既然如此,不知能否让在下见见那些刺客?”卫鸿飞连忙道。

宁王挑眉,“靖江郡王这是不相信本王府上的人的手段?”

“不敢。”卫鸿飞忙道:“只是,多一个人也多一点法子罢了。”

宁王思索了片刻,方才点了点头道:“也好,既然这样你们两个也一起来吧。”最后这一句,却是对南宫墨和卫君陌说得。

于是,一行人起身转移向宁王府的地牢。

宁王府的地牢并不是什么好地方,跟隰州城中的大牢不同,这里是宁王私下处置人的地方。不过地牢里并没有什么犯人,宁王处置人一向是干净利落,绝对不会留下诸如囚犯这种生物的。如今阴暗的地牢里也就只有昨晚才刚刚投进来的三个犯人了。

只是半个晚上而已,这三个人就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形了。整个牢房里都充斥着浓郁的血腥味和阴暗潮湿的味道,让刚刚进来的人忍不住作呕想吐。

“王爷。”

两个侍卫上前行礼,宁王挥挥手问道,“怎么样了?”

侍卫奉上刚刚录好的口供,道:“他们还是坚持…是燕王府所为。”

“胡说!”宁王大怒,随手就将口供丢到了一边,“本王跟三哥关系一向不错,三哥怎么会做这种没品的事情?给本王继续打!”

等待行刑的侍卫立刻提起鞭子朝着被绑在阻止上的人打去。地牢里,惨叫声此起彼伏。卫鸿飞脸色有些僵硬,跟在他身后的卫君博和卫君泽脸色更是难看。他们虽然都是出身郡王府,也见过不少阴私的事情。但是向这样赤裸裸的鲜血淋漓却还是第一次见到。

“说!到底是谁派你们来的?”

“卫、卫公子…”

“胡说!”行刑的侍卫冷笑道:“你们是紫霄殿的人么?紫霄殿的杀手你们能排第几?”其实这些刺客的身手并不差,就算真的比起紫霄殿的杀手也未必能差到哪儿去。但是宁王府的暗卫也不是摆设,宁王府守卫森严,行刺的一方也没有打算真的成功,也才造就了如今这样的局面。

“我们…是,是燕王府的人。”一个刺客无力地道。

“还嘴硬。卫公子还在隰州,燕王殿下会在这个时候派人来刺杀王爷么?”

“我们…是燕王府的人……”那刺客仿佛听不懂侍卫在说什么,喃喃的重复道。

“王爷。”卫君博沉声道:“已经打成这样了还不肯改口,王爷何以肯定他们是在说谎?”这些刺客都被打成血葫芦了,何以宁王就是坚持不信?难不成宁王和燕王的感情真的这么好,无论如何都不肯相信燕王要杀他?若是这样,就有点麻烦了。

宁王撇眼看他,“你有什么意见?”

卫君博连忙拱手道:“在下只是不明白,王爷为何就……”

宁王冷笑,“为什么不相信刺客的话?卫大公子的意思是,这些刺客就是本王的三哥排来的?”

“在下不敢。”卫君博道:“只是,在下实在不明白这些刺客何以如此嘴硬?王爷可查证过刺客的话?”

只要宁王去查,他们自然有法子将线索引向燕王府。

旁边,南宫墨叫道:“宁王舅舅,卫大公子说得确实是有几分道理,不查只怕也不能让人心腹口服。不过…我还有个更好的办法,所不定能够让他们吐出实话呢。”

“哦?”宁王挑眉。

南宫墨道:“不知可否借府上碧烟姑娘一用?”

“你是想要用碧烟的魔音摄魂之术?没用的。”宁王道。碧烟的魔音摄魂确实是可以影响人的心神,但是时间并不长用来做类似于刺杀的事情比用来刑讯有用。毕竟,这种经过训练的死士和杀手,影响他们片刻的心神容易,但是想要彻底迷惑住他们,甚至让他们吐出实话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被打成这样都还能守口如瓶的人,又岂会因为区区的摄魂术而招供?至少,碧烟只怕还到不了这个程度。

南宫墨笑道:“舅舅尽管放心,我既然这么说了自然就有这个把握。”

闻言,卫鸿飞三人脸色微变,想要阻止却又没有合理的借口。卫君泽冷笑了一声道:“严刑逼供都没有用,郡主觉得自己比这些刑讯高手来厉害?”

南宫墨只当没听见他的话,转身对宁王道:“我需要时间准备准备。”

宁王沉默的看了南宫墨好一会儿,方才点头道:“可。”

半个时辰后,三个刺客被人带出了阴暗的地牢换到了大厅里。碧烟看了看血迹斑斑的三人,再回头看宁王,“王爷,这是?”

宁王道:“是星城郡主需要你的摄魂术帮忙。”

碧烟掩唇一笑,“郡主看得上碧烟,是碧烟的福分。一定尽力而为。”

南宫墨点头,“有劳碧烟姑娘了。”

宁王挑眉看着南宫墨道:“你要的都帮你准备了,让本王看看星城郡主的本事吧。”

南宫墨笑道:“一定不让王爷失望。”

三个刺客被折磨了许久,其实都有些奄奄一息了。被人抓着站在地上也是软绵绵的,仿佛随时都会咽气一般。其实,这种情况现在死了对他们来说也算是一件好事。伤成这样,就算被宁王放了也很难养好了。

只见南宫墨素手一挥,一把银针激射而出分别落在了三人身上的各处穴道上。原本奄奄一息的三个人突然像是吃了灵丹妙药一般精神一震,就连因为失血过多而苍白的脸色都回复了几分红润。只是有了精神,身上的疼痛感也就更加清晰了。

南宫墨手里把玩着银针,笑眯眯道:“三位身体都不错,所以你们放心就算他们把你们打烂了,只要不伤到要害我也能救得回来的,保证你们活蹦乱跳。”这样的法子,自然也是有短处的。就算他们逃过了一劫,也是活不久的。过不了多久就会因为油尽灯枯而死。

南宫墨取出一瓶药用银针沾了沾,然后对着其中一个人的穴道刺了下去。原本并没有什么,经过艰苦训练的死士不可能连一根银针都抵挡不住。但是渐渐地就发现,那人开始颤抖,甚至浑身都开始痉挛起来。在南宫墨刺下第三针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口中爆发出痛苦的嚎叫。

不仅是被扎针的人,围观的人看着眼前的蓝衣女子也不由得脸色发白。

宁王揉了揉自己的胳膊,看向卫君陌,“你媳妇儿到底做了什么?”一根针而已,也没有扎到要害啊。平时抽鞭子拔指甲等等绝不手软的宁王殿下被刺客的哀嚎弄得浑身发寒。有的事情,越是漂亮温柔,越是让人恐惧。真打得鲜血淋漓叫起来也就没那么惊悚了。

卫君陌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回头你可以试试。”

(づ ̄3 ̄)づ,今天一口气走了十五公里!十五公里!我果然有女汉子的潜力,平时两三公里都觉得远肯定是无病呻吟,以后再也不酱紫了!瓦一定会拥有强健的体魄和坚韧的品格。加油(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