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贪官的下场,熊孩子/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送走了大军,处理完了几件要紧的大事,南宫墨才有了空闲和心情见那些被俘虏了的越州官员。因为泰宁卫的速度太快,越州无论是文官还是武将,都没能事先得到消息,于是连逃跑都来不及就直接被一锅端了。卫君陌和南宫墨都忙得很也没空理会他们,下面的人看到越州的情形心里也都憋着一口气,自然也没人理会他们,于是就一直被关在府衙的大牢里,一天一顿饭的吊着命饿不死就成。

等到南宫墨终于腾出手来的时候这些人已经被关了四五天了。被放出来一个个都精神萎靡,无精打采的。不过因为没上刑,看上去倒是还算整齐。被侍卫拎在最前面的自然就是越州知州和越州驻军的指挥使了。南宫墨看着虽然饿了四五天,却依然还是一副脑满肠肥模样的越州知州,再看看另一边一副彪形大汗模样的武将,唇边勾起了一抹冷笑。很好,看来无论越州多么的贫瘠,这两位显然是饿不着自己的。

“你…你们是什么人?!”越州知州看着座上的美丽女子和坐在她效仿的几个年轻男女,一脸惊恐地问道。不怪他这么问,在泰宁卫攻城之前他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再往后就直接被人扔进了大牢。这几天完全没有人来问过话也没有人跟他们说过话。于是,他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越州城到底是被谁给袭击了。

“你是星城郡主?!”越州指挥使显然不像越州知府那样孤陋寡闻,两年前张定方起兵造反他正好也在南宫怀军中。更恰好的是他见过南宫墨两次。

南宫墨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星城郡主…”越州知州有片刻的恍然,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了,“星城郡主不是去了幽州么?幽州…你们是反贼!”

“噗嗤。”旁边,曲怜星忍不住捂嘴低笑起来,“现在才反应过来。”

越州知州看了看周围,并没有看到传说中杀人如麻的卫公子。在场的人除了南宫墨只有看上去都很年轻的两男两女,心中倒是多了几分底气,“星城郡主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率领偷袭越州,你们想要造反么?”

南宫墨淡淡道:“你不是早知道燕王反了么?”

秦梓煦含笑提醒道:“郡主,是靖难。”

南宫墨点头,道:“不错,确实是靖难。之前倒是没什么感觉,但是到了越州之后,本郡主觉得,靖难这两个字用的真是…太好了。”对上南宫墨清冷的目光,越州知州不由得颤抖了一下,却还是硬气地道:“星城郡主,你现在束手就擒,本官可以…奏请陛下,饶你一命。”

柳寒默默翻了个白眼,“现在这种时候,不是应该你求郡主饶你一命么?”

“本官…本官是朝廷命官,你不敢杀本官。”越州知州脸色发白地道。

南宫墨冷笑一声,一抬手将一叠卷宗扔到了他跟前的地上,“朝廷命官,你对萧千夜就是这么忠心的?你说本郡主将你和这些东西一起送去金陵,萧千夜会不会看在你的座师的面子上饶你一命?”

越州知州哑口无言,这些都是他这两年贪墨的证据,若是真的被送到金陵别说陛下会怎么样,老师先就饶不了他。

“郡主想要怎么样,就直说吧!”到底还是身为武将的越州指挥使爽快得多。越州知州贪墨,他也不遑多让。如今又丢了越州城,就算南宫墨放了他们朝廷也不会饶了他们的。南宫墨秀眉微挑,“把越州的境内你们知道的事情全部交代清楚。”

越州知州抬头看了南宫墨一眼,连忙又低了下去,“越州…越州已经在你们手上了,郡主还想要知道什么?”

南宫墨悠然道:“我想知道的东西多了,就看你们肯不肯配合。比如…越州各地名门望族的情况,各地官员的情况,再比如越州守军的事情…巨细无遗。最好回头别让我发现你们遗漏了什么忘了告诉我。”

南宫墨的话语中隐含着警告的意味,想要完全掌握一个地方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比如说被击败俘虏了和逃散各地的越州驻军,比如说各地的官吏乡绅,这些人总不可能全部都杀了。莫说他们现在没有这么多能够替补的人,就算是有也不能这么干。越州现在本就是人心浮动,百姓不安,若是再大开杀戒,到时候只怕朝廷的兵马还没来,越州就先乱了。

“我们有什么好处?”越州指挥使道。

南宫墨抿唇一笑,冷然道:“本郡主给你们留个全尸!”

“郡主这样说,未免少了一点诚意。”越州指挥使冷笑道,人都死了谁还在乎全不全尸的问题?南宫墨摇头,“两位若是觉得,你们能够能够从本郡主手下逃得一条性命,只怕就要失望了。”

越州知府这时候也明白南宫墨对他们起了杀心,连忙道:“郡主就不怕自己什么都得不到么?”

南宫墨并不着急,“王大人府中有四位美妾,还有两子三女,冯将军府中虽然只有一妻一妾,却也有三子一女,啊…上面还有一对高堂。说起来,越州这两年虽然连年干旱,但是两位府中的家眷倒是一个个都养的娇嫩的很,王大人的小公子更是长得白白嫩嫩,就连本郡主看了都十分喜爱。两位说,如果本郡主将他们全部扔出去会发生什么事情?”

秦梓煦把玩着手中的折扇笑道:“如今越州百姓都知道了他们之所以如此困苦是因为官老爷私吞了朝廷赈灾的钱,那几位养尊处优身娇肉贵的一出去,只怕就要被人给撕了吧?”

曲怜星淡淡道:“就算不被百姓给撕了,一群什么都不会做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人被扔到如今的越州,只怕日子也会过得十分精彩。”

闻言,两人顿时都变了脸色。

南宫墨悠悠道:“本郡主并不在乎你们怎么选,大不了多花一点时间。更何况,你们不说自然还有别人想说,大牢里关着的可不只是两位而已。”

大堂里好一阵沉默,许久才听到越州指挥使咬牙道:“郡主想要知道什么?”

让人将两人拉了下去,南宫墨方才对秦梓煦道:“看看他们能交代多少东西出来,交代完了之后就立刻杀了首级示众。还有大牢里管着的那些,罪大恶极的就让他们去跟那两个作伴。剩下的你们自己看着办。”

秦梓煦有些意外,“郡主不再亲自过目了?”

南宫墨摆摆手表示她不想再见那些人了。秦梓煦点头,“对了,如今越州城里大小官员都被抓了,就算要甄别出来也要一些日子,如今许多事情都没有人打理。就咱们几个,只怕是……”

南宫墨揉了揉眉心,这件事她自然也知道。想了想,道:“那就先把没有什么大罪的人放出来,另外,张贴招贤榜,招纳人才吧。”

曲怜星点头称是,南宫墨又吩咐了几句众人这才退下。

处理了一上午的事情,忙的有些头晕脑花,南宫墨便起身在府衙中走走。府衙的后院是越州知州家眷生活的地方,面积颇大。越州知州被下狱之后这些人虽然没有被跟着一起下狱,却也被关进了最里面的两个小院子,派士兵驻守着不得随意出入。

星危跟在南宫墨身后,两人一前一后的漫步在园中,倒是显得整个院子空荡荡的一片寂寥。

“这府里的人在哪里?”南宫墨问道。

星危沉声道:“都关在西北角的院子里,前两天一直在叫骂,这两天才稍微安分了一些。”至于是怎么让他们安分下来的,星危自然不会多嘴说。左右不过是守卫的士兵被他们骂的烦了,少送几餐饭过去就是了。吃不饱自然也就没有力气去骂了。

南宫墨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却并不同情。无论越州知州贪墨的事情跟这些人有没有关系,在现在这个时候也没有人能够对这些人生的气同情心来。她有那个多余的同情心还不如同情同情那些快要被饿死了的百姓。

“嗖!”

一道风声袭来,南宫墨淡定的侧身避开了砸向自己的东西。低头一看,却是一块鸡蛋大的石头。星危上前两步,很快就从花丛中将一个小鬼拎了出来。

“放开我!放开我!小心我让我爹杀了你!”那孩子不过七八岁的模样,不过却长得白白嫩嫩,胖乎乎的。如果是在别的地方看到这样一个孩子,一定会让人觉得分外的可爱的。但是此时被星危拎在手里的孩子却满脸的戾气,对着星危拳打脚踢,可惜他那点拳脚对星危来说还比不上挠痒痒的力气。

“这是?”

“越州知州的小儿子。”星危道,看了一眼西北角的方向道:“大概是从狗洞里转出来的,守卫没有主意。”

守着那边的自然不是紫霄殿的侍卫,只是普通的守卫罢了。那一院子都是老弱妇孺,自然也不担心他们逃走了。倒是一不小心让一个小鬼不知从哪儿转了出来。

“既然知道,还不放了本公子!”那小鬼趾高气昂的道,一边挣扎着一边指着南宫墨叫道:“坏女人!就是你将我们关起来,还不给我们饭吃。我一定要爹杀了你!”

南宫墨挑眉,“不给你饭吃?”这么有力气的骂人,看起来不像是没饭吃的样子。

那小鬼呸了一声,道:“那些连猪都不吃的东西也算是饭?!本少爷要吃肉,要吃点心!你快点让人给我做,不然本少爷饶不了你!”

南宫墨笑容微冷,示意星危将人放下来。虽然是个孩子,但是星危却不觉得自己应该更多几分爱护,直接将人扔到了地上。那小鬼立刻在地上唉唉叫着一边打滚,“好痛!你敢摔本少爷,我要打死你!”

“小鬼。”南宫墨俯身,居高临下的凝视着地上撒泼的孩子,“难道你娘没告诉你,作为阶下囚要乖乖听话不能这么嚣张么?”

“坏女人!娘说你是坏女人!我要打死你!”那小鬼显然是无知者无畏,勇敢地叫嚣着。

南宫墨不怒反笑,“我确实是个坏女人,所以…从今天开始你连白粥馒头都没得吃了。”

“本少爷才不要吃馒头!难吃死了,我要吃鸡腿!”

南宫墨懒得再跟小孩子计较,对星危道:“把他送回去,从今天开始外面的百姓吃什么,他们就吃什么。不想吃就不要吃了。”

“是,郡主。”星危素来是令行禁止,没有那么多问题,只要南宫墨下令他就直接去做。一把拎起那小鬼,几个起落星危消失在了院子里。南宫墨看了一眼西北角的方向,冷笑了一声转身往前院走去。

找个孩子来试探她么?做了阶下囚了还不知道安分。不过不妨,等到越州知州解决了,这些人也不用再留在府里了。等到他们出去体验了一番寻常百姓的日子,他们想必能想想自己之前的日子到底如何?

星危去得快回来得也快,南宫墨还没有走进前院他就又一次出现在了身后。南宫墨回头看了他一眼,挑眉道:“有什么事直说。”

星危道:“那几个女人在骂郡主。”

“你做了什么?”

“让她们闭嘴。”星危道。

南宫墨点点头,“做得好。”却没有去问星危到底是用什么办法让她们闭嘴地。只是道:“回头给曲怜星说一声,等到处理了那些官员,这些家眷也该处理了。有罪的全部下狱,没有的将原本属于她们的银子发还给她们遣出府去。不属于她们的,一两也不许带走!”

“是,郡主。”这位知州大人出生贫寒,夫人也不是什么大家出生,知州一年的俸禄也没多少,这家人挥金如土,可见她们能够带走的银两1能有多少。不过,这不关他的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