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百姓苦/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天后,卫君陌一行人带着十五万泰宁卫换了身衣裳和兵器,便悄无声息的越过了隰州的边界直奔距离隰州最近的越州而去。越、辰、瑾三州相距不远互为犄角,自古以来便是兵家必争之地。缺少了任何一个地方,想要守住另外两处都是极难的。而越州则是这三各地方中距离隰州最近的地方,自然也就成为了他们的第一个目标。

泰宁卫的战斗力果然名不虚传,即便是还不能对卫君陌等人如宁王一般的信服效忠,但是一旦接到了命令行动起来的效率却依然是十分可观的。一进入越州地界,十五万大军便兵分几路,昼伏夜出短短数日就悄无声息的扫平了越州各地的驻军,摸到了越州城下。从整个大军进入越州到拿下越州城,竟然连十天时间都不到。当然,这其中也有如今越州大旱民不聊生以至于守卫松懈,越州当地的官员更是完全没有想到会有一路兵马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原因。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才能让他们如此轻易的就攻下了一座府城。

坐在越州城府衙里,南宫墨翻看着眼前的账册清丽的容颜上也多了几分阴冷。曲怜星放下账本,揉了揉眉心脸上的神色也有些怪异,“越州府库里竟然有那么多粮食?”这实在是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按理说缴获了这么多粮食他们应该高兴,可惜现在他们谁却也高兴不起来。一路上走来,虽然快马加鞭并未多做停留,但是却也看到了越州百姓生活的困苦。曲怜星和南宫墨还好一些,她们都是见识过不少民间百姓的疾苦的。秦家大公子却是实打实在金陵长大的世家贵公子,即便是听说过,读过再多的书,也比不上亲眼看到来的震撼。

越州已经有两个月没有下雨了,不说今年的初夏的收成几乎没有,没有雨就连秋季的粮食都种不下去。许多百姓过不下去便逃到别的地方去了,但是有更多的人却是连逃都没处逃的。一路行来,卖儿卖女,饿死路边的事情见得不少。也正是因此,看到这些堆积在库房里几乎要烂掉的粮食,才让人觉得分外的愤怒。

曲怜星将几本册子放到了南宫墨面前,道:“府库里共有存粮二百一石万石,库银一百九十万两。另外,从知州府里还抄出来六十万两现银。”都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这话果然不假。这位越州知州仿佛是当年张定方造反之后才上任的。这才两年时间就能从府里抄出来这么多的私房钱,果然是敛财有道。

秦梓煦皱眉道:“这两年越州粮食欠收,这么多粮食哪儿来的?”听说越州连赈济百姓的粮食都拿不出来,但是库房里却堆着两百万石粮食!

曲怜星翻了翻账册,道:“朝廷去年已经减免了越州等几个受灾的地方的赋税,但是…越州的百姓似乎并不知道这件事情。所以,今年的税收也是照交的。”

秦梓煦挑眉,“用什么交?”没有粮食,老百姓也不能变出粮食来交税吧。

曲怜星冷笑道:“卖田卖地,卖儿卖女,即便是粮食欠收,越州今年也还是收了将近八十万石的粮食。至于剩下的…是越州知州买的。”

“嗯?”秦梓煦很快便想明白了,脸色也越加难看起来,“你是说…越州知州跟越州的富商勾结,从外地买来粮食然后高价卖出?”

曲怜星点头,“虽然越州附近大旱,但是据我们得到的消息,江南沿海,中原地区,以及蜀州等地这两年却是连年丰收的。朝廷去年拨下了三百万两银子赈灾,这些钱最后到了越州的时候入账是二百一十万。这二百一十万全部被用来与富商合作从各地买了大批的粮食回来。不过,买回来之后却并没有免费发放给越州的百姓,而是以比原本的粮价高出三倍的价格卖出去。现在越州的粮价已经是外地的五倍不止了。”

“混账!”秦梓煦大怒,他们这些豪门世家的子弟出去做官不敢说绝对没有做过贪墨的事情,但是却都明白凡事要有个度。向越州这样是属于把百姓往死里逼的事情,不也是给自己自寻死路么?把自己的治下弄得民不聊生,难不成就以为真的没有人管得了他了?

“越州知府背后是什么人?”秦梓煦问道,区区一个知府,只怕还没有这么大的胆子。

曲怜星唇边勾起一丝嘲弄的笑意,道:“高义伯府,还有…这位知州似乎是周襄的门生。”

秦梓煦皱眉道:“我记得…周襄还算是个清廉的。”虽然周襄这老头子是挺讨人厌的,但是倒是不贪财,也不怕过清平日子。否则,当年他也不可能在先帝的手里保住一条命。

曲怜星道:“周襄清廉,不代表他的门生也愿意过苦日子啊。”

秦梓煦点点头,“那倒也是。郡主,你有什么打算?”

南宫墨抬手扔出一本册子,淡淡道:“上面勾了红名的,全部抄家。立即公布下去,今年的粮税全部减免。还有,发征兵令,十八岁到四十八岁的男子,只要自愿的。”

秦梓煦接在手里,剑眉深锁。这三条都很不错,但是仔细想想这三条都有很大的问题。

见他如此,南宫墨也不着急,淡然一笑道:“有什么意见,慢慢说。”

秦梓煦叹了口气道:“我知道郡主很生气,但是…咱们刚到越州就抄了各地富户,只怕对卫公子和郡主的名声不好。再来,粮税全面,既然免了越州就不能少了灵州和瑾州,如此一来咱们打下这三个地方不说完全没有好处,还要背上沉重的负担。最后…越州已经民不聊生,再征兵…地谁来种?”没有人种地,秋季的粮食,明面的税收哪里来?

南宫墨点点头,“秦公子考虑的周到,不过…你看看名册,并不是所有人家都抄了,只有那些参与了抬高粮价的。把他们做的事情一起公布出去,我倒要看看有多少人敢为他们抱不平!至于赋税…那就要看君陌他们攻城掠地的速度有多快了。咱们也不必只盯着这几个地方不是么?越州这个样子无论如何都是压榨不出来任何的油水了。又何必在乎那一点点的赋税?至于第三么…我现在并不需要他们去打仗,十五万泰宁卫足够让君陌他们打下瑾州和辰州。”

“那郡主的意思是?”

南宫墨轻叩着桌面道:“你说…明明这几个地方守着黎江这么大的一条河,怎么就会缺水成这个样子?”

“这…郡主的意思是?”

南宫墨道:“既然黎江并没有干,那么就想办法找水。我不管是开河道还是打井,哪怕是一挑一挑的挑水,也要立刻把今年的粮食种下去!再晚,今年就真的来不及了。”

曲怜星看着南宫墨,犹豫了片刻才道:“开河道?现在只怕是来不及了吧?就算征调百姓一起开河道引水也要好几个月的功夫。”南宫墨道:“办法是人想出来了的。另外,从黎江边上开始一直往远处扩散,所有的土地全部开垦出来种上。有多少算多少。”

秦梓煦挑眉,“沿江的好地方的土地,大多数都是富商或者官员权贵所有。”这些人可不在乎一年两年有没有收成,没有水不种就是了只要地是他们的,谁在乎那一年一亩地几两银子的收入?

南宫墨冷笑道:“他们最好按照我说的去办,不乐意的话,我让人帮他们种上。”

秦梓煦也明白乱世用重典的道理,点点头道:“我会让人去办的。”

南宫墨抬手揉了揉眉心,“辛苦你们了。”

秦梓煦笑道:“哪里,倒是郡主才该好好休息才是。从到了越州郡主就没有歇下来过。”南宫墨苦笑,“不来也就罢了,既然咱们已经到了越州,总不能让百姓的日子过得更加悲惨吧?”

“郡主慈悲。”

秦梓煦和曲怜星出门办事去了,南宫墨才有功夫停下来休息一会儿。靠在椅子里闭目养神,如今已经是七月中旬了,越州的天气实在是炎热。即使是开着窗户坐在房间里也跟坐在蒸笼里没什么两样。即便是南宫墨有内力附体,感觉也不会好受。

卫君陌从外面进来,就看到她面带疲惫的靠在椅子里休息。脚下顿了一下才漫步走了过去。他一进来南宫墨就醒了,睁开眼睛朝他浅浅一笑,“忙完了?”虽然才刚刚夺下越州城,但是大军并没有什么修整的时间,明天一早就又要出发了。至少要在朝廷派援兵到来之前拿下瑾州和辰州,所以这两天不仅是南宫墨辛苦,卫君陌只会比她更忙。

卫君陌点点头,道:“有事情吩咐秦梓煦他们去办便是。”

南宫墨笑道:“可不是他们现在在外面忙的团团转,我在屋里偷懒么?”

卫公子看看眼前的书房和书案上堆得高高的卷宗挑了挑眉,显然是对她的话无法苟同。坐在这样的房间里偷懒?

“我让人去准备了一些冰块,一会儿就送来。”

“哪儿来的?”南宫墨有些好奇,“还是算了,现在大家都忙得很。”

卫君陌淡然道:“横竖他们以后也用不着了。不拿出来用浪费。”

南宫墨眨眨眼睛,恍然大悟。想必是那些即将倒霉了的富商们,现在这个时候,越州也只有他们还能够拿得出来冰了。

“要好好照顾自己。”卫君陌轻轻拂开她额边的发丝,轻声道。

南宫墨笑道:“我知道,你放心吧。早些回来。”他知道,明天卫君陌就要领军出发了。

卫君陌点头,“放心,我很快就会回来的。”瑾州和辰州,确实花不了多少时间。南宫墨含笑握住他的手,“越州这边你尽管放心。”

卫君陌将她揽入怀中没有再说什么。有她在,无论什么时候他都不担心后方会出什么问题。但是却也更加的愧疚于自己的无能,如果他更强大一些,她也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仿佛明白他心中所想,南宫墨轻声道:“比起坐享其成,我还是更喜欢一起奋斗的经历。”

第二天一大早,卫君陌果然率领大军出发了,只留下了三四万兵马驻守越州。这也是南宫墨需要征兵的原因,虽然打仗暂时用不上他们,但是驻守打下来的地方却也是需要兵马的。等到有了人驻守越州,剩下的泰宁卫也可以调到前线去帮忙了。南宫墨并不十分担心新招募的兵马会背叛他们,比起贪得无厌的越州知州和还不知道在哪儿的朝廷赈济,相信越州的百姓会明白谁才是比较好的那个选择。

同一天,以燕王的名义发出的告示贴满了越州城各处显眼的位置。燕王起兵靖难的消息越州百姓也听说过一些,寻常那些连大字都不识一个的百姓也并不明白靖难是个什么意思。大概也就是知道打仗了。泰宁卫进入越州城的时候他们并非不感到惶恐,越州已经过得很艰难的,就怕打起仗来会让他们的日子过得更加艰难。不过幸好越州守军的实力显然跟泰宁卫差的太远,这一仗并没有打得多么激烈,从头到尾不过半天就结束了。第二天,除了城中巡逻和城头上的守军换人了,整个越州城仿佛并没有什么改变一般。哦,知州大人和城中许多富户被抓了。但是,这关他们这些连肚子都填不饱的老百姓什么事儿?

许多人围在告示前面,茫然的看着眼前接连好几张告示一头雾水。只得希冀的看向极少的几个念过书的人,希望能够得到一些好消息。

果然也并没有让他们失望。一个穿着有些落魄的读书人道:“这上面说,燕王殿下派了他的侄子卫将军领命靖难,要杀了陛下身边的奸臣让咱们百姓过上好日子。还有,如今越州城里主事的是卫将军的夫人,先帝御封的星城郡主。郡主说,今年越州所有的粮税全部免了。从今天起,城中各大米粮行的粮价都不得高于全国的均价。还有…家中没有壮丁日子艰难的人家,每日可领到两斤粮食。”

话还没说完,人群中顿时欢呼起来。别的他们都不在意,但是粮价下降还可以领到免费的粮食却让许多人都高兴不已。虽然两斤粮食未必够一家人填饱肚子,但是自己再想想办法至少不会一家子都饿了吧?百姓日子为什么这么艰难,就是因为粮价太高了。如果粮价真的降下来,他们至少也能够多撑一段时间。不少人也无心再听后面的话了,捏捏自己干瘪的荷包咬咬牙朝着米粮行奔去。另一些觉得自家符合条件的,也赶紧想着去找个人问问去哪儿领粮食。

那读书人继续道:“还有,星城郡主下令招募壮丁。愿意入伍从军的,每月给八钱饷银。不愿意从军的也可以去报名做工,管一顿饭,每日给二十个铜板。”

“还有这好事?!”许多壮年男子也十分欢喜。从军要打仗?现在不打仗他们也要活不下去了啊。每个月还能有八钱银子,虽然不多总还是能够补贴一下子家用吧?

“星城郡主真是个好人!”许多人纷纷感念道。他们并没有太多的忠君的想法,谁能够让他们吃饱肚子不饿死就是天大的好人了。至于皇帝王爷,忠君爱国?绝大多数人也只知道这天下最大的人是皇帝老爷,但是又有多少人知道皇帝是谁,年号是什么?

这些不重要,对普通百姓来说吃饱饭才是最重要的。

“我现在就去从军!我妹子就不用被卖掉了!”一个青年男子坚定地道。

“卫将军和星城郡主怎么不早些来?!”一个中年男子放声大哭,他的妻子和女儿都已经饿死了。

周围的百姓纷纷拉着那读书人询问,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后脸上都洋溢着欢喜的笑容。仿佛已经看到了未来的美好前景,他们不会去想这会不会是假的,告示上的内容又到底能不能实现。或许他们已经失望过太多次,已经麻木了。但是每一次却又还是忍不住抱着些微的希望,因为…他们别无选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