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金钱攻势,宁王的痛苦抉择/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南宫墨并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只是,人体的有些经脉和穴位经过适当的刺激之后是可以提高人对痛苦的感受程度的。人体对外部刺激的感觉会变得更加的敏锐,通俗一点说就是对痛苦的感受力会大幅增加,承受力却会同比的降低。比如被蚂蚁叮一下,寻常人可能感觉有点痛也就算了。但是被刺激过之后的人感受到的可能就是钻心的疼痛了。再怎么经过严厉训练的人,只要还是活人智力正常神智清楚的,总是有一个承受度的。端看,你能不能触碰到那个底线而已。

南宫墨收起银针,笑眯眯地对站在一边的侍卫道:“现在可以继续行刑了。”

两个侍卫面面相觑,看着那不停抽搐的人一时间竟有些下不了手。他们其实很怀疑,如果再动手这人很可能下一刻就会被他们打断气。要是让犯人死在了他们手上,岂不是显得他们刑讯的手段十分不专业?

“放心吧,我保重他不会有问题。”南宫墨淡定地道。

“动手吧。”宁王在侍卫搬来的椅子里坐了下来,撑着额头懒洋洋地看着眼前的犯人浑不在意地道。

“是。”既然王爷都这么说,他们当然也没有意见了。

“啪!”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在大厅里响起,行刑的侍卫吓了一跳险些将鞭子给扔到了地上。他们只是试探性的抽了一鞭子,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但是这位的叫声…绝对比他们昨晚一整晚使尽了手段还要凄厉。同时,看向南宫墨的目光里更多了几分敬畏之心。

又是一鞭子抽下去。

恍如野兽绝望的哀嚎响彻了整个大厅,倒在地上的男子此时不仅是浑身颤抖痉挛,甚至开始口吐白沫,眼睛翻白了。被押着在旁边观看的两个刺客也是面如死灰。他们不知道南宫墨对他们的同伴做了什么,但是自己的承受能力他们还是清楚的。只是被抽鞭子…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即使真的被活活抽死了也未必能让他们屈服。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生不如死?

“星城郡主,你这算什么办法?眼看着人就要被打死了。”卫鸿飞脸色铁青地道。

南宫墨挑眉道:“郡王放心,我虽然医术不精,但是留他一口气还是没有问题的。”说罢,抬手阻止了还在继续挥鞭的侍卫,走过去蹲下身,在浑身抽搐的刺客几处穴道上飞快地点了几下,地上的人渐渐地平静下来,很快就只能听到低低的呻吟声。但是呼吸什么的却已经渐渐地开始趋于平缓了。

南宫墨站起身来,笑道:“既然缓过来了,那么我们来继续吧?”

还来?

宁王偏过头看了一眼卫君陌,却没有看到对方眼中有丝毫的变化。对于男人来说,一般发现自己身边的女人如此凶残,无论是再怎么样的天香国色,也是敬而远之多过喜欢的吧?就算是他,再怎么喜欢美人,对南宫墨这款的也早就毫无兴趣了。难不成,卫君陌就喜欢这种口味的?

卫君陌侧首,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在他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又转回去继续专注的望着南宫墨。宁王发现自己竟然从那面瘫的面孔上看出了几分温柔。

我去,要不要口味这么重?!对着这么凶残的女人还能够柔情万丈?

南宫墨取出一个小巧的药瓶直接掰开刺客的嘴倒了进去。刚刚还软瘫在地上如一滩烂泥只会声音的人痛楚的在地上翻滚起来。嘴里发出呜咽不清的哀嚎。

“星城郡主,你该不会是想要杀人灭口啊?”卫君泽厉声道。

南宫墨挑眉,“卫二公子不必担心,这不是毒药。”

“不是毒药他会这样?”

“他死了么?杀人灭口我会直接给他喂入口夺命的药,何必如此费事?”南宫墨淡淡道。卫君泽反驳不能,只得轻哼了一声低声嘟哝道:“谁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

“啊…唔…饶命…我招,我都招…”刺客仿佛终于受不住了,痛苦的叫道。

又等了片刻,南宫墨才满意地点点头,伸手将一颗药丸塞进了他嘴里。渐渐地那刺客终于平静了下来,只是被折磨了一晚上,又被南宫墨这么一番折腾根本就提不起半点力气。终于远离了疼痛的感觉简直宛如置身在天堂一番的舒适。那刺客连眼睛都没有睁开,仿佛耗尽了心神躺在地上昏昏欲睡了。

南宫墨这才起身含笑看向一直等在一边的碧烟笑道:“碧烟姑娘,下面就要看你的了。”

碧烟看向南宫墨的目光充满了敬畏,甚至比平时对宁王还更加恭敬。她一直以为宁王那样动辄砍人手割人舌头甚至要人命的人已经是世上最可怕的人了。但是现在她才知道,原来这世间还有手段比宁王更可怕他的。她不是寻常的闺中女眷,曾经也是跟随宁王观摩过刑讯犯人的,有的经过特殊训练的死士,是真的即便是被活活打死被折腾的不成人形也不会开口的,甚至还会留下一些假的口供误导人。却从没见过向南宫墨这样轻描淡写就能将一个训练有素的死士折腾成这样的。她甚至能够感觉到,每当南宫墨靠近那个刺客的时候,那个刺客整个人都在颤抖,那是真的畏惧。

南宫墨以前也从没用过这种手段,一来是她对死士毕竟不算了解,二来完全无毒却能够让人感到万分痛苦的药她也没有,这是最近才研究出来的玩意儿。三是她也没有碧烟这样的摄魂术。如今正巧因缘际会碰到碧烟这样的人试试也是无妨的,这一套法子其实对卫君陌甚至星危这样的人来说未必管用,但是南宫墨认为能够跟着卫鸿飞任由他调遣的死士,应该不会到这种级别才是。

碧烟上前两步盈盈一笑,“碧烟遵命。”

碧烟抬起手来,手腕上带着一只白玉手镯,手镯上挂着几只精致小巧的白玉铃铛。只见碧烟轻轻晃动着手腕,白玉铃铛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整个大厅里也是静悄悄的,另外两个刺客早被人点了穴道动弹不得。

听着清脆舒缓的铃铛声,地上的刺客原本还紧皱的眉头也渐渐地舒展开来。原本还微微颤抖的身体也跟着平静了下来。

“你还痛么?”碧烟的声音轻柔的响起,仿佛带着无限的担忧和心疼。

刺客闭着眼睛,迟疑了一下缓缓的摇了摇头。

“那就好。”碧烟面色平静如常,声音却仿佛带着雀跃和欢喜,一只纤纤素手轻柔的抚上他的眉心,轻点着,“幸好你没事,以后不要这么傻了,命只有一条。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命只有一条,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困了么?”

困啊。听着耳边慢悠悠的铃声,刺客很是困顿的想着。周围静悄悄地,他也从未感觉到这么舒服过。很想伴着这铃声一直就这么睡下去,就像…他小的时候母亲在他床边摇着的摇铃。还有那个声音,好温柔,好美…她是谁?我…又是谁?

“睡吧,睡醒了一切都会好的。”

“都会好…的?”刺客低声呢喃着。

“是的,没事了…睡吧,一切都不会好的。以后,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声音轻柔如水。

刺客忍不住微笑起来。

“是谁让你来了?他为什么不救你?”

刺客微微蹙眉,神色间似乎多了几分挣扎。碧烟手腕一动,声音更柔和了几分,“乖…别怕,告诉我。我会保护你的。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告诉我,是谁?”

“是…是卫…君…”

“碰!”一声清脆的瓷器落地碎裂的声音在大厅里响起,碧烟身子微微一颤脸色有些难看地扭头看向声音的来处。卫鸿飞手中端着的茶杯不知怎么的摔落到了跟前的地上。瓷器砸在大理石的地上瞬间摔得四分五裂,杯中的茶水也溅得到处都是。

被这突然而来的声音打扰,刺客猛然睁开了眼睛,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若不是闪得快,只怕碧烟也要被鲜血喷了一身了。吐过血之后,刺客脸色迅速的灰败起来,不一会儿功夫便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靖江郡王,你这是什么意思!”碧烟愤怒地瞪着眼前一脸平静的卫鸿飞怒道。这种被折磨的已经接近崩溃的人确实是心神最脆弱最容易突破的时候没错,但是就因为脆弱所以更需要把握分寸。她不是没有更厉害的手段但是根本不能用。饶是如此小心翼翼,却还是在差一点就要问出来结果的时候被卫鸿飞给毁了。

也幸好她没有用上更厉害的手段,所以只是被刺激到了的刺客出问题了,若是她用上最厉害的手段,到时候卫鸿飞来这么一出只怕吐血的就是她了。

卫鸿飞却是毫无愧疚,淡然道:“抱歉碧烟姑娘,本王一时手滑。”

卫鸿飞就算再不受宁王府待见也是个郡王,碧烟一个甚至没什么名分待在宁王府的女子自然不能拿他如何,只得看向宁王希望宁王能够为自己讨回公道。

宁王淡淡地比起眼睛,打量着卫鸿飞问道:“靖江郡王,你这是什么意思?”

和碧烟一模一样的问话,但是卫鸿飞却绝对不能用方才的态度打发宁王。所以他微微垂眸,很是诚恳地道:“下臣一时不慎,还请王爷见谅。不过,看来这些刺客并没有说谎,虽然话没说完……”

“靖江郡王不会是想要说,这个刺客方才想要说的是卫君陌吧?”南宫墨冷笑,不等卫鸿飞说话就开口打断了她的话。卫鸿飞脸上有些挂不住,怒斥道:“星城郡主,你到底懂不懂礼数?三番两次的打断旁人说话……”

“无瑕既不是令爱,也不是你儿媳妇,她的礼数不需要外人来操心。”卫君陌冷然道。

卫鸿飞心塞,他讨厌卫君陌,不想认卫君陌是他的事情。但是卫君陌这样毫不客气地跟他划清界限却让他感到十分的难堪。

南宫墨也不理会卫鸿飞的指责,继续道:“名字里面有卫和君字的好像不只是卫君陌一人。更何况…靖江郡王是不是忘了,刺客还剩下两个呢。本郡主既然能做到第一次,就不担心做不到第二次。”

碧烟掩唇笑道:“郡主说得不错,这种事儿只会越来越熟练。”想起自己之前还想要勾搭卫公子,虽然这是王爷的意思但是碧烟还是觉得背脊发寒。她只是一个会点没什么大用的秘术的弱女子而已,一点儿也不想得罪这位星城郡主啊。

卫鸿飞脸色微变,剩下的两个全程围观了的刺客也不由得脸色难看起来。求救地望向卫鸿飞,卫鸿飞自然不可能承认,淡淡地偏过了头去当什么都没有发生。两个刺客的脸色更加萎靡起来。他们虽然不明白在同伴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却清楚的知道他们绝对不想要那样的事情在自己身上再发生一次。

卫鸿飞站起身来,拱手道:“王爷,下臣突然想起来还有要事在身,就先失陪了。”

宁王并不阻拦,只是深深地望了卫鸿飞一眼微微点头。

卫鸿飞知道宁王已经开始怀疑他了,见他如此暗暗松了口气,对两个儿子使了个眼色三人立刻起身出门去了。

看着卫鸿飞走出去,南宫墨笑眯眯地看着宁王道:“宁王舅舅,这两个,还用继续审么?”

“审什么审?”宁王没好气地道:“给本王带下去,杀了!”从一开始他就没相信过卫鸿飞。

南宫墨也不在意,笑道:“你猜,接下来卫鸿飞会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赶快逃命了。”宁王不屑地道。卫鸿飞肯定认为他离开之后他们会继续审问剩下的两个刺客。不趁着这个时间逃命还留着干什么?卫鸿飞却不知道,如果宁王真的想要他的命的话,就算一直找不到证据他也没那么容易就能够走出隰州城。

南宫墨拍拍手笑道:“既然如此,宁王舅舅的要求咱们达成了,现在是不是可以来谈谈报酬了?”

“什么要求?”宁王装傻。

南宫墨无语,“王爷这样可就没意思了,您说了想办法帮你赶走卫鸿飞还不能伤他的性命。现在卫鸿飞自己心虚跑了,难道不算我们完成了您的条件?”

“那是他自己找死,跟你们有什么关系?”宁王翻着白眼道。

南宫墨义正词严,“没有我,您能撬开刺客的嘴吓走卫鸿飞么?”

宁王怒极反笑,“就算你说出花儿来,本王也不会答应你们的条件的。本王既然饶了卫鸿飞就是不想跟萧千夜撕破脸,若是答应三哥的条件,本王还不如直接杀了卫鸿飞,何必费这个事儿?”宁王打定了主意不想过早的介入这场战争。

卫君陌垂眸,淡然道:“不需要你协助燕王府,也不用你现在就选择立场。”

宁王挑眉,饶有兴致地看着卫君陌,“那你们来隰州是干嘛?劝本王保持中立?本王原本就没打算要插手啊。”

卫君陌淡然道:“泰宁卫借我用用。”

“泰宁卫借你用用?你当本王的泰宁卫是大白菜可以随便借么?”宁王震惊,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卫君陌半晌,仿佛在看什么怪物。好一会儿才慢慢开口道:“更何况,你当本王傻么?借你兵马去跟朝廷打仗,跟本王自己打有什么差别?本王有什么好处?”

卫君陌道:“不会以泰宁卫的名义,借我十五万大军,每个月每个士兵我给你二两银子,百户五两,千户五十两,将领五百两,粮饷我自己准备,士兵伤亡抚恤金也由我来赔。有了这些钱,你可以继续扩你的军,安置流民。我帮你打通往南方的粮道,你至少可以再扩充三十万兵马。”

“你是说?”宁王摸着下巴,显然有些异动。

卫君陌点头,“我付现银,这是一百万两。你同意,现在就可以拿走。”

宁王用仇富的眼神瞪着眼前的冷面公子,虽然他贵为藩王,手握泰宁卫数十万兵马。但是说实话如果扣除掉隰州官库的存银的话,他自己别说一百万两,连拿出八十万两也都费劲。没办法,隰州本来就是地处偏僻,连年征战没比幽州少多少。他表面上过得轻松写意,但是要养几十万的大军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自己时不时贴些钱都是常事了。在这件事情上,想必他家三哥跟他一定有共同语言。不过……

“一百万两?三哥可真是够信任你这个外甥的?不过,区区三个月你能打下哪儿?”就算是想要借兵也不是说这一百万拿了就没问题了,之后的军需军饷等等,三个月下来的花费也不会比这一百万两少多少。难道三哥竟然比他更有钱?这不科学!

“这不需要你操心。”卫君陌漠然道:“你只需要选择,同意还是不同意?”

宁王看看放在桌上的银票,在看看神色如常的南宫墨和卫君陌。只觉得左右为难,十五万泰宁卫,那可是他手里的精锐啊。若是被卫君陌给糟蹋完了那他一定弄死这小子。一百万两啊,有了这一百万两,他分分钟可以再扩充二十万大军。而且是三个月!三个月后如果卫君陌还想要用他的人,还必须继续给钱!最重要的是,他隰州完全不必卷入这场战争中。

见他犹豫不定,卫君陌收起银票拉着南宫墨直接走人,“没关系,你可以再想想。”

看着他毫不犹豫离去的身影,宁王咬牙切齿。这种事情…可不是必须好好想、想、么!

亲爱哒们,《盛世医妃》上部三册上市啦~有意购买实体书的亲们可到当当,天猫直接购买。可以在群里找管理员报名团购。没有加群的亲可加凤轻vip验证群:201532384 ,敲门砖:医妃团购。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爱你们(*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