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烧死土豪/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卫君陌提出的条件,被震惊了的并不只是宁王一个人,同样震惊的还有南宫墨。她不知道卫君陌是突然想到主意的,还是一直就是这么打算的。但是这样天马行空的想法确实很难让人相信是卫君陌这样一个性格冷漠的近乎面瘫的人想出来的。当然,南宫墨除外。她当然知道某人性格冷漠不代表他就真的是个冷酷的什么都不管不顾的人。更何况,这位肚子里到底有多黑看他以往的战绩就知道了。只是,冷酷的外表总是会给人一种此人不是阴险会算计的人的错觉。也只有在他手里吃过亏之后才会暗暗后悔自己看走了眼。

“这是你的主意还是燕王的意思?”回到客栈坐下来,南宫墨才忍不住问道。

“是我向舅舅提出的建议。”卫君陌道。南宫墨想了想,燕王一心希望卫君陌带兵打仗在战场上立战功。但是卫君陌却一门心思的想要往外跑,仔细想想这次燕王同意卫君陌出来确实是有些太过容易了,显然卫君陌在背后还跟燕王殿下私聊过。南宫墨倒是没有生气卫君陌瞒着自己这件事,毕竟从一开始在谁能说服宁王这件事情上他们是存在着较量的意思的。或者说,是她无聊了单方面的想要跟卫君陌较劲儿。如果卫君陌直接告诉她计划,她也并不会高兴。不过,现在她也高兴不到哪儿去。卫君陌的这个计划…她居然没有想到过。难不成,她真的比卫君陌笨么?这不可能!还是真如别人说的…一孕傻三年?

仿佛看明白了南宫墨的想法,卫公子唇边勾起一丝淡笑抬手轻轻拂过她颊边的发丝。

“无瑕不高兴?”

南宫墨翻了个白眼拉下他的手,摇了摇头问道:“你觉得宁王会同意么?”花钱雇佣军队的想法很超前,但是宁王会不会答应却是个问题。毕竟,泰宁卫是宁王手中最强劲的底牌,宁王未必能舍得。

卫君陌思索了一下,“七成的可能会答应,我只要十五万。”

这也是正好踩在宁王的承受线以内的一个数字。泰宁卫据说有二十五万,但是他们得到的可靠消息应该是在三十万以上。卫君陌只要十五万还不过半数,既不会让宁王太过担忧万一以后军队不受他控制反受其乱。又可以大量减轻隰州的负担甚至赚一大笔钱。如今朝廷跟幽州打起来了,隰州并非不受影响。从西域到隰州的商人无法再前往南方,南方许多商道甚至粮道再往后说不定也会断掉。卫君陌承诺会为他打通道路同样也是一个极大地诱惑。如今隰州境内无战事,白养着几十万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南宫墨问道:“燕王府有那么多钱?”要说起来,借兵花的钱实在是比从幽州直接募兵花的钱要多得多。如今打起仗来幽州的财政并不宽裕,燕王一口气能拿出一两百万两就为了卫君陌的一个不知能不能成的计划?

卫君陌摇摇头,看着南宫墨道:“舅舅只给了一百万两。”

“也就是说,后面的钱必须要我们自己解决的?”南宫墨道。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当年看着卫公子一出手就是五十万两,南宫墨只觉皇家才是真土豪。但是真的了解他们之后才知道,皇家也有皇家的难处。比如说时不时就空虚的国库,比如说花钱如流水的幽州卫,比如说燕王府的世子还没她手里宽裕等等。

南宫墨眼眸微闪,脑海里闪过一道灵光,“你的意思是,借来的这只泰宁卫以后全权归你调度?”完全没有好处的事情,卫公子肯随便吐出几百万两么?就算是自己的亲舅舅也不能这么大方啊。

卫公子轻轻点头。

南宫墨沉默了良久,终于忍不住问道:“你到底…有没有打算把人还给宁王?”

卫君陌轻声道:“自然要还的,但是如果他们不愿意回去就跟我们无关了。”

“……”你可真有信心。

南宫墨低头盘算了良久,好吧,就当是花钱买一支军队好了,这样算的话这笔买卖还是很划算的。毕竟,卫君陌显然不想染指幽州卫的兵权。但是如果他们两手空空的自己重新组建军队的话,一支军队从组建到完全形成战斗力,没有一年半载的是肯定不行的。至于想要成为泰宁卫这样的百战精兵,十年八年都是少的了。这其中花费的钱财更不是一两百万能够解决得了的。

吐了口气,南宫墨问道:“你有什么打算,完完整整的告诉我。这回不跟你较劲了。”对打仗的事情,南宫墨也不爱较劲。不擅长的事情就是不擅长,没有必要非得事事都显得自己多能耐,仿佛自己无所不能一般。

卫君陌伸手将她揽入怀中,俯身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落下一吻。然后才慢悠悠的轻声说起自己的计划。

听完卫君陌的话,已经是两刻钟以后了。南宫墨无语地望着眼前的俊美男子,半晌说不出话来。特么她还在跟宁王较劲儿,卫君陌都已经想到那么远以后的事情去了,难怪不管宁王怎么敷衍他都一副淡定的模样了。

“如果宁王死活都不同意,你打算怎么办?”南宫墨问道。以宁王的尿性,确实是有可能就为了跟卫君陌赌一口气硬憋着不答应。

卫君陌想了想,“原本是打算先打残了再说。”但是看无瑕那么兴致勃勃的样子,他有些不忍心破坏了她的心情。

“你就不怕他一气之下跟你拼个你死我活?”南宫墨无语。

“我能杀了他,他杀不了我。”

所以你就是仗着自己武功厉害欺负别人不如你么?这样真的英雄吗?

“他是你舅舅。”

卫公子点头,“嗯,我知道。”

所以呢?所以,就没有所以了。

南宫墨震惊的同时也很是佩服卫君陌的奇思妙想和胆量。难怪燕王看重这个外甥比三个儿子更多,卫君陌显然对这些事情有着仿佛天生的天赋,即使他很少表现出来,甚至仿佛没有接受过正统的皇家教育。问宁王借兵,从辰州南下与幽州卫分东西两路包抄朝廷兵马。令朝廷兵马根本无法全力对付幽州不说,如果顺利从瑾州辰州进军金陵显然比从幽州更方便。而辰州这两年境况不加,可以说是赤地千里民不聊生。萧千夜这个新皇在百姓心中的评价自然不高。只要他们运作得力,说不定可以兵不血刃的拿下这些地方。

另外,一旦等到泰宁卫出了隰州。宁王也不是说想要调回来就能够调的回来的了。

“你怎么会想要这样做?”南宫墨轻声问道。

卫君陌淡然道:“这样能够更快结束这场战争,而且…我需要力量保护你们。”这个你们,自然是指南宫墨长平公主和两个孩子。燕王对长平公主和卫君陌非常好这是谁也不能否认的,但是卫君陌并不认为这样的好就可靠了。时移世易,这世上没有什么是不变的。更何况,就算燕王一辈子不变,但是他会老会死,最可靠的永远都是力量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卫君陌从小就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在因为身世被靖江郡王府打压不受先帝重视的情况下,果断抛弃皇族的尊贵身份以十几岁的年纪遁入江湖,组建紫霄阁。这一两年在幽州,看似对兵权并不感兴趣,甚至燕王送到他手里他也往外推。并不是他真的不屑力量,而是他相信最强大最牢不可破的力量不是人给予的,而是自己努力来的。虽然这一两年他似乎没有掌握幽州卫任何兵权,但是卫公子的名声和战绩却早已经传遍了幽州卫,甚至在一直关注着幽州的泰宁卫中也是闻名遐迩。

这也是卫君陌和萧千夜,萧千炽这些皇家子孙不同的地方。他们都是在等待着长辈的赐予或者争夺着长辈手中的权力。而卫君陌奉行的却是,我想要的,我自己会去创造。

南宫墨含笑看在他怀里,笑道:“萧千夜会恨死你。”

“他什么时候不恨我?”卫公子不以为然,从知道了那所谓的星象命格,在萧千夜心中只怕就将他当成必须除之而后快的对象了。懒洋洋地靠在他怀里,南宫墨突然有些诡异的想道:不知道宫驭宸会不会想到卫君陌突然来了这么一出呢?等他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会是个什么表情?当然,南宫墨怀疑这世上有没有人见过宫驭宸的表情。

“郡主,公子。”柳寒进来禀告道:“果然如郡主所料,卫鸿飞一行人已经离开隰州城,往东南去了。”

南宫墨坐起身来,点点头对卫君陌道:“看来是回金陵了,这次回金陵…卫鸿飞要倒大霉了。”

身在隰州这么久没办成事不说,连卫君陌问宁王借兵的消息都没能探出来。这一次,萧千夜不砍了卫鸿飞就算是宽怀大度了。

柳寒笑道:“靖江郡王府的人走得急,听说连行李都没收拾完就直接出城了。”

南宫墨挑眉笑道:“自己作死,能怪谁?他该庆幸宁王现在不想跟萧千夜撕破脸,否则,以宁王的脾气他们父子三个只怕一个也走不出隰州了。柳寒,立刻传信回幽州,让蔺长风,简秋阳和曲怜星尽快赶过来吧。”柳寒精神一震,“郡主,咱们有事情要做了么?”郡主和公子终于决定振奋起来,不再悠闲混日子了么?这些日子待在隰州城里,除了时不时去惹宁王生气,柳寒真心没看出来他们这一趟过来隰州的意义在哪里?早知道如此无聊,还不如留在幽州城里照顾小公子和小小姐呢。

南宫墨微微点头,“快去,让他们尽快。”

“是!郡主。”

果然如卫君陌所料,宁王再纠结了好几日之后终于还是同意了卫君陌借兵的要求。这个借兵自然是暗中的,一出隰州境内泰宁卫就绝对不能再打着泰宁卫的旗号,不能穿着泰宁卫的服饰兵器,于是…这又是一大笔钱。不过刚刚算过账的南宫墨表示不用在意这个,十五万百战精兵,绝对比五十万新兵好使得多。价格是贵了一点,但是性价比绝对超值。

宁王看着手里厚厚的一叠银票,只觉得心情复杂无比。看看卫君陌和南宫墨全然没有心疼的模样,他提出的所有要求全部一口答应,仿佛这场交易是他占了上方的样子,但是宁王就是各种憋屈纠结。他家三哥难道真的是挖到金矿了出手这么大方,完全一副不差钱的模样?没听说幽州境内有金矿啊?

宁王殿下却不知道,不差钱的不是燕王殿下,而是眼前的这对夫妻俩。卫君陌能以一个紫霄殿供应幽州卫多年的军需粮饷,自己手里有的只会更多。毕竟卫公子可不是什么大公无私的人。更不用说,南宫墨当年十里红妆都难以形容的嫁妆。最重要的是,还有他们手里的汉王宝藏,就算分了燕王一部分留在他们手里的也还是占大头。卫君陌绝不会把原本属于南宫墨和弦歌公子的那一份送去给自家舅舅。另外,手下还有一干能人善于经营,虽然如今什么大夏富豪榜上没有他们的名字,但是他们手中掌握的财富却绝对不属于那些豪富们。

宁王恨恨地收起银票,没好气地对这两人道:“钱本王收了,这是调兵的兵符。别让本王知道你们打着泰宁卫的名号在外面干什么不该干的事情。”

南宫墨伸手接住宁王抛出来的兵符,嫣然笑道:“多谢舅舅。”

卫君陌抽出一张单子,一运掌力轻轻送到了宁王跟前,“这些人,你带回去。”单子上写着的一些将领的名字。

宁王眯眼,“什么意思?”

“我没钱养废物,更不养细作。若是因为刺探消息被我砍了,不付抚恤金。要不要收回随你。”卫君陌道。

宁王殿下一口血梗着胸口咽不下去吐不出来,恨恨地磨牙道:“本王知道了!”安插几个探子怎么了?谁军中没有几个探子?他总要知道这两个混账拿他的泰宁卫干什么去了吧?

卫君陌看看他一阵青一阵紫的脸,淡定地道:“你不用安插细作,直接问我会告诉你的。”

“嗯?”宁王一脸的不信,这些日子已经足够让他了解这个面瘫外甥有多么的狡诈了。这么多年卫鸿飞那一家子居然没被他整死,真是太不科学了。

卫公子表示,宁王纯粹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要打辰州,一起么?”

“……”宁王沉默良久,方才面无表情地道:“多谢,不必。”

宁王府这边谈妥了之后收了钱的宁王也是个爽快人,半点也没有之前的散漫,直接将隰州南边距离辰州最近的一个两个军营共计十五万兵马划给了卫君陌。看了那十五万精兵强将之后,卫公子心情大悦,十分大方的直接又甩了一百万两给宁王殿下,表示先借半年再说。捧着两百万两银票,宁王殿下嫉妒的眼睛都红了。一个没有爵位的臭小子,居然敢比他还出手阔绰,真想烧死土豪!

搞定了兵马,蔺长风等人来得也很快。他们虽然不知道卫君陌叫他们跑来隰州干什么,但是既然卫公子召见当然是必须立马赶到了。等到赶到军中看着眼前杀气腾腾正在操练的大军,长风公子惊得险些掉了下巴。

“这…这、这…墨姑娘,你们真的搞定宁王了?”燕王世子都快把宁王妖魔化了,原来宁王殿下在卫公子面前也是不堪一击么?

南宫墨爽快地打断了他的妄想,“宁王搞不定,这些兵马是咱们花钱借来的。两百万。”

“……”本公子真是想给跪了。长风公子绝望地看着眼前的两人,“你俩知道这要花多少钱么?”士兵的衣服,兵器全部要换,军饷给的还不能比在隰州低了。打仗还要死人啊!如果能说服宁王多好,不用他们花一分钱,这俩怎么就不知道努力一把呢?至于努力到底能不能成功长风公子不管,在长风公子看来没成功就是这两人消极怠工导致的。

旁边的曲怜星将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每个士兵一月大约需要一两左右的军饷,还有十五万的大军的军需粮饷和需要准备的兵器等等。保守估计,一个月需要三十万两左右。”这真的是最保守的估计了,自古以来打仗和养兵就是最烧钱的活儿。

南宫墨挥挥手道:“长风公子稍安勿躁,事情不能这么算。如果由宁王出兵,赢得的利益自然是要跟他分的,更不用说泰宁卫是他的人,如果咱们跟他一起,你觉得…在军中咱们能有多少话语权?最后还不是他说怎么办就只能怎么办?”

长风公子翻了个白眼,“燕王府给钱了么?”他可是知道,南宫墨刚刚让人调集了大批银两,很显然,这些钱都是要他们自己出的。

南宫墨笑容可掬地看着他,长风公子只能抚额,“我就知道……”

“别这样,只要打下了辰州和瑾州,银子还会回来的。”

“你以为我不知道辰州现在在闹旱灾么?”打下了辰州银子只会像水一样哗啦啦的流的更快。

“高投资,才会有高回报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